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乱臣贼奴》乱臣贼女相似小说 第四十九章 恍然如梦 乱臣贼奴小攻

《乱臣贼奴》乱臣贼女相似小说 第四十九章 恍然如梦 乱臣贼奴小攻

时间:2021-04-08 09:33:49来源:阅文集团

《乱臣贼奴》乱臣贼女全文阅读无弹窗 历史风格小说 乱臣贼奴猎奇 连载

乱臣贼奴

类型:历史作者:挥剑决云状态:连载中

光环人物叫张墨翎,黑甲军的网络创作是《乱臣贼奴》,它是作者挥剑决云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故事,主要讲的是:可惜如此少年英才,阎建宣看着已经神志不清,却仍然不忘御敌的张墨翎,心中更加惋惜,但无可奈何,既不肯降,那就只能杀了…不对!突然,他脑海中犹如一道闪电劈过,顿时想到其他各处大营,再细细一想,又想到祖兴,

《乱臣贼奴》 免费试读

可惜如此少年英才,阎建宣看着已经神志不清,却仍然不忘御敌的张墨翎,心中更加惋惜,但无可奈何,既不肯降,那就只能杀了…

不对!突然,他脑海中犹如一道闪电劈过,顿时想到其他各处大营,再细细一想,又想到祖兴,然后再看张墨翎,好像一切都豁然开朗,也似乎突然明白,这少年所做一切的目的。

竟然一时疏忽,忘了如此重要之事,他心中大急,立即说道:“传……”

“阎将军,一别三年,别来无恙啊。”

阎建宣话到一半,突然,浓浓的夜色之中,不知从何处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他刚听到声音,只说出了一个字,顿时面如土色,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好像看到了一个什么恐怖的事物,惊恐地望着前方若隐若现的黑暗之处,一向沉稳冷静的脸上,此时早已慌了神,即刻带着数百亲卫遁入军阵之中,再也看不到人影…

张墨翎不知发生了何事,他失血过多,此刻已经神志不清,只是凭着本能,借着最后一丝力气,站着身子,举着剑,摇摇欲坠…

“你为何这么傻?”

谁!张墨翎听到耳旁的声音,心中猛地一惊,吊着最后一口气,扭头看向一旁,可是,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便不省人事…

……

当夜,一切都以张墨翎计划的那样,定城北、西、南,三处洛国军营,在听到黑甲军假传的军令之后,守将疑惑,却又不敢不信,于是各分出一部兵马,前往中军大营支援。

军力一分,祖兴便按照张墨翎所说,与一众世家贵族,兵分两路,一北一南,从西门而逃。其中祖兴带着城中守军的一千步卒,五百骑兵,还有五百王宫侍卫,以及四百黑甲军,总共两千四百人马护卫,往北而逃。

而那世家贵族的三千私兵部曲,便由他们世家贵族统领,护卫他们往南出逃。只是,在他们车队身后,还有张墨翎安排的五辆马车,里面装满了王宫里的奇珍异宝,而那些世族只顾逃命,谁也没有注意,也无心去注意。

而在逃到半路,经过敌军大营时,那五辆马车的车夫,便开始不断往沿路丢弃马车上的珍宝,随行的黑甲军同时不停高呼:定城世家逃跑,满载珍宝美姬,不抢可就晚了……

正所谓“人为财死”,本来洛军西营见有人从城中出逃,便要引军阻击,此刻又见满地的金银珠宝,还听闻有美女在内,一个个目露精光,借着杀敌的名头,纷纷涌上世家的车队,唯恐自己手慢,值钱的东西还有美丽的女人,落入了其他人手中。

如此一来,整个西营数千部众,都前去阻击世家贵族的车队,而那些私兵部曲哪里是训练有素的洛国士卒的敌手,两军刚一接触,那私兵不敌,便四散奔逃。

而祖兴他们一行,却是无人问津,只是北营有兵马见了,分出了一部追了上去,但因为追之不及,而且人数较少,直接被四百黑甲军和五百骑兵歼灭,便再无其他追兵。

一时间,定城西北与西南两个方向,一个只听见马蹄声与人的脚步声混杂,不住狂奔。

一个却哀嚎遍野,四处掺杂着惨叫,啼哭,疯狂的大笑…

与此同时,王宫之内,也燃起了熊熊烈火,大火整整烧了一夜,平日里辉煌的宫殿化为一片焦土,不复曾经光景……

后半夜,洛军全军攻城,定城五百守军难以抵挡,没有抵抗,守将便献城投降。

按理说,兵不血刃地拿下定城,应当派军驻守,以防敌军反扑,而且阎建宣也没有杀害平民的习惯,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这一夜,整个定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直至天明,黎明的第一抹曙光照在定城城头之上,城内除了偶尔的几声鸡鸣犬吠,再也没有半点生机与动静…

而那洛军,也在攻破定城之后,不再进取,固守宜台郡与东平国半部,像一根刺,插在了辰国胸腹之处……

这一切,张墨翎在醒来好几天以后才得知。

如今的他,正躺在床上,已昏睡了三天有余。

时间,有时很长,有时很短。

此时的张墨翎,便如同度日如年,他感觉自己正身处一片混沌当中,整片天地全是灰蒙蒙的一片,在他四周,便是一具具惨死的骸骨,时不时,还有血肉模糊的尸体站起来,伸手抓向他。

而他只能拿着手里的剑,不停地呼喊,不停地挥舞,像个机器一般,永无停歇…

传闻地狱有十八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折磨人的方式,我这就是身处在其中的某一层吗?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

直到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他,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可他却又想不起来,于是就想睁开眼睛,看看那人到底是谁,但虽有心,却力不足,总感觉眼睛像被人蒙住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

就这样又过了十二天,距离他昏倒已经半月,在此期间,他每日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人在喂他进食,喝水,他也能正常吞咽,但就是无力醒来。

直到今晚,他感觉有人在像往常一样,喂他喝水,可没想,刚抿两口,身体里就好像突然涌上了一股力量,直冲四肢百骸,感觉就要喷薄而出。

与此同时,他猛地睁开眼,同一瞬间,便听到一声女子的惊呼。

“老爷,你醒了?”那女子转瞬之间便说道。

念晴?张墨翎定睛一看,虽说看人有点模糊,但可以看见面前女子脸部的轮廓,定是念晴无疑了。

随即,他便问道:“念晴,你怎么在这?”只是他昏迷了这么久,突然说话有点不太适应,以至于听来竟有点像是动物的闷哼声。

念晴闻言,强忍住笑意,用手帕轻轻抹了抹丹唇,轻声道:“那……”说着突然顿了顿,眨眼间又道:“悟明小姐救了您,然后便托奴婢照顾您。”

悟明?张墨翎听了,眉头微皱,不禁又问:“那她人呢?还有王上呢?你们没在一起吗?”

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念晴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缓缓答道:“我们没有与王上一起,是悟明小姐救的奴婢,她把老爷和奴婢送到这里以后,便说有事去了,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回来,所以,奴婢不知王上在哪。”

悟明救的?张墨翎心中爬满了疑惑,悟明虽有些功夫,但她凭一己之力,怎么可能从大军之中把他救出来,而且……

“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他随即问道。

话音未落,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精彩点评

这本《乱臣贼奴》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历史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挥剑决云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