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娇蕊公主传》公主谋之惑乱江山百度云 第二十一章 认怂激H

《娇蕊公主传》公主谋之惑乱江山百度云 第二十一章 认怂激H

时间:2019-12-02 11:13:51来源:阅文集团

《娇蕊公主传》大周公主传 玻璃 娇蕊公主传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连载

娇蕊公主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霓裳儿状态:连载中

本次给书迷们带来霓裳儿笔下的古代言情故事《娇蕊公主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水柔仪,丽妃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公主,您别再被这丫头蒙蔽了,这谁人要害她,这丫头心里敞亮着了!谁让她来公主这儿,谁就是幕后要害她的人。”女史睨了水柔仪一眼,恭敬地回禀道。“这------”长乐公主呆了半晌,“是了,宫中人长日漫漫,

《娇蕊公主传》 免费试读

“公主,您别再被这丫头蒙蔽了,这谁人要害她,这丫头心里敞亮着了!谁让她来公主这儿,谁就是幕后要害她的人。”女史睨了水柔仪一眼,恭敬地回禀道。

“这------”长乐公主呆了半晌,“是了,宫中人长日漫漫,最是喜欢刺探消息,只怕前些日子赏花节上的事早已在宫中传开。在宴上,水柔仪开罪了本宫,这宫里人便以为本宫再遇着她必定会处置了她。只可惜,本宫才不让她们如愿!”

“公主大人有大量,水柔仪感激不尽。”水柔仪挣扎着起身跪下,“公主,这是您的玉佩,奴一直小心收着,想着有机会再还给您,直到今日才有机会完璧归赵。”

“你起来吧!”长乐公主接过玉佩,弯下身亲自扶水柔仪起身,“本宫那日没在皇兄面前揭发你,你就该知道,本宫不是那等气量狭隘之人。”

“谢公主。”水柔仪作势又要躬身行礼。

“你要本宫再亲自扶你起来吗?”长乐公主按住了水柔仪的手,佯装愠怒道。

水柔仪咧开嘴笑了笑,眸子里尽是快乐的神采。

长乐公主吩咐宫人重新替水柔仪清洗伤口后,便让宫人送她出去,还刻意让宫人在门口对水柔仪百般呵斥,戏做足了,才放她走。

水柔仪捧着空漆盘,佯装出一副被公主责罚过的样子,佝偻着腰身,缓步慢行。

“这是谁这么不长眼,敢挡住丽妃娘娘的去路!”在拱桥上,丽妃的贴身女史澜儿见水柔仪迎面而来,凑到丽妃跟前耳语了几句后,便几步上前推搡了水柔仪一下。

“奴知罪。”水柔仪连忙从地上爬起,跪在地上频频磕头,像小鸡叨米似的。

“瞧她那怂样!”丽妃本以为水柔仪敢开罪陛下,必定是个硬骨头,正想着如何惩治她,不曾想自己还未出手,这丫头便已跪地求饶。

“娘娘,切莫大意,只怕是装的。”澜儿看了水柔仪几眼,提醒道。

“抬起头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你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丽妃微微颔首,敛起了笑容。

“是”水柔仪慢慢抬起头,惊恐地看着丽妃。

丽妃见后,容颜大变,久久地盯着水柔仪细看。

“娘娘,这是犯官之女,不配得您金眼相看。”澜儿见丽妃失了气场,小心提醒道,“你这贱奴,还不让开!”说罢,澜儿上前一步,刻意按在水柔仪的后背上,暗暗使劲,见水柔仪吃痛不已,这才作罢,她刚抬起手,只听“扑通”一声,水柔仪已摔落至桥下的河中。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快救人!”丽妃见状,恼怒地扇了澜儿一耳光,“贱婢,你是存心要害死本宫?”

