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娇蕊公主传》娇蕊怎么用 第一章 太上皇驾崩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娇蕊公主传》娇蕊怎么用 第一章 太上皇驾崩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时间:2019-12-02 11:35:40来源:阅文集团

《娇蕊公主传》大周公主传 玻璃 娇蕊公主传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连载

娇蕊公主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霓裳儿状态:连载中

畅销热文《娇蕊公主传》由霓裳儿墨下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内容中的主要角色是吴德喜,水柔仪,主线精彩,极力点赞。精彩片段试读:大昌朝龙兴三十五年。“小姐!小姐!小姐!了不得了!”在一阵惊呼声中,侍女阿颜冲进了水府二小姐水柔仪的闺房,一把扯过柔仪小姐的衣袖,作势就要将她拉出房门。“阿颜,你这死蹄子,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若是被

《娇蕊公主传》 免费试读

大昌朝龙兴三十五年。

“小姐!小姐!小姐!了不得了!”在一阵惊呼声中,侍女阿颜冲进了水府二小姐水柔仪的闺房,一把扯过柔仪小姐的衣袖,作势就要将她拉出房门。

“阿颜,你这死蹄子,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若是被阿嬷看见了,你是死是活?”水柔仪死死扣住房门,“什么事又让你火烧眉毛呢?”

“小姐,刚才我在前院听得老爷说------要将你-------许给城北御史大夫的长子,还说------。”阿颜最是惧怕阿嬷,一听水柔仪提起她,立即被吓得结巴起来。

“啪啪啪”听了阿颜的情报,水柔仪呆愣半晌,一个趔趄扑倒在地面,撞翻了案桌上的一对瓷瓶。“成肃哥哥可有消息?”

“这阵子如雪夫人盯得紧,阿颜出不去,自然------不知道宇文将军的消息。”阿颜嗫嚅道。

“明日就是我的生辰,也是阿娘的忌日,成肃哥哥一定会来看我!”水柔仪呆坐在地,望着暮色沉沉的天空,嘴角扯出一丝凄苦的笑意。

窗下,一位白发苍苍的黑衣老妪伫立良久后默然而去。

黑鸦驮日而归,绚丽的晚霞铺满天际,轻轻柔柔地洒落在阴沉沉的太极殿内,病入膏肓的大昌太上皇南宫无悔颤悠悠地伸出手,试图抓住床幔上的那抹灿烂,任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枯瘦如柴的手指始终未曾触摸到,“罢了,这一生,终是求而不得。”南宫无悔轻声叹息道,浑浊的眼神中写满无奈。

“太上皇,您要取什么东西?奴给您取来。”随侍在榻前的小太监屈膝询道。

“朕都寻而不得的东西,你又如何能取来?”南宫无悔冷笑一声,不耐烦地呵斥道。

“奴知罪!请陛下息怒!”小太监两腿一软,扑倒在地,连连求饶。

“没用的东西,还不下去!”守在殿外的大太监吴德喜听到动静,急急忙忙进殿。

“你是越老越没规矩!朕许你入殿呢?”南宫无悔干咳了一声,示意宫娥将他扶起。

“陛下,老奴知罪!”吴德喜脸色煞白,跪倒在地,抬眼睨了众宫人一眼,众人识趣,静悄悄地跪安了。“老奴知道,您这几日不愿见旧人,更不许旁人提起有关她的只字片语------老奴自幼随侍在侧,陛下心中的苦,老奴比谁人都知。”

“你!”南宫无悔眸中杀意腾起,嗓音粗嘎。

“昨日,探子来报,在兴朝觅到了华芳圣女的踪迹。”吴德喜头颅磕地,奓着胆子回禀道。

“华芳未死?------哈哈哈----咳咳咳”躺卧在榻上的南宫无悔骤然坐起,额上青筋突兀,高声问询道,一阵剧烈的咳嗽在空荡荡的大殿中此起彼伏。

吴德喜爬到榻前,轻抚南宫无悔剧烈起伏的胸膛,良久,殿内才恢复一片死寂,吴德喜倒了盏花露茶递到南宫无悔的唇前。

“华芳没死!哈哈,华芳,你把朕骗的好苦!”南宫无悔轻声笑道,眸中精光闪现。

“陛下,老奴这就去通知天机阁将华芳圣女请来?”吴德喜询问道。

殿中一片死寂,唯闻得南宫无悔粗重的喘息声。“不必了!”南宫无悔眸光渐逝,空洞的双眼直直地望向天际的最后一抹霞光,直到暮色沉沉,宫灯升起,南宫无悔长叹了一口气,“唤南宫皓月前来。”

