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鸾鸟之三非茶坊》鸾鸟之三非茶坊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江湖不语念君旧(十一) 鸾鸟之三非茶坊HE

《鸾鸟之三非茶坊》鸾鸟之三非茶坊免费阅读 第十四章 江湖不语念君旧(十一) 鸾鸟之三非茶坊HE

时间:2020-06-29 07:37:41来源:阅文集团

《鸾鸟之三非茶坊》鸾鸟之三非茶坊免费阅读 圣水 鸾鸟之三非茶坊罗御 连载

鸾鸟之三非茶坊

类型:玄幻言情作者:恩怨不休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鸾鸟之三非茶坊》的故事,是作者恩怨不休原创的玄幻言情故事,网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篇。燕还楼内,红衣款款的红娘眉眼沉重的看着正在饮酒消愁的方羡君,看了许久,终是忍不住出声劝阻道:“用情既如此之深,何不直接带她走?”方羡君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机”红娘不由得嘲讽道:“又是时机,何时才是

《鸾鸟之三非茶坊》 免费试读

燕还楼内,红衣款款的红娘眉眼沉重的看着正在饮酒消愁的方羡君,看了许久,终是忍不住出声劝阻道:“用情既如此之深,何不直接带她走?”

方羡君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机”

红娘不由得嘲讽道:“又是时机,何时才是时机,莫非要等她嫁为人妇,生儿育女后才是时机?还是要等到红颜逝去,佳人已矣方是时机?”

方羡君不语,红娘步履款款的来到方羡君身旁,一阵媚俗却又不失风骨的脂粉香扑入方羡君的鼻中,这一闻令方羡君酒也醒了几分。

“你们男人啊,永远都是如此,只会说什么时机,却永远不会考虑女人的想法,有时我都想问,到底女人在你们心里和大业相比究竟.....算什么呢......?“红娘这句像是在问方羡君,又像是在问谁,红娘的眼里向来是妖娆妩媚的,而今夜她的眼里却是执着与怀念,一份不知对谁的执着,对谁的怀念。

方羡君起身,转身走到门口,红娘听到他说道:“我不会如此的”

不会如此!说得那般坚定,可红娘听后,眼底却只是嘲讽。

不会如此......犹记得,当年那人也是这般承诺与她的。可这些年的光景过去,她早已不信了,所谓山盟海誓在男人看来也不过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红娘嘴角挂着一丝凉薄,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在心中默道:但愿这个姑娘能比她幸运......

方家......

方为君来到一座布置极其雅致的院落前,由着一名丫鬟领路来到院落最高的阁楼门口。

“公子,夫人正在屋里等着您”·交代完后,丫鬟福了福神便退了下去。

方为君扫了一眼大门,便直接进了屋里去。

走进屋里,果见一妇人端坐于高堂上,足下蹑丝履,头梳盘髻,发上首饰不多,仅用一白玉簪子插于发髻,整体简单,但她浑身上下却又透露着难言的尊贵,虽已过三十,可风华依旧无双。她的手里托着由上好白玉制作的茶杯,只见她轻抿一口茶,仅这一个动作,由她做来,尽显优雅端庄。

见着堂上妇人,方为君连忙躬身行礼,“为君拜见母亲,母亲安好”

方二夫人简单的嗯了一声,以示回应,却连眼皮子也没抬一下,也不叫他站直身子,只管他弯着,一双眼睛的注意力仍旧放在她手里的白玉杯子上。

没得到方二夫人的准许,方为君也不敢擅自站起来,就在堂里弯着腰站了约莫半炷香的功夫。方二夫人才放下白玉茶杯叫他站直身子。

得到准许,方为君立即就站直了身子,却因这突然的动作险些给闪了腰,差点没稳住,幸而有些功夫底子,才不至于闪腰摔了去。

方二夫人见到他如此,眼底的失望之色不加掩饰,对她的这个儿子,她是真的失望至极,无一点建树不说,心思也是阴暗之极。与那个人生的儿子相差甚远、只是始终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到底还是得多一些宽容。

“嬷嬷,去拿一瓶上好的紫金膏给公子”

半盏茶的功夫,一个面容慈祥,体态瘦削的老妇人应声自门外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紫金色瓷瓶,满脸慈爱的将他放在方为君的手上,口中嘱咐道:“公子可收好了”

方为君感激道:“谢谢嬷嬷,嬷嬷身体可还好?”

