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临安贵女》临安,新府贵宾馆 第三十六章浮世清浅 临安贵女清水文

《临安贵女》临安,新府贵宾馆 第三十六章浮世清浅 临安贵女清水文

时间:2021-04-08 10:17:09来源:阅文集团

《临安贵女》临安贵女小说 紧缚 临安贵女鬼畜 连载

临安贵女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寒浦状态:已完结

新书《临安贵女》是寒浦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文,剧情中的主人翁是宫珏,宫玄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非常不错。主要讲的是:冰凉的水,窒息的感觉……浑身的痛觉,二丫蓦地睁眼,张嘴便呛了一口水,手被攥着,是一个男子的大手,他在往自己靠近,环着她的腰,再然后……他的唇贴上来,视线被他的脸遮挡了。一口气渡到嘴里,她感觉自己被往上

《临安贵女》 免费试读

冰凉的水,窒息的感觉……浑身的痛觉,二丫蓦地睁眼,张嘴便呛了一口水,手被攥着,是一个男子的大手,他在往自己靠近,环着她的腰,再然后……他的唇贴上来,视线被他的脸遮挡了。

一口气渡到嘴里,她感觉自己被往上带,她差点以为自己掉进忘川河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

宫玄迟水性极好,带着二丫冒出水面,抹去脸上的水,就看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四目相对,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夜色已经淡了,天色渐明,宫玄迟没有说话,抱着她往河岸游去,躺在宫玄迟怀里的二丫怎么也想不到,宫玄迟是怎样救了她。

心里有些感动,伸手攀着男子的脖子,闭着眼不敢看他。

惊雷几人远远看见有人过来,待那人走近,才看见是自家主子抱着陆姑娘一身湿漉漉的走过来。

几人见状大松了一口气。

天明时分住了雨,回到陆府的时候已经是卯时了,冯嬷嬷先见有人送四小姐回来,却没见小姐的身影,心中正着急。

听到小姐也回来,她忙出来迎,却看见宫玄迟怀里抱着浑身血迹的小姐,眼眶蓦地湿润了,跟在宫玄迟身后进了内室,这时候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了。

宫玄迟刚将二丫放在被褥上,就看到陆忠把一个老头带进来,“你快些,老大受了重伤,你别磨蹭了!”

老头走进来的一瞬间,宫珏翌的眸子就微沉下来,这老头,他认识啊,不就是安北镇鬼市上搅场子的那人吗?

老头也看到了宫珏翌,淡然撇撇嘴,走到床前,心道这丫头怎么伤得这么重!看了一眼宫珏翌,“闲杂人先出去,别干扰老夫就诊。”

冯嬷嬷带着一众丫鬟退到屏风外,宫玄迟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退了出去。

老头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白瓷瓶,取出一粒近乎透明的药丸,往二丫嘴里喂去。

“你们可以给她换件衣服了,这衣服又脏又臭,不利于她好起来。”说着嫌弃的看了一眼二丫。

冯嬷嬷闻言过去,沉香打来热水,给小姐清理伤口的时候,两人都不忍心下手,小姐这是经历了些什么啊,怎么伤得这么重!

冯嬷嬷们这般想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那夜宫珏翌夺了二丫的清白,宫珏翌是个经过人事的人,十分能折腾,二丫却未经人事,身上被折腾得青一块紫一块,骨头差点散架。

冯嬷嬷几人不知情,自然以为是昨晚出去受的伤。

换好衣服,老头给了一瓶药散,让两人给那丫头敷上。除了背上的伤很重不管,别的都是皮外伤,他看了一眼天青色床帘,眼中疑惑,他刚才就发现这丫头的宫砂痣没有了,难道……

还有她脖子上那条项链,她带着这条项链,就说明长公主属意于她。

他想到某种可能,心上骤然生出一丝担忧,不行,他必须立刻回去一趟。

这老头总是来无影去无踪,陆府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什么身份。宫玄迟本要找他算账,可是人都没有找到。

燕京城皇宫,凤翔宫里,宫珏翌和当今太后正说着话。

端庄的髻上一律景泰蓝的头饰,精致华贵,已生华发的太后穿着件明黄色百福寿隆锦裙,看着既不失太后的威严,又带着皇室女人的贵气。

“皇帝私访近三个月,哀家也甚是担心,近日南边水患,皇帝忧心,也要保重身体。”

“儿臣明白,皇额娘身体如何了,可有起色,张太医可说还有救吗?”

