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阎君在人间捡了只兔子 第二六章 是小气鬼 缘来是忘川无广告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阎君在人间捡了只兔子 第二六章 是小气鬼 缘来是忘川无广告

时间:2020-06-30 18:37:34来源:阅文集团

《缘来是忘川》缘来是忘川1002缘来是忘川 圣水 缘来是忘川虐文 连载

缘来是忘川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晴天QINY状态:连载中

光环人物是阎君,阎王的故事《缘来是忘川》此文是晴天QINY所编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横扫千军情节百看不厌,绝对是值得追的优质新书,精彩片段试读 突然被提及的阎君,不自然的摸了摸他光洁的下巴,端着一副官腔,幽幽说道:“额,这事儿,该是判官说了算!”往生不由的皱起了眉,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不对啊,你不是说能让我转世投胎吗?怎的到了她身上

《缘来是忘川》 免费试读

突然被提及的阎君,不自然的摸了摸他光洁的下巴,端着一副官腔,幽幽说道:

“额,这事儿,该是判官说了算!”

往生不由的皱起了眉,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怀疑:

“不对啊,你不是说能让我转世投胎吗?怎的到了她身上,又说是判官说了算?莫不是戏弄我?”

面对往生突然的质问,他不由的正了正神色:

“当然不是,我自然是说话算话,只是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一些,需要我亲自处理,这位,额,这位红衣服的女子,只要由黑白无常带入地府,交于判官,就可以了。”

往生将那红衣女子搀扶起来,拧眉问他:

“当真?”

他看着那小鬼满是怀疑的眼神,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还能骗你不成?”

往生睨他一眼,似乎是生气了,不由的叨咕一句:

“也不知刚才骗我的是谁,这阎王怎的这般表里不一,真是叫人,不,叫鬼难以相信......”

他负手而立,闷闷的走出这破旧的戏台,外面的一些个游魂,已经被收服,只差身后那位,红衣女子。

他甚是熟练的在地上画出一个圈圈,手中捏决,弹入圈中,往生眼巴巴的望着那个小圈圈,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黑白无常,就要从这里出来了。

“骗子,你明明说要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如今又说时机未到,活该你被判官欺负。”

黑无常有些闷闷不乐的从那圈中钻出来,自顾自的朝着阎君行了礼,也不理那被自己远远落在后面的白无常。

“喂,你怎么不等等我?”

白无常急切的从那圈中钻出来,跟着站到黑无常身旁行了礼,黑无常皱紧了眉,默默的远离了白无常几分,就连视线都不舍得施舍给他......

白无常有些郁闷的瞄他一眼他:哼,有本事,别回地府!

“阎君,有何吩咐?”

阎君看着面前的俩只无常,只觉得心中更加烦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将她带回去!”

“好嘞!”

白无常甚是激动的答着,从他一上来,便注意到了那晚初见,便让他念念不忘的往生,此事更是欢喜的紧,拿出怀中的铁链,就那么牢牢的将往生套上了......

“喂喂喂,不是我啊!”

往生有些惊慌的喊道,她眼睁睁的看着那链子一点点靠近自己,最后实实在在的将自己拴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心脏那一处地方,疼的厉害,不知为何,那链子一碰上自己,便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死死的将自己禁锢起来,莫名有些压抑。

往生急的整张脸的皱到了一起,急切的看向他:

“救命啊!”

阎君吐出一口浊气,看看满脸惊慌的往生,又看看尽职尽责白无常:

“没一个让本君省心的!”

大掌一挥,收了白无常的链子,指着那红衣女子,悠悠说道:

“她!”

黑无常鄙夷的瞄了白无常一眼,从怀中掏出链子,走向了那红衣女子。

“黑白无常引路,游魂厉鬼归位!”

一声令下,他们两只无常,领着那红衣女子,就向远处走去,与往日不同的是,原本结伴而行的黑白无常,此刻却像是结了什么仇怨一般,坚决不再同一条水平线上行走。

白无常曾几次想要上前,同那红衣女子搭上几句话,却都被黑无常挥着拳头赶走:

“喂,我又不是不告诉你,你让我同这位姑娘说上几句话,我便将秘密告诉你!”

黑无常不愿理他:

“我信你个鬼......”

俩只无常一路吵吵嚷嚷,渐渐消失在了阎君和往生的视线之中。

“时光总是无情,倦了一场场风月,世人都说戏子无情,其实,她们最懂别离,懂得大彻大悟,却换来凉薄一世,倘若,没晓得这一知半解,倒也有个锦时年岁,我也只能隔着没有尽头的时光,跟你说一句,善自珍重!”

往生将脚下的一块碎瓦踢飞,看着消失在尽头的那抹红色身影,幽幽的说着。

阎君轻轻拉上她的手腕:

“时光,总是丢下了曾一路同行的人们,重要的是,陪在你身边的人,是谁!”

说着,手里牵着往生,迈着步子,继续向着万鬼窟的方向而去。

才没走几步,身后那小鬼便扯了扯他的衣摆:

“明日,便是上元节了。”

他不明所以的看向往生:

“那又如何?我从来不过这种节日!”

往生耷拉着毛茸茸的脑袋,喃喃道:

“可是,我想看灯,我还没看过!”

他叹息一声:

“快些走,若是慢了,怕是赶不上柳州的花灯了。”

往生蹭的抬起头,一双晶亮的眸子看着他坚挺的脊背,就那么扑了上去,一张嘴咧的大大的:

“你真好,真好!”

阎君铁青着一张脸,就要将背上的小鬼揪下来:

“你这小鬼,成何体统,快下来。”

往生欢喜的忘乎所以,哪里还管他是什么身名赫然的阎王爷,两条细细的胳膊,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任凭他怎么使力,她都纹丝未动......

阎君不得不威胁道:

“花灯,还想看不想看?”

原本在他背上折腾的正欢的往生,一下便没了气焰,瘪着一张嘴,灰溜溜的爬了下来:

“小气鬼!”

他几乎要被眼前这小鬼,气出内伤来:

“你还骂我?”

往生不去理会他,自顾拽着他的衣摆,径直往前走:

“快点,若是耽误了我看花灯,我便日日叫你背着我。”

说完,还不忘回头冲他扮个鬼脸,吓上他一吓。

阎君有些头疼的看着面面张牙舞爪的小鬼,瞬间有一股浓浓的悔意:本君是有多想不开?偏要带着这小鬼上路。

“你能不能快点啊,磨磨蹭蹭的。”

才溜号了一会儿,那小鬼便叽叽喳喳的开始叫唤,某阎王表示,生活不易!

不知何时,天上已是晴空万里,一朵朵白云姿态各异,看着倒甚是慵懒可爱,冬日暖阳最是叫人心神荡漾,虽是还有些冬日里的寒意,却也挡不住这将将到来的上元佳节之气。

精彩点评

一部十分平庸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晴天QINY)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缘来是忘川》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阎君,阎王)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