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婚不由己》婚不由己2 第2章 家破人亡 婚不由己GV

《婚不由己》婚不由己2 第2章 家破人亡 婚不由己GV

时间:2020-09-16 10:19:00来源:互联网

《婚不由己》婚不由己狂傲总裁契约妻免费 女体化 婚不由己婚恋小说 连载

婚不由己

类型:婚恋作者:九 月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婚不由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九 月,主线人物任致铎,顾兮,是一本婚恋类型的新书,精彩章节节选:晚上,顾兮早早就在家里等着任致铎。心里像是堵着棉花一样难受。顾兮不愿意相信任致铎出轨的消息,却想从任致铎口中求证。大门的响声,让顾兮飞快跑到门口。“任致铎,我等着你给我解释清楚。拿着顾家的薪水,在我们

《婚不由己》 免费试读

晚上,顾兮早早就在家里等着任致铎。

心里像是堵着棉花一样难受。顾兮不愿意相信任致铎出轨的消息,却想从任致铎口中求证。

大门的响声,让顾兮飞快跑到门口。

“任致铎,我等着你给我解释清楚。拿着顾家的薪水,在我们顾家的家族企业任职,你却做这样对不起我的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任致铎一把推开顾兮。“够了,顾兮,你到底还要闹多久?即便是我出轨,也是被你逼的。”

任致铎对顾兮再也没有以往的耐心,他看不愿意看顾兮一眼。仿佛顾兮只是一个路人。

“任致铎你真是忘恩负义。没有我顾兮,哪有你的今天?”

一年前,仗着顾家女婿的身份,任致铎才进入顾氏家族企业。并且一步步掌握了顾氏的经营权。

任致铎一愣,若有所思。片刻,弯下腰扶起顾兮。

“兮兮,你不要闹了。我很累了。”

一声兮兮让顾兮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个称呼,任致铎已经很久没叫了。

“老公,我们不要吵架了。”

男人软弱下来之后,顾兮也感觉到自己今天的语言有些过分了。

“好,我们不吵架了。”任致铎的态度忽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可惜,顾兮当时正后悔自己说的话重了,根本就没仔细回味为什么任致铎的态度转变了。

两个人吃了饭之后,任致铎端过来一杯牛奶。

“兮兮,喝一杯牛奶吧!你最近都瘦了。”

顾兮好不防备地喝了那杯牛奶,沉沉地睡觉了。

天真的顾兮以为是任致铎后悔了,却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无尽的灾难。

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耳边是几个男人的说话声。

而其中一个是顾兮最熟悉的任致铎的声音。

顾兮做了噩梦,惊恐地从头凉到脚。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顾兮赶紧呼唤任致铎

“老公,我好害怕。”

顾兮收胡乱一抓,竟然真的抓住了一只手。映入顾兮眼帘的的确是任致铎。可是周围的环境明显不对劲。

“我这是在哪里?”顾兮印象中,自己躺在家里宽大的床上睡觉。

“任太太,请你冷静一下,配合我们治疗。”

几个人按住了顾兮。

顾兮的身上,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仪器探头。

在顾兮身边不远的地方,任致铎正跟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说着什么。

“周医生,请你们务必用最先进的仪器治疗好我太太的病。”

顾兮蒙了。

“老公,你在说什么?我没有病啊!”

顾兮越是挣扎,旁边两个人越是把她按地厉害。她一个女人,力气自然抵不过两个男子。

任致铎闻言,对着周医生说道。“周医生,你看,我也很着急。我太太总说自己没病。你知道,她昨天晚上,甚至拿刀子要杀了我。”

从来没有这一刻,顾兮会觉得任致铎是那么卑鄙。

“任致铎,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拿刀杀你了?”

顾兮恨不得上前去撕了任致铎的脸,却被人按着动弹不得。

“周医生,你看,她现在神志不清楚了。自己做过的事情,都没有印象。”

周医生笑笑,自信道:“任先生对太太这么好。你太太清醒之后,一定会感激你的。任先生,你放心好了。我们院的仪器是全国最先进的。我们一定鼎力治疗任太太的病。”

顾兮这才明白任致铎的用意。他这是要把自己当神经病治疗了。

“任致铎,你这个混蛋。我没精神病。我比你们谁都正常。”

可惜,身边的医生都不相信顾兮说的话,他们用仪器在顾兮身上治疗着。一阵钻心的疼痛,让顾兮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顾兮发现自己全身被捆绑着。

周医生还有那些助理医生不见了,面前只有任致铎自己。

被疼痛折磨地奄奄一息,顾兮质问任致铎。

“任致铎,为了一个小三,你就这样折磨我。你说,她到底是谁?”

任致铎挑眉,脸色瞬间黑下来。

“小三?呵,顾兮,就凭你现在的处境,也敢命令我说出小三?\\\"

任致铎居高临下的样子,像是看着一只待在的羔羊。

“任致铎,我只想知道那个不要脸的小三是谁。”那个激起顾兮所有恨的狐狸精。

“不要脸,也比你爸爸强。”

顾兮一头雾水,怎么又跟爸爸扯上关系了?

“任致铎,我顾家待你不薄。在你穷困潦倒的时候,是我爸爸收留了你。你若不是顾家的女婿,能一步步坐到现在的位置吗?”

任致铎的话,比顾兮的心还冷。

“不薄?顾兮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跟我装傻呢?你顾家逼得我任家,家破人亡。这还叫不薄?”

任致铎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苗,死死地盯着顾兮。

他的眼神,清冷,恶毒,似乎不把顾兮置于死地,就不满意。

家破人亡?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自从任致铎十五岁那年离开之后,任家和顾家再也没来往。何来的家破人亡?

任致铎冷笑,将束缚在顾兮脖子上的带子勒地更紧。

“顾家的人都擅长演戏吗?我倒是看不出来,你顾兮演技那么好。”

任致铎咬着牙,压抑着情绪。

“任致铎,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啥。”

所以这就是任致铎将自己当精神病人治疗的原因?

任致铎想要用这种方式折磨她。可顾兮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别跟我装了。顾兮,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你所向往的婚姻,不过是我复仇的工具而已。十一年前的血债,我要让你们顾家血偿。“

任致铎的话,直接把顾兮送到绝望的低谷。

“任致铎,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任致铎不看顾兮,别过头去了。

他的侧脸也是那么帅。而顾兮却不相信从任致铎口中说的一切。

“任致铎,你要是个男人,就爽快地承认。你这么对我,无非是有了小三。说什么为自己的家族复仇,骗人。我不信。你这个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小人。”

好好的人在精神病院会被折磨疯掉的,身体的疼痛更让顾兮大骂任致铎。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九 月的评价,说《婚不由己》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婚不由己》的小说来。作为九 月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九 月再也没有写出和《婚不由己》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九 月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