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四章 再露锋芒 我辞青山抱剑来天然受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四章 再露锋芒 我辞青山抱剑来天然受

时间:2020-06-30 14:40:52来源:阅文集团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娘受 我辞青山抱剑来御姐 连载

我辞青山抱剑来

类型:仙侠作者:皎照西楼状态:连载中

《我辞青山抱剑来》由网络作家皎照西楼所著,终于迎来了新颖的大结局,荀川,聂豫荆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扣人心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荀川被道童那一眼看的有些发蒙,不知所谓。听闻此言,有人面露愁容,有人则大喜过望。“敢问是何选拔标准?”一位被四个人簇拥着的少年笑问道。松灵微微一笑,捋着胡子道:“诸位能到此地,便皆是各城之中筋骨上

《我辞青山抱剑来》 免费试读

……

荀川被道童那一眼看的有些发蒙,不知所谓。

听闻此言,有人面露愁容,有人则大喜过望。

“敢问是何选拔标准?”一位被四个人簇拥着的少年笑问道。

松灵微微一笑,捋着胡子道:“诸位能到此地,便皆是各城之中筋骨上佳者。按以往惯例,自然要比拼一场。”

“你们之中,有谁认为自己能胜过所有人,便站到空地中央,高举手臂。只要无人应战,便可获得该名额。但要是输了,将直接失去登山的机会,挑战者亦然!”

那少年伸长耳朵听着,起初满脸喜悦,可听到最后一句,又犹豫起来。

荀川一听,心中猜测道:“这小道童在暗示我……想必是他在观主耳边吹了风,特意要给我这个机会!”

回想起观主说的那句“金刚之气”,荀川当时没多问,却隐隐怀疑澄泓是不是给自己施了一道神力。

“之前打蓝玉那一拳并没用全力,只是随意出招。按理说,顶多将蓝玉击飞,没理由能将他伤成那样……”

想到这,荀川有些犹豫是否上前。

此时,场中有几人立刻摇摇头退到外圈,口中窃窃私语,视线则一直挂在荀川身上,他们是少数几位亲眼见证了荀川观前一幕的弟子。

“这怪物十有八九会出手,哪还有我们哥儿几个什么事儿。”

“就是,我倒想看看谁这么倒霉!”

“只希望别伤地太惨咯——”

知他生猛,自然不会将此事告知他人,毕竟被荀川淘汰掉的强者越多,于他们而言,登顶的优势才越大。

大多数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聂豫荆,此人来自远空山,实在太过与众不同,看不清底细。

但能从那恐怖的地方走出,想必实力不俗。

一块刷了层黑漆的板子,没人愿意随便去踢,谁知道里面是木头还是铁。

而聂豫荆则呆呆地看着空地中央,似乎也有点踌躇不决。

观主看了看聂豫荆,又瞧了瞧耷拉着眼皮子的荀川,摇了摇头道:“一百多号人,竟无一人有勇气敢一马当先吗?”

“娘的,拼了!”被簇拥的男子一咬牙,狠了狠心,将周围同伴推开,走上前去抬手往空中一举,不慌不忙道:“大丰城,江游,十六岁,向诸位讨教!”

“大丰城江家的!”

“怎么,很厉害?”

说话那人摇摇头,皱着眉:“硬茬子,不好对付,还是别碰为妙。”

似乎听到了周边人的议论,江游笑了笑,将手放下抱胸道:“没人敢应战么?”

说话时,他的眼神一直盯着聂豫荆,似乎这个场中只有此人对他有威胁。

半晌,聂豫荆终于往前走了一步。

刚迈出去,只见一道身影忽然跃入场中,中气十足地高喊道:“应天城,曹旺德,十七岁,讨教了!”

“好!”

“硬气!”

“爷们儿!”

掌声四起,欢呼连连。

打量了一下曹旺德,江游侧过身,挪开视线看着远方摆摆手:“你不是我对手,请回吧。免得平白无故失了登山机会!”

“好狂的小子,姓江又如何,不试试怎知花落谁家!”

