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侯门重生贵女》帝北羽苏渺全文免费 第23章哪里有我们说嘴的地儿主角是紫藤,袁澄娘的小说

《侯门重生贵女》帝北羽苏渺全文免费 第23章哪里有我们说嘴的地儿主角是紫藤,袁澄娘的小说

时间:2019-12-02 08:17:48来源:阅文集团

《侯门重生贵女》重生侯门孤女 Mary 侯门重生贵女H 连载

侯门重生贵女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米格菲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侯门重生贵女》的网络小说,是作者米格菲执笔的古代言情网文,创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小说。紫藤连忙应道,“三奶奶常有午睡的习惯,不知这会儿有没有起来,不如让奴去看看再来回姑娘?”袁澄娘并不知道两个丫环待她如何,前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两个大丫环的印象,她只记得她被关入独院,身边的丫环全都给换掉

《侯门重生贵女》 免费试读

紫藤连忙应道,“三奶奶常有午睡的习惯,不知这会儿有没有起来,不如让奴去看看再来回姑娘?”

袁澄娘并不知道两个丫环待她如何,前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两个大丫环的印象,她只记得她被关入独院,身边的丫环全都给换掉,都是世子夫人刘氏所安排,等她嫁给蒋欢成,那些丫环个个都不安分。

一想起那些事来,她忍不住眼底含恨,心里燃烧着一股子愤怒的火,又不得不屈就于小小的身体,只能在心里憋屈着,也顾不得两个大丫头之间友爱之举,索性就自己走出屋,将小手一指在屋外候着的红莲,娇纵之色顿时涌上小小的脸蛋,“你,跟我过去。”

红莲顿时又惊又喜地瞧着她,“姑娘是要去哪里?”

相对于红莲被点名,紫藤跟珍珠却被她留在院里,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五姑娘带着红莲去向三奶奶那边。

珍珠颇有点忿忿不平,“姑娘怎么就想起来去三奶奶那边了,平时都不乐意过去。”

紫藤闻言,微有些讶异,“三奶奶是姑娘的亲娘,哪里能不见亲娘的?”

珍珠也晓得自己失言,幸得屋里只有她跟珍珠两个人,不由拉了珍珠的衣袖,“珍珠姐姐,我是说错话了,你饶我个。”

珍珠与紫藤是表姐妹,同时来到五姑娘身边伺候,紫藤平时更仔细一些,相比而言,平日里袁澄娘更要倚重珍珠一些。

紫藤将五姑娘的床铺收拾了一番,“你可得收收你的嘴儿,姑娘的事,哪里有我们说嘴的地儿?我们只管好好地伺候着姑娘,姑娘爱抬举哪个,那都是姑娘的事,你别咋咋呼呼。”

珍珠一吐舌头,颇有点后怕,悄悄地靠近紫藤,“紫藤姐姐,你有没有觉得姑娘的脾气有点怪?”

她也就那么一说,却得来紫藤一记厉眼,吓得她把心里的话都缩了回去。

紫藤心下也疑惑回到三房的五姑娘从来不去给三奶奶请安,更别提在平常时去看看三奶奶了,突然的就兴起这样的念头,到底叫她有些奇怪,奇怪归奇怪,都是放在心里,“怪什么,别神神叨叨。”

珍珠不肯就此罢休,“反正我就觉得五姑娘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样。”

紫藤喝止她,“胡沁什么呢,姑娘也是你说得的?”

珍珠面上到是收起那些个异样的心思,心里到不以为然。

且说袁澄娘去得三奶奶何氏屋里,引得何氏身边的紫娟心里有些儿讶异,还是恭恭敬敬地迎上去,“五姑娘,可有好些?”

袁澄娘视线扫过她,迳直往里走,“我娘呢?”

紫娟想拦,思及这位是三***亲闺女没敢真拦,却是将红莲拦在外头,,跟在五姑娘身后,轻声道,“三奶奶还睡着呢,大夫说三奶奶得静养。”

红莲停步,抬头看向袁澄娘,见袁澄娘头也不回地就往里头,眼里掠过一丝委屈之色,却老老实实地站在外头,并没跟进去。

袁澄娘仿佛不知道红莲被拦在外头,自顾自地往里走。

她听着紫娟的话,要真是原来的那个娇纵性子,估计就得把这个话往歪处想,觉得她娘这是不想见她了,不过她自打重生后就晓得有些事并不像她上辈子所经历的那样,她听着紫娟的话,就放轻了步子。

进得屋里,袁澄娘就瞧见她亲娘躺在床里,见她进来,连忙是坐了起来。

她一见见情状,不由眼角发酸,连忙上前扶住何氏,“娘,您先躺着,别起来。”

紫娟顺势给何氏垫了垫子。

三奶奶何氏瞧着女儿,见她满眼的担心,生怕自己动胎气的事吓着了女儿,“娘没事呢,你怎的就过来了?”

袁澄娘却是将脑袋靠在何氏的手边,“澄娘是想娘了,就想过来见见娘呢。”

何氏一听,差点就落下泪来,自打生下这个女儿,还没听过女儿这般亲近的话,“澄娘,我的儿。”

紫娟在边上瞧着五姑娘,见五姑娘满脸孺慕之色,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再说五姑娘骄纵惯了,眼里只有侯府跟侯夫人,何曾对三奶奶这般和颜悦色过?

五姑娘小小年纪,竟城府这般的深?

紫娟有些看不出来。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米格菲的评价,说《侯门重生贵女》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侯门重生贵女》的小说来。作为米格菲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米格菲再也没有写出和《侯门重生贵女》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米格菲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