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传奇药农》中产联药农 第二章 河边种地小药童 传奇药农作者是我铜学的小说

《传奇药农》中产联药农 第二章 河边种地小药童 传奇药农作者是我铜学的小说

时间:2020-06-28 14:47:50来源:阅文集团

《传奇药农》末世女汉子魂穿民国 大叔受 传奇药农YD 连载

传奇药农

类型:玄幻作者:我铜学状态:连载中

主人翁是郑秋,师傅的新书《传奇药农》此文是我铜学撰写的玄幻文,文笔点石成金剧情曲折绵长,绝对是值得一阅的独家完整版小说,主要章节节选 “师傅,那我出门啦!”“乖徒弟这么早就去药园吗?行,师傅送送你。”“不用啦,我自己认识路,师傅你就好好休息吧。”郑秋晃晃手里的木盒,“师傅你瞧,午饭我也带了。晚上我会回来的。”“那好,晚上师傅给你下厨

《传奇药农》 免费试读

“师傅,那我出门啦!”

“乖徒弟这么早就去药园吗?行,师傅送送你。”

“不用啦,我自己认识路,师傅你就好好休息吧。”郑秋晃晃手里的木盒,“师傅你瞧,午饭我也带了。晚上我会回来的。”

“那好,晚上师傅给你下厨做好吃的。”

师傅要郑秋白天去河边的药园,每天晚上太阳落山就回来,他不放心徒弟一个人住那儿,郑秋还太小。

“一步两步往前走,背着我的小竹篓。踏上长长石板路,不忘带着药锄头,哼哼,啦啦啦……”郑秋嘴上唱着小曲,蹦蹦跳跳前往河边的药园。

从后山前往药园,得穿过寻雾宗的练武场,练武场在大殿右侧,地面上铺有细沙,四周还插着些木人。郑秋来到练武场的时候,正巧碰上长老在授课。

只见长老站在场地中间,手里平举着一把木剑,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什么。师哥师姐们围成圆圈,仔细观看长老的动作,还时不时举起木剑跟着学。

郑秋趴在木人后面偷瞧,哪知道长老似乎有感应似的,郑秋还没瞧多久,长老的眼睛就远远地瞪了过来。快跑、快跑,郑秋赶紧扭回头,抓紧背篓绳子蹭蹭蹭往练武场外溜。

继续顺着石板路前往右山峰,郑秋一边走,脑袋里一边在想刚刚看到的画面,举一把木剑的动作自己也会做啊,可为什么人家就会变得那么厉害?

“喂,别挡道”一个声音打断了郑秋的思考。

他回神一看,面前的山路上站着个穿锦缎长服的少年,少年手里有把扫帚。

“看什么看,要走快走。”少年黑着脸,嘴里骂骂咧咧。

“哦、哦,对不起,我这就走。”郑秋绕过少年匆匆离开。走出好远,等到看不到人影,郑秋捂着嘴巴嘻嘻笑了出来。“嘻嘻嘻,又有师哥被罚来扫山路了,真惨。”

不多久,郑秋就到了药园。他进屋放下背篓,发现屋里非常干净,好像刚有人来打扫过。但他没那么多时间去奇怪,整理好工具,他得快点去药园里工作。

园子里密密麻麻排布有各种草药,有种在地上的,有埋在土里的,还有挂在木架子上的。郑秋站在院子里发愣,这么多草药,自己应该先做什么呢?他左看看右看看,现在可没有师傅在旁边指挥,要做什么得他自己想。

“别急别急,好好回忆一下,每次和师傅来,师傅先去哪儿,先做什么的。”郑秋闭起眼睛努力转动大脑,“啊!对了!师傅每次先去看水车的。”

郑秋一拍脑门,把工具扔回篓里,背上背篓前往河边。

河边有架两丈高的大水车,吱嘎吱嘎不停转动,不断将河水提上来灌入沟渠。水车完全由木头搭成,上面布满了青苔,看上去已有好多年头。但郑秋从没见它坏过,也不知是什么木头做的。

郑秋蹲到河边伸出手洗洗,河水有点凉,里面还有好多小鱼。他知道,顺着这条河一直向下,就能到他家所在的村子。去年下山见了父母,今年年关又能回去一趟,到时候想想带些什么好东西回去。