宫中侍卫闻声赶来,立即将已昏迷的水柔仪捞了起来。

芙蓉阁内。

“吴德喜,你是怎么办的差事?”南宫皓月看着吴德喜,心中恼怒。

“老奴罪该万死,请陛下息怒,您千万别伤了龙体,老奴这就去慎刑司领罪。”吴德喜跪在地上,不住地左右开弓,掌掴自己。

“去吧!”南宫皓月一咬牙,挥了挥手。

这时寝殿内似有了声响,南宫皓月快步走了进去。

“陛下------万安------”见南宫皓月走了进来,刚刚醒来的水柔仪作势就要挣扎着起身行礼。

“早这般懂事,朕也不会罚你入掖庭。”南宫皓月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起身,又从宫人手中接过琉璃药碗,吹了吹后,才将汤匙递到水柔仪的唇边。

“奴不敢。”水柔仪低下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朕让你喝,你敢不喝?”南宫皓月一手端着药碗,一手抬起她的下颚,厉声喝道。

“陛下恕罪。”水柔仪见状,吓的脸色愈发苍白,从南宫皓月的手中抢过药碗,一仰头就喝了下去。

“你这丫头真是不知好歹!”南宫皓月气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过了半晌,才从盛着蜜饯的玉盘中拈起一颗蜜枣递到了水柔仪的面前。

“这药不苦。”水柔仪避瘟神似的将头扭在一边,语气里全是惊恐。

“朕让你吃,你就得吃!”南宫皓月一阵冷笑,用力抬起水柔仪的下巴,将蜜枣强行塞进了她的口中。

水柔仪拗不过,只得将那颗蜜枣含在口中,也不咀嚼,也不下咽,腮帮鼓鼓的,甚是滑稽。

“你------你------”南宫皓月恼怒地将玉盘搁置在案上,起身离开了。

崇德殿内。

“吴德喜,都细细查明白了?可是长乐伤的她?”南宫皓月放下手中的丹青,冷冷地问了一句。

“陛下,经老奴暗中查探,柔仪小姐在长乐宫内并未受罪,反倒是公主对柔仪小姐百般呵护,命人替她清洗伤口。至于柔仪小姐背上的伤口,太医只说无碍,但奴瞧着似有隐情。”吴德喜回禀道。

“这丫头竟能哄的长乐为她隐瞒玉佩之事,现在还赦免了她,这聪慧劲儿但凡有一丝半点用在朕的身上,她也不会是如今的光景了。”南宫皓月走到金丝雀笼前,拿起喂食的银匙,逗弄着笼中的金丝雀,那金丝雀耷拉着脑袋,越发显得呆头呆脑的。

“陛下,当年虎威将军将这只鸟儿进献给您,您乍然见了它,还夸它毛色鲜亮,黑豆似的眼睛里透着一股不羁。在您的调教下,这鸟儿是变得温顺了,可您再也不稀罕它哩。”吴德喜意味深长地回禀道。

“你这老奴,哈哈哈哈”南宫皓月听罢,回身看了吴德喜一眼,继而开怀大笑起来。

天仙阁。

“娘娘,您消消气,都是奴的错。”刚回天仙阁,澜儿便跪倒在地,频频磕头认罪。

“蠢货!上次在御花园,本宫不过略提了提那贱人的名字,陛下便动了气,可见是把她放在心尖儿上的。方才,你推她入水,陛下必定认定是本宫指使的,你这贱婢是要存心害死本宫!”丽妃在寝殿里焦急地来回踱步,殿中的陈设也被摔打的七零八落。

“娘娘,奴敢对着天上的月亮发毒誓,奴只是故意按在她后背上的伤处,并未推她入水。如若,拿话诓骗娘娘,就让奴的嗓子里长个肉盯,顺着嗓子眼儿一路烂到肚肠,叫奴活活疼死!”澜儿发誓赌咒,只想要以证清白。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那贱人毕竟是在本宫在场的时候落水的,就算本宫没做,谁又能信?快,快派人去给宇文府传信,务必让我爹想办法救我!”丽妃一叠声唤人出宫,心下惴惴不安。

精彩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水柔仪,丽妃)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霓裳儿的这本《娇蕊公主传》,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古代言情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