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传奇药农》重生药农免费 第二十四章 乾云路远步难及 传奇药农天然受

《传奇药农》重生药农免费 第二十四章 乾云路远步难及 传奇药农天然受

时间:2020-06-28 14:17:57来源:阅文集团

《传奇药农》末世女汉子魂穿民国 大叔受 传奇药农YD 连载

传奇药农

类型:玄幻作者:我铜学状态:连载中

畅销新书《传奇药农》由我铜学新出的玄幻类型的网文,故事中的主人公是乾云宗,师傅,内容精妙绝伦,非常不错。主要章节节选:“师傅,师傅!”郑秋一回到家,就拿着玉片到处找师傅。“乖徒弟,我在屋里,啥事啊。”郑秋走进屋,看到师傅正在叠衣服,他将玉片递过去,一边问道:“师傅,你知不知道乾云宗?”“乾云宗?没听说过啊,怎么了?”

《传奇药农》 免费试读

“师傅,师傅!”郑秋一回到家,就拿着玉片到处找师傅。

“乖徒弟,我在屋里,啥事啊。”

郑秋走进屋,看到师傅正在叠衣服,他将玉片递过去,一边问道:“师傅,你知不知道乾云宗?”

“乾云宗?没听说过啊,怎么了?”师傅接过玉片,“这是什么?”

“是这样的,我在餐馆遇到了两个人,他们让我去乾云宗。”

“让你去乾云宗?仔细说说。”

郑秋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说到依罗花的时候,他还比划袋子的大小,表示种子非常多。

“这么说是他们觉得你会种药,才邀请你去的?”

“是啊。师傅,依罗花真这么难种吗?为什么他们连先破种皮都不知道?”

师傅捋了捋胡子,挺直腰背面露骄傲之色:“这破种皮可是你师傅的独门秘诀,当初师傅可没少浪费种子,花了二十多年才摸索出来的。”

“二十多年啊!原来我是占了师傅便宜。师傅,那我要不要去什么乾云宗啊?”

“这个……”师傅有点犹豫,“乾云宗我还真不知道,要不咱们去问问芸幽,这方面她肯定懂得比我多。”

“芸幽姐,你在忙吗?”郑秋和师傅敲开芸幽房间的门。

“不忙,什么事?”芸幽坐在桌边,双手依然不停织衣服。

郑秋递上玉片:“芸幽姐,你看看这个。”

芸幽放下衣服,接过仔细瞧,玉片通体羊脂白,薄薄的,正面刻有乾云两字,背面刻着本翻开的书册。

“乾云、乾云,这难道是乾云宗的东西?郑秋,这个你哪儿来的?”

郑秋抬起头和师傅对视了一眼,芸幽姐还真知道乾云宗哎。

他回答道:“芸幽姐,这是别人给我的,是这么回事……”郑秋将刚才对师傅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接着问:“芸幽姐,你知道这个乾云宗的情况吗?我要不要去?”

“你当然要去,这可是难得的机缘。”芸幽摸着玉片,微微仰起头,一边回忆一边告诉郑秋。

乾云宗创立已有一千四百多年,是云袖大陆上仅剩的三个千年宗派之一。

乾云宗很奇怪,从不参与任何宗派之间的争斗,但它却占有山峰一百余座,并且在大陆各处都建有联络驿站。要问为何没人打乾云宗的主意,这和它所做的事有脱不开的关系。

乾云宗会派弟子踏遍云袖的各个角落,四处搜寻、购买功法和阵法,然后将这些东西藏在一个叫问天阁的地方。每五年,各个宗派都会去乾云宗那儿选购需要的功法和阵法,到时候那里会举办庆典,叫乾云点册。

乾云宗最出名的绝学是乾坤聚云阵,但这并不是一门用来攻击或是用来防守的阵法,而是聚集天地之气,改造山峦灵脉,辅助修炼的阵法。这个乾坤聚云阵也能买,任何宗派,只要报酬给足,乾云宗的人就会亲自跑来布阵。

所以乾云宗更像是做生意的商人,只有你买不起的,没有你买不到的。其他宗派自然都愿意与其交好,这样才能买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云袖修炼者之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云袖法千万,悉数出乾云。

芸幽将玉片还给郑秋,说道:“郑秋,你根骨不好,没办法修炼。但乾云宗藏有无数奇功异法,总有一门能让你踏上修炼这条路。这乾云宗你说什么也要去。”

郑秋回过头看看师傅:“师傅一起去,那不是也能修炼啦!”

师傅摆摆手:“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不可能,不可能。”

“芸幽姐不是说了,那里什么功法都有,肯定也有给年纪大的人练的。”

“这……”师傅不知如何回答,难道真的能找到这样的功法,他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丝希望。

“对了,芸幽姐,你也一起去吧。说不定有办法让你腿再长出来呢。”

“我?”芸幽愣住了,郑秋说的没错,她去乾云宗说不定还真有机会。

但很快,她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乾云宗离这儿起码三千座山以上,我现在这样,根本去不了。”

郑秋抬手在空中比划着:“芸幽姐,你不是能飞吗?可以飞过去的啊。”

芸幽低下头:“飞?我现在经脉都毁了,什么修为都没有,还怎么飞。”

“芸幽姐,你别哭,别哭。没关系的,我可以推着你走,一直走到乾云宗。我保证过的,你要去哪里我都会推着你去。”

芸幽摇摇头,双手转动轮椅,靠到床边:“别傻了,带着我,你能一天翻过一座山吗?即便你能一天翻过一座,到乾云宗也要十年。就算你到了又怎样?我经脉全毁,还能修炼什么?”

说罢,芸幽抓住轮椅的扶手,用力撑起身子,一点点爬到床上:“你们出去吧,我累了,要休息。”

和师傅一起离开房间,郑秋满脸沮丧:“师傅,这可怎么办?乾云宗那么远,带不上芸幽姐。就算你我两人去,也不知道要走多久。”

师傅没有回答,而是望向远方的青山,捋着胡子想心事。过了好久,师傅突然问道:“乖徒弟,那两个乾云宗的人知不知道你毫无修为?”

“额,好像是知道的。”

师傅握起拳头往手心一砸:“这就对了。”

“啊?什么对了?”

“乖徒弟,肯定有别的办法去乾云宗,他们绝对不是让你用脚走过去。”

“别的办法......师傅说的对啊!他们肯定不是让我走着去。”

“徒弟,你现在还能找到那两人吗?”

“这个……”郑秋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师傅拉着郑秋来到河边,坐在钓鱼的木凳上,他看着夜里倒映星光的水面缓声道:“乖徒弟,别急,这种时候就要像钓鱼那样,要保持耐心。和师傅说说,那两人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有什么脾气?”

郑秋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开始回忆,从那天被掀翻到雪地上开始,他一点一点讲,尽量不错过每一个细节。

师傅仔细听完后,捋着胡子慢慢说道:“这么看来这女孩是个吃不得亏的主,她师兄什么都随她。那你第一次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

“额,年关第二天。”

“第二天……如此说来这段时间他们就在碧河镇附近。”

“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师傅慢慢皱起眉头:“嗯,如果按女孩的脾气,应该不会在山里露宿。如果要住店,那镇上最好的应该是稻香居。徒弟,今天你有留意过,他们出了餐馆是往哪边走的吗?”

郑秋歪着头想了会儿:“好像是往左走的。”

师傅眼睛一亮:“对,醉山楼要往左走才能去稻香居。乖徒弟,有眉目了,明天咱们去稻香居看看,说不定能碰上。”

精彩点评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玄幻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传奇药农》,会想起乾云宗,师傅,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