郑秋收回思绪,顺着水渠一路往药园检查,不停用小网兜捞出水渠里漂浮的落叶与杂草。这个药园里种的都是喜水的药材,需要保持土壤湿润,要轻轻一捏能挤出水的那种。

清理完水渠,就得检查草药,草药不能生病,不能染虫,必须一株一株检查,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看。郑秋蹲在地上,用小玉板拨动草叶。

染虫的地方要用玉剪小心去掉,有颜色变化的地方要仔细记录下来,如果之后几天变得严重,就要赶紧找原因。

“郑治松?郑治松?”天上传来姑娘清脆的声音。郑秋站起来抬头看,哪知腿肚一麻,啪,跌坐到地上,弄得手上布裤上都是泥。真倒霉,蹲太久了。

一位穿锦缎长裙的姑娘踩着流光落在药园外,淡青色的流光转了转落在姑娘手上,光晕隐去,是个月牙形的半圆金属环。

“郑治松呢?他不在吗?”

郑秋爬起来,将满是泥巴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这位师姐,师傅他不在这儿,你可以去后山药舍找他。”

“后山我去过了,他也不在,奇怪,这老头跑哪儿去了?”

“额,师姐,师姐,你找师傅有事吗?”

“当然有,我找他……”姑娘似乎想到了什么,“等等,你叫他师傅,你是药童?”

“嗯,我是他徒弟,跟了师傅三年了。”

“原来如此,我不常回宗,不认得你。”姑娘接下缠在腰间的丝绸囊,“这里面有三株依罗花和六颗依罗花的种子,你会不会种?”

“额,会、会种,师傅教过我的。”

“你确定会种?这花很难得的。”

“会!会种。”郑秋点点头,语气比第一次肯定的多。

“那好,就让你种吧,成熟后送到云殿去。”

郑秋抬头仔细瞧了瞧,这师姐比他高很多,郑秋的脑袋只到她手肘,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容貌。

“好。”郑秋一边答应一边靠过去接丝绸囊,那姑娘却往后退了一步。郑秋低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手,缩回去尴尬的笑笑。

姑娘皱皱眉头直接将丝绸囊扔进郑秋怀里,挥动金属环,架起流光腾空而起。

“师姐再见,我会把花种好的。”郑秋对着天空挥挥手,赶紧跑去河边洗泥巴。洗净双手,郑秋从河边打起一盆水,端着盆子来到药园的木架下。

解开丝绸囊的细绳,里面露出三株紫红色的小花,花朵很小,只有小指指甲盖那么大。但气味很浓烈,香气扑面而来,闻着让人感觉有些酥酥的。这就是师傅教他种过的依罗花,据说这种花有很多用途,郑秋只知道能用在修炼者突破的时候。

郑秋取出依罗花,发现叶片都卷了起来,花瓣也耷拉着,看来已经采摘下来好久了。他赶紧把花放进水里泡泡,让花吸收水分。

泡了一会儿,叶片稍稍舒展了些,他捞出一株把花反过来观察,发现根被扯断大半,这师姐也真不小心,自己要种活就更难了。

郑秋取来玉剪,选取三根比较粗壮的药藤,在靠近地面的位置剪开一个小口。然后将依罗花的主干塞进去,同时把依罗花挂在外头的根须缠在药藤上。

师傅说过,依罗花长在悬崖绝壁上,花根所扎之处一定是山壁灵泉汇聚的地方,想要在药园里种,只能靠其他草药供它生长。药园里最适合种依罗花的就是做宁神熏香用的药藤,熏香药藤不娇贵,好养活,唯一缺点就是长得太慢。

翻翻丝绸囊,里面还有六颗淡紫色的小豆子,应该就是依罗花的种子。

郑秋挠挠头,师傅只教过他怎么种长大的,没教过他怎么种种子啊。不行,这种贵重的东西自己不能随便试,还是等晚上回去问师傅比较好。想到这儿,郑秋收起丝绸囊塞进衣领里,生怕自己弄丢了。

精彩点评

以玄幻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传奇药农》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我铜学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我铜学的设定中,男主角(郑秋,师傅)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郑秋,师傅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我铜学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我铜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