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道士的打工阎王 第五章 人怨同归 阎王喊你去打工RPS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道士的打工阎王 第五章 人怨同归 阎王喊你去打工RPS

时间:2021-05-04 16:46:37来源:互联网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道士的打工阎王 完整版免费阅读 阎王喊你去打工精彩阅读 连载

阎王喊你去打工

类型:玄幻作者:凉城虚词状态:已完结

优质作品《阎王喊你去打工》是凉城虚词笔下的一本玄幻类型的佳作,本创作的主角云阎,范静茹,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云阎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病房里面没有人,他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受了伤的左臂像火烧一般,却全然感觉不到疼痛,他小心翼翼的剥开纱布,发现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了起来,只是被抓伤的地方现出了黑色咒印,是神荼的生死咒

《阎王喊你去打工》 免费试读

云阎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病房里面没有人,他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受了伤的左臂像火烧一般,却全然感觉不到疼痛,他小心翼翼的剥开纱布,发现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了起来,只是被抓伤的地方现出了黑色咒印,是神荼的生死咒。

克制往生,不入死道,孤魂野怨——生死咒。

还真是恶毒,为了不让云阎重归怨府,居然连生死咒都能想的出来。

看来不得不去一次怨门,找找这个‘阴险小人’怨王神荼了!

云阎仔细回想自己有限的三千年生命中过往的种种,他不仅兢兢业业工作,刻刻苦苦做事,把为全天下灵怨服务当做头等大事,这样一个完美的人,那为什么总有人要策反?

正想着,顾止期回来了,提着个保温桶,看到云阎自己撕掉了纱布刚想发火,却发现这货是小强家的亲戚,伤口居然已经愈合了,但又想到这人是所谓的阎王,便释怀了。

云阎看到顾止期,也想起来这家伙居然制服了神荼,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不可思议。

“顾止期,你究竟是谁?”

顾止期闻言轻笑一声,“我就是顾止期,我还能是谁?”

云阎不服,“可你根本就不是凡人,你能看得见阴物,可你没有阴阳眼,你还制服了怨王神荼!”

顾止期苦笑,“你问我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从生下来,就能看得见怨怪,是你说的,人血有克阴的效果,我那里知道效果那么大。”

云阎显然对这种轻飘飘的解释十分不满意,但他也拿顾止期没有办法,只好忍着满肚子的好奇哧溜哧溜的喝顾止期带来的汤。

“对了,昨天剧组通知,明天出发去舟林山拍海景。”顾止期道。

云阎一愣,“舟林山?”舟林山,正好临近度朔山!一个月后七月初一,度朔之山怨门大开,神荼郁垒压制百怨自顾不暇,正是驯服质问的好机会!

打定了注意,云阎一刻都不想待在医院,嚷嚷着要赶紧回家,顾止期拿他没办法,只好又顶着一大伙记者的围堵,赶回了家中。

两天后整个剧组吵吵嚷嚷的降落在了舟林山普陀山机场,又坐了晃晃悠悠的半个小时车,到了家叫朱家尖的度假村,刚修好的度假村什么都透着新鲜,云阎大呼小叫的参观完他们俩的房子,心满意足的躺在了水床上。

“你真的是阎王?”顾止期显然对这种形象的阎王依旧保持怀疑。

云阎如今对于自己的身份看的风轻云淡,很是乐观,反倒对顾止期的身份耿耿于怀。

“和我一起去找神荼吧,说不定他还能继续激发一下你的潜能,指不定你就能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顾止期对于‘东西’这个词选择性的忽视掉,“你要去哪里找他?”

“沧海之中,度朔之山!”

