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火影之我有黑暗果实 第十四章 紫玲和凖人的羁绊(二)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穿越文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火影之我有黑暗果实 第十四章 紫玲和凖人的羁绊(二)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穿越文

时间:2020-06-29 16:48:18来源:阅文集团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火影忍者之神临时代 主角是白发,宛若的小说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LOLI控 连载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

类型:二次元作者:吾本为人状态:连载中

优质作品《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由吾本为人墨下的二次元类型的作品,内容中的主线角色是紫玲,紫苑,情节回味无穷,比较不错。精彩片段试读:翌日,毫无意外,因为昨晚的事,凖人直接被骂了一顿,紫玲在一旁乖巧的吃着点心跟紫苑说话,还时不时的偷瞄一眼凖人。最后,鸣人不准凖人出门,让他在家好好反思。凖人瞬间就爆发了,直接指着紫玲大骂,“我有什么错

《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 免费试读

翌日,毫无意外,因为昨晚的事,凖人直接被骂了一顿,紫玲在一旁乖巧的吃着点心跟紫苑说话,还时不时的偷瞄一眼凖人。

最后,鸣人不准凖人出门,让他在家好好反思。

凖人瞬间就爆发了,直接指着紫玲大骂,“我有什么错?我说了我讨厌她!老爹,你为什么关心她都不关心我?”,凖人说完直接冲出了家门。

“火影大人,我去找少爷,你别骂少爷了,少爷还小,别怪他。”带着围裙的半月从厨房冲了出来,冲着鸣人喊了声就追了出去。

鸣人愣在了原地,气的浑身颤抖。

紫玲也呆住了,小嘴巴张起望着门口,手上吃了一半的糕点又掉落进了盘子。

“妈妈,我不吃了,留给凖人哥哥吃吧。”紫玲将剩下的糕点推到桌子中间。

紫苑温柔一笑,摸了摸紫玲的小脑袋看向鸣人。

鸣人看了眼紫玲,苦笑着叹了口气,“紫玲真懂事。”

紫苑微微一笑,“男孩子小时候都这样,你或许应该多关心下凖人。”

鸣人起身凝望着四代的遗像,“你知道第四次忍界大战死了多少忍者吗?现在,木叶百分之七十的孩子都是孤儿,还其他各国因为战乱失去家园的孩子们……”

紫苑摇了摇头,打断了鸣人的话,“鸣人,这些不是你一个人的事,现在世界已经和平了,作为準人的父亲你不用任何事都管,会有人去做这些事的,你应该多关心凖人。”

鸣人沉默了片刻,点点头,“我会做一个好父亲的。”

紫玲眨巴着眼睛看看鸣人又看看紫苑,离开凳子,扭动着小身子往外跑去,“妈妈,我去找凖人哥哥玩。”

鸣人和紫苑看了眼可爱的紫玲,相视一笑,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随后,他们又开始谈论正事了。

“我看到了新的命运预言,準人和紫玲……”

……

凖人此刻在河边坐着,赶来的半月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凖人少爷,终于找到你了。”半月双手插着腰,摸了把额头的汗渍来到凖人身边坐下。

凖人回头看了眼半月,垂头丧气的问道,“半月,我是不是很差劲?老爹为什么总是骂我?”

“怎么会啦?凖人少爷很优秀的,忍者学校跟人打架都没有输过。”半月捂嘴轻笑。

半月双手抱着后脑勺,也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的云朵,“其实,火影大人并不是不关心你,他为了你,专门去孤儿院找了兜院长,让人培训我做你的保姆,不然,我也不会来伺候準人少爷。”

凖人翻身看着半月,这个只比他大三岁的女孩子,跟他妈妈一样温柔,每时每刻都在护着他。

準人的睫毛动了动,“没感觉,我连他人都经常看不到。”

半月闭上眼睛,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火影大人很忙,他为了村子,为了整个国家做了很多事,如果不是火影大人,我们这些孤儿院的孩子现在还流落街头。”

凖人转头看着半月,余光却看到紫玲气喘吁吁的往这边跑来,心情顿时不爽了,翻身看向另一边。

紫玲跑的小脸通红,看到凖人的那一刻,乐开了花,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结果,脚下一绊,摔倒在地。

半月听到动静,发现了紫玲,赶忙过去将她扶起。

“笨死了。”凖人坐起来看到摔倒的紫玲,翻了个白眼。

半月拉着紫玲的小手,捏了捏紫玲的小鼻子,给她拍打身上的沙子,“还好是河边的沙地,没有摔伤紫玲小公主。”

紫玲看了眼凖人,傻傻一笑,“鸣人叔叔很关心你。”

凖人冷笑一声,“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紫玲张着小嘴巴,一脸失落,捏着衣角,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没人和我玩。”

凖人嘴巴一扯,“我不会和你玩的,我说过,我不喜欢你。”

“哦”紫玲失落的转身离去,半月叹了口气,摇摇头,跟上去安慰紫玲。

看着半月去追紫玲,凖人咬咬牙,心中升起怒火,他感觉,半月也觉得他是错的。

“紫玲”凖人忽然笑着追上紫玲,“我陪你玩吧。”

紫玲一听,高兴的拉着凖人的手,然后,又紧张的询问,“真的?”

