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三十一章 来者不善(下) 我辞青山抱剑来总攻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三十一章 来者不善(下) 我辞青山抱剑来总攻

时间:2020-06-30 14:28:14来源:阅文集团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娘受 我辞青山抱剑来御姐 连载

我辞青山抱剑来

类型:仙侠作者:皎照西楼状态:连载中

此次给读者们展示皎照西楼执笔的仙侠网络创作《我辞青山抱剑来》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赵斯,赵阔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方知抬头看他,见此处偏僻,笑了笑纵身跃上树干:“咱们也是绝了,跟密谋什么滔天诡计似的。”“别打诨。”荀川看着他,眉头微皱:“这么急找我,发生了什么?”“方才我在屋里,有人给我送了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辞青山抱剑来》 免费试读

……

方知抬头看他,见此处偏僻,笑了笑纵身跃上树干:“咱们也是绝了,跟密谋什么滔天诡计似的。”

“别打诨。”荀川看着他,眉头微皱:“这么急找我,发生了什么?”

“方才我在屋里,有人给我送了张纸条,上面写着‘快走’二字。我觉得不妙,就想着急忙来找你。”

“快走?”荀川思考了一番,多半是因为底符的事被发现。

于是问道:“你最近可有招惹谁?”

“我安分着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惹谁……”

荀川点点头:“那就是了,你估一估,那位姓程的表弟靠不靠谱?莫不是将你卖了吧?”

“我们往来虽不多,但他自幼家贫,没少受我爹娘照顾,所以我们两家关系还算不错。且我反复叮嘱过,应该不至于……”

“应该?你别应该啊……”荀川有些头疼。

这事,全宗门加上花落离只有四个人知道。

以花落离的性格绝不可能说,何况她并不知道方知有这个人,方知有也不会傻到引火烧身。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程师梅!

“现在怎么办?”

“不可离开保护圈,否则危险只会更大!”

“我知道!可是就这么任由他们来找我……”方知有有些胆怯。

荀川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压低了声音凝视着他道:“先别怕,仅凭着两个字,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真是我们猜的那样……”

“如何?”

“你只说是外宗某位长老,咬紧牙关不松口,说不定他们便不再追问。但这个可能性很小……”

“不过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一个时辰后,如果你还未归来,我就去你房中!”

“那岂不是暴露了?”

“人家要是把刀架你脖梗子上,你还有心思担心我暴没暴露!你的命重要还是生意重要!”荀川厉声道。

方知有看着荀川,半晌,低着眉眼道:“好。我回去!”

“放心。相信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有事!”荀川拍了拍他的肩。

方知有忽然有点想哭,虽然荀川的修为不高,但不知为何,却能给他一种安全感。

“我信!”用力点点头,他忽然张开双臂抱了荀川一下。

荀川能感受到,拥抱时双臂微微颤抖的紧度。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给方知有一些安全感,好让他不那么害怕。

“走了!”方知有松开他,将乾坤袖中的东西移至荀川那,一蹬树枝便敏捷地往院内赶去。

……

此时,方知有的房中,赵阔和赵斯正坐着,门栓已经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跳窗走的。”赵阔看着窗外,眯眼冷然道:“想必这小子发现了什么,否则为何有门不走……”

赵斯一言不发,只是端起桌上的水杯喝水。

赵阔不敢多说什么,甚至不太敢和赵斯对视。

赵斯是蓝贝从老家带来的家仆,从小跟着蓝贝,本身修为以达驭物境,比起蓝贝自然是远远不如,但却足以帮他处理很多事情。

旁人不知道,他赵阔却心知肚明,蓝贝下手比他更黑,不仅是外宗,内宗许多的失踪和死亡事件,都是出自蓝贝之手。

而赵斯,就是蓝贝手中那把最锋利的刀。

“赵师兄,咱们俩就这么干等么?”

半晌,赵斯开口说了一个“等”字。

赵阔只能乖乖坐下,手里捏着一枚沉甸甸的长生钱,不断弹起,接住,循环着打发时间。

一炷香后,赵斯忽然转头,双眼金芒一闪,虽看着墙,目光却仿佛穿越了墙壁直透门外。

五感期,加强了视感后,只要运足目力,这薄薄的墙体已很难挡住他的视线。

只见方知有正隔着十多丈远,看着自己打开的房门。

“怎么了?”赵阔一愣。

赵斯抬起手指放在嘴唇,示意噤声。

方知有纠结了好一会儿,最终深吸几口气,摆出一脸轻松之相,鼓起勇气缓缓走向房间。

一到门口,只见赵阔和陌生的赵斯坐在房中,地上还有自己的门栓,他故作一惊,往后退了一步:“你们……为何擅闯我的屋子?”