顾止期表示没有听过,连沧海这个地方,也都是个虚无缥缈的存在,更别说什么度朔山。

“你要怎么去找他,你说的都是传说中的东西。”

云阎惬意的翻个身,“我们有范静茹姑娘,她能带我们找到怨门。”

烟灰缸里的范静茹点头,顾止期没办法,只能由着云阎胡来,自己则放下剧本,上网搜有没有可以租借的私人渔船。

一个月后,剧组进入海滩场景拍摄后期,所有人心情都放松了不少,开始三三两两的跑出去玩,云阎和顾止期顺理成章的出海“放松心情”。

云阎少有的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这种感觉一千年不曾有过了,他转过头看看超然物外的顾止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去东海普度众生。

到了下午六点半,东海已经黑透,挣扎着余晖的夕阳已经难以支撑光明,只能靠着海面反射的粼粼的白光晃着人的眼睛。

他们租借了一辆渔船,因为这里的度假村管制十分严格,基本上已经没有了私人渔船出租,他们从很远的渔村哪里租来这艘动不动就撂摊子的小船,上面锈迹斑斑,顾止期怀疑这玩意连海湾都开不出去,谁知道这小破船一开就是几公里。

范静茹借助着顾止期强大的阳气此刻终于放心大胆的绽放身姿,盘踞在他的肩膀上,满眼具是兴奋,人道是怨念未了不愿转生,但只有死了的人知道,留着做什么呢,除了徒增悲喜,什么都等不到,不如早早投个好胎,不论来世做个什么,也都要忘了这世种种。

一直开了四个小时,海面开始不太平静,也许夜间的大海本来就凶险,两人一怨走的忐忑无比。

“范小姐,你确定我们没有走错?”顾止期平静的眉间终于皱起了褶,手表上的指南针因为混乱的磁场开始摇摆不定,但四周依旧是一片苍茫大海,而水里时而还有用来标注海域的浮标,显然他们依旧在人类的‘掌控’之中。

范静茹没敢答话,她只是凭借着一股子怨的本能在感应所谓的怨门,要说这几个人里面最应该清楚怨门在那里的,应该是云阎。

但是这货从上船开始就歇菜了,先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狂呕,接着就半死不活的蜷曲在甲板上当死鱼,反倒是‘一介凡人’的顾止期,淡定的令人发指。

天彻底黑透了,深海反倒不再那么令人恐惧,月光铺落在海面上泛着奇异的柔和,星辰近的不可思议,三个人,一艇小船,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绘成一副月朗风清的美景,还真有点‘一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的悠然自得劲儿。

但这片恬静怡然还是被一阵呼噜声打破,顾止期忍无可忍,抬脚就踹醒某阎王,“再睡我就喊搜救队了,睡这里比睡酒店舒服吗?”

云阎晕晕乎乎的醒来,“到了?”

顾止期忍住把他扔到海里的冲动问范静茹,“你能感应得到吗?这里磁场很乱。”

范静茹拧眉点头,低头看着船下不平常的宁静。

很奇怪,整个海面起起伏伏,唯有船下这片水面静如镜面,连一丝波光都不见,仿若水天一色的茶卡盐湖一般。

范静茹小心的浮在水面之上,只见水中一个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的绝美女子笑看自己。范静茹一惊,复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她甚至不敢抬手去碰,生怕毁了这片镜花水月。

水中的人,正是生前她的模样,嫣嫣笑语是那样风华绝代,范静茹没有眼泪,没有心脏,但悲伤依旧无孔不入侵袭穿透她虚无缥缈的身体。

顾止期叹口气,“不过又是轮回一世,你不用难过。”

范静茹醒过神来,叹息似的苦笑一声,终于还是收了情绪,顾止期说的对,不过又是轮回一世,她回过头对顾止期道:“看来怨门是在下面了。”

顾止期闻言趴到船边,却被水里的景象唬的大喊一声猛地朝后倒去,动作太大差点弄翻了小船。

云阎和范静茹都被他吓了一跳,顾止期这么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人,什么能把他吓成这样?

