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期是何期 第十五章 待重逢 刀剑问君归武侠类型小说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期是何期 第十五章 待重逢 刀剑问君归武侠类型小说

时间:2020-09-15 17:47:09来源:阅文集团

《刀剑问君归》问君归不归诗句 武侠小说 刀剑问君归武侠类型小说 连载

刀剑问君归

类型:武侠作者:望川语状态:连载中

优质爆文《刀剑问君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望川语,主线角色林川,波罗蜜,是一本武侠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冷月无声,夜空中唯有几点萤火飘荡。“堵林川的天门,你付出的代价不小。”神秀将手指从老人腕间移开道。老人不在意道:“二十年寿命而已,不多不少。”神秀叹息一声,别人不熟悉老人,他很熟悉,几天前第一次见他时

《刀剑问君归》 免费试读

冷月无声,夜空中唯有几点萤火飘荡。

“堵林川的天门,你付出的代价不小。”神秀将手指从老人腕间移开道。

老人不在意道:“二十年寿命而已,不多不少。”

神秀叹息一声,别人不熟悉老人,他很熟悉,几天前第一次见他时就看出他老了好几岁。

“老朋友,这新伤旧伤加起来,你的时日不太多了!”

老人摇摇空空如也的酒壶道:“够用就好,够用就好。”

“你准备离开吗?”神秀道。

老人依旧是躺在长亭的栏杆上,默然道:“我已经耽误很长时间,白帝城的事情很多,没有我,那群小辈招架不住。”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见那个小家伙一面我就走。”

说到这里老人自嘲一笑:“有些事情我们装作不知道,但并不代表我们就能够袖手旁观,关于林川这件事情,我们错了。”

神秀没有再念佛号,而是收起佛珠喃喃道:“错了吗?呵呵,关于对错,有谁能分得清啊!”

两人不再言语,以无声处胜有声。

第二天清晨,林川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准备去禅房见神秀。

出门时他看到一个老人站在院子中。

林川还未想着打招呼,老人已经主动转过身来,打招呼道:“小家伙早啊!”

林川拱手道:“前辈也早啊!”

“我这次过来是来告诉你,我要走了。”

林川脸上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我猜到了。”

老人走过来道:“你是如何猜到的。”

“很简单”林川笑道,:“前辈你一向邋遢,今日出奇的换了一身新衣,这不是远行就是去看心上人,但是前辈这般年岁料得应该不是去看心上人,那就只剩下回家了。”

老人一摸头,心想还真是这个理,他走到近前,一只手搭在林川肩上:“那小家伙我真的要走了。”

“前辈走好。”林川躬身道。

老人忽然觉得有点尬,事情有点出乎意料,没有按照自己的剧本走。

不过老人还是下意识朝院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忽然转过头来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却看到门外的林川笑吟吟看着自己。

“臭小子。”他说道。

林川飞快跑进屋中,拿出一坨信封道:“前辈,这是我昨夜连夜写出来的,劳烦前辈帮我保存。”

老人目光盯着信封上几个大字‘灼灼亲启。’

“你这是?”老人问道。

“我这次修行成功与否关系到我的生命,正如前辈所说,我并非天命之子,亦无大气运,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我就想着,若是自己死了,岂不是会有一个小姑娘为我伤心,于是我写了这几封信,劳烦前辈在春至、夏至、秋至、冬至交给她,上面的信大致就是说我出去远游,一路上去了那些地方碰见了什么,这封信一共可以支撑五年,五年之后,我的印象应该就在她心中淡化了。”

“还有,下边五封信是交给鹰扬的,一年一封便可。”

老人叹息一声还未来得及说话,林川又道:“若是过个两三年小姑娘就把我忘了,后边的信就不用给她了。”

老人道:“小林川,这信应该你自己交给他。”

“可是。”林川手无足措。

老人将信强塞在林川手里道:“我知道你担心自己挺不过这一关可万事皆有可能,这些信我是不会收的,如果你活着的话就自己说给她听。”

“好了。”老人抬头望天,“还有什么事吗?”

