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十一章 天神下凡 我辞青山抱剑来穿越文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十一章 天神下凡 我辞青山抱剑来穿越文

时间:2020-06-30 14:58:18来源:阅文集团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娘受 我辞青山抱剑来御姐 连载

我辞青山抱剑来

类型:仙侠作者:皎照西楼状态:连载中

经典作品《我辞青山抱剑来》是皎照西楼新出的一本仙侠类型的故事,本新篇的主角荀川,师兄,精彩情节试读:翌日卯正。天空微亮,三阳鉴始绽第一抹光。经过一夜的运气,荀川终于将任脉打通。任脉乃气血之脉,荀川只觉得力气似乎又涨了不少,浑身微微发热,充满干劲。还有七天时间,十六枚桃木底符,任务量着实不小。对于尚未

《我辞青山抱剑来》 免费试读

翌日卯正。

天空微亮,三阳鉴始绽第一抹光。

经过一夜的运气,荀川终于将任脉打通。

任脉乃气血之脉,荀川只觉得力气似乎又涨了不少,浑身微微发热,充满干劲。

还有七天时间,十六枚桃木底符,任务量着实不小。对于尚未接触过制符的荀川来说,是个朦胧的未知挑战。

“李师兄说多出的底符可换贡献度。弟子手册里也说了,内外三宗皆有丹坊,器坊和兑换房。”

“前日在正阳观时,观主给了一枚凝气丹,吃完后收效甚佳……”

“这次一定想办法多做些出来,换些贡献度购买丹药法器,或去兑换处换点钱和仙餐,倒也不错。”

修仙者的钱与凡人不同,所谓金生丽水,玉出昆冈。

顾名思义,最次级的钱币即是丽水钱。其金属质地,天性冰凉。内含些许元气,凡人佩戴后可养生,于修士而言无甚用处,不可吸纳其中元气,故而价值较低。

高一级的昆冈钱为玉质,可兑换一百枚丽水钱。温润无比,内部元气充盈,可用作仙人修炼。

而最高级的则是长生钱,价值至少为一百枚昆冈钱。其天生阴阳,半黑半黄,貌似人间铜板,却其重无比,越重则价值越高。内含巨量灵气,就连纯炼肉身的佛门弟子也可吸纳吞食,对修仙者而言最妙。

所谓仙餐,则是膳院所出,以药院和牧院所出食材用地火阵法制作所得。内含大量灵力,不仅能长时间消除饥饿不适,更能大幅度补充丹田灵力使之保持充裕。

修仙界和凡间一样,资源至上。

有资源,修炼便畅通无阻,事半功倍。若像荀川这般一无所有,艰难困阻不言而喻。

还未行至后山,放眼望去便有无数粗大桃木林立,根根皆如初入宗门时所见那般高壮无比。

符院戏称此地为桃源,寓意苦中作乐。

上了坡,才刚走到桃源入口,便见多名弟子倚树而眠,衣衫褴褛,面容憔悴,更有黑眼圈覆盖,脸色蜡黄难看,满是病恹之相。

只有少数几人席地而坐,运气恢复,状况同样不容乐观。

听闻脚步声传来,有弟子微微抬眼一看,见荀川抱着一把大黑铁剑,十分面生,又默默地合上眼,嘴里叨咕着些倒霉鬼之类的丧气话。

“看来李师兄所言非虚……此地确实像个苦力场。”荀川四顾后道。

若将这些人放到凡间,莫说是修仙者无人相信,就是扮演那可怜的街头乞者也算入木三分。

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跨过遍地横七竖八的腿脚,荀川来到一根粗大的桃树面前。

此树已被人砍倒在地,只留下一人高的树墩子。

左右看了看,荀川轻声问道:“此树有主么?”

等了一会儿,只听一个声音懒洋洋地道:“林中之木,若有能力,但砍无妨。”

“多谢!”荀川抱拳道,说完,绕着十多丈长的大树干走了一圈。

只见其中一处凸起较少,十分平滑,用手摸了摸,质感也较为不错。

“就这块吧。”

树皮坚韧无用,若能先将树皮剥下,伐木时才更省气力。

双手握剑抬起,荀川猛地一挥,只听“嗤”地一声,黑铁剑剑锋划过,那树皮上立刻出现一道深深的划痕。

“果然坚硬!若换作其他木头,只怕顷刻间就一刀两断……此树却连树皮都无法完全穿透。”荀川呼了口气道。

方才只是试剑,他并未真正用力。

“五成力气,最省气力……”想到这,荀川再次抬剑。

只见他微微后退半步,单眼瞄准后以肩带臂猛地一挥。

剑光闪过,与先前那道切痕合为一体。

只听“撕拉”一声。那一大块树皮便直接鼓起,张开一个半拳高的裂口。

“不错,再来一下!”