“方师弟,好久不见啊。”赵阔斜着嘴角笑道。

“前两天才见过,何来好久之说。”

“方才敲门,没人答应,以为师弟出了什么事,所以我踢开了门,也是担心你。”

“要不这样,一枚昆冈钱,就当赔你一个门栓,如何?”说着,赵阔从袖中拿出一枚温润的玉币放在桌上。

“不必了!二位师兄找我有何贵干!?”方知有的声音很大,生怕旁人听不见似的。

赵阔眉头皱了一瞬,又笑道:“师弟还是进屋里说吧?这里是的房间,我们坐在里边儿,你却站在外边儿,似乎不太合规矩。”

“破屋而入,还说什么规矩不规矩。你们想对我做什么!?”方知有大声道。

“你,进屋!”赵斯则忽然抬起手,指着他,毫无情绪道。

“这位师兄看着面生,不知是哪个院的。”方知有无动于衷道。

“一!”

方知有见他抬起一根手指,眼神冰冷,充满威胁意味,连忙后退一步。

“二!”

“三……”

话音刚落,赵斯手中的杯子便瓦解成碎块,紧接着,其中最锋利的一片突然亮起,在半空悬浮。

“驭物期!”方知有一惊,反应极快,就在赵斯即将挥手的刹那,连忙抬起手,缩着头道:“别!我进!我这就进……”

见那碎片熄了光,他这才迈开沉重步伐龟速靠近。

双腿刚跨过门槛,只听“嘭嘭”两声,门窗同时猛地关上!

当下时辰还早,这屋子的位置不错,虽关了窗,却也没那么昏暗。

缓缓移动到桌前,方知有咽了口唾沫,想起荀川说的话,又鼓起三分勇气道:“二位师兄找我有何贵干?”

拍了拍他的肩,赵括靠近了些,幽幽道:“你不必太过紧张,我们二人来此只为问一个问题,只要你老实说了,大大有赏。若不老实,那就别怪师兄用其他方法逼你老实了!”

忍住骨骼发出的寒颤,方知有往床沿一坐道:“我知道师兄要问什么。”

“哦?”赵阔张了张嘴,有些惊讶,随后笑道:“还挺自觉……那便说罢。”

“那些底符,确实是我送到内宗的。”

听着方知有铿锵的声音,赵阔神色一冷:“你可知这无法告知的后果?”

“我只知道,如果告知于你,我的后果同样好不到哪去。方某只是个普通弟子,受人恩惠,岂能随意出卖?况此实为蚍蜉撼大树之举,惹怒一个长老,这符院哪还有我容身之处?”方知有答道。

“我身为符院管事弟子之一,院中还没有哪位长老不是我的熟人,你尽管说,我保你无事!”

“放你娘的屁!”赵阔一怒:“其他四院长老,有哪位能具备制符之能!”

“我也未曾言过那位长老来自其他四院。”方知有继续忽悠道。

赵阔一怔,方知有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坚毅之色,虽不像在撒谎,但他却不信:“你莫不是说的内宗长老?或者纹师楼?”

“我什么都没说!”方知有耸耸肩摊手道。

“呵,咱们符院每月上交的铁木底符数量几何,我清清楚楚。纹师楼自己也就堪堪够用,许多长老座下弟子手头都分不到几张。若真是纹师楼长老所出,自然是供纹师楼之用,岂有找程师梅售卖之理!?你这谎话编的也太不圆满了!”赵阔甩袖瞪着他,眼神发狠,似想把他吃进腹中。

“荀川猜的没错,果真是师梅暴露了我!先前那纸条想必也是他……”方知有自知无法自圆其说,显得有些惊慌。

思考一瞬,他连忙又道:“那是长老的想法,我只不过区区一个符院弟子,哪能猜得透他老人家的用意!”

