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绝天星魂》绝天星魂下载txt 第17章 救回BL

《绝天星魂》绝天星魂下载txt 第17章 救回BL

时间:2019-12-02 19:54:57来源:阅文集团

《绝天星魂》重生逆袭之头号军婚 最新章节 绝天星魂蕾丝 连载

绝天星魂

类型:玄幻作者:一叶之州状态:连载中

畅销新书《绝天星魂》是一叶之州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新篇,主人公纪凡,小女子,主要章节节选:“姑娘,不可如此。”纪凡连忙转身,要将蓝裙女子扶起。“请公子救我!”蓝裙女子坚持不肯起身,她嘤嘤抽泣道:“公子,小女子并非那自甘堕落之人,只是受到胁迫才落入风尘,若公子愿救我出苦海,我愿为奴为脾,终身

《绝天星魂》 免费试读

“姑娘,不可如此。”

纪凡连忙转身,要将蓝裙女子扶起。

“请公子救我!”

蓝裙女子坚持不肯起身,她嘤嘤抽泣道:“公子,小女子并非那自甘堕落之人,只是受到胁迫才落入风尘,若公子愿救我出苦海,我愿为奴为脾,终身伺候公子。”

“我即便有心救你,怕也无能为力呀!”

纪凡并不是那种善心极度泛滥之人,当然也非铁石心肠之辈,他知道天辰大陆上的贫弱之人太多,他想救也救不过来。

“公子,小女子本是王城中人,家父因得罪权贵,招来祸端,才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蓝裙女子声泪俱下地道:“小女子虽侥幸存活,却被卖到百莲城这种偏僻之地为舞妓,望公子垂怜。”

“人族各国的律法不是严令禁制逼良为娼的吗?”

纪凡疑惑地道:“越是大城池,对律法执行得就越严格,即便是权贵人物也极少有人胆敢以身试法,你怎么会被卖到此地?”

“在很多权贵人物眼中,律法不过儿戏罢了。”

蓝裙女子心酸无比地道:“家父原本就是执掌妙香王国律法的大员,正是因为生性耿直,严于执法,才会得罪奸佞权贵。”

“哦?”

纪凡将信将疑,又问道:“可否告知令尊名讳?”

“家父……”

蓝裙女子明显顿了顿,道:“家父名唤陶公明,小女子原本叫陶语嫣,如今的‘萍儿’是假名。”

“陶公明?”

纪凡摸着下巴思量了片刻,在记忆中翻找许久,还真想起了一个叫陶公明的人。

陶公明确实是妙香王国人,也确实是妙香王国的执法官员,官职的品阶很高,他虽是一名文官,可实际上他也有着极高的修为,在王城中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之一。

正如蓝裙女子所言,陶公明秉性刚直,嫉恶如仇,纵是权贵人物违法犯罪,他也会严惩不贷,丝毫不留情面。

陶公明得罪了太过权贵,最终遭人陷害,惹怒了妙香王国的国王陛下,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前世的纪凡,看过太多书籍,名人传记是比较喜欢的一类,其中有一本书就简略介绍了陶公明,不过里面却没有提及陶公明有一个叫陶语嫣的女儿。

“敢问姑娘芳龄几何?”

沉吟过后,纪凡开口问道。

“语嫣刚满十六。”

蓝裙女子回道。

“我若没有记错,陶公明是在十五年前被处斩,当时他已经足有一百三十岁,而你当时却只是一岁大的婴儿。”

纪凡语无波澜地道:“他终身只娶了一房,因妻子身有顽疾,所以只生育了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儿子。他妻子在他七十岁的时候就离世了,他又生性耿直,对感情十分专一,故而并未再娶,那姑娘你又是从何而来呢?”

“呃……公子竟也知道家父之事。”

蓝裙女子一脸讶异,像是完全没有想到纪凡竟对陶公明也有了解,不过她在片刻后,脸色便恢复正常,解释道:“我母亲在陶家只是一个奴婢,在家父人生的最后一年,因各种纷繁杂乱的事物所累,常常独饮闷酒,而我母亲则一直伺候在边上……”

“终于有一次,你父亲喝醉了,然后因太过思念亡妻,便将你母亲当成了他的亡妻,这才酒后失控,最终有了你,对吧?”

没等蓝裙女子说完,纪凡就接过话来。

“虽说有些像书中的故事,但事实就是这样。”

蓝裙女子点头道。

“我记得陶公明在八十岁时,就已经是星魂境强者,而且生平极少饮酒,轻易不会喝醉。”

纪凡摇头笑了笑,道:“就算是他自己硬要把自己灌醉,修为到了他那个境界,也不可能酒后失控,除非是他自己本来就对你母亲有情意。”

“兴许就如同公子所言,我母亲与父亲相伴多年,日久生情并非不可能之事。”

蓝裙女子看着纪凡,一脸诚恳地道:“我知道公子有所怀疑,可我当年太过年幼,很多事情我真的无法解释。”

纪凡也犯起难了——

如果此女子真是陶公明的女儿,那他肯定是设法相救的,不是他起了同情心,而是他很佩服陶公明。

可此女子之言有很多值得怀疑的地方,极有可能她是在拿陶公明的故事撒谎,以此来博取他的同情。

“公子也不必为难,如果实在不方便,权当小女子没有说。”

蓝裙女子站了起来,还带着几分稚嫩的俏丽脸颊上,明显多出了几分倔强。

“若是给你赎身,需要多少星币?”

