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百度云 第二章:天降神女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小白文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百度云 第二章:天降神女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小白文

时间:2021-05-04 07:36:06来源:互联网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百度云 平胸小受文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别扭受 连载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

类型:架空作者:幻颜状态:已完结

主线角色是颜墨,柳琴的网络创作《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此文是幻颜执笔的架空文,文笔无懈可击情节精彩,绝对是值得一阅的新书,精彩片段试读 柳琴掩下眼底的深意,轻声回道:“是。”随即地跟了上去。祭天台中间是镂空装,里面供养着教内的神水,台上的石桌摆着两个白瓷碗,碗边分别备着一把匕首。主祭司毫不犹豫地拿起匕首对着掌心割了下去,柳琴随即一同割

《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 免费试读

柳琴掩下眼底的深意,轻声回道:“是。”随即地跟了上去。

祭天台中间是镂空装,里面供养着教内的神水,台上的石桌摆着两个白瓷碗,碗边分别备着一把匕首。

主祭司毫不犹豫地拿起匕首对着掌心割了下去,柳琴随即一同割了掌心,血滴答滴答地落下,落满了整个瓷碗,血色一片。

主祭司手托着碗底,举过头顶,望着天一脸臣服道:“天佑我红莲教,寻得天女!”

仪式快要到尾声,天空忽然出来霹雳一声,震得人们耳朵快要失声。仿佛天空被撕裂一般,整片天如血色一般被晕染,雷霆乍现间一抹黑影急速坠落。

红莲教的教徒们张大了嘴巴,仿佛能装下一个鸡蛋,齐齐看着这奇异的景象。

颜墨只觉得周身的剧痛消失,全身仿佛被重组一般,身体突然一轻,强烈的失重感让她的意识回归。

她现在正在空中!

觉察到不妙,她不由得惊叫出声,想稳住的身形,不要头朝下触底,最后的念头竟是,死也不要死的太难看才好!

主祭司瞪大了眼,看着黑点慢慢变大,竟然是一个人的身形!

只见“噗通”一声,巨大的水花袭来,她忙提气躲开,一挥衣袖将水花全数挡去。

重物落水后,仿佛恢复了平静,主祭司屏住气,运转着体内的内力,慢慢往台上靠近,一旦出事,便可提气应对。

“咳咳咳……”落入水中的那一刻,颜墨赶紧屏气。因为巨大的冲力,她坠入水中极深。

好在她水性不错,忙提气游上去,。刚浮出水面,就猛咳起来。

“你是什么人!”主祭司不由喝道。看着神水池中的女人,心里的猜测定了下来,又疑道:“神女?”

好不容易缓过来,背后传来呵斥声,颜墨僵硬地转过身,视线触及到背后的女人身上,不由得吸了一口气。

入目的是一身大红色衣袍裹身,细腰处用黑色云锦束着,宽大的衣袖有弧度的垂落。身后的青丝用一只木簪冠住,神色冷淡,眼角往上一瞟,直直地看着她。

颜墨感觉一股危险的气场围绕着她,额头竟然慢慢渗出了汗,好在和水混在一起看不出来。

“我……”

还没等她斟酌说什么,只见来人一挥衣袖,“来人!”

随着她一声唤道,一群人有序地行来,速度极快,脚步却轻微。细看,才发现,他们的脚底竟未全落在地!

颜墨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这种分不清好坏的情况下,说多错多!

“天赐我教神女,我等恭迎神女回教!”说罢,主祭司朝着颜墨带头跪了下去,一手覆在胸前,屈腰状。

后面随后传来一阵整齐洪亮的声音:“恭迎神女回教!”

副祭司见众人皆跪拜下来,眼色沉了沉,阴沉地看了看颜墨,不甘地跪了下来。

余音震得颜墨一怔,忙解释:“慢着,我不是你们所说的神女!”

只见此话一出,颜墨就感受到周围传来满满的危险气息。

主祭司眉头一皱,后又松开,轻笑道:“神女说笑了,我等众人见神女从天而降,天赐我教神女还能有错?”

闻言,颜墨只觉得后背一僵,一股冷气缓缓往上爬,不由得在水里轻轻打了一个机灵。

直觉告诉她,如果她极力否认不是神女,这些古怪的人会直接将她灭口!

颜墨仔细地斟酌后,见机行事。现在她的处境很劣势,敌多我寡,情况不妙。

她轻轻一笑,双眸弯着月牙状,一双眼睛如同被清水洗过的汪亮。“我确实从天而降,不知原来是天意让我来此。”

说起天意,她能来到这也算是奇缘。经受住虫洞传输,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活着。

刚刚出现失重感前,周身仿佛撞破一层介质,似水又似薄膜,那恐怕是虫洞输道壁吧?

听着池水中女人的话语,主祭司大震之下,心中猜测加深,望着颜墨面带敬意。沉声道:“神女降临,天生异象,乃我教兴旺之意啊!”

说来也奇怪,神女降临时,天生异象,仿佛随时要狂风大作,山雨欲来。而神女降临,顷刻间晴空万里,祥云遍布,霞光四溢。

颜墨被随来的女侍服侍着出了神水池,强装着镇定,看着台上的教徒们。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望下去,全是穿着暗红色衣服束着长发的人。

她这是传输到哪个朝代?或者哪个时空?

内心越来越不安,颜墨没有让周围的人觉察自己的情绪,面色冷淡地由女侍擦干头发。

等颜墨的头发擦好,主祭司缓缓上前道:“神女大人,我已吩咐下去你的住处,请随我来。”

说罢,恭身走在颜墨旁边,错开一步,指引着前路。

颜墨点了点头,随即跟了上去。错开身时,她瞟了瞟身后的副祭司柳琴,刚刚那个让她背生寒意的眼神是她吧?

敌意,是对她吗?

柳琴觉察她看过来,忙收回视线,俯下身作出恭敬状,神色阴沉。

下了祭天台,绕来绕去地让颜墨有些头晕,她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她该怎么脱离现在的处境呢?

稍有不慎,也许尸骨无存。

颜墨眉头一皱,悄悄看了眼身前侧的主祭司,直觉告诉他这人不简单,而且不好惹。

似乎察觉到她悄悄注视,主祭司脸上敬意更深,缓声道:“神女大人,就快到了。”

“嗯。”颜墨轻声应了一下,微垂下头,长而翘的睫毛遮住了她眼里的神色,唇角轻轻一抿,面色装作平静状。

又走了片刻。幽暗的深庭重重叠叠,长廊蜿蜒,傍山而建。

随即来到了一扇黑檀雕花木门前,女侍上前打开了房门,轻声对着颜墨道:“神女大人,请。”神态恭敬,眉目低垂,身姿略弯,没有半丝错处。

颜墨顺势望了过去,才发现房间极大,布置得清雅高贵。

她踏入进去,除了很清雅的装扮,处处透着精致,看来是精心准备了一番。仿佛在等一个主人到来,却没想到等来了她。

“回禀神女大人,主祭司早前就吩咐过了,每天这里都会有女侍打扫。”发现颜墨的打量,女侍贴心地解释道。

精彩点评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幻颜)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邪尊宠妻:娘子太张狂》开始主角(颜墨,柳琴)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颜墨,柳琴)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幻颜)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