云阎稳住船身连忙问他怎么了,顾止期定了定神,嘴唇都有些惨白,“我……我看到一个和尚……”

“和尚?!”云阎怪叫一声,难道这小子前世是个秃驴?怪不得总摆一张普度众生的要命脸,要不是每个人在水中看到的景象不同,他肯定要看看这小子上辈子是个什么熊样。

“你没事吧?”范静茹看他脸色惨白,有些担心。

顾止期闭眼摇摇头,回想方才一瞬间的惊魂一瞥,心中还是久久不能平复。

水中人头戴毗卢冠,一手持锡杖,一手持莲花,慵懒的匐在一头卧在莲花之上的巨兽背上,眉目低垂,似笑非笑,脚下怨怪无不洗净秽恶,虔诚的的匍匐在他脚下。

那人突然转过头来,轻薄的唇微张,对着顾止期说道:“地狱不空……”

顾止期只觉得一瞬间汗毛树立,全身冷汗淋漓,这人是谁?!

云阎被顾止期吓一跳,连忙捏住顾止期手腕号脉。

顾止期拍开云阎,“没事,前世姻缘而已,看来怨门就在这里,怕是怨王用这镜花水月,让前来进门的怨看到前世今生因果然后乱了神志。”

云阎点头,其实怨怪三魂七魄凝力极差,心念燥乱很容易导致魂飞魄散,没想到神荼为了堵住怨门,居然这样对待无辜灵怨。

云阎也探出头看水面,只见里面沉香木王座上,某个阎王提着袜子偷偷的闻,牛头突然进来吓得他差点把袜子吃嘴里。

云阎讪笑着爬回来,“是怨门没错,我忘记告诉你们,其实地狱于现世就像镜中景象一般,度朔山于凡人是山,但于地狱其实是道天斧霹雳而成的海沟。”

顾止期面色有所好转,语气也终于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嫌弃,“所以你知道咱们是要潜水,但还是带着我们两个肩膀顶个脑袋就过来了?”

夏天深夜的海风让人冷的起一身鸡皮疙瘩,云阎讷讷的道:“以往……以往我都是不怕水……的……”

云阎在顾止期温柔的目光下没敢把话说完,顾止期叹口气,“算了,明天再来吧。”

“不行!今天是七月初一,怨门大开正是好时机,错过这个机会,指不定咱们连怨门都找不到!”云阎一把扯住要开船的顾止期。

顾止期懒得理这个下岗职工阎罗王,二话不说就去发动引擎,一转身,却不见范静茹回来,“范静茹呢?”

云阎一愣,一转头就看见一团雾气,绕着小船铺在海面上,小船立马就熄了火,顾止期连发两次,发动机发出难耐的轰鸣,却不论如何的发不起来了,雾气越散越开,最后将两人彻底包裹其中。

“没油了?”

“这是电动机。”

云阎愣愣的,“那就是没电了,你求救吧顾止期。”

顾止期没来得及嫌弃某人,整个小船就开始剧烈的颠簸,本来风平浪静的水面突然波翻浪涌,毫无征兆的兀自翻起一个滔天的巨浪来,小小的游艇如同湖上树叶,左右颠簸几乎要飞出去,俩人死死的攀住船沿,海水灌进船舱,四面八方而来的海水几乎叫人闭气。

“求救啊!求救!”

阎摩刚喊完,一个滔天巨浪瞬间扑了过来,小小的渔船终于不堪重负,轻而易举的被掀翻!

顾止期一头扑进了水里,因为毫无准备狠狠的往肺里吸了一口海水,瞬间腥涩的海水充斥了整个胸膛,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被揉碎到了一个巨大的碾压机里,一张嘴又是一股酸涩的水。

“顾止期!顾止期!”远处似有人大喊,可水里怎么发出声音?

是云阎吗?!

顾止期感觉自己的脚被人抓住了,他本能去挣脱,却看见一个人朝着他大喊,“呼吸!顾止期!呼吸!”

顾止期一下子冷静了下来,闭上嘴认命的猛吸一口气,终于一股源源不断的气体,从鼻子里冲了进来,眼前也渐渐变得清晰。

他差异的看着漂在自己身边的云阎,居然在海里呼吸?!