林川摇头。

再抬头时,人已渐行渐远,唯手中纸张依旧。

眼看着人已经没有踪影,林川才轻声道:“我其实想说,你酒太烈,对肠胃不好,以后应该少喝点。”

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落在另一旁的屋檐上,他读懂了林川的口型,满意离去,只是心中想着:“老朋友,这次我是真的后悔了。”

神秀不知何时来到林川身旁道:“施主,他已经离去,咱们今天就开始修炼吧!”

林川扭过身来很好掩饰着心情,他道:“理当如此,烦劳大师费心了。”

“大师,不知道我需要准备什么?”

“阿弥陀佛,施主沐浴更衣即可。”

当林川沐浴过后出来之时,桌上早已放了一套干净的青色僧衣。

少年人本就唇红齿白,加上披肩的长发,如果不是僧衣的话,活脱脱一位浊世佳公子。

到大堂之时,神秀早已在佛像下等候多时。

“阿弥陀佛,贫僧交于施主的东西虽算不得稀罕之物,但毕竟是佛门秘传,贫僧对于施主只有一个要求,不得将我佛门功法擅自外传,施主可做得到。”

林川恭敬道:“林川以身家性命担保,未经……”

说道此处话语就被神秀打断:“施主不必发如此毒誓,有这份心便好,功法对于佛门来说向来随缘,所以若是那天施主被逼无奈或是为了救人说了也就说了,相必佛祖也不会因此而怪罪施主。”

“接下来我便传你曼殊经,希望你能够好生修持,终达彼岸。”

“弟子……”

神秀再次拉住林川:“你非我佛门弟子,无需行此礼。”

林川笑道:“这是向申修所行大礼,无论结果如何,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神秀无法受之,但申修坦然受之。

神秀将手放于林川头顶,如果有其他佛门中人看到一定会明白,这其实是佛门之中的醍醐灌顶,能够开拓慧觉,让被施法者更好理解其中经意,而神秀传于林川的不单单只有曼殊经,更有许多佛门武学经意在其中。

“佛曰:曼殊者,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林川脑袋中模模糊糊听到这般声音,脑子中还能时不时冒出几个大手印。

大约过了半刻钟,神秀才将手收回来,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然见汗。

又等了半刻钟林川才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便是神秀关切的眼神。

“现在如何了,对于曼殊经有何领悟。”对于自身情况,他绝口未提。

林川迷茫中摇头道:“恍然间,弟子对于佛门武学有了许多见解,但对于曼殊经还是毫无头绪。”

神秀倒不失望,反倒认为是理所当然。

他扶起林川身子道:“依你现在的身子骨经历过传道后很难扛得住,先去客房修习半天,这修行之事最为忌讳的便是着急。”

另一边,在扬州的余杭镇下,有一位白衣姑娘,容貌倾城,她背着白色宝剑,双手负后悠哉悠哉走在道路旁,她眉间透着一股冷意,不是那么平易近人,但是还是挡不住路人多瞧上几眼。

少女似乎对周围人的的目光不堪其扰,于是脚步加快,来到一家成衣铺中,不一会儿,一位身穿华府,背负长剑的公子哥便从屋内走出,他手持着一柄折扇,看上去潇洒惬意。

她来到余杭镇街角一处客栈,将手中的银两扔给掌柜的。

“我要住这里最好的房间,时间吗?住一个月。”

掌柜的拿着银两立马露出谄媚的笑容。

“客官您里边请,我马上让伙计把本店最好的房间清理出来。”

说着,掌柜直接将她招呼上楼。

在房间里,少女将掌柜支走,自己独身坐在长椅上,拔出身后的长剑。

剑身上流露出的一抹寒光令人心悸。在剑柄处写着东陈连个打字,这把剑叫东陈剑,少女的名字叫东陈千雪。

她来这里是有任务在身,一件任务是爷爷交付的,另一件是她自己要完成的,本来对她而言自己的任务更为重要些,但是她爷爷执意于让她来这里去完成第一个任务,否则绝不让她介入第二个任务。

少女伏在桌上,双手托腮,一双细眉渐渐舒展,她在想一些事情。

精彩点评

算是武侠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林川,波罗蜜)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望川语)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