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掌门之女》男主逃离做了女派掌门 第一章 老天有眼 掌门之女Basher

《掌门之女》男主逃离做了女派掌门 第一章 老天有眼 掌门之女Basher

时间:2020-09-16 13:01:43来源:互联网

《掌门之女》掌家小农女 SM 掌门之女年下攻 连载

掌门之女

类型:同人作者:思念最是飞雪时状态:连载中

《掌门之女》为思念最是飞雪时新出,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空旷冰冷的房间内,江山蜷缩着坐在发黄的白床单上。遍布青紫的脚踝上挂着冰冷沉重的脚铐,手指粗的铁链另一端连在了焊在地上的铁管床腿上。她面无表情的盯着地上爬动蚂蚁,面前是一整面刻满了正字的墙壁。刻字用的木

《掌门之女》 免费试读

空旷冰冷的房间内,江山蜷缩着坐在发黄的白床单上。遍布青紫的脚踝上挂着冰冷沉重的脚铐,手指粗的铁链另一端连在了焊在地上的铁管床腿上。

她面无表情的盯着地上爬动蚂蚁,面前是一整面刻满了正字的墙壁。

刻字用的木管已经只剩不到一截拇指长短,孤零零的躺在角落里,一只长腿蜘蛛在上面攀爬。

七年了,被关在疗养院整整七年了。

江山抬头望着离墙两米高,只有脑袋大小的气窗。昏黄的玻璃外只能看见阴沉的飘着雪花的天空。她轻轻吐了口气,白色的雾气向上蒸腾着消失了。

说起来有些可笑。

她是S市首富江洪建的亲生女儿,只可惜,她是从被他酒后强暴的酒吧舞女肚子里爬出来的。一直被视为江家的耻辱。而自己这个“耻辱”代替江家的掌上明珠嫁给了历川,本以为会苦尽甘来,没想到一切不过是场阴谋,自己就像一团废纸榨干最后的价值,被人扔在地上践踏。

床上的江山微微眯起眼睛,心底的怨恨如同毒蛇般啃食她的心脏。

这七年的苟延残喘,全凭心里的一口气撑着,她不信,不信老天无眼,她要活下去活的比任何都久,熬到那对狗男死在自己前面!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擦得锃亮的皮鞋踩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几个护士神情漠然的跟在身后。

历川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人,空荡荡的病号服挂在身上,脸颊凹陷,头发干枯,浑身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整个人就像行将就木的老人,只有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如同古井般,落在他身上。那目光令人发麻。

他皱眉,对着身后的护士摆摆手。

四个护士围着床站着,其中一个从提着的医药箱里拿出一剂针剂,淡蓝色的液体泛着诡异的光芒。

江山意识到什么,猛地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历川。

“你想干什么!”嘶哑的声音好像被粗砂打磨过。

“你姐姐心脏衰竭。”

江山哈哈大笑,声音里掩不住的畅快让历川脸色铁青。

“她可是你亲姐!”

“小源可是你亲儿子!”

江山毫不留情的反击。

历川冷冷瞥了周围几个护士一眼:“动手!”随即转身走出房间,门被碰的一声关上。

已知命运的江山任由自己被护士抓住手脚,哈哈大笑,状若癫狂:;“历川,江玉柔,你们两个狗男女,我就是做鬼也绝对不会放你你们!”

说罢,在惊呼声中,挣脱护士们的束缚。如同鸟儿般嘭的撞在墙上。

大片大片的血花在雪白的墙上晕开。

宛若大朵盛开的牡丹。

一夜好眠。

江山睁开眼,望着头顶被烟熏的通黑的房梁,一下子清醒了。她清楚地听见外面传来的对话声。

屋外,燕子瞧了眼屋里躺在炕上一动不动的江山,小心翼翼道:“娘,您看是不是找李叔给小江看看,她都睡了三天了。要真出事了可怎么办啊!”

刘牡丹听了儿媳的话,冷哼一声道:“死就死了呗,这年头死个黄毛丫头还是什么大事吗?爹不要娘不养的赔钱货,我愿意给她一口饭吃就该感恩戴德了,还敢跟我顶嘴!就该好好饿她两天!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尊重长辈!”

江山听着外面的对话,突然一个机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

这屋子基本上没什么家具,只有一条长木凳,还有一个缺了一条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布头和针线。一张泛黄的报纸贴在墙上,上面印着似曾相识的脸。她眯着眼在报纸上转了一圈,目光在2000年的字样上顿住。

脑子嗡的一下蒙了,外面的对话还在清晰地传进来。

“她毕竟才十四岁,这身子板又弱得很。这大冷天让她用井水洗了一天的衣服……也是受不住才会病的。”现在正是腊八月,呼口气都能结冰的时候,婆婆刘牡丹却让从一个孩子去冰上洗衣服,燕子心里不忍,语气便不由自主的带了几分哀求。

刘牡丹斜了她一眼:“我们村里的娃,那个不是七岁就能下地干活,种地时能当半个大人使用。这小崽子倒好,三天两头给我闯祸,不是把菜当草拔了,就是衣服给我洗染色了。我看她就是诚心来气我!”说完面如寒霜的盯着燕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可怜这小崽子,我可告诉你你要敢帮她干活,别怪我让大宝打断你的腿!”

大宝是刘牡丹的儿子,也是燕子的丈夫。

响起李大宝喝醉时那铁一样的拳头,燕子惶恐的低下头,不敢再说。

刘牡丹狠狠剜了一眼低着头瑟瑟发抖的燕子,转身进屋嘭的一声甩上门。

屋里,江山吐了口气,想要动一动却浑身无力。她挣扎着想要下炕,一时不稳眼看着要滚下炕沿。猛地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她身上有着淡淡的油烟味。

“还没好呢,别乱动。吵醒了婆婆肯定还要让你去洗衣服。”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小声响起。

被燕子扶着再次躺下的江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熟悉是这张脸的主人是当年收养她的李家儿媳燕子。陌生的是——这张脸分明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

自己死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怎么她……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手,瘦瘦小小的,几个手指生了冻疮通红的,上面胡乱抹了两下紫药水。

这不是一个三十岁女人的手,而是一个小女孩的手。

想到这里江山眼眶猛地一热。

剧烈的疼痛从舌尖一路传到脑海,铁锈味在味蕾漫开。

是真的!

自己真的回到了十三岁那年!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喜悦,在心底爆开。

她脑海里只蹦出四个字——老!天!有!眼!

还没等她兴奋完,满腔激动就被冻住。刘牡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撩开灰蓝色的门帘面色阴沉的瞧着里面的二人。

顺着江山的目光,燕子也看到站在门口满脸风雨欲来的婆婆,眼前一黑,不由有些发抖。

“你在干什么!”

精彩点评

同人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思念最是飞雪时)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燕子,李叔)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同人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