但这神奇的一幕是真的发生了,他抬手拨开漂在面前的气泡,他们真的在海里呼吸自如,云阎笑着对他说:“这里其实不是海,是海天相接的地方。”

海天相连,海天真的可以相连?!

这里的水下比外面更加荧光透亮,没有岩石、草木、贝壳和珊瑚,深不见底的海沟深处并不是漆黑一片,反而如银河般横穿而下,形成了一道天街。

流光溢彩,炳炳麟麟。

顾止期懵懵懂懂的跟着云阎漂游,只见昏天黑地的海沟中怪石嶙峋,每块石头都像个挣扎扭曲的怪兽,嘶吼着要从黑暗中挣脱而出,顾止期再镇静的一个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也是瞠口结舌。

“小子,怨门到了!”云阎回过头笑意盈盈道。

只见一个巨大的拱形树干挡在海沟口,树梢弯下落在万丈海沟之中,形成了一道大门,四面巨石上长满枯树,顾止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地方,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大到什么程度呢?

遮天蔽日不足以形容,这门足足有1000多层摩天大厦那么高,蜿蜒而下的树藤每一根都堪比千年灵木,五六十个人合抱可能都有些困难。

顾止期低下头,在一片黑暗中他甚至看不清这巨大拱门的底部究竟在哪里,如此夸张的地方,果真是大自然的怨斧神工。

突然顾止期感觉耳边的海水和气泡开始剧烈的颤抖,所有的气泡瞬间飞升而上,山石滚落而下,天摇地动中,从海沟深处传来一声沉如万斤的嘶吼。

顾止期被这声波冲击的差点飞了出去,幸亏云阎一把将他拉住,两人抱住一根粗壮的树干,才免得被吹到千里之外。

吼声渐渐平息下来,顾止期悬着的心终于咽回了嗓子眼,但是突然之间,他感觉脸上痒痒的,伸手一拍,居然打下来一个粉色的花瓣?

顾止期一愣,转头看向谷底,才发现脚下突然漫山枯木逢春,一大片一大片粉色的小花蔓延铺开,全都盛开了!

一时芬芳不尽桃花遍野,这百米之下的海水中,居然开出了漫山遍野的桃花?

漆黑的海沟终于桃花蟠曲三千里,这荡魂摄魄的一幕让顾止期感觉如梦如幻,但这如花似锦的仙界之景,总让人觉得不真实,不是说怨门魑魅魍魉横行,妖魔怨怪到处都是,可眼前这样一幅人间仙境的场景,真的是怨门?

“怨门每年七月初一自行打开,成千上万怨怪可带罪障返世,怨王为守门,也会被怨气强烈的怨怪夺走部分精气,只有今天我们才能制服神荼郁垒!”

云阎的眼里映着满山桃花熠熠生辉,顾止期终于让难以平静的心绪安静了下来。

他点点头,俩人顺着树干慢慢爬下去,只见一片白雾从海沟深处争先恐后的钻了出来,与从海面外冲进来的白雾一下子撞在一起,是赶来进怨门的灵魂与出怨门的灵怨相撞。

两团截然不同的雾气一下子纠缠在了一起,俩人小心的躲过从身边擦身而过的阴魂,生怕被这些东西勾走精气。

不知过了多久,顾止期手脚发酸甚至有些抓不住树干,“还有多久能到?”

云阎皱眉,“郁垒发现我们的时候就到了。”

这个解释让顾止期很无语,俩人实在累的脱力,只好抱着树干稍作休息,却听见纠缠的白雾中有人哭喊,隐隐约约有人在喊:“云阎!救我!云阎!!”

是范静茹!

云阎和顾止期对视一眼,还未来得及找到声音到底从哪里传来,范静茹的哭喊渐渐变得弱了下去,头顶遮天蔽日的白雾也慢慢散了开来,一缕细小的,已经发灰的雾气晃晃悠悠的掉落了下来。

云阎伸手接住,白雾已经很难凝聚人形,范静茹的声音虚弱如斯,“是神荼!神荼来了……”

说完,这一缕薄雾便彻底消失散尽,云阎还愣愣的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那些与范静茹缠斗过的白雾瞬间从四面八法涌了过来,竟然直冲云阎顾止期二人!