宫珏翌眼神关心的看着脸色红润的太后,话一出,太后面部微抽,含笑道:“皇帝不用担心,没有看到你子嗣绵延,哀家不能倒下,张太医说了无妨,用了他开的药,身子轻快多了。”

太后说着捂嘴轻咳,摇得鬓上凤钗流苏叮铃作响,贴身宫婢毓秀上前为她轻拍后背,“太后。”一杯茶递到身前,她接过抿了两口。

她知道这个好儿子在说什么,怪她催他回来的事,不是亲生的果然是不贴心的。掩下眼中神情,皇帝坐在那里也没有动,气氛莫名有些冷凝,刚好有婢女进来禀报,华妃来了。

宫珏翌知道这老太婆一把年纪还心眼多,尊她为太后,不代表她就能随意干涉他的事了。

珠帘轻响,女子步步生莲,纤纤细腰用一条天蓝色花开并蒂镶珠腰封束着,玫色轻纱衬着雪白细腻的肌肤,眉间花钿动人,走动时鬓间珠钗步摇发出清脆悦耳声,别有一番妩媚风情。

“臣妾请皇上安,请太后安。”声音宛如莺啼,慕容华清优雅的行礼。

“清儿来了,赐座。”太后见慕容华清过来,正好解了她的难堪,心下不由多了几分对她的欢喜。

慕容华清若娇似嗔含情眸看向坐在一旁的宫珏翌,宫珏翌一袭玄色描金龙纹锦缎常服,脚下一双黑色如意云纹靴,还是那样俊美无边,风流倜傥,看得她面色一红,更显娇媚。

“华妃来了,坐吧。”宫珏翌温柔道,慕容华清心下一喜,轻声应是。

“臣妾许久未见皇上,皇上身子可安?”

“华妃不必担心,朕康健着。”

用过午膳,慕容华清和宫珏翌一同出了凤翔宫,刚出宫门,一群珠围翠绕,环肥燕瘦的女人袅袅婷婷的走过来。

“皇上!”一个青色罗裳,上着粉色马甲的女子欢喜的喊道。

宫珏翌看过去,却是那位去年新进宫的阮嫔,她是言官谭御史的女儿,往日他常去她的云翠宫,也因此这位阮嫔对他颇为随性。

“放肆,御前失仪,成何体统!”果然,华妃见了阮嫔的做派,出声喝道。

宫珏翌还要去忙政务,一群后宫女人扰得他头疼,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阮嫔,温声道:“无妨,阮嫔向来是这样的性子,朕很喜欢,”他拉过阮嫔,“走,朕很久没有喝过爱嫔泡的茶了。”

阮嫔一脸天真的笑容,看得慕容华清咬牙切齿。

“恭送皇上!”答应嫔妃跪在地上,心思各异。

一连躺了十几日的二丫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背上的伤口已经结疤,隐隐发痒。

前段日子昏睡了好几日,醒来知道回到了家里,不由觉得劫后余生,看什么都觉得甚是欢喜。府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生活,水患消退,流民散去,天气好转,今儿是个明媚的天气,一切都显的很美好。

雕花窗外鸟儿清脆婉转的啼鸣,阳光透过树木枝叶青翠的脉络投下剪影,风来影动,浮世清浅。

静谧的时光被一道声音打破。

陆忠欢喜的在门口道:“冯嬷嬷,老大可醒了?”

冯嬷嬷放下手中的绣活儿,“怎么这样大呼小叫的,小姐在屋里歇着呢。”

“今儿酒楼开张,来给老大报个喜儿!”陆忠挠头憨笑两声,自知失礼。

“嬷嬷,让他进来吧。”

精彩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寒浦)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宫珏,宫玄迟)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寒浦)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临安贵女》被很多人誉为古代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