他准备砍一方大一些的来,这样就不用老往桃木林跑了。

用黑铁剑在划痕处比划了一下,荀川眯起眼,聚焦之后,又是一剑。

前后对应,半圈二尺多长的树皮骤然翘起。

一张符是一尺长。

二尺多长的木头,除去边角料后,每削一张薄木片恰好能做两张符。

将黑铁剑插进地面。荀川走上前去,左手扶着树干,右手手指插入缝中,口中清喝一声,用力一撕。

“呔!”

一阵连续的撕裂响动传来,一大块树皮便被拆了下来。

有人惊醒,转头来看,见荀川竟独自一人撕开一大片树皮,以为神人,连忙靠近过来。

露出树干内部的木芯部分颜色较浅。一股芳香溢出,还有丝丝微黏的胶质。

“应该够用了。”荀川笑了笑,抬起黑铁剑,这次他准备用十成之力。

木材质脆,与树皮的强韧不同,大力反而更能奏效。

再次后退一大步,屏住呼吸后,只见他向前一小步,而后身子一扭,转了个圈,以腰带肩,再以肩带臂,肌肉微微虬起又是一剑。

这一剑速度极快,只看到寒光一闪,荀川便已收了势。双脚作内八状微微用力,沉腰立马,将那股后劲从足底散开,震的四周泥土飞起一尺多高。

一个呼吸后,“咔嚓”一声,三人合抱粗的木头竟被他硬生生斩成两段。

“神了!你,你是怎么……做……”那男子惊疑呼道,指着荀川说不出话来。

若非亲眼所见,实难相信,毕竟荀川连一丝灵力都还没用出。

“啊?”荀川莫名其妙地瞧了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那男子也不吱声,兀自挪步近了些,盯着地上的黑铁剑琢磨半晌,又狐疑道:“师弟手中这把大剑,莫非是一柄灵器?”

荀川看着黑铁剑挠了挠鬓角,表情略显为难道:“不能吧?不过凡器而已。”

弟子手册有云,法器者共分五阶:凡器、重器、灵器、仙器和道器。

凡器便是凡人所用武器。重器多为凡生四境前二境修士所用法器。

通常拥有灵器之人为凡生四境后两境的高手,甚至修为达到道门三境者使用灵器依然不乏少数。

这把黑铁剑,乃是由姜不韦为他亲手打造,据说是炼了些破铜烂铁后,压缩拼凑而成。

自五年前开始便一直跟着荀川,它看似丑陋,实际凌厉十分,从未经过任何打磨,却无比坚韧。

只因养剑多年,荀川抱在胸口才不会伤己半分。若换他人,必割得鲜血淋漓。

“凡器怎能有如此大的威力?若不打紧,恳请师弟借我一观……”男子不信道,说完,也不客气地伸出了手。

荀川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剑,但看他没有恶意,只是好奇,稍稍思忖后,便将剑柄递了过去。

“此剑很重,师兄最好使用灵力,否则不一定拿得动。”荀川提醒道。

那男子比起其他人来,还算有些精气神,何况个子也比荀川高大一些,听荀川一说,却不以为然,径直用手去接。

可当荀川一松手,只觉得黑铁剑如一只怪兽将自己狠狠往地上拽去,那男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满脸是土。

错愣地抬起头看了荀川一眼,男子回过神来,羞得面红耳赤。却偏偏不信邪,双手猛地用力去拔,却发现根本就抬不起半分。

“好……好重……”男子龇牙咧嘴,青筋暴起,五官挤到一块,就连面皮上都起了褶子。

半晌,手臂一松,只觉得浑身脱力,瘫坐在地上大喘粗气。

荀川叹了口气,低头轻松地将黑铁剑拿在手中,在空中随意舞了几道寒光组成的剑花,就连空气都隐约被划出剑痕。

“我已好意提醒过师兄,师兄非是不听。”言罢,荀川再次重复先前动作,转身挥剑一砍,将失去树皮的另外一头也一并砍下。

如先前一般,似不费吹灰之力,荀川便做到了众人竭尽全力也难以完成之事。

“师弟莫非天生神力?可看着不像啊……我猜是这剑认了主,只有你才抬得动吧?”男子依旧不信邪道。

荀川听着聒噪,翻了个白眼,本不想回话,但出于礼貌,还是勉强苦笑着拍了拍脑门道:“真是凡器一把,无甚特殊,充其量较寻常凡器更硬些罢!”