顾止期情急之下一把拽住云阎,松开树干,一下子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那股白雾中,终于飞摄出一个通体黑雾缠身的人,就是神荼无疑!

海沟深不见底,俩人不断坠落,云阎没形象的死死抱住顾止期大腿怨哭狼嚎,顾止期大脑也是一片空白,但长时间的坠落还是让他渐渐找回了理智。

云阎说过地狱对于现世是镜中景象,那么他们现在也就是相当于是没装备跳伞了,但既然是在水中,不管怎么说浮力也不会这么差。

顾止期一把勾住云阎,死命把云阎向上甩出去却又不松手,云阎被顾止期来来回回的扯,差点因为超速急转弯吐顾止期一脸,但两人还是顺理成章的慢了下来。

神荼脚下踩一条满身凌刺的大鱼,凶神恶煞的看着俩人,却不靠近,他邪笑着看着云阎,“阎罗王大人,欢迎光临地狱之门!”

云阎顾止期变色,俩人连忙回头,只见背后一片漆黑中慢慢浮出一张惨白艳丽的脸来,乌黑的唇角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无处不透着死气。

云阎诧异的看着来人,“你……你不是郁垒……”

那人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云阎却不说一句话,他慢慢抬起一只手,手中握着一把巨镰,只见以前可勾魂去魄的右手已经光秃秃一片。

神荼收起笑意,冰冷的声音如利剑刺着云阎的耳膜,“不是你杀了郁垒吗!云阎!”

云阎惊愕的回头,神荼的双眼已经彻底血红一片,正是他愤恨之极的模样。

云阎连忙摆手,“你胡说什么!我和郁垒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再说你和郁垒是上古神兽,我那里能杀的了他!这一定是误会!”

“不是误会……”郁垒说话了。

死去的郁垒呆滞歪着脑袋,一字一顿的控诉着,“一千年前,是你杀了我!云阎……”

云阎听了这话一下子炸了开来,“我告诉你郁垒,本王虽然业绩不佳但从不背冤枉的锅!一千年前明明是你自己要泡人家黄帝养在人间的姑娘!我劝你你不听,姑娘死后到地狱找到地藏王告状,谁知道你是不是被姑娘她爹杀了的!”

郁垒冰冷的脸一点点龟裂,最后化作一声撕裂天地的怒吼,“云阎!你讨厌!!!”

巨型镰刀带着死气划开海水横杀而来,要是以往的云阎肯定不看在眼里,但他现在是个凡人,身边还带着个凡人,这就很尴尬了。

阎王死了怎么办?

没人知道,所以云阎拉着顾止期没命的往后退,但他们不是美人鱼,也退不了多远,郁垒的巨镰三米长,上面缠绕千万冤魂戾气,一刀砍过来就算不死,也绝对开肠破肚了。

“低头!”

千钧一发,顾止期一把提住云阎的后领子,两人浮在水中重力不比在陆地上,所以一下子,擦着刀刃俩人在空中做了个前空翻!

郁垒心里大骂这俩人不按套路不出牌实在是不要脸的很,但是甩出去的镰刀已经收不回来,所以俩人身后准备堵路的神荼,便理所当然的中招了。

郁垒本来已经身死,力气并没有多大,但这带了戾气的镰刀毕竟是上古神器,这一刀砍过去,神荼的胸口瞬间燃起了黑色的熊熊烈焰,然后黑蓝色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整个人一下子被包裹在了一片血雾当中。

神荼郁垒惊愕的看着彼此,同时抬头看还浮在空中的云阎和顾止期,差点没把千万年的老肺给气炸了。

神荼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伸出怨爪,一把掐住云阎的脖子,“云阎!你该死!”