凖人撇撇嘴,“真的。”

“太好了,我有朋友了,妈妈,我有朋友。”紫玲激动的绕着凖人转圈。

“你是没交过朋友吗?”凖人小声嘀咕道。

紫玲蹦哒了两下,跳过来,“对啊,我们巫女是最圣洁的人,神社婆婆怕我沾染上邪恶,所以,不让我和神社外的孩子玩。”

凖人翻了翻白眼,巫女还真是高贵。

“我们去哪玩?让我想想啊。”紫玲轻咬嘴唇,小脸皱起,陷入了沉思,“嗯~,我可以教你画符,我还会茶道,还会插花,祈祷……”

凖人摆摆手,“我带你吃火锅吧。”

紫玲对着凖人眨了眨眼,又瞄了眼半月,然后,一脸肃然的说道,“圣洁的巫女是不吃火锅的。”

凖人立刻反应过来,笑着看着半月,“半月,你回去帮我老爹吧。”

半月点头叮嘱他们早点回来,然后就离开了。

看着半月不见了人影,紫玲一把拽住凖人撒丫子就跑,“快走!被妈妈发现了就吃不了了。”

两人达到火锅店后,就开始疯狂点菜。

紫玲也兴奋的不行,时不时的左顾右盼,生怕有人认出她。

其实,她这一身巫女服特别显眼,只是别人不知道巫女所谓的禁忌而已,也就没有注意她。

凖人看到紫玲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停给她倒饮料。

紫玲喝的肚子胀鼓鼓的,红着脸来到凖人身边,低声说道,“我想小解。”

凖人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紫玲看了眼就往那边走去,凖人忽然叫住她,指了指她斜挎着的荷包,“你这个包带着不方便,我帮你拿着吧。”

紫玲没有犹豫,直接将包递给凖人,去了卫生间,凖人打开荷包看了眼,里面装的果然是钱。

凖人见紫玲离开,拿起包就冲出了火锅店,躲在火锅店对面的巷子里,这里刚好能看到他们坐着的位置,他在这里可以看到紫玲出丑。

紫玲出来后,开心的小跑着回到桌前却发现凖人不见,她四处张望了一番,最后乖巧的坐回了位置,还时不时看一眼厕所方向。

凖人猜到,紫玲一定以为自己去上厕所了。

半个小时过去凖人一直没有出现,紫玲的小脸蛋皱了起来,眼睛都红了,她看向厕所的频率越来越高。

最后,她找到了服务员,服务员去了趟厕所,出来的时候,摇了摇头。

紫玲这时候已经快哭了,一直拉着服务员在说着什么,服务员又进去了一次,结果还是摇头。

凖人心中偷笑,他猜测现在的紫玲一定怕的要死,她在担心自己出丑。

“没钱付就没钱付!还说朋友丢了,要不是看你还小,老子早就让人动手了!滚吧!不用你付钱了,别打扰我做生意。”一声咆哮声从店里传来,凖人听得清清楚楚,是一个油腻大叔冲着紫玲怒吼。

之后,紫玲又说了什么,她直接被人从店里丢了出来。

的确是丢了出来,紫玲摔在地上滚了三圈才坐起来,她哭着冲着店老板大喊,“我不是没钱,我唯一的朋友在你们店里丢了,你们快帮我找他,我有很多钱。”

紫玲哭的脸都花了,脸上沾满了灰尘,还一个劲的求店老板帮他找到準人。

準人看到紫玲的样子,拳头慢慢握紧。

周围一群人纷纷议论开,还有人上前询问紫玲情况,表示愿意帮忙。

“人丢了,去找木叶警卫处啊!我看你就是想吃霸王餐!滚吧!”店老板看了眼众人冷笑一声。

周围围观的人对着店老板指指点点,也有人说紫玲的不是。

凖人一拳砸在墙上,血从拳头上渗透出来,明明是他想看紫玲出丑,现在看到了,为什么会心痛?

