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二十七章 一不做,二不休 我辞青山抱剑来主角是荀川,聂豫荆的小说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第二十七章 一不做,二不休 我辞青山抱剑来主角是荀川,聂豫荆的小说

时间:2020-06-30 14:53:22来源:阅文集团

《我辞青山抱剑来》我辞青山抱剑来下一句 娘受 我辞青山抱剑来御姐 连载

我辞青山抱剑来

类型:仙侠作者:皎照西楼状态:连载中

《我辞青山抱剑来》作者:皎照西楼,仙侠类型小说,主人公:荀川,聂豫荆,本网文精彩情节试读:……聂豫荆转了个方向,带着他往新雨苑后门走去。二人肩并肩,载笑载言,穿过一道苑门后来到一处湖边。“还是你们内宗好!不像外宗那般,要啥没啥。”荀川苦笑道。找了个地方坐下,聂豫荆道:“近来过得如何?可还习

《我辞青山抱剑来》 免费试读

……

聂豫荆转了个方向,带着他往新雨苑后门走去。

二人肩并肩,载笑载言,穿过一道苑门后来到一处湖边。

“还是你们内宗好!不像外宗那般,要啥没啥。”荀川苦笑道。

找了个地方坐下,聂豫荆道:“近来过得如何?可还习惯?”

荀川点点头:“还行,凑合过。你呢?”

“老样子……”聂豫荆淡淡道,眼神里充满一如既往的孤独。

“修为突破到什么境界了?”荀川又问道。

“已开了三轮,这两天着手将心轮也给一并开了。”聂豫荆答道。

荀川闻言,心里顿时无限感慨,没有丹药的情况下,短短十日左右就开了三轮,上品仙骨当真恐怖。

顿了顿,他点点头道:“正好,你应该很快就能用到。”

聂豫荆闻言一愣,扭头看他。

只见荀川从乾坤袖里拿出一枚草绿色丹药递了过去,稍稍一闻,般觉丹香扑鼻,沁人心脾。

“这是……初级化仙丹?”聂豫荆双眼瞪得老大。

“不错。送给你,作为当日你送我乾坤袖的还礼!”荀川微笑道。

聂豫荆摇摇头,将丹药递还给他道:“不可!此丹太过贵重,那乾坤袖不值什么钱,若不是我已经有了一方也不会给你,你大可不必如此。”

“你可真是老实人,什么实话都往外冒……”荀川无奈笑道,但并不难过,又伸手将他的手掌推了回去:“我买了两颗,开幻轮,一颗足矣。和当日你给我乾坤袖一样,这颗也是我多余的,所以送你!”

“可是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聂豫荆又拒绝道。

“这世上的东西,只有需不需要,没有贵不贵重。金银首饰贵重,但我不需要,所以在我看来还不如一只烧鸡。若当我是朋友,便收着吧!”

想了想,聂豫荆点点头,憨笑一声,眼里闪着感动的光,将丹药收入乾坤袖中。

他没问荀川哪来的丹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荀川不说,他便无需多问,只管承了这份情便是。

“还有这个,送给你。日后你一定用得着!”荀川又拿了二十张铁木灵符出来,递给聂豫荆。

聂豫荆本想拒绝,又想到自己连初级化仙丹都收了,多收一样少收一样也没什么区别,便接过一看。

“这是底符么?”聂豫荆问道。

显然,他没接触过灵符,所以对这些不是很懂。

荀川点点头:“这是品质最高的铁木底符,我亲自做的,卖得很好,内宗弟子各个挤破头抢着要,如今已经断货,我留了二十张给你。但此事……不足与外人道也!”