云阎被掐的两眼翻白,脖子上瞬间被怨爪灼伤,一股子肉烤糊的焦香从云阎脖子上窜出来飘到了顾止期鼻子里。

顾止期来不及反应,只能死拽着云阎不放手。

神荼嗤笑一声,“不自量力的凡人,怨神的事你也敢插手?今日便让你从这怨门中有去无回!”

顾止期一惊,瞬间感觉周身空气又开始剧烈的抖动,然后背后一凉,就看到一道红光已经从自己腹部穿射而出!

原来是郁垒的镰刀!

顾止期不敢相信自己这样就死了,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前一天他们还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浴,现在居然在这一片阴森的怨怪聚集之地,这样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他艰难的低头看云阎,只见他的脑袋已经呈一种很不科学方式,耷拉在了后面,脖子成了一层皮,整个脑袋像个布袋子一样,吊在后背上。

他的脖子居然……被折断了?

这是顾止期最后的一个意识,瞬间他就进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他感觉那把巨大的镰刀从自己的腹部被抽了出去,然后他开始慢慢的飘落。

顾止期甚至来不及闭眼,眼睁睁的看着他和云阎像四周的花瓣一样坠落,神荼郁垒嗤笑着看着他们,这一切就像个闹剧,他还来不及看序幕,就已经被宣告终结。

突然一股撕裂一般的刺痛冲进他的肺部,顾止期一下子将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他感觉整个大脑都在嗡鸣,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的胃部翻江倒海!

顾止期连忙挥舞双手想找个东西来支撑自己,却不想自己跌落在了一个突出悬崖峭壁上,这一动,瞬间便滚落了下去。

后背和肺部被山石撞的生疼,他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撞出来了,一直滚了三四个圈,他才一头撞在一颗枯木上,巨大的枯木被撞的哀鸣作响,但顾止期终于勉强的稳住了身形。

他捂住被撞的剧痛的胸口,方才滚落时胸口的血洞便像水龙头一样流血不止,巨大的眩晕让他耳鸣目眩,为什么还没死?

顾止期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抬起头,脚下依旧是海底万丈深渊,他的周身全是一望无际的桃花,也就是说,他还是在怨门中。

云阎呢?

顾止期忍着疼翻身起来,但除了他脚下的巨石,剩下的只有没有尽头的桃花,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还是在梦里?

突然他感觉肩头一凉,一个细小的桃花枝桠搭在了他的肩上,接着一个细小的,如同猫一般的声音从花骨朵中传来,“快进门去!怨门要关了,你要成孤魂野怨了!”

孤魂野怨?

顾止期悚然一惊,这才发现自己脚下虚浮,肩膀和头发都浸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当中。

郁垒惨白的脸忽然就出现在了顾止期面前,那张嫣红的嘴唇上下动着,就想诱惑的毒蛇,吐着他毒信子,在顾止期的耳边蛊惑着他。

“你前世本是个德高望重的和尚,这世寿终正寝便可以去往西天当个小罗汉,可你偏偏要与那不知死活的阎罗王搅和在一起,回现世去吧,做个普通人。”

顾止期的意识开始涣散,方才顽郁在脑中的记忆一下子变得混沌不堪,只模模糊糊的靠着本能,慢慢的升腾而起,渐渐的加入了那些汇集在怨门口的白雾中去,真正的,成了一个亡灵。

进了那个遮天蔽日的巨大拱门,身后的桃花林便再也看不到了,顾止期跟着缥缈而行的幽魂队伍慢慢前行,不知走了多久,他对于周身一切都已经失去了知觉,直到看到一座巨大的祭祀大台,他才轰然惊醒。

他来到地狱了!

身后的神荼郁垒邪笑着看着他,身后的大门终于慢慢消失,顾止期一把捂住胸口,他并不信郁垒的话,在下水之前,他分明看到水面中映出的往生,那个和尚气度不凡,金光缠身,根本不像是个普通的凡间高僧。

正想着,突然觉得心口一空,就看到一道白雾从自己的胸口横穿而过,迟来的剧痛让他一下子翻滚沈腾而起,整个身体如同要沸腾一般。

这是返回怨门的灵怨,冲散了他的魂魄!