话音刚落,只见那曹旺德忽然出手,跳起丈多高,空翻后一脚劈下,直奔江游头顶而去,如一柄开山之斧,势大力沉。

江游见状,摇了摇头。不慌不忙地往后退了一步,竟巧妙地躲开了这一击。

而那紧随而来看似轻松的一脚,更是不偏不倚直接踢在了曹旺德的大腿上。

“咔——”的一声。

曹旺德还未落地便直接飞出一丈开外,倒在地上,原本气势滂沱的腿刹那折断,坐地捂着,当场痛呼到站不起身。

“江游,胜!”道童见状上前一步高声宣布。

说完,他向曹旺德扔出了一包药粉道:“清水送服,虽不能瞬间治愈,至少能加快恢复,减轻疼痛,回家好生歇着吧!”

“还有哪位愿意同我比试一番!”江游轻松胜了一局,此刻更显自负之色,单手背后,斗志昂扬。

光是曹旺德这脚,在场之人就没几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一定躲得过,更别说似江游这般云淡风轻。

外加一击将曹旺德踢废,这战斗力已远非常人可比。

众人见状,大多数却步不前,有些甚至往后退了几步。

“罢了。”聂豫荆摇摇头也转身走到了外圈。

见聂豫荆都退避三舍,原本还带有一丝丝犹豫的几人,也连忙打消念头离开中心地带。

“连远空山来的那位都放弃了,看来江游这次的名额是稳咯。”有人开口道。

“不一定,你看那……”

顺着说话人所指方向看去,此刻的荀川正抱着剑,耷拉着眼皮看着唯我独尊的江游,眼神微微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离江游很近,尤其在众人纷纷退避后,就显得他离江游更近了。

环视一圈,江游忽然注意到自己身后站着的荀川,看他穿着朴素,手抱一把破黑剑,人畜无害的模样,顿时嘴角一斜,开心笑道:“这位兄台,我看你站姿挺拔,蓄而不发,是否有兴趣过两招?”

“……”

“?这位兄台——”

“嗯?”荀川回过神来:“你在同我说吗?”

环顾周围,发现只有自己站位靠近中心区,荀川有些为难地抠抠鬓角道:“兴趣我倒是没有……不然,不然你把这名额直接让给我吧,如此一来,彼此间也省得动手。”

“没兴趣又要名额,是为何意?”江游似乎没明白过来,看着四周人群嗔笑了一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来了来了,这怪物要出手了,好戏开场咯——”那几位看戏的连忙往前凑了凑,兴致勃勃道。

荀川放下手,将剑抱在胸口,轻描淡写道:“我所说的没兴趣,和你先前对他说的话一个意思。”

“你,不是我对手!”

江游神色一凝,眯起眼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冷哼一声:“大言不惭,我看你是找打!”

刚说完,只见他忽然冲到荀川跟前,右手成爪,迎面抓来,却被荀川微微抬剑挡住。

本就没打算一爪能对荀川造成多大伤害,几乎在右手出爪的刹那,左手亦如暗影般紧随而至。

“此人不俗,比蓝玉强多了……”荀川余光扫到,心中暗想。

稍微认真了些,微微将剑抱紧,再次挡住左手一击。

前前后后,不过两个呼吸,江游出手多达三十多次,重重爪影,如浪叠汹涌,一波接着一波。而荀川则面无表情,就像涯畔经年迎风受浪的巨石,岿然不动。

纠缠了好一会儿,见江游已气喘微微,当真觉得有些没趣,只听他喟然叹道:“你太慢了……”

“多嘴!”江游咬牙,加大了攻势和技巧,阵阵大力轰来,却一沾即离,速度也提高了许多。

“嗯?是快了不少,可还是慢!”荀川摇摇头,脚底行云流水,辗转腾挪,竟给江游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挫败感。

随着荀川左右晃动,盖住左眼的头发不时微微散开一道缝隙,良久,江游终于发现了荀川的弱点。

“哼!”鼻孔一声冷哼,只见他左手忽然一拐,不再抓向荀川胸前,而是往他的右眼掏去。

荀川一愣,下意识抬剑去挡,却不慎被剑挡住唯一的视野。抓住刹那时机,江游同时出手的右爪猛地一挥,硬生生从他手臂上狠狠抓下一块肉来。

疼痛使荀川眉头忽然一皱,可江游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如法炮制又是一击。

同一个位置,血痕二次加深。

只见荀川咬肌一鼓,忽然沉住脚步,手臂一晃,持剑的掌心跟着猛地一拨,黑铁剑便如被绳子抽动陀螺一般,在胸前滞空,带着呼呼风声,快速旋转起来。

见黑铁剑难以撼动,江游双眼猛睁,急忙收势,往后退了两步。

看着指甲缝中荀川的皮肉,他用力吹了口气,潇洒笑道:“我当你多大本事,诚然不过尔尔!既瞎了只眼就该老实些,安敢大放厥词,真真不可饶恕!”