荀川说话时,眼里满是骄傲和自豪。

聂豫荆看得出来,他知道这符可能卖出去不便宜,但对荀川来说并不值钱,便点点头收下了。

他性格木讷,不善言语,也不知该对荀川说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前方,二人相顾无言,可奇怪的是,气氛却不尴尬。

半晌,荀川站起身:“开春选拔,你等我好消息,说好的……”

“内宗见!”聂豫荆起身补充道。

荀川点点头,拍了拍他高大强壮的肩膀。

“这就回去了吗?”聂豫荆似乎有些不舍。

“我得去秋暝苑找一趟花师姐……”

“秋暝苑?”聂豫荆一愣,随后一惊:“你说的可是花落离花师姐?”

“原来她叫花落离……”荀川心中记下,对聂豫荆点点头。

“你竟和她相识……”

“也不算相识,她前几日救过我一命!我得去道声谢。是有何不妥么?”

“倒没什么不妥……”顿了顿,聂豫荆又道:“你可还记得有人说,今年入宗的仙骨弟子有三个?”

“记得,怎么了?”荀川眨了眨眼疑惑道。

“第一位正是花师姐!入宗不到半年便入住秋暝院,内宗无人不晓!我入宗时就想前去拜会取经,只是听闻她平日冷若冰霜,不愿与人打交道,便没动身。”

“竟然是她!”荀川微微诧异,心道:“可惜是个冰美人,难怪大家见我认识她都感到诧异……”

聂豫荆点点头:“据闻她已拜入纹师楼执事长老温青座下,立志成为一名纹师。你若要寻她,估计得去趟纹师楼。但见不见得到就……”

“无碍!走上一遭又何妨。”荀川耸耸肩道。

“可有兴趣与我同去?”

聂豫荆憨实地摆摆手道:“罢了,我不善言谈,便不凑这热闹了。”

点点头,荀川往前一步微微一叹道:“那行,就不多打扰你修行了。”

“不打扰,正好出来透透气。你先去吧,时候不早了。”

荀川点点头,二人互相作揖后,起脚往纹师楼方向而去。

……

荀川先前刚从纹师楼出来,绕了一圈又得去一趟。

纹师楼并非一座楼,而是三座。

中间的主楼如塔,巍峨伫立着,散发阵阵古朴气息。除了一楼的大堂外,自二楼开始,一层层往上,便是各个纹师长老的修行场。

旁边有两座只有两三层高的副楼。

一座是供宗门弟子购买丹药的场所,而另一座则是藏书的经楼。

经楼中,除纹师本身的秘典外,宗门的各类功法也存放其中。其中多数功法不可用钱购买,只能通过宗门贡献兑换。

在纯阳宗,每一点贡献值等同于十枚丽水钱,一千枚昆冈钱刚好能换一万点。但只要贡献值超过一万,便不可再使用捐献的方式获取贡献度。

有些高级功法要数万甚至十万以上才能换取,皆为孤本,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不知花师姐愿不愿意见我……”荀川嘟囔道。

如果说,荀川之前确实利用了花落离狐假虎威一把,这次则是真心上门想要道谢,否则此事便如一个石子搁在心头,硌得慌。

“我连礼都备好了,虽说不值钱,但胜在实用且稀缺,反正比她用的符要好!”