不再浪费口舌解释,荀川将剑收入乾坤袖中,上前几步将木块滚了半圈,一把撕开压在地上的另一半树皮。

接着,他需要用手将木块抬回去。

宗门所发的乾坤袖品级最低,内部无阵法加持,因空间隔离,材料容易失了灵性。

若将这桃木块放入其中,等他回到房里再取出,效果必然有所折扣。

这也是符院弟子们最头疼的。

每次切得小块,不仅费工夫,还不够用。若切得大了,不仅费劲还搬不动。找其他弟子帮忙,则需要付出贡献点或桃木符作为酬劳。

荀川方才的动静引动四周多人起身,纷纷前来围观。

正巧看到荀川砍出最后一刀,惊为天人,此刻皆目露殷勤,和颜悦色地看着他,就连脸部的病态都少了几分。

“不知这位师兄高姓大名?”

“在下荀川,新人一个,各位师兄还是唤我师弟合适。”荀川笑答道。

那人见他和善,又靠近了些,笑眯眯道:“荀师弟,我等见你英武非凡,绝非泛泛之辈。但此番砍下的木块巨大,想必搬着也是费力……”

另一人闻言,连忙接茬道:“是啊是啊,荀师弟不如多砍两刀分给我们,我们几人则一起出些力气,帮你将木块抬回去以作报答,如何?”

荀川苦笑一声,看了一眼自己切下的木头,三人合抱之粗,长二尺有余,依伐木时的受力反馈来算,这一方少说也有两千斤重。

“不必了。我扛得动!”顿了顿,荀川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道。

众人正发愣,却见荀川再次掏出黑铁大剑,斜插进木块与地面的夹角缝隙之中作为杠杆,接着抬脚猛地一踩。

只见那木块竟瞬间飞起两尺多高。

拔剑收入乾坤袖,荀川又是一脚,踢得那木块悬空四尺有余,只见他快速猫腰躲进木块下方,而后双手向上一抬,将那木块稳稳接住。

“各位师兄,荀川先行告辞!你们忙!”言罢,起脚便往山下走去。

每一步,脚印皆踏入地面两寸深,清瘦的身躯,真如一位天神下凡,看的众人面面相觑,神思恍惚,无法自持。

“此人哪儿来的啊……”看着荀川渐行渐远,有人问道。

“没见过啊……”

直到荀川完全消失在山上,众人依然没有晃过劲儿来。愣着神,低头打量那根被从中间斩断的桃树干,还有两块平整的弯曲树皮,皆如失了魂般摇头晃脑,垂头丧气。

一路上,荀川吸引了不少目光。

有些弟子则跟着他,直至荀川进入房间,查看了名牌上的姓名方才离开。

后山的桃源属于保护圈,无人敢对荀川强抢,更别提他袖口还有乾坤袖纹印,一看就是有后台之人。

将那巨大的桃木搁在地上,荀川脸不红气不喘。

若不是太大又滑溜,实在抓不稳当,他单手便能拎着走回来。

用清水洗净手中胶质,荀川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番。

桃木十分圆润,如他先前所想,是块上好的木料。

放出灵力将胶质除去,再次取出黑铁大剑。荀川仔细找准了位置,眯起眼,手起剑落。

一片薄如宣纸般的木片应声落地。

将底符去头去尾,从中一分为二。荀川左右手各捏着一张,走到门外,对着头顶的三阳鉴看了看。

光芒洒下,照得它微微透明,均匀而美观。

“也不是很难嘛……和李师兄那张比起来,我这两张只怕要更好些。”

转身回到房内,荀川看着那方桃木,刚切下一片,却如没切过一般完好无损,莫名有些心满意足起来。

“有些东西现在没用,不代表以后没用。老爹诚不欺我,哈哈哈哈!”

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辛苦,竟在今日用上,荀川简直兴奋地没了形状。

“按照我这削法,若不浪费,少说也能切出万张以上!”

感慨一声后,舔了舔略微发干的嘴唇。

荀川忽然想到什么。

于是他抬起黑铁大剑,对着那方桃木刹那间又是十数道剑光划过。

寒锋所至,张张底符薄厚如一,平整均匀。

直到分出整整四十张,又仔细地数了一遍确认数量后。

荀川这才满心欢喜地出了大门。

精彩点评

皎照西楼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仙侠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皎照西楼自传意味的《我辞青山抱剑来》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