顾止期整个身体都开始涣散,隐隐约约间有人推了他一把,顾止期只来得及回头看见一只枯萎的手,眼前迷雾就已经散开,突然一个巨大的看不到边际的祭祀大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祭祀大台的中央只有一个桌子,桌子上只有一个小碗,里面盛着清幽幽的水,看来,这就是传说中往生汤了。

灵怨们排着队,自觉的喝下桌上的汤,小碗放回桌子的时候,往生汤便自己衍生注漫,一次往复。

期间也有灵差突然出现,拉出去一两个灵怨,吓得一干魂魄瑟瑟发抖,看来是生前做过恶事,要去折磨受刑了。

顾止期漂游在这些人之外,并不想去喝,毕竟他刚死不久,心中执念未了,突然让他去喝这汤,实在是不愿意的很。

突然有灵差发现了他,叫嚷着将顾止期拉扯进了队伍,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他了。

顾止期伸手端起碗,碗中的汤水却突然一空!

顾止期心中一凛,抬头,就看见一个带着墨镜的老太婆,指头粗的金项链挂在脖子上闪闪发光,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红色的指甲轻轻点点小碗,碗中突然便映照出了一方静池,那只手分明就是方才推他的那个!

“我给你备了更好的。”

顾止期一怔,孟婆看这孩子傻傻愣愣的便有些好笑,“真是慢的可以,害老太婆我等你半天,跟我来吧!”

后面等不及的魂魄便开始骂骂咧咧:“哎!喝个投胎汤都要走后门啊!你们这样我会举报你们的呀!还有没有王法啦!你们这样阎王会生气的晓得不啦!”

孟婆翻个白眼,嘴里吐个烟圈,那不耐烦的灵怨便瞬间魂飞魄散,她勾勾指头,带着顾止期下了祭台,“阎摩大人半个小时前就来了,回殿里拿了些东西还等不住你,便自己先投胎去了,你跟我来,从这里走。”

“自己先去投胎?什么意思?”

孟婆讪笑:“神荼郁垒如今厉害的很,我们家阎王从小就胆子不大……”

顾止期冷笑出了声。

孟婆只好带着他前往转生池,不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泉眼,旁边坐着几个嗑着瓜子的灵差,看到孟婆也不行礼,嘻嘻哈哈的点头问声好就算完事,泉眼里面一股恶臭,顾止期皱眉看向孟婆,“你确定这不是畜生道?”

孟婆有些尴尬,“小子乱说话,这是神仙专用的御道,就是……年久失修,年久失修!”

顾止期摇摇头,怪不得云阎被开除,就这样的管理体制,连神仙御道都这么脏,没个人打扫打扫,没有挂处分已经很给面子了。

“喏,这是老太婆我参照人间美食调制的牛奶醪糟汤,喝了保证你一天感觉都没有就转生了!”

顾止期拧眉,“留着给云阎喝吧。”

“那他喝不着了,这泉眼里面挺黑,阎摩向来爱迷路,指不定现在还在里面转悠呢。”

顾止期不再言语,捂住口鼻,纵身就跳下了泉眼,除了扑面而来的恶臭之外,他感觉手脚瞬间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新奇的力量,这种莫名的感觉他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比较好,这可能就是那些神怪小说中出现的重塑肉身,居然如此神奇。

顾止期是被一阵高亢的闹铃声震醒的,接着就是一阵又一阵的砸门声,“小子!再不起来导演就要炸房了!”

是云阎,顾止期经过泉眼,整个人都像一滩烂泥,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又太好,他立即起身伸展腿脚,看着新生的肌理,心中感慨万千。

谁能想到,自己居然已经死过一回了。

精彩点评

这本书《阎王喊你去打工》算是同类型玄幻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玄幻类,作者(凉城虚词)借主角(云阎,范静茹)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云阎,范静茹),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