“但要真不见我,那只能以后再说了……”荀川叹息道。

远远瞥见纹师楼,门前一片开阔地,但却很少有人聚集,更鲜有人出入其中。

不时能见到几位宗门弟子,也只是驻足仰望,眼里满是向往之色,却又咫尺天涯。

纹师在修士中的地位十分特殊,就像虎群中的白虎。能否成为一个纹师,与根骨无关,与修为同样无关,却需要极为强大的灵魂基础。

关于纹师的资料,手册里的记载很简单,几乎一语带过,因而荀川也是懵懵懂懂。

像路人一般远远看了好一会儿,他甩甩头,往主楼走去。

花落离既拜了师,想必应当在主楼中修行。

从外往里看,一楼的陈设很简单,板凳桌椅一概没有。

火色的巨大地毯铺在地上,纹路古色古香。上面则放着一块巨大的晶石,内部火光流转,道道红气氤氲,散发出浓郁的火元素气息。

一个约莫而立之年的男子闭目盘膝而坐,黄色道袍上印着火纹,浮空一尺不着地面,长发垂膝,无风自动,一脸仙气飘然。

刚踏进楼中,胸前赤羽便忽然亮起,显然对眼前这块火晶石有着强烈渴望,荀川连忙用意念将赤羽的光芒熄去,生怕被那中年男子发现。

感到有人入内,男子忽然将眼睛睁开,双瞳闪过一道火光,进而地面有阵法亮起。

荀川只觉得四周的一切都开始微微扭曲,口干舌燥,热的恨不能立刻将衣物脱光。

“地火阵法!”荀川反应很快,连忙运起灵力抵挡。

“纯阳外宗符院弟子荀川,问长老康吉!”荀川作揖道。

“符院弟子?”那长老一愣,通常进门的弟子都有纹师身份,纹师的法袍与一般人所穿不同,可隔绝地火阵法的热量,且不触发阵法波动。

而荀川只是普通弟子,刚进门便引发了波动进而被他所察觉。

一般来说普通弟子是不会踏进主楼一步的,最多去副楼买个丹药。

但与其他长老不同之处是,纹师楼长老是宗门唯一不反感符院弟子的群体。

毕竟符院弟子是为纹师楼服务。就连符院的执事长老都是纹师楼派遣。

打量了荀川几眼,中年人闭上眼睛道:“符院弟子,不好好在外宗呆着,跑来纹师楼作甚?”

“弟子……”荀川见他颇有威严,便有些吞吞吐吐不敢说话。

“若无事便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中年男子又道。

见他下了逐客令,荀川忙抱拳道:“弟子来寻人。”

“寻人?所寻何人呐?”

“弟子想找花落离花师姐……”荀川弱弱道。

男子双眼忽然一睁:“花落离?你找她做什么?”

“是这样。前几日因弟子冒失,不慎进入青玉湖,遭那大蛤蟆突袭。是花师姐奋力救下弟子……但她走的仓促,弟子没能来得及道谢。故今日专程前来见她,略备薄礼,聊表谢意。”荀川老实巴交道。

“我说落离怎么前几日回来受了内伤,原来是为了救你……”中年男子皱眉道。

“正因如此,所以弟子才更应该过来,看望一下师姐伤势。”

“不必了,你回去吧。落离课业在身,不会有空见你,至于道谢的话,我会替你转达!”中年男子赶了赶手背,劝退道。

说完,便径自闭上了眼睛。

荀川本想再争取一番,见他执拗,似无意听自己说话,便闭了嘴。但却没走,而是自顾自在原地站着,任凭地火滚烫烧身,宁愿用灵力硬扛,也不退一步。

良久,似乎觉得不太对劲,那中年男子再次睁开眼,发现荀川还杵着,又抬手指着他道:“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叫你走了吗!”

“弟子想面谢花师姐。救命之恩非同小可,若让他人代谢,此举实非男儿作为!并非弟子不领长老之情,望长老原宥!”荀川再次拱手作揖道。

“冥顽不灵!”中年男子不再理他,又闭上了眼道:“你修为不足,灵力有限,地火阵法又持续不断。若你非要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届时灵力耗尽,火气入体,血液沸腾,筋骨碳化,定叫你痛不欲生!”

“多谢长老好意提醒,弟子心领了!”荀川答道。

说完也跟着闭上了眼,盘膝打坐,恢复灵力减缓消耗。

他忘了给自己买凝气丹,无法补充耗损。按他现在的灵力总量,最多再坚持一个时辰,入夜时分便会灵力枯竭。

“实在是……太热了……就像在火上烤。难怪不放置桌椅板凳,哪有木头受得了这样的温度!”

