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掌门之女》穿越成女派掌门 第六章 千载难逢的一场好戏 掌门之女激H

《掌门之女》穿越成女派掌门 第六章 千载难逢的一场好戏 掌门之女激H

时间:2020-09-16 12:51:30来源:互联网

《掌门之女》掌家小农女 SM 掌门之女年下攻 连载

掌门之女

类型:同人作者:思念最是飞雪时状态:连载中

今天给读者们品读思念最是飞雪时新出的同人网络小说《掌门之女》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来香,宋金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毒辣的太阳烤灼地面,站在水泥地上的江山有种自己深处烤炉中的错觉。她举着片香芋叶子挡在头顶,一边拎着篮子艰难的朝前挪步,突然撞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被弹了回来。“哟你这谁家丫头,走路也不会看看路。”不满的

《掌门之女》 免费试读

毒辣的太阳烤灼地面,站在水泥地上的江山有种自己深处烤炉中的错觉。她举着片香芋叶子挡在头顶,一边拎着篮子艰难的朝前挪步,突然撞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被弹了回来。

“哟你这谁家丫头,走路也不会看看路。”不满的抱怨声在前方响起。

江山手忙脚乱的把叶子放下,一脸歉意的看着身前身材肥硕的中年妇女。

“李婆婆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李来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到是江山面色缓和了些,说了句小心点就要擦身离开。江山一把拽住她道:“李婆婆真是太巧了,我刚去林嫂子自家还篮子,家里门反锁着怎么叫也没人应。”说着颇为苦恼的自言自语道:“可我明明听到屋里有声音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真让人担心。”

李来香脸色微沉,村子里林寡妇的风评向来不好,可是自己那可怜的儿子因为车祸去世了只剩下这么个媳妇,再加上一直没有证据她也没法计较。可是前几日她分明看见有个男人趁夜入了媳妇的门,可等自己气急败坏上门质问,那个男人的影都看不到了。

这林寡妇吃自己的住自己的,还养着野男人,李来香是怎么想怎么压不下这口气。听江山这么说,目光微闪,一把拉住她要同她一起上门。

这次她没敲门而是去了邻居家从邻居的平房进了林寡妇家。屋里房门紧闭,正屋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李来香意识到什么甩开江山三步化作两步冲到里屋,片刻后暴出她歇斯底里的怒吼:“林芳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屋里宋金和林寡妇光溜溜的抱在一起睡得正香,她被怒吼吵醒,迷迷糊糊的起身看到炕前自己的婆婆李来香眼睛瞪得牛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心底瞬间凉了半截。

她尖叫一声抓起被子盖住光溜溜的身体,却没想到露出了同样裸着身体的宋金。李来香气红了眼扭头看到墙边放着的斧子抓起就砍。惨叫声、呵斥声把屋里闹得鸡飞狗跳。被江山砸晕的宋金也被吵醒捂着钝痛的脑袋坐起,眼睛刚睁开就看到一把斧子迎面劈来。

全身血液上涌,怪叫一声,光着屁股踹开窗跳了出去。

李来香气的满面通红,额头青筋暴露,举着斧子追了上去。

一早守在门外的江山早早就把大门给开了,娇小的身体缩在门后谁也注意不到。之间某白花花的身体从门口一闪而过,李来香好似一头发疯的公牛怒吼着追了上去。胡乱穿好衣服的林寡妇期期艾艾的追了上去,生怕凶残的婆婆砍死了自己的小情人——毕竟自己还坏了他的种呢!

躲在门后的江山简直要笑到肚子痛。

这李来香可不是个什么善茬,据说年轻的时候,两个大老爷们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打得过她。

所以这宋金,今天就是不死,那估计也扒层皮了。

这么千载难逢的一场好戏,江山自然不会错过,沿路跟了上去。

村里被李来香宋金这一伙人弄得鸡飞狗跳,纷纷放下手里的忙活过来凑热闹。

宋金的小腿受了伤,一不留神踢到半块转头,壮肥的身子笔直地往前扑倒在地。

李来香趁机上前一把掐住了宋金后颈,咬牙切齿道:“狗东西,今天可算让我逮着了!跑啊!你再跑一个给老娘看看?”

宋金微侧了侧头,余光便能瞥见那把明晃晃的斧子,吓得舌头都打了结。

“不要脸的东西,偷人都偷到家里来了——”

李来香凶狠地瞪了一眼站在身后手足无措的林寡妇,又使劲掐了一把宋金,面目狰狞得已近乎扭曲:“姓宋的,今天老娘就好好给你点颜色瞧瞧!”

这一斧子还没砍得下去,村委会里便来人强行拉开了李来香。

江山瞬间觉得无趣,正要转身退离,左耳就被一只粗糙的手给揪住,用力一拧,那钻心的疼痛便直窜上了大脑。

她耳根被掐得通红,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咒骂刺破耳膜:“死丫头,我说怎么还个筐还那么久,原来是躲在这儿凑热闹!家里的活不用干了吗?”

一抬眼,刘牡丹那张皱纹纵横的尖酸刻薄相便撞进了她的视线。

刘牡丹的眼不由自主的往人群中的宋金身上瞧去,那条血淋淋的右腿触目惊心。

方才她还在屋里等着这小贱人被玷污的好消息,可没想到,却听人在外面嚷嚷说,宋金和林寡妇偷情被逮了现行。

她昨晚上分明跟宋金商量好了要朝江山这丫头下手,怎么会突然出这么大个纰漏……

看着刘牡丹神情的微妙变化,江山更加认定了自己心底的某个猜想。

刘牡丹越想越不痛快,转过头来就立即对江山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回家去把那两筐衣服洗了!”

“是,刘娘,我这就去。”

江山没有反驳,故作唯诺地应了下来,转身飞快地朝李家跑去。

从井边挑来两桶水倒进木盆,把混合着泥巴和粪渍的衣服一股脑儿地泡进了水里。

倒上些洗衣粉,双手浸入水中搓洗。

满是冻疮的手在冷水和泡沫的侵蚀下又疼又痒,犹如百蚁啃食。

但江山对此并不在意,比起上辈子她身心所受到的那些伤痛,现在这点小小的皮肉之苦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与此同时,她脑子里也忍不住开始猜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很可能是刘牡丹和宋金共同为她设下的一个局。

而今天早上的那个篮子,就是这个局的开始。

虽然这次机智地躲过了一劫,但她深切地知道,现在还并不能掉以轻心。

今天她害宋金被李来香砍瘸了一条腿,宋金是个十足的小人,睚眦必报,而刘牡丹一心想要害她,就必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兴许,在这之后,还会更大的危机在后面等着她……

正想着,江山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束炙热火辣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她。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同人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李来香,宋金)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思念最是飞雪时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掌门之女》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思念最是飞雪时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