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画墨》重生之神棍痞少作者:青衣画墨 第5章 捕捉帅哥一枚 画墨精彩阅读

《画墨》重生之神棍痞少作者:青衣画墨 第5章 捕捉帅哥一枚 画墨精彩阅读

时间:2020-06-28 07:16:58来源:阅文集团

《画墨》画墨竹 立场倒换 画墨总受 连载

画墨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陌上冥花状态:连载中

优质爆文《画墨》是陌上冥花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故事,内容中的主线角色是林画墨,许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一看。书中主线围绕:帝都。南宫邪和死身殊死搏斗两个月,如今病情终于稳住。听说这要多亏了花灵国献上的奇药,夏泽皇上可高兴坏了,立马大赦天下,对于花灵国那可是恩典无数呀。只是林丞相却无端被圣上苛责,虽未降职,可是却禁足在家。

《画墨》 免费试读

帝都。

南宫邪和死身殊死搏斗两个月,如今病情终于稳住。

听说这要多亏了花灵国献上的奇药,夏泽皇上可高兴坏了,立马大赦天下,对于花灵国那可是恩典无数呀。

只是林丞相却无端被圣上苛责,虽未降职,可是却禁足在家。

顺城,庄子上。

林画墨得到这个消息时已是两天后。

早饭过后,她正在低头侍弄花草,听到丫鬟说起。

当时只是一笑置之,说实话她对这个便宜爹没有好感。

秋韵站在小姐身旁,欲言又止。

她发现自从小姐死而复后性格大变了,可是这样究竟好还是不好?

无论如何,小姐终究是林府的一员,这样是不是有点冷血?

林画墨大功告成后,看着一排排长势极好的盆栽,心里升起阵阵满足感。

这时,看到迎面走来的刘管家,她心里纳闷。

按理说此人现在不是该热火朝天的选拔护院吗?难道人选已定。

没想到真被墨墨猜中了,对方的确为了禀报此事。

顺城本是小城,别说武功高强之人,就是半调子也不多,不过也许是运气好的缘故吧,今天早上横空出世了三个高手,这才使得选拔提前落幕。

漪澜院。

林画墨三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两男一女。

两个男子瘦的像竹竿,这女子却十分魁梧。

“小姐好。”三人反应挺快,在管家的授意下立刻向来人行礼。

“听说你们武功不错,不如比划一二。”林画墨坐下,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三人对视一眼,开始过招。

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暗藏杀机。

没想到这男子看似若不经风,其实乃是暗藏不漏的高手,这女人也不赖。

三人轻功极好,令人叹服。

高手呀,的确是高手,这次真是捡到宝了。

小墨墨摆手,管家立马叫停。

“从今天起,你们三个就负责保护漪澜院的安全。”管家郑重的嘱咐道。

“遵命。”三人异口同声。

管家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秋韵这才扶小姐进屋洗漱。

外院只剩下三人。

“许房,你确定主子在这吗?”女子压低声音。

“那个记号是绝密,只有我们几个心腹知道,绝对不会弄错。”说话的男子叫许房,此人皮肤白皙。

“可是我刚才探查过了,没收获。”开口的男子叫许龄,皮肤黝黑。

许房和许龄是两兄弟,许房是兄,许龄为弟。

“看来只有晚上再行动了。”许房提议道,另外两人附议。

这番谈话当然无人知晓。

夜幕降临。

漪澜院灯火通明,林画墨坐在闺房里发呆。

自从上次从锦越茶楼回来,她便萌生一个念头,那就是赚钱。

没钱寸步难行呀,这句适应任何时空。

别说出个远门,置办衣物。

万一哪一天便宜爹抽风了,想起我这么个女儿,非要接回府看里,那可如何是好?

忽然,林画墨听到院子外传来打斗声,她对身旁的丫鬟说道:“走,我们出去看看。”

两人走了出来,却看到意外的一幕。

院长里除了三个护院之外,还站着一个陌生男子。

借着月光,她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他一袭黑色布衣,头顶束着一条银色发带,俊美的脸颊仿若造物者精心雕琢的。

林画墨呼吸一窒,说实话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你是谁?”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她问。

“他是我们的大哥,小熙希望小姐可以收留他。”女护院抢答。

话音刚落,许房和许龄也一脸期待的看向林画墨。

“是吗?”林画墨精致的脸颊划过一抹笑意,反问道。

她觉的事情并不简单。

哪有如此多的巧合。

“姑娘好眼力,这三人其实是我的属下,而我便是南宫耀。”黑衣男子答,深邃的眼眸里满是玩味。

这个丫头有趣,显然已经察觉出什么。

南宫耀,林画墨听过此人。

用现代的话说,此人就是一个富二代和权二代的结合体呀。

他的叔父是皇上,父亲是诚王。

这家伙就是一个标准的执垮子弟,整日流连在帝都的花丛之中。

今儿怎么有空来顺城呢?

“我家庙小,还请小王爷移驾吧。”林画墨狡黠的望着男子,就不买账。

“实不相瞒,其实本公子就是顺城城主要找的人。”黑衣男子叹气。

“他为何要抓你?”林画墨好奇。

“南宫邪的病情虽然稳住了,可是只能维持三个月的寿命,所以太子爷派我前来找寻一位故人,后来本少爷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一路被追杀。”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娓娓道来。

分明是陌生人,对方却愿意坦诚相见,林画墨心中微动,她说道:“你可以留下。”

她说完,径直进房间了,秋韵随后跟上。

“多谢。”南宫耀感激一笑。

三个石化的护院这才找到心跳,看着主子一副见鬼的神情。

天啊!一向冰冷的主子竟然会笑了,还和女孩子说话了。

太好了,莫非万年铁树开花了。

只是他干嘛要冒充别人呢?不解呀。

南宫耀忽然捂着胸口,表情痛苦。

“主子”两男一女围了过来,关切的惊呼道。

“受了点伤,无碍。”南宫耀摆手。

“主子,我这有药。”许房从袖子中取出一个瓷瓶。

“小熙,你可知错。”南宫耀接过,视线看向在场唯一的女子。

“主子恕罪,是属下心急了,差点暴露主子的身份。”女人跪下,一脸愧疚。

“你先起,回去再罚。”南宫耀语气冰冷,和刚才面对林画墨之时,简直是判若两人。

“许房,城门何时会开?”南宫耀问。

“镇国公最迟三日后到,主子放心。”许房答。

南宫耀听闻此事,嘴角勾起弧度。

“主子。”许龄欲言又止。

“说。”南宫耀蹙眉。

“主子,你为何对那丫头说了那么多,如果她去告密怎么办?”许龄疑惑。

“笨蛋,主子可什么都没说。”许房轻笑。

南宫邪生病也不是什么绝密,还有就连主子的名字都是假的,只是有一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她不会。”南宫耀语气笃定,引得三人侧目。

卧槽,主子绝对吃错药了,竟然如此草率的信了一个陌生人。

不对,听这话,好像主子特别了解这个丫头。

“主子被谁伤的?”许房问。

“这个以后再说,记住从即日起没有主子,懂?”南宫耀吩咐道。

三人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精彩点评

这本《画墨》算不上是一本好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陌上冥花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