短短片刻,荀川已经汗流浃背,身上水分快速流失,嘴唇起皮,口干舌燥。

燥热难耐之感只能用灵力抵消,以维持基本的生理机能。

许久,中年男子眼睛眯起一条看不见的缝,见荀川依然坐着不走,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只觉得这弟子十分有趣,一根筋地有些可爱,十分少见。

换做其他弟子,在他下了逐客令后早走了,哪儿还能在这地火阵法中稳坐。

“啧!修为不高,脾气倒不小。有点儿意思!”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只见他掐诀后伸手对着地面一指,火晶石顿时微微亮了一丝,随即地火阵法之力猛升一节。

若说方才还能抵御一个时辰,现在的温度,荀川最多只能抵抗两炷香时间。

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汇聚后顺着皮肤挂在荀川眉峰之上,又落在眼皮一滞随后浸入眼缝之中,还没来得及扎眼便被热气蒸发地一干二净。

“怎么忽然热了这么多……”荀川闭着眼动了动眼珠子,试图减少些不适之感。

“定是这长老给我使绊子,逼我知难而退……”

长老不知道的是,他越是如此,荀川心里便越发坚定。

从小跟着姜不韦修行时便是这样,他越是压制荀川,荀川那股不服的劲儿就越顽强。

就像一株怎么都压不折的荒草。

“我荀川岂是那如丘而止,畏葸不前之人!尽管放马过来,有种的你热死我!”荀川心中不屑道。

一炷香后,中年男子见他依然稳坐,神色如常,就连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微微诧异后再次掐诀,把地火的温度又提了一分。

荀川如身处岩浆之中,只觉得鼻孔耳道有开水灌入,身上衣物的灵力护层也失去作用,热浪袭来,烧的皮肤滚烫发红。

“看你还能支持多久!小小年纪,轮脉修为,不知天高地厚!”

在他看来,荀川就是脾气倔了点,给一顿教训多半就能乖乖听话。

性格太直并不是好事,与其日后吃亏,不如先吃点亏来得好。

“倒是个好孩子,大抵是不够聪明……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正好闲着,给你补一课!”中年男子暗道。

又过了半柱香,荀川几乎到了强弩之末,这里没有可以感应的芥子,回补速度远远抵不上消耗速度。

原本滚烫的脸色开始褪红,进而微微发白。

他的眉头开始皱起,表情难看,似乎极为难受。

男子见状,斟酌一番后,又劝道:“若撑不住便起身回去,在这平白无故受了伤可不值当。”

“多谢!弟子还……撑得住!”荀川艰难地开口答道。

“火元气狂暴无比,入体后无法彻底清除,轻则血管筋骨受损,伤及五脏。严重者将伤及经脉根基,你可要想清楚了!”中年男子语气严肃许多,郑重提示道。

荀川意守丹田,调用为数不多的灵力继续抵抗着,咬牙道:“弟子明白!尚……能坚持。”

中年男子脸色微微有些阴沉,他本以为荀川只是微微倔强一下,没想到荀川竟然真的会倔强到底。

“这小子莫不是以为我会心软而撤掉地火阵法,所以有恃无恐?”

“小算盘打的叮当响,我偏不撤,倒要看看你这身骨头能有多硬。”

反观荀川,他哪还有心思考虑那些,只顾着埋头苦熬。不多时,能调用的最后一丝灵力也被消耗一空。

丹田内仅剩的底灵力是不可调用的,否则丹田完全枯竭,只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火元气再无任何阻挡,随着每个毛孔钻入荀川体内。

就在火元气入体的刹那,只觉得有无数根针同时扎来,仿佛一个凡人浑身燃起熊熊烈火,冒着滚滚浓烟。

荀川的头顶也开始有白气冒出,这是灵力耗尽后,火元气入体的征兆。

“好痛……他不是危言耸听!”荀川顿时眉头紧锁,就连呼吸都开始颤抖。

嘴唇第一次张开,牙关却紧咬着不松,用力到牙龈都渗出血来。

中年男子见状,原本只睁开一条缝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火元气入体可不是小事,虽在考验荀川,却不想他真的出什么事,只好撑着眼皮密切关注荀川的动态。

