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四章 入土为安 缘来是忘川主角是梅花,幻化成的小说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小说名 第四章 入土为安 缘来是忘川主角是梅花,幻化成的小说

时间:2020-06-30 18:09:25来源:阅文集团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1002缘来是忘川 圣水 缘来是忘川虐文 连载

缘来是忘川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晴天QINY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老铁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缘来是忘川》的网络创作,是作者晴天QINY新出的古代言情佳作,网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就差一步迈出清周县,他的衣摆猛然间就被人用力的扯住。他垂眸睨着衣摆上那只湿淋淋的,宛若鸡爪的手,脸色霎时就不大好看了,连头都不愿意转过来,闷声问着:“何事?”往生摸了摸发梢还在滴的水:“我,还在井里呐

《缘来是忘川》 免费试读

就差一步迈出清周县,他的衣摆猛然间就被人用力的扯住。他垂眸睨着衣摆上那只湿淋淋的,宛若鸡爪的手,脸色霎时就不大好看了,连头都不愿意转过来,闷声问着:

“何事?”

往生摸了摸发梢还在滴的水:

“我,还在井里呐!”

他眼皮动了动:

“怪不得这水,滴个没完!”

往生飘到他的面前,盯着他淡蓝色的眸子,一字一句道:

“让我入土为安!”

他挥手将往生扇到一边:

“没空!”

往生拧眉,将身上的水渍尽数甩到了他的身上。

冰冷的井水渗到他墨黑的衣袍里,有那么一刻的冲动,他想将面前的小鬼,塞到忘川河里!永世不得转生投胎。

一旁被波及的尸鸠抖抖身上的羽毛,将水甩了出去,好巧不巧的,又甩了他一脸。

尸鸠眨眨黑豆般的眼睛,好像发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扑闪着翅膀,远远的盘旋在天上,就是不下来。

淡蓝色的眸子有怒气流转:

“你,莫不是不想投胎了?”

她有些委屈:

“想,可是,我总不能一直这样湿着吧,万一不小心,弄了你一身,你也不好受!”

他冷哼一声,转了头,一声不吭的往回走。

她欢欢喜喜的在后面跟着,一路上四下打量,想着给自己找一处风水宝地,好生安葬,生时不曾享福,死后有个好墓地,也算不白活一遭。

县丞府邸门前,县蔚大人负手而立,看着面前几十具黑漆漆的尸体,一时摇头,一时点头。

其实,他该是欢喜的吧,死的是县丞,断案的是他,清周县没了县丞,总该在寻个县丞来。

朝廷派来的知县大人,还是他亲自接回来的,那好东西自是没少往他那里送。

往生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狠狠的踩上了他的脚。

他疑惑的看着自己脚背上莫名其妙湿了的那一处地方,抬头望了望天:

“下雨了?”

府中后院的这口井,本就荒凉,此时人更是稀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都在府门前了。

往生低头往井里瞄了一眼,当下眼泪就下来了:

“唔,肿了!下次再也不跳井死了!”

他烦闷的看着一旁哭哭啼啼的往生,又一挥手,将她扇的更远了些。

他静静的站在井边,手中有淡蓝色的火焰升起,挥手将火丢入井中,一瞬,往生的尸体便浮了上来。

往生看的目瞪口呆:

“原来,做鬼竟然这般厉害?”

他手里拽着一根由内力幻化成的淡蓝色绳子,牵着身后浮起来的往生,又一声不吭的出了府。

往生在后面跟着,慌里慌张的用手托着自己的尸体,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将自己摔到了地上。

“死都死了,还怕什么?”

往生将缠在自己尸体脸上的发丝拨到一边:

“死,也要死得体面!”

他摇头:

“井都投了,还有什么体面不体面,你唯一体面的事,便是让那几十人,给你陪葬。”

往生飘到他的面前,认真的眸子睨着他:

“我是不是很厉害?”

他敷衍的点着头,现在,他只想尽快将她安葬了,若不是自己一时兴起,同判官那个老不正经的打了赌,他至于被一个小鬼差遣吗?

越想越觉得憋闷,砰的一声,他收了手里的术法,往生的尸体,应声而落。

“埋!”

往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禽兽不如的人,哦不对,鬼:

“你,你太过分了!”

他睨着地上满脸疼惜的小鬼,一瞬,又嫌弃的别过了头:

“半个时辰!”

往生幽怨的看他一眼,看了看四周杂草从生的荒野:

“我不想埋在这里!”

。。。。。。。

“还由得你挑了?”

不知为何,这只小鬼,总能惹得自己想将她丢入忘川!此生,此世,都不再见。

“可是这里,也太荒凉了吧,万一,我的胳膊被野狗叼了去,或者,头被别的野兽吃掉了,那我,岂不是成了怪物?我不要!不要!”

往生可能是想到了那般及其凄惨的画面,满眼的抗拒,头摇的极快,他都不由的担心,下一秒,那头便不再她的脖子上了!

“换一个地方好不好,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他眼眸动了动:

“换哪里?”

往生扯着他的衣摆,欢喜的说着:

“前面,县门口有一个长了好些年的梅花树,就将我葬在那吧!”

他应着,牵起她的尸体,去了县门口。

梅花略微有了些花骨朵,可整个枝丫看起来,还是萧条的厉害。

他一边挖坑,一边问她:

“喜欢梅花?”

往生使劲点着头:

“喜欢,梅花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花了!若是春日里,人多的很,我是不能出来看花的,只待冬日里人少些了,我才能溜出来,看看梅花。”

他没有答话,只认真的给她挖着坑。

他也没告诉往生,她背了几十条人命,怨气太重,若是葬在这梅花树下,不出几日,这梅花树,便是要枯萎了。

将土重新填上之时,他悄悄的在梅花树下留了一丝气息,保这梅花树千万年,不枯不朽。

往生亲手将自己的尸身埋葬,不知为何,看着那木牌上的往生之墓四个字,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你的字,写得可真好看!”

他瞥了一眼夸自己夸的极是随意敷衍的小鬼:

“走吧!”

“嗯!”

刚走没几步,他的衣摆又被人用力的扯住:

“我还没及笄,就这样死了,是不是很可怜!”

他淡淡的眼神扫过她:

“早死早脱身。”

“你什么时候死的?”

他突然怔了怔,很显然是被问懵了,从未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他要如何回答?

“看你的样子,左不过弱冠的年纪吧?”

他摸上自己那张万八千年来不曾改变过的容颜,略带惋惜又郑重的点了头。

“怎么死的?”

往生有些怜悯的看着他。

“额。。。你。。。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

说着,转身就要走。

他一个趔趄,又被人扯住了衣摆。。。。。。

“何事?”

“你说,我怎么才能吓到别人呐?”

他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往生:

“你这鬼,怨气还不小!”

往生被他说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怎么?我作为一只鬼,还不能吓唬吓唬别人了?”

“你想怎么吓?”

他一向清冷的眸子,此时染上了一丝兴奋,实不相瞒,这种幼稚又无趣的事,他也是第一次干。

精彩点评

《缘来是忘川》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古代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古代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晴天QINY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