嬷嬷慈笑道:“好着呢好着呢”

“好着那便好”还正欲说些什么,却听得堂上得方二夫人轻咳一声,即刻便住了嘴。

方二夫人眉眼威严道:“你若是无事,便下去吧”

方为君拱了拱手,便退了下去,想说的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对于自己母亲对自己得态度,方为君心里多少是有些难过的,离开时嬷嬷自然也看到了方为君眼里的难过。

叹口气对方二夫人道:“公主,您为何不愿给公子一个好脸色呢,哪怕只是一句关心的话也是足够的”

方二夫人摇摇头道:“不是我不想,实在是他的所作所为太另本宫失望了,违反方家祖训,入武林拜师习武,无视手足之情,派人追杀自己的亲兄长,嬷嬷,试问,这样的儿子,让本宫如何给一个好脸色呢”

方二夫人眸光落向远处,语气疲惫道:“本宫少时就已看够了宫里兄长相残的戏码,临了了,自己的儿子也是这般性子,嬷嬷,你知道吗,有时我都在想,当年我是不是抱错儿子了,那个女人的儿子才是我的儿子”

嬷嬷大惊,忙打断方二夫人的话:“公主,这番话不可再说了,若是被公子听了去,还不知要怎么伤心呢”

方二夫人似是有些疲累,不愿再与嬷嬷争论这番话,让嬷嬷扶着自己卧在软榻上,出声道:“嬷嬷,本宫乏了,想歇了,你退下吧,本宫这里不必你伺候”

知道自己这番话已经越矩,明白公主此番举动是告诉自己适可而止,嬷嬷立即识趣的不再多言,福了福身,也退了下去。

嬷嬷退下去后,方二夫人闭着的双眼便就睁开了,望着阁楼精致的房梁,方二夫人的思绪仿若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她是一国公主,可过得却比奴才都不如,想要什么都得不到。说来,她认识方清珏要比她冷一念更早一些,情意也定得更早一些。

她依旧记得那年宫宴,她十岁,他十五岁。她躲在角落里,卑微如尘,他站在高台上,耀眼如月。一天一地,本无交集。

可命运偏偏就是如此爱捉弄人......

一次,她偷偷的躲在朝堂官员出宫地路上,想远远地看他一眼,却被冷宫的几个太监宫女找到,逮着她就是一顿暴打。她找的这个地方尤其隐蔽,过路的官员们是绝对看不到的,原本她已经做好了满身伤痕的准备,却在太监的手即将落下来的时候,被一双骨节有力的手给抓住了手腕,才免了这次的挨打。

她永远记得那日他脸上的关切,以及让她付尽一生的维护。

那次过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再住在冷宫,换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她不再吃着剩饭冷菜,换了一道道的精致佳肴。她的父皇也没再忽视她,,而是极尽关爱她。对于这些,她是不知所措的,但她也知道这是谁做的。是那个皎皎少年,那个年少有成的方家公子。

是他,将她拉离了地狱的生活。不论他勘破母妃的案子,是为了谁也好,这份情谊,她风九歌一直记在了心里。

后来她及笄,她便请求父皇赐婚,请求嫁与方清珏,本以为方家无异议,却被方相以他已有未婚妻为由拒绝了。她当即就如晴天霹雳一般,跌坐在自己宫殿地板上,她记得,那日宫殿的地板极其冷,好似冷入骨髓那般。

后来,她连续几日不吃不喝,整个人形销骨瘦,父皇来看她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终是不舍,终是怀着愧疚,父皇给她带来一纸平妻的圣旨,虽是平妻,但始终矮她一头,只能称为方二夫人。

成婚那天,她很欢喜,可是他的所为,却让她的心冷得彻底。那晚他告诉她,娶她只是迫于圣旨,他对她根本没有情意。

还说.....还说.....他爱的是冷一念!

他不会知道他的这番话对她有多大伤害。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过去,直至他迫于压力碰了她,后来怀孕,到后来孩子的出生,即便冷一念因难产去世,他也仍旧未曾正眼看过她一眼。

可笑,当年她竟一度以为没了冷一念,他就会一心一意对她。可她还是错了,这么多年都错了。

他不喜她,连带着也不喜她的孩子。

可在外人面前,他却又做足了戏码,令世人皆以为他宠爱的是她的儿子,方为君。

他真的宠爱吗?呵……不过是做戏罢了。

就像当年。

只是不同的是,她没再信过罢了!

二十五年了,爱了他那么多年,这二十多年里,她不争不抢,不怨不怼,只过着自己的的日子,本以为这一生便就如此了过去了,怎料想,最终还是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精彩点评

玄幻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恩怨不休)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方二,方为君)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玄幻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