“还嘴硬!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掉泪!”赵阔说完,往后退了一步。

刹那间,一道光闪过,赵斯的阴影瞬间笼罩在方知有身上,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喉咙一堵,而后整个人便被缓缓抬到空中。

赵斯高高瘦瘦,手也长,往上一举,便将他抬离地面近乎三尺。

“放……手……”方知有憋足了气,手上运足了灵力去掰赵斯卡着颈部的手指,可那手指却如同长在他身上,怎么都掰不开。

“好。”赵斯将手一松,方知有瞬间下落,屁股还没落在床沿上,又见赵斯五指张开一掌拍来,对着他的脸部向下一按。

“轰”地一声巨响,床铺瞬间被这股向下的力道砸得稀烂,原本完整的木板霎时碎成一块块的破木片。

赵斯抬手打了一个响指,只见四面墙体有灵力亮起,将所有声音阻隔在内,而后快速包裹成一道灵力球。

随着他指尖轻弹,灵力球疾速窜进方知有左耳之中。

“消!”

一声轻念响起。灵力球消失不见,内部蕴含的剧烈声波失去束缚倾泻而出。

彷如有惊雷在耳中炸响,方知有顿时脑海一嗡,紧接着,左耳与眼角有血溢出,视线更是一片模糊。

赵斯蹲下身,盯着他,用灵力对他发声道:“说!”

“我,不知,道……”方知有喃喃道。

他不住晃着脑袋,用力眨眼,想努力看清眼前事物。

似对这答案不太满意,赵斯点点头,张开手,忽然与他五指紧扣,接着一用力。一阵骨节断裂的声响传来。

方知有青筋暴起,咬牙忍痛,低吼道:“我不知道!”

“好。”赵斯再应一声,一挥手,地上几根边缘锋利的木刺忽然飞起,对着方知有已经绵软无力的手冲去。

“嗤”地一声,齐齐瞬间完全埋入他的指缝中。

“啊!!!”这是难以忍受的钻心之痛,方知有终于忍受不了,大吼出声。

而几乎在插入的瞬间,赵斯便打了一个响指,剧烈的嘶吼被灵力快速收集包围,进入他的右耳之中。

仿佛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中放大了上百倍,恐怖的声浪一震,方知有立时便昏厥过去。

赵斯就像个非常熟练的行刑人,如在表演信手拈来的残忍艺术。挥手间又是一根木刺浮起,在方知有的人中位置快速一扎。

一滴圆滚滚的血液冒出,就像结出了一颗妖艳的红豆。

“说!”见方知有醒来,他的声音依旧冰冷。

方知有惨笑一声,作为一个修士,竟在另一个同龄修士手中毫无反抗之力。

彼此间的灵力强度的差距实在太大,他的灵力一碰触赵斯,就被身上的灵力护层弹开。

换句话说,他连碰赵斯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说……”赵斯再次命令道。

“我说……我说……先放开我,我跑不了!”方知有点头,微微挣扎了一下。

赵斯想了想,便松开了他。

他缓缓站起身,走到桌前端起水杯含了一口,漱去口中的血沫,接着从地上捡了块木头死死咬住,忍着痛,一根一根将刺从指缝中拔出。

“最后一次,若你不说,我杀了你。”赵斯淡淡道,毫无起伏的情绪,就像说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

“这里?杀我?”方知有吐掉木头,看着他,拔出最后一根。

赵阔有些不忍心,摇摇头道:“保护圈内有阵法,你若死了,阵法将会触发,我们谁都跑不了。但我们若想将你带离保护区,你觉得有多难?”

方知有叹了口气,他不想死,也不能就这么死了。可已经做了所有努力,再坚持,只会白白送命。

只听见他点点头,有气无力道:“不必再问了,想见的人,一会儿就到。”

“嗯?”赵阔看了看赵斯,又确认道:“你的意思是,他会来这?”

方知有点点头。

赵斯思忖少许,对着水杯的碎片一指,而后在空中划了划。碎片顿时在桌上留下一道道划痕。

紧接着,他一把抓起方知有,搭着他的肩,往门外走去。

赵阔靠近一看,桌上正刻着五个字:“第四山头见。”

外宗有十个山头,第一山头通往内宗,第二第三山头乃是牧院地界,而从这第四山头开始,便是外圈范围。

“这刽子手,看来是一个都不准备放过……”狠如赵阔,也不禁有些脊梁骨发冷。

精彩点评

皎照西楼算是仙侠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我辞青山抱剑来》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赵斯,赵阔)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仙侠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