一丝丝的红气,就像一条条蠕动的虫子,钻入之后便肆无忌惮入侵血管肌底。

紧接着,荀川的血液开始发烫,如被煮开了一般,随着血液流动至五脏六腑,疼痛愈加剧烈,仿佛有一把绞肉棒在内脏之中旋转磨蹭。

好在开了心轮之后,荀川的内脏强度提升了不少,若是之前,恐怕早已重伤吐血。

随着火元气逐渐积累,当内脏装不下更多后,便往经脉游离而去。

经脉乃修士的根本所在,元气的流通管道,一旦经脉受损,便会伤及根基,轻则修为降低,影响修行,重则殒命。

且经脉之痛远甚脏腑,火元气的本质也是元气,只是带着火属性罢了,在血液中还有所阻塞,但一入经脉,就像游鱼入水,肆无忌惮冲刷起来。

刹那间,荀川一大口血喷出,如血雾罩面,前方不过两丈外的中年男子都不见他真容。

“不好!”中年男子抬手便要撤除地火阵法。

突然,赤羽再次亮起,荀川有种难以名状的特殊感觉,于是他连忙开口道:“长老不必,弟子还撑得住!”

中年男子的手在空中晃了晃,看着荀川的脸色忽明忽暗,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这小子居然还嘴硬?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可紧接着,却见那火元气忽然在荀川周身集结流动,进不去分毫,荀川的身体达到极限,再无一丝可供存留的空间。

“你们既强行要进来,那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借我用一用!”

“管你火元气水元气,横竖都是元气,也没什么鸟区别!”

随着四次循环,火元气四顾丹田,逐渐对荀川产生亲近之感,其中蕴含的火元素也跟着产生了一些亲近。

“要的就是这个亲近感!”荀川内心一笑,停止周天,随即将火元气从丹田移入左脉之中。

左脉本就只是一条虚无的能量光道,并非实体存在,没有痛觉,这让荀川大大松了一口气。

“分!”随着他暗喝一声!双手掐诀而后猛捏成拳,原本虚无的左脉登时凝实了几分。

一道莫名的力传出,瞬间将火元气中的火元素剥离出来。

进而元气缓缓回流至丹田,继续运行周天,反哺经脉,愈合伤势。而火元素则变为一团红色的光团,如生了意识般想从左脉逃离出去。

“想出去?我给你个口子!”荀川一喜,将通道打开,火元素顿时一穿,竟跑入了右脉之中。

“分!”荀川再次掐诀一喝。

右脉金光微闪,与左脉一般微微凝实,火元素顿时被一道再次出现的莫名之力打散。

原本是一团,而现在却变成了一颗颗细小如尘雾般的点。

“出来吧!”荀川将下通道打开,仿佛失去力气的火元素再也没有那股横冲直撞的冲击力,而是一点点如雾气一般缓缓飘入丹田中。

“吸一下试试?”

到这最后一步,荀川反而有些不敢了。若说还有什么比经脉更重要,那便是丹田。

丹田一旦被毁,他必死无疑。

让丹田吸收火元素,哪怕是火雾,也等同于用火来锻造丹田,一旦出事,必然会带来不可逆的严重后果。

“只吸一点点……”荀川深吸一口气,意沉丹田后,试着用将进入其中的火雾吸收。

只一下,竟仿被一个巨人拿着跟狼牙棒在腹部狠狠抡了一棒子。恐怖的剧痛让荀川青筋暴起。

原本元气反哺经脉,他的脸色已经逐渐好转。可就这一下,又是一大口血喷出,好在四周长老还算沉稳,没有乱了阵脚,但一个个却神色凝重,表情极为难看。

“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

“不知道,方才见他似乎好转了些。怎么突然又……”

中年男子一愣,连忙冲到荀川面前,将手心放在他头顶,往他体内输入了一道灵力。

极为精纯的灵力入体后,立即加快荀川的修复进度。

可没多久,男子忽然将手撤回,双眼瞪大不可思议道:“你……你竟然……”

精彩点评

老司机的仙侠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仙侠小说不同,作者(皎照西楼)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