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娇蕊公主传》大周公主传 第二十章 放你一马全文章节

《娇蕊公主传》大周公主传 第二十章 放你一马全文章节

时间:2019-12-02 11:58:09来源:阅文集团

《娇蕊公主传》大周公主传 玻璃 娇蕊公主传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连载

娇蕊公主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霓裳儿状态:连载中

优质辣文《娇蕊公主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霓裳儿,传奇人物水柔仪,丽妃,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天仙阁内。这日清晨,丽妃在宫人的服侍下,艰难地从榻上爬了起来,嘴里不住地嚷嚷,“都是死人?快给本宫捏捏肩膀,还有这腿,这儿,哎呀,你轻点儿,你想痛死本宫吗?”“娘娘此番遭此大罪,都是掖庭那蹄子害的!”

《娇蕊公主传》 免费试读

天仙阁内。

这日清晨,丽妃在宫人的服侍下,艰难地从榻上爬了起来,嘴里不住地嚷嚷,“都是死人?快给本宫捏捏肩膀,还有这腿,这儿,哎呀,你轻点儿,你想痛死本宫吗?”

“娘娘此番遭此大罪,都是掖庭那蹄子害的!”丽妃的贴身女史澜儿一边帮主子揉捏,一边恨恨地骂道。

“叫你去办的事办的如何呢?”丽妃咬牙切齿地说道。

“奴已亲自吩咐了掌事姑姑,让她悄不蔫儿地收拾那贱人。”澜儿凑在丽妃耳边,低声回禀道。

“可别露出马脚。”丽妃檀口微张,得意地笑道。

“吴大监盯的紧,掌事姑姑原本不敢下死手折磨那蹄子,见娘娘给的银子丰厚,那老货见钱眼开,便应了。娘娘放心,掖庭里的那帮人都是折磨人的好手,够那贱人喝一壶的。”澜儿一阵表功,在主子面前摇尾献好。

“这事你办的不错,这支簪子赏你了。”丽妃掩口而笑,从梳妆台上随手拿起一根宝石簪子赏给了澜儿。

“谢娘娘赏赐。”澜儿喜上眉梢,将簪子塞进了袖管中。

掖庭内。

天刚亮,掖庭内的各个宫人住所里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水柔仪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从榻上坐起,小心翼翼地穿衣。

“二姐姐,你这伤口今日该上药了,妹妹帮你。”水锦绣拿着一个白瓷药瓶走到了水柔仪的榻前。

“锦绣,有劳你了。”水柔仪勉强扯开嘴角笑道。

“都是自家姐妹,二姐姐跟我还客气什么。”水锦绣笑吟吟地说道,轻轻地拉起水柔仪的内衣,在那道鞭印上涂抹些许药粉,并不时地吹气,“二姐姐,你忍着点儿,马上就好了。”

“没事,我还------挺得住。”水柔仪疼的大汗涔涔,脸色愈发苍白。

上药完毕后,水柔仪简单梳洗后,刚赶到饭堂,便被打饭的人告知已没早饭了。

“你们都是猪吗?都被你们吃了,我们吃什么!”水锦绣见众人碗中堆的满满的,而饭桶中空空如也,气呼呼地骂道。

“你来晚了吃不着饭,这能怨的了谁啊,该,该,该!”一宫女讥诮道。

“都赶紧吃,吃完好干活!”掌事姑姑自顾自地吃着早饭,连连催促宫人去干活。

水锦绣犹自嘀咕个不停,水柔仪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抬脚就出去了,见浣衣池边的脏衣服堆积如山,她二话不说,便开始打水清洗。

“喂,你过来,把清洗好的衣物给长乐宫送去。”掌事姑姑命人将一摞熨烫完毕的衣物交给水柔仪,“快去快回,洗不完衣服,中饭就甭吃咯。”

“是,姑姑。”水柔仪望着眼前这许多的脏衣服,柳眉微皱,便依命办差去了。

长乐宫。

“姐姐,这是长乐宫的衣物,已清洗妥当,烦劳姐姐查收。”水柔仪走到长乐宫前,扣了扣门,见有人出来,便躬身将盛满衣物的漆盒递了过去。

“果然是你。哼,进来说话。”正在四处督促宫人们清扫的女史,听到了水柔仪的声音后,撂下众人,便走了过来。

“是------是------”水柔仪心下暗呼一声,大事不妙,只得硬着头皮进了长乐宫。

“公主,这是掖庭浣衣处的婢女,老奴看着眼熟,便擅自做主让她进来了,请公主恕罪。”女史恭顺地上前回禀道。

长乐公主放下手中的玉梳,见了水柔仪一眼后,脸色微变,“你有一张巧口,又长着一双巧手,过来伺候本宫梳洗。”

水柔仪迟疑着不敢上前,只是恭敬地站着。

“怎么本宫还使唤不动你呢?”长乐公主怒道。

“奴愚笨,怕伺候不周------”水柔仪战战兢兢地回禀道。

“本宫让你过来!”长乐公主厉声呵斥道。

“是”水柔仪知道在劫难逃,只好凑了上去。

长乐公主端坐铜镜前,细细打量镜中的水柔仪。只见她蛾眉紧蹙,神色惶恐,凄凄惶惶的,甚是可怜。长乐公主积压在心头的恼怒这才稍加舒缓。又见她面色苍白,唇色全无,正在挽髻的双手也红肿的犹如馒头,那怒气更是散去了一大半。

“在掖庭的日子怕是难捱吧?”长乐公主淡淡地问道。

“谢公主关怀。”乍然听到长乐公主有此问,水柔仪心头温暖。自从进了掖庭,才知人心寒凉,掌事姑姑百般折磨她,一众宫人亦是冷言冷语。现下,长乐公主虽然板着脸,但她能察觉到公主话语中的关怀。水柔仪只顾着发呆,手上没轻没重,一不小心便扯疼了公主的头皮,公主“嗳”地呼了一声。

“大胆贱婢,竟敢弄疼公主!来人,把她交给慎刑司------”女史赶上前,夺过水柔仪手中的玉梳,将她推倒在地。

“算了”长乐公主挥了挥手,示意宫人退下,见水柔仪卧倒在地,久久起不了身,心中狐疑,又见她汗如雨下,这才发现她的后背上已是嫣红一片,“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奴------奴没事------”水柔仪喘着粗气,脸部因疼痛而变的扭曲。

“宣太医来瞧瞧。”长乐公主命人掺起水柔仪。

“公主好意,奴心领。只是,还请公主不要声张才好。”水柔仪恳求道。

“这是何故?”长乐公主一脸不解。

“公主,奴这伤是怎么回事,不用太医诊治,奴心里有数。只是,公主您能救的了奴这一次,那下一次呢?”水柔仪苦笑一声。

“去看看她的伤势。”长乐公主听后,神色凝重,示意女史解开水柔仪的衣衫。

“这------”女史验了验后,微微颔首,“公主,她身上的这道鞭伤本是小事,抹上药物,不过三五日便可慢慢愈合,只是有人故意在她的伤口上涂抹药物,令这伤口迟迟不能愈合。”

“何人如此歹毒!你说出来,本宫替你出气!”长乐公主义愤填膺。

“奴不知,谢公主挂怀。”水柔仪浅浅一笑,眼中俱是感激。

“枉你在皇兄面前巧舌如簧,原来,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连谁害了自己都不知!去查,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本公主找出来!”长乐公主愤愤地骂道。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娇蕊公主传》,会想起水柔仪,丽妃,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