纪凡还是心软了,他觉得无论这女子是不是陶公明的女儿,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个可怜的少女。

“我听老板娘说过,我必须要在这里待二十年才能重获自由,如果有人要给我赎身,只要能拿出我二十年能够赚取的星币数目就行。”

蓝裙女子眼睛一亮,心知自己的计划奏效了。

她来到这飘香苑也有几天了,在这几天里,她一直在练舞,直到舞技小成,才在今晚被派出来接客。

她已经想好了,今晚如果遇到看着面善的人,她就求人家救自己。

方才她见纪凡不仅出手大方,长得面善,而且并未对她有任何不雅举动,这让她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

“你一年能赚多少星币?”

纪凡跟着又问。

“我能赚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其他姐妹说过,在这里一年大概能赚五万、六星币的样子。”

蓝裙女子终于紧张了起来,她一直在观察纪凡的脸色,担心这个年轻的公子拿不出太多星币。

“就算一年五万,二十年也需要一百星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

纪凡算过之后,一对剑眉不由得拧到了一起。

他能拿出一百万星币,可拿出来之后,他的星币就所剩无几了,而他的修炼还需要很多星币来支持。

“公子且放宽心,这笔星币就算语嫣借的。”

蓝裙女子唯恐纪凡变卦,趁热打铁道:“我父亲当初毕竟是执法大员,还是修为很高的强者,他为后人留有遗产,只要我能回到王城,就能得到那笔遗产,到时候一定会回报公子的大恩大德。”

“我若图你的回报,就不会救你。”

纪凡冲蓝裙女子招了招手,然后打开了房门。

在蓝裙女子的带领下,纪凡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老板娘。

“纪公子,你要为她赎身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要提醒你,我们这里的姑娘为了离开,经常会编造一些感人的故事来哄骗心软的贵客,你可要斟酌仔细了。”

老板娘听了纪凡的言语后,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如果是旁人也就罢了,这位纪公子毕竟是百莲城纪家的少爷,如果他今晚一时兴起给这里的姑娘赎了身,明天却要反悔,必然会让飘香苑觉得十分麻烦。

这样的事情,以前可是不止一次出现过,飘香苑不好太得罪城中的豪门望族,最终只能退了星币。

“我没有喝醉。”

纪凡从怀里摸出了一叠厚厚的纸票,问道:“需要多少星币,给个数。”

“纪公子是咱们百莲城的贵客,我自然不会多要,公子只需留下一百万星币,就可以带她走。”

老板娘也没有再劝,大不了就是明天这位纪公子把姑娘送回来,她则把星币退回去。

留下一百万星币的纸票,纪凡带着这位自称陶语嫣的少女离开了飘香苑。

而如今,他就只剩下了二十万星币。

还好的是,他在白天用了二十万星币买下的星粹药材,足够他用上一阵子。

飘香苑待客十分周到,他们为纪凡二人安排了一辆马车,让纪凡二人不必步行回去。

纪凡二人刚走不久,曲钰三人也在结账后离开了飘香苑。

结账的时候,他们就听说了纪凡为人家姑娘赎身的事情,这令他们万分讶异。

“废物终归是废物,被人家姑娘花言巧语几句,就白白花费了一百万星币,真是愚蠢!”

郑云摸着他指间的大扳指,不过原本这只手掌上有五个扳指,此时却只剩下了四个,估计那失去的一个是送人了。

“那家伙从来没出来玩过,哪知道欢场的水有多深,这次就当是交学费了。”

白金羽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衫与发丝,一边笑道:“我估计他回家后就会被臭骂一顿,然后明天乖乖将人家姑娘再送回去。”

“话不能乱说,兴许人家是真的一见钟情呢!”

曲钰的脸色倒是很平静,他又补充道:“你们有所不知,纪家的老家主给纪凡留了一百五十万星币的遗产,他花的是自己的星币,纪家人未必会骂他。”

“我说你怎么有心情请他来玩呢,肯定是惦记着人家的星币。”

郑云那略胖的脸上,充满了怪笑。

“曲兄,你不愧是生意人呀!”

白金羽也开口附和,又摇头道:“可惜呀,他一下子就花掉了这么多星币,已经没什么油水了。”

“呵呵。”

曲钰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去争辩什么,不过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要与纪凡交好,并不是冲着那点星币去的,他们曲家最不缺的就是星币。

纪凡昨晚拿出的药谷令牌,纪凡总是买下许多星粹药材,纪凡的修为忽然暴涨,这都是值得曲钰推敲思量的地方。

精彩点评

《绝天星魂》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玄幻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玄幻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一叶之州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