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百度云 第四章 能威胁你的筹码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GV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百度云 第四章 能威胁你的筹码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GV

时间:2021-05-04 08:36:10来源:阅文集团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txt下载 调教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忠犬攻 连载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

类型:玄幻言情作者:安安小陌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的新书,是作者安安小陌创作的玄幻言情故事,网络故事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实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千灵的话像是一把利剑直击楚岩的心脏,是啊,千面小妖连威胁她的筹码都算不上,那么他呢?他甚至连威胁她站住的可能都没有吧?呵呵……“……灵,你赢了……”楚岩紧捏着枪的指关节泛白,却有种苍白的无力感,他努力

《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 免费试读

千灵的话像是一把利剑直击楚岩的心脏,是啊,千面小妖连威胁她的筹码都算不上,那么他呢?他甚至连威胁她站住的可能都没有吧?呵呵……

“……灵,你赢了……”楚岩紧捏着枪的指关节泛白,却有种苍白的无力感,他努力了八年,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这样,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也许……是他太偏执了吧……

惨败一笑,楚岩俊逸的脸上是一片放弃的苦涩,就在他合起沉重的眼脸准备放下的同时,‘啪啪’的击掌声却在他身后响起。

“啪啪啪”

“哈哈哈哈……不愧是杀手界和佣兵界的女神,本司令果然没看错人啊。”从密集的杀手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年纪的男人,方刚坚毅的国字脸上是一派正气,细看之下倒是和楚岩有几分相似之处,只可惜那双阴鸷的桃花眸却把他内心的贪欲暴露了,呵,这可不就是M国司令么。

“……”楚岩无声地垂下握枪抵住小妖太阳穴的右手,底下头退至中年男人的身后。

获得自由的小妖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那不可思议程度,简直比她的多重身份被同时揭穿还要吓人,楚岩和M国司令……他们……

M国的国防司令……呵呵,有意思呢……

“啧,楚岩,我是该叫你绝杀,还是该叫你……楚炎?”对于小妖的不可思议,千灵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

却成功的让低垂着脑袋的楚岩因为震惊而抬起了头。

“楚岩,楚岩?楚炎?……你……”小妖难以置信的瞪着楚岩,“你竟然是M国司令最小的儿子,楚四少,原来这一切早在八年前你就计划好了的……”

被千灵拆穿身份,被小妖揭穿目的,楚岩一开始惊讶和慌乱,但是多年的杀手经历让他很快镇定下来,抬眸对上那双永远都是平静无波的水眸。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淡然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可只有他自己清楚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窒息了,其实他害怕听到千灵的回答。

然而这个问题千灵显然没义务去回答,她又不在乎她是谁,背叛或者不背叛,与她何干?

凉凉的移开了水眸,“楚司令,你的儿子还给你,我的部下是不是该还我了?毕竟……那才是我的人……”

千灵的话再一次刺激到了楚岩破碎的心,尤其是停顿处后面的那一句我的人,他不傻,他知道千灵说的是小妖,原来,她从未当他是自己人,呵呵……

“哦?你的人?”楚司令背过手,自信一笑道:“那你看看我手上的这个筹码够不够让杀手界和佣兵界的女神来跟我们谈谈合作的事呢?”

楚司令的话让千灵的眉头一瞬间皱起又平展开来,但是心里却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默默的感应了一下,不安的感觉却在心里扩散开来。

“千灵,你看看那是谁……”

顺着楚司令的示意,千灵看过去的时候瞳孔却紧缩起来,那是……

在他们这些人所站的断崖附近有一个高于此地的落脚点,面积不大,却刚好能容纳十多个人,此刻那个小地方却站满了清一色的黑西装男人,然而最显眼的却是被他们挟持的那个小小的身影。

一身熟悉的牛仔穿在他身上显得他有几分少年的叛逆,稚嫩的小脸上却不难看出他才只有十二、三岁,原本应该任性的抱着千灵的手撒娇的少年此刻却被绑着昏睡在地上,那是被她从小一直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弟弟啊。

“呵呵,很好,很好……”无波的水眸突地变成了幽深的紫色,神秘、冷艳、却暗藏着无尽的杀意。

悬崖下浪花拍击着礁石的巨浪声,声声震耳,崖上却突然吹起了一阵风,撩起了千灵及腰的墨色长发,幽深的紫眸看得所有人心神一震,有一种从灵魂上让你臣服和畏惧的压迫感,这样的千灵,美,却冰冷无度。

精彩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楚岩,千灵)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安安小陌的这本《倾城绝宠:赖上冷情魔妃》,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玄幻言情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