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期似有期 第二十二章 一线天 刀剑问君归小白文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期似有期 第二十二章 一线天 刀剑问君归小白文

时间:2020-09-15 17:16:23来源:阅文集团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不归诗句 武侠小说 刀剑问君归武侠类型小说 连载

刀剑问君归

类型:武侠作者:望川语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刀剑问君归》的小说,是作者望川语墨下的武侠新书,创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阅读,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柳鹰扬当初说自己不适合练刀其实是有些道理的,在他人生的前十年,有一个女子一直教他练剑,因为遗传女子的天赋,他在练剑一道上的天赋奇高,然而那个教他练剑的女子已经不在了,现如今只剩下少年孤单一个人。林川拿

《刀剑问君归》 免费试读

柳鹰扬当初说自己不适合练刀其实是有些道理的,在他人生的前十年,有一个女子一直教他练剑,因为遗传女子的天赋,他在练剑一道上的天赋奇高,然而那个教他练剑的女子已经不在了,现如今只剩下少年孤单一个人。

林川拿着剑慢慢往前走,他能够感受到手中剑在不断反抗,但是这又能如何。

林川详细计算过自身伤势,神秀说过他还能活一个月,一个月后伤势复发,自己再无反转的余地,如果他强制催动这把剑的话,很可能时间再缩短一半,至于元气,他现在虽然天门被封根基尽毁,但是通过这几日的修行,他还是勉力聚集一口元气。

柳大志当初为了挽救他性命,就全力封禁他的天门,这种封禁其实是一种加固的过程,令他在天地间吸收元气的缝隙变小了,吸收的速度比常人慢了差不多三倍左右。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林川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他在观察,观察老和尚是不是在诈他们。

良久他才走到老和尚近前,距离他大约四五步的距离。

老和尚依旧低着头,并未有醒来的迹象。

一线天之所以被称为一线天,是因为它足够快,足够锋利,一线之间天地之隔。

林川出剑了,刺向他黑瘦的脖颈。

空气中闪过一道亮光,然而并没有见到人头落地的场景,老和尚一只手抓着剑,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左手,两只眼睛睁开,嘴里又诡异流出哈喇子。

那柄剑刺入他脖子大概有半寸左右,此时他的脖子中的血在汨汨下淌。

“我抓到你了。”老和尚说道,就好像一个玩捉迷藏的孩子,终于捉到人一般喜悦。

后边的东陈千雪看到这一幕,立马朝着这边爬,这是她猜测的最坏的结果,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林川脸色涨红,身形萎靡,刚才那一剑消耗甚大,身体里的各种暗伤也开始反弹,他朝着老和尚的脸上吐出一口鲜血。

老和尚伸出舌头,舔一口鲜血状若疯狂。

“是这种气息,就是这种气息!!”

他神色变得迷离,好似那口鲜血就是无上的享受一般。

林川朝着他微微一笑道:“我的血好喝吗?礼尚往来,不如我也来尝尝你的血?”

说着他竟然突然单手弃剑,将头探到脖子旁,张大嘴对着血液狂吸。

老和尚察觉不对,想要轰开他的头,没想到林川咬着死死不松。

老和尚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林川咬的很紧,而且大口狂吸,这让老人大量缺血。

老人松开松开手准备拉开林川,但就在这时林川忽然松开嘴反手拿着东陈剑。

此时的林川感觉大量元气在自己身体游走,狂暴的元气直接冲开柳大志对林川伤势的压制,那些本来就脆弱的经脉直接断裂。

林川双眸充血道:“这次离得更近了,我想看看你能不能够躲得过?”

“一线天!”

老人神色停留在最后惊愕的一刹那,到死他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以这种方式死亡。

林川没有看落在地上的人头,他直接半跪在地上,大口喘气。

此时林川的体内一团糟,虽然他刚才一股气直接将吸入的元气全部打出,但是也冲撞了身体的伤势,他能够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烈霸道的元气和一股温和的元气在强行嫁接通道,让血液流转周身,也正是依靠这两股元气强行续命林川才活到现在,而现如今经脉断裂太多,元气嫁接的速度有些望尘莫及。

他勉强站直身子,拖着剑来到东陈千雪身边,把剑递给她然后软到在地。

东陈千雪看到他这般模样心里很慌,现在老和尚已经授首,但是两人被困井底的现实依旧没有改变。

而神秀回来的时间依旧无人知晓。

东陈千雪闭上眼运转元气,她渴求着能够恢复自己一丝伤势。

林川被渴醒了,他此时的身子骨差到极致,一双眼聋拉着毫无光彩。

看到身旁的东陈千雪他本想伸手触摸,不聊感觉自己喉中发痒,一阵猛烈咳凑。

林川用手捂着嘴不想打扰东陈千雪,可是没想到还是惊醒了她。

东陈千雪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林川暗自隐藏自己咳出的鲜血,努力憋出一丝笑意。

“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林川,小名林三,母亲叫东陈青丝。”

东陈千雪闻言莞尔一笑道:“你好,我叫千雪。”