“是,陛下。”吴德喜应道。

新月初升,银色的光辉一泻千里,霸道地铺满整个太极殿,越发衬托的宫灯黯然失色。

“父皇,您唤儿皇前来有何吩咐?”随着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南宫皓月三步并作两步跨进太极殿,懒散地请了安后,不待吩咐,便自行起身。

南宫无悔将手中的人参汤递给宫娥,颤巍巍地挥了挥手,示意一众宫人退下。

南宫皓月踱到父亲的书桌旁,随意翻看着,口中啧啧称奇,“父皇,您这病是装出来哄儿皇的吧?您瞧瞧,这字写的铿锵有力,哪是出自一个久卧病床之人?”

南宫无悔靠在软榻上,双眼微闭,任由南宫皓月喋喋不休。

“父皇,今日兵部侍赵永光郎奏请儿皇将长乐公主许给他的长子。您说,这些年他老赵家已经从朝廷捞了多少好处呢?现在竟敢痴心妄想求取长公主!哼!他以为现在还是早些年的光景了!”南宫皓月侧身睨了父亲一眼,嘻嘻笑道。

“阿月,到父皇跟前来。”南宫无悔睁开眼睛,轻声唤道。

南宫皓月身形一颤,转过身怔怔地看着父亲干涸的眼眸,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

“阿月”南宫无悔微抬手。

“父皇,您今儿是怎么呢?儿皇从进殿起,您竟然未骂儿臣一语,呵呵呵呵,您若是属意赵永光的长子做长乐公主的夫婿,儿皇允诺便是!呵呵呵呵------阿月------您还记得儿子的乳名------”南宫皓月略怔了怔,干笑两声,散漫地坐靠在塌前的软卧上,太极殿内的檀香缭绕,氤氲四漫,“父皇,您殿里的檀香味太浓了,呛的儿皇眼酸鼻塞,只想打喷嚏。”南宫皓月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喷嚏,从袖中掏出帕子点了点眼角。

“阿月,这些年苦了你了!”南宫无悔嘴角含笑。“你既如此,自去吧!”

南宫皓月从软卧上站起,怔怔地盯着父亲的眼睑,迟疑着走近父亲的榻前,沉默地坐在榻前的椅子上。

空旷寂静的太极殿内,父子二人互相对视,良久,南宫无悔遽然咳嗽起来,南宫皓月惊起,慌张地倒了杯热茶递到父亲的唇边。

南宫无悔挥了挥手,拼命按着干瘪的胸膛,南宫皓月见状,连忙放下茶盏,替父亲一遍遍地抚压心肺,长年拉弓的双手早已布满茧子,但触碰到父亲嶙峋的瘦骨,南宫皓月心头一颤。

“阿月,你去吧!”夜色渐沉,南宫无悔睡意渐浓。

“是,父皇。”南宫皓月服侍父亲就寝,长久地伫立在塌前,直到父亲沉沉睡去,他才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太极殿。

是夜,大昌王朝的太上皇南宫无悔静悄悄地驾崩了,次日,换岗的宫娥在殿外询问太上皇是否起身梳洗,始终未曾听到动静,吴德喜悄悄地走到榻前,才发现太上皇双眼紧闭,已然驾崩多时。

“父皇驾崩时嘴角含笑,想是未曾经受苦楚,传朕旨意,让礼部为太上皇陛下按制治丧。另,告诉礼部,自今年年初,我朝东北、西南等地数月干旱,今年恐是灾荒之年,父皇在朝时最是体恤万民,想必不忍看到礼部为了操持他的身后事而过度靡费。”崇德殿内,南宫皓月听闻宫人的奏报后,略吩咐了几句,便去后宫寻欢去了。

精彩点评

作为一名在古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娇蕊公主传》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吴德喜,水柔仪)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霓裳儿)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