荀川并未搭理江游。

他很清楚,在抱着黑铁剑却又不能使用武器的前提下,若江游继续遮眼,他只会落得下风,没有胜算。

既然防守无意义,倒不如直接进攻来得爽快,于是他俯身缓缓放下黑铁剑。

就在他松剑的刹那,空无一物的手骤然一握,一声爆气响动如炮竹炸开,那是大力之下,掌心瞬间挤破空气的声音。

黑铁剑,重千余斤,能轻易平端数时辰而不累,荀川少说已具备万斤之力,外加澄泓那道金光加持,使得他肉身爆发力变得极为恐怖。

而放下黑铁剑,则让他速度得到质的飞越。

几乎在那声爆响传来的瞬间,江游只觉得腹部好像被什么东西打穿了一般,低头一看,不知何时,荀川的拳头已贴紧了他的肚皮。

紧接着,他喉咙一烫,一口血不可抑制地喷出口腔,将荀川留下的一道残影染红。双眼更是漆黑一片,浑身瘫软无力,“嘭——”地一声闷响,双膝跪地倒了下去,便失了意识。

而不知何时,荀川已抱着剑站在一旁。

“我早说了你不是对手,你非不信。像个娘们儿似的,挠得我疼死了。”低头往自己的伤臂吹了口气,荀川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走向空地中央。

周围之人,甚至连聂豫荆都没看清他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只看他将黑铁剑放下,一切便在瞬间结束了。

就好像虚空中有个看不见的人忽然打倒了江游一般。

观主的表情更是惊喜,眼角眉梢充满笑意,捋了捋胡子,不住点头。

“还有人要打吗?”往地上随便盘腿一坐,荀川伸手从胸前掏出已经凉了,却又被体温微微温热的烧饼啃了一口道。

“嘶——”不知是谁吸了口凉气,众人巴望着,大气不敢出,动作同步往后退了三尺。

“没劲。”荀川摇了摇头,又向道童讨了碗水喝。

松灵走上前去,一挥手,远处一口古井中有道细水飞来,荀川连忙起身,张嘴喝了个痛快,作揖道谢。

松灵点点头,掌心在他臂上一抹,皮肉伤瞬间便痊愈。

道童则不紧不慢地从袖中掏出一包药粉扔给江游同伴中的一人道:“分两次给他服下,内伤自愈!”

待几人将江游扶到一边,松灵才又开口道:“西柳城,荀川,表现出色,若诸位无异议,此次首个名额便可归他所有。”

“其他人就不必了,我倒想和你切磋切磋。”荀川忽然道。

道童心里一咯噔,顺他指向看去,果不其然,他将指尖对准了最外圈站着的聂豫荆。

“哦?”松灵余光瞥看他一眼,心中越发赞赏。

就在众人又以为有好戏登场时。

只见聂豫荆摇了摇头,表情如古井无波,声音沙哑低沉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还没打怎知不是?来试试,来。”荀川又邀请道。

聂豫荆与他对视,而后摆摆手:“不了,我不擅长正面交锋。”

“可……”

“罢了,他既不愿,你也不必强人所难。”松灵见状拍了拍荀川的肩。

荀川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只好将手放下。他并非没事找事,而是觉得聂豫荆给他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他也不能确定,或许那是来自远空山的气息。但不同于常人,值得他探揣一二。

只听松灵大袖一挥,高声道:“第一轮选拔,荀川获胜——”

就在众人正准备鼓掌夸赞,以表现自己大方不嫉妒时,又听他朗声道:“我宣布,登山考核,即刻开始!”

话音刚落,后山再次传来一声锣响。

“锵——”

精彩点评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仙侠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荀川,聂豫荆)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皎照西楼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我辞青山抱剑来》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皎照西楼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