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青春的航标》小说 第14章 离我远点同志

《青春的航标》小说 第14章 离我远点同志

时间:2019-12-02 11:28:07来源:阅文集团

《青春的航标》阿发的故事 女王 青春的航标精彩阅读 连载

青春的航标

类型:浪漫青春作者:七刀黑犬状态:连载中

《青春的航标》作者:七刀黑犬,浪漫青春类型作品,主人公:蔡莹然,王丽娜,本故事精彩片段试读:蔡莹然不得不抬起了头,她的脸蛋还红扑扑的,似乎有什么重大的秘密被人偷窥了一样。“啊……是你啊。”蔡莹然假装刚看到钱亦可。钱亦可正好坐在蔡莹然斜对面的椅子上。虽然她心里面讨厌钱亦可,但是表面上还是不会表

《青春的航标》 免费试读

蔡莹然不得不抬起了头,她的脸蛋还红扑扑的,似乎有什么重大的秘密被人偷窥了一样。

“啊……是你啊。”蔡莹然假装刚看到钱亦可。钱亦可正好坐在蔡莹然斜对面的椅子上。

虽然她心里面讨厌钱亦可,但是表面上还是不会表现出来。

毕竟两家大人的关系还是挺要好的。

钱亦可也扎着马尾辫,不过是双马尾,显得天真活泼。

但蔡莹然却觉得她的发型很幼稚,这么大的人了,还搞得像小朋友一样。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蔡莹然假装关心的问钱亦可。

“我被风扇吹感冒了,发烧了,嗓子还疼。”钱亦可回答,随后还咳嗽了两声。

钱亦可的眼睛同时也瞄向了王丽娜和王一天。

钱亦可在进门的那一瞬间,确实看到了王一天握住蔡莹然手,她在怀疑王一天是不是蔡莹然的男朋友。

王丽娜已经没椅子坐了,挂点滴的人太多,她只好把位置让给了病人。她蹲在蔡莹然的旁边,而王一天正站在旁边,盯着一滴一滴往下滴的注射液。

钱亦可从小属于散养型的,经常一个人跑出去玩,胆子大,性格也比较外向。她今天挂点滴是一个人来的。

“你怎么了?”见蔡莹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又追问了一下。

“我……我吃坏肚子了。”蔡莹然觉得有点难为情,她不想在别人面前落一个贪吃的笑柄。

“他们是你同学啊?”钱亦可眼神望向王丽娜和王一天,询问蔡莹然。

蔡莹然觉得很烦躁,“你怎么管这么多的!”,但她只是在心里发泄不满,实际上却不置可否,没有回答钱亦可的问题。

“是的,我们是同班同学。”王丽娜瞧着蔡莹然不舒服的表情,插话进来。

“你是谁?以前好像没见过你。”王丽娜反问钱亦可。

“我叫钱亦可,和蔡莹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钱亦可回答。

“一起长大不假,我可没承认你是我的好朋友。”蔡莹然在心里嘀咕。

因为钱亦可的小报告,蔡莹然不知道被妈妈训了多少次,罚了多少次了。

其实钱亦可并不是一个坏心眼的孩子。

钱亦可的妈妈对她的教育比较放得开,让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充分的表达自己,所以钱亦可敢于说、敢于做。她认为不对的事情,都能够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从上幼儿园开始,钱亦可就敢于主动在教室里表演唱歌、跳舞等才艺,深得老师的喜欢。

而蔡莹然是不敢主动出头的,即使老师让她上去表演,她还是扭扭捏捏的不敢上台去。

待到大一点,孩子们放学后都喜欢到小区的游乐场里玩。钱亦可几乎都是一个人就跑出来同小朋友玩,而黄蕾害怕蔡莹然在玩的过程中出什么事,必须要由她陪着蔡莹然,才能一起出来玩。