準人心里大骂紫玲是傻子,被他骗了,还替担心他,一双拳头握的更紧了。

“混蛋!谁说我们吃霸王餐了?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凖人忽然冲出小巷来到店老板面前,从紫玲的荷包里掏出一把日元连带自己手上的血一起甩在店老板脸上。

店老板面对突然出现的一幕呆住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其实,準人自己也呆住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出来救这个讨厌的巫女,明明她抢了自己的风头,还害的自己被爸爸骂。

但是,看到紫玲不顾一切的要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凖人,你没事吧,你的手怎么流血了?”紫玲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来到凖人身边,一把抓住凖人的拳头,一脸焦急。

準人看了眼紫玲脏兮兮的小脸脸蛋,和破掉的巫女服,整个人都要炸了。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愤怒,当年在忍者学校跟人打架,是为了让鸣人注意到自己,然而,每次犯事都是半月或者雏田来。

慢慢的,他放弃了,不再打架。

但是今天,他必须打!

对面这个油腻大叔,他可能打不过,但是,他还是要打,不因为别的,只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为了身边这个,一直让他厌恶的小萝莉!

凖人甩开紫玲的手,怒视着店老板,一飞脚踹在店老板的膝盖上,“王八蛋!老子教你做人!”

店老板没事,只是身体微微斜了斜,準人却没站稳,直接跌倒在地。

店老板惊愕了,他没想到这个四岁小孩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敢打他。

準人起身用手指了指紫玲,“她是我朋友!我最好的朋友!你伤害了她,我要烧了你的火锅店!”

紫玲听到準人的话,身体颤抖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準人,眼里留下一行泪水。

店老板忽然反应过来,一脚踹在凖人的胸前,怒吼一声,“烧老子火锅店!威胁老子!给我打!出事我负责!”

凖人直接被踹的倒飞出去三米,躺在地上完全起不来,几个黑衣人瞬间围了上来。

“你们滚!我要消灭你们这群邪恶的人!”

紫玲忽然哭着大叫一声,两只胳膊抡的跟大风车一样,站在準人面前,不准黑衣人靠近。

準人按着胸口抬头看了眼紫玲,撇撇嘴里嘀咕道,“纯洁的巫女就是这样打架的吗?”

“準人你别怕!我会赌上巫女的圣洁保护你的!”

紫玲的头发乱糟糟的,跟蓬草一样,头上带着的巫女冠已经吊在了脑袋后面,花脸蛋,浑身脏兮兮的,跟个要饭的一样。

準人看到紫玲的样子想笑,这巫女哪里还有圣洁?但是,他笑不出来,甚至想哭。

“紫玲,你快去找我爹。”凖人吸了吸鼻子起身将紫玲拉到自己身后。

紫玲哭着摇头,又冲到準人前面挡住他,“不行,我不会让他打死你的!”

凖人愣了愣,低声骂了句,“这个傻子。”,心中却暖暖的。

黑衣人看着两人发愣,这两人毕竟是四岁的小孩子,他们不敢真动手,出了事,谁也承担不起。

“艹!愣着干嘛!啊!”

店老板话还没说完,他的惨叫声就传来了,凖人和紫玲同时望了过去,只见一碗拉面扣在了店老板头上。

“谁!艹!一乐拉面的味道!老东西,你找死!”店老板大吼一声。

身穿厨师袍,拿着勺子的一乐爷爷正笑眯眯的看着店老板,他的身边是举着另一碗一乐拉面的彩云。

彩云的动作是随时准备把拉面扣过去。

“历代火影都是吃着我的拉面长大的,你敢咒我死?”一乐爷爷露出标志的眯眯眼看着店老板,店老板吓的连连后退。

“爸,初代火影貌似没有吃过咱们的拉面。”举着拉面的彩云纠正了一下。

店老板看着彩云举着的一乐拉面,缩了缩脖子指着凖人和紫玲,“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吃霸王餐。”

“彩云,给他钱,他们吃了多少,我给!”一乐眯着眼说道。

店老板赶忙摆摆手,“他们给过了。”

一乐拉面号称木叶饮食界的传说,万年不变的店面,木叶的忍者专门帮一乐大叔开发过配料,七代都曾是一乐的助手。

“给过了,你还打!你这是火锅店的新套餐?以后,你来我店里,我也给你来一份我一乐的新套餐,吃一碗扣一碗!”一乐拿起勺子就追着店老板打。

“不敢,不敢,一乐大叔,我错了。”店老板赶忙求饶。

……

凖人和紫玲在一乐拉面店歇了会儿,吃了碗拉面就往回走了。

紫玲一路依然话很多,这是个耿直的女孩,有什么就说什么,凖人则是一路保持沉默。

精彩点评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吾本为人的评价,说《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的小说来。作为吾本为人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吾本为人再也没有写出和《木叶忍者之神临时代》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吾本为人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