一如几年前,还是孩子的少年与少女,每次拿着一封信,在想对方孩子究竟长什么样子。

林川起身扶着东陈千雪,两人背靠着井,身体舒缓。

“当年东陈剑突然飞回剑冢,爷爷就意识到发生大事了,但是青姨素来神秘,关于你们隐居的地方一直三缄其口,我们私下也派过人,但都收不到消息。”

林川道:“当年的事情太过复杂,哪怕过了两年多我依旧没有理清头绪。”

他说这话时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心绪还是不由得飘向当年。

“青姨她?”东陈千雪说到这里不在说话,她等着林川给她一个答案。

林川深吸口气,闭上眼睛道:“父亲母亲被埋在我们住的后山山坡,我亲手埋的。”

“对不起!”东陈千雪很伤心,因为那个在小的时候抱过她的青姨已经去世了,但是她知道面前这个人是最伤心的。

“无妨!”林川摇头。

“我这次从剑冢出来有两件事,一是关于这把东陈剑,另一件事便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向爷爷请求,可以出来打探你的消息。”

“谢谢!”林川认真道。

这句谢谢反倒让东陈千雪有些我不知所措。

“青姨小时候教我练剑,算是我半个师傅,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这句话让两人同时沉默。

两个人的关系很简单,大概就是一对夫妇隐居世外,不与外界交流,只是女主人每年都要回趟家,回家之前女主人问自己的孩子,在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有着一位和你差不多打的姑娘,他的剑道天赋比你还高。小男孩就有点不愿意,就写了一封信让女主人带给小女孩,上边大致就是写着挑战云云,然后署名林三。

后来小男孩收到一封回信。这让小男孩很开心,小男孩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外边的世界,所以在他眼里看来小女孩就是他唯一的朋友。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女主人从来不带小男孩来到人前,也从来没带他回到过自己的家。

本来认为今后都没有交集了,没想到命运弄人,有一天这个女孩又来到他身边,可是那个小男孩早已不是当初天真的小男孩,他变得敏感多疑,看到小女孩的一瞬间,他就开始怀疑两个人可能是同名同姓,小男孩不愿意承认两个人有一天还可以见面。

“这些年发生事情很多吧!”东陈千雪问道。

“很多。”林川说道。

此时的林川能感觉到生命不断在体内流失,他所幸也放开了。

“就从柳府开始讲起吧!当年……”

两个人就这么靠在井壁上,一个认真的讲,一个认真的听。

“那个小女孩真的好聪明!”

“是啊!聪明伶俐!”

“柳大志前辈我听爷爷说过,我爷爷对他神交已久!”

“那是自然,他可是刀子嘴豆腐心。”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直到他们感觉洞中开始变冷。

“哎,林川!”东陈千雪喊道。

紧紧身子,语气微弱道:“怎么了?”

“其实那个老和尚俗家姓名叫东陈青风,按照辈分应该属于你叔爷爷。”

林川翻个白眼道:“那又如何,我吃他家米饭了?”

东陈千雪看到林川的目光,感觉眼前的少年与小时候那个给自己写信的少年慢慢重合了。

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才是不设防的状态。

“若是咱们出去后你准备去做什么?”

“只好伤势,去报仇!”

“报完仇呢?”

“回到我的家,从此隐居!”

“林川……林川……”

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面前的少年已经闭上眼睛,呼吸微弱。

东陈千雪把林川扶过来,她的手摸向林川额头,发现他额头发烫呼吸微弱。

东陈千雪有些慌乱,她为林川诊脉,发现这具身体已经油尽灯枯。

昏迷中的林川似是感觉到有人碰他,他下意识蜷缩起身子,在他记忆中最深刻的还是一个人在外边逃亡,又冷又饿,最后倒在柳府门口,然后一个红衣小姑娘过来,慌忙喊向父母,救下这个小男孩。

看着林川渐渐冰冻的身躯,东陈千雪让他倾倒在自己怀里。

而自己拼命聚集元气,却发现自己伤口开始发言,良久东陈千雪也感觉自己全身发冷,身体那股疼痛也开始渐渐消退,全身变得冰冷。

她的意识开始变得虚弱,身体本能向下靠企图寻找一处温暖的地方。

迷蒙中,两个人躺在一起,整个井中静悄悄的。

昏倒前东陈千雪想,自己是如何记得这个少年的,大概是当初那个少年写那一封信,她喜欢最后一句。

“素闻千雪乃练剑天才,余生未能得见实属遗憾,愿某天可与你在剑道一途上讨教一二。

如果我输了,就送你一串糖葫芦,爹爹做的糖葫芦可好吃了,如果我赢了你就送我一串。”

前一句话是林川父亲教的,后一句是林川偷偷添上去的。

精彩点评

最近在追新版《书名》的电视剧,忽然想起这本《书名》的同人。记得第一次看这本小说已是一多年前了,搜了一下,无意间又看到四年前在论坛对本书《刀剑问君归》的一个跟贴,真是时光如水......这是一本讲原著中林川,陈千雪之间的故事。说实话,作者(望川语)文笔一般,而且虎头蛇尾,但我依旧认为这是倚天同人小说中最出色的一本,也许是里面的男女之情写得真诚动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