所以钱亦可的性格比较独立,她的动手能力和独立思维能力要比蔡莹然强得多。

每当黄蕾批评蔡莹然的时候,所指的“别人家的孩子”基本上就是指的钱亦可。

蔡莹然以为钱亦可喜欢当“特务”打她小报告,让她总是挨训、日子过得不舒服,就是在秀钱亦可能力强于她。

实际上,从钱亦可的角度来讲,她认为和蔡莹然是好朋友,蔡莹然做得不好的地方,她当然要监督蔡莹然,使她能够进步。

最后蔡莹然越来越不喜欢同钱亦可玩,钱亦可也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钱亦可还是把蔡莹然当作好朋友。

“我听蔡莹然提起过你。”王丽娜同钱亦可开始聊天了。

“咦,你是一个人来的?没有人陪你?”王丽娜对于钱亦可一个人前来挂点滴也有点奇怪。

“昨天妈妈陪我来的,今天我好多了,就不用她陪了,她还要上班呢。”钱亦可回答。钱亦可的精神看起来的确挺不错。

“我们在家也没事,所以就来陪陪她了,免得她一个人挂水太闷了。”王丽娜和钱亦可聊的挺欢快。

“钱亦可……谁是钱亦可?”护士配好了药水,在叫钱亦可的名字。

“这里,这里。”钱亦可招手让护士走到她面前。

护士看到她一个人,不禁也问她:“你今天怎么没人陪了?要是你想上厕所怎么办?”

“没事,我一个人举着瓶子就行了。”钱亦可表现得很老练。

“我可以陪你去。”王丽娜很热情地同钱亦可说。

“好,那先谢谢你了。”钱亦可表示感谢。

“小事一桩”,王丽娜表示了无所谓。

钱亦可确实胆子挺大,她和王丽娜正在聊天的时候,护士已经在给她扎针了。

钱亦可一直盯着护士的动作在看,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只是在针头扎入皮肤的一瞬间,她咧了一下嘴。

蔡莹然看着也有一点儿佩服。这样比较的话,她觉得自己有点像林黛玉一样,有点弱不禁风了。

王一天盯着滴下来的点滴不知道有几分钟了。终于,他弯下腰说话了。

“这个点滴的滴速有点快啊,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王一天问蔡莹然。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蔡莹然很怕钱亦可误会她和王一天之间的关系,偏偏王一天还主动同她讲话。

而钱亦可也饶有兴趣的看着王一天,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一样。

但确实,蔡莹然感觉到小胳膊整个都发凉,还有一点胀胀的疼。

王一天不提这个事情,蔡莹然似乎还感觉不到,听王一天这么一说,她不舒服的感觉很明显。

“胳膊感觉凉凉的,还有点胀疼,难受。”蔡莹然虽然讨厌王一天这个时候说话,但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不舒服说了出来。她的胳膊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也有点麻木了。

“那确实是滴的快了。”王一天边说着,边把输液管上的开关稍稍关了一点,然后又重新抬起手腕,对着电子表数每分钟的点滴数。

“这下应该好多了。”王一天数过几次之后,很确定的说。

蔡莹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舒服了一点。有时候心里暗示也很重要,她觉得是舒服多了。

王一天忽然弯下腰,手往蔡莹然的胳膊上摸去。蔡莹然穿的是短袖,雪白的胳膊就露在外面。

蔡莹然赶快用要杀死王一天的眼神制止了他,“你干吗?”

“哦,我看看你胳膊凉不凉。”王一天讪讪地说,他忘了蔡莹然很讨厌他。

“不用你管,一边去。”蔡莹然喝斥王一天。

“没事干你出去凉快凉快,别在这捣乱。”见到王一天惹蔡莹然不开心,王丽娜指派他赶快出去。

钱亦可只是笑咪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插话。

——————————————————————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七刀黑犬的评价,说《青春的航标》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青春的航标》的小说来。作为七刀黑犬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七刀黑犬再也没有写出和《青春的航标》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七刀黑犬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