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浮世短长生》长生悬疑短视频 第23章 农家 中 浮世短长生男妃文

《浮世短长生》长生悬疑短视频 第23章 农家 中 浮世短长生男妃文

时间:2020-06-27 16:27:23来源:阅文集团

《浮世短长生》长生悬疑短视频 清水文 浮世短长生女王 连载

浮世短长生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容平三月状态:连载中

火爆辣文《浮世短长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容平三月,光环人物余恒风,艾灸,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大山与余恒风再回来已是黄昏。诸宁安将嘱咐一番,汉子立刻转去厨房熬药,转眼对上余恒风幽深的墨眸。“辛苦大哥了。”她说。“无妨。”“大哥,你去歇着吧,我去给嫂子艾灸。”“你……”余恒风有些欲言又止,却又见

《浮世短长生》 免费试读

大山与余恒风再回来已是黄昏。

诸宁安将嘱咐一番,汉子立刻转去厨房熬药,转眼对上余恒风幽深的墨眸。

“辛苦大哥了。”她说。

“无妨。”

“大哥,你去歇着吧,我去给嫂子艾灸。”

“你……”余恒风有些欲言又止,却又见她精神不错,摇摇头让她去了。

艾灸虽不适合黄昏以后,但因不确定能留在这儿多久,所以还是早治早好,只要讲究些手法还是可以的。

嫣娘躺在床上,伸出脚来,只艾灸她的小脚趾。

虽不过一个时辰,汉子过来见嫣娘的脸色却好了起来,对诸宁安也变得和善多了。

“忙完了,就出来吃饭。”

诸宁安朝他点头,收拾了手中的艾灰,坐在院中桌前,余恒风端着大碗米从厨房出来,高大的身影有些不搭调。

“吃吧。”他坐在身侧,又为她打了碗满满的白饭。

“是啊是啊,快吃吧。”嫣娘显得很是热情。

“今日真是谢谢兄弟了,我也不会说话,来吃这个。”汉子一手扯下桌上摆着的山鸡腿来,一只放在余恒风碗里,一只给了诸宁安。

桌子上不是鸡,就是猪,很是丰盛,可蔬菜之类不多,诸宁安终于有些明白,嫣娘为何会有癥痼之疾。

明明很饿,可看着一桌的肉,可都是发物,受了伤又不能多吃,一时便没什么胃口。

这家是猎户,人家如此热情招待,诸宁安拿着筷子,面露为难。

“怎么不吃?”汉子脸本就黑,又半脸胡子,眉头一皱,显得有些可怕。

余恒风也不解的看向她。

诸宁安小声道:“这饭太丰盛,我自小胃口不大好,饭打得多,猛然吃怕胃不舒服,所以有些犹豫。”

桌上骤然安静下来,忽然后悔说出这样的话,眼看面前明显高过碗的白饭,咬咬牙心道,还是吃吧。

鼓足勇气端起碗,却见面前伸出一双手拿过碗去,余恒风深深看看她一眼,挖出一半来,又蹙眉问道:“这……你够不够?”

她小眼一亮:“够,还可以再分你一半。”

“……”

余恒风眉头皱的更深,诸宁安见他不嫌弃,朝他碗里又拨了一些,连那鸡腿也给了他,自己这儿只剩一口米,这才低头吃起饭来。

三两口吃完,发觉吃快了,自己是客,主人还在吃,她也只好坐着。

板凳很低,要伏着身子,下午艾灸就坐着,一坐一个小时,此时微微弯背,后面生生的疼,天气又热,额头微微冒了一层汗,连身上都是。

“去回屋吧。”

余恒风再次朝她说:“你去回屋,剩下的我来。”他坚持将她从座上扶起,看着她朝屋里走。

屋子有些空,又有些闷热,背后虽一直隐隐的泛疼,可还好没伤到骨头,动了动,隐隐感到背后粘着衣服,估计有地方蹭了皮,出了血。

正想着,被吓了一跳。

“谁?”

屋内的门被人推开,余恒风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食物,径直走过来放到床边,说了声:“吃吧。”又走出去不知忙活什么了。

床边是一碗馄饨。

白嫩嫩的不过几个馄饨在碗中浮着,清淡的汤底飘着绿油油的葱花,泛着几滴油气,看起来又清淡又有食欲。

她端起来闻了闻,香气扑鼻。

拿起碗筷,腾腾的热气怕烫了嘴,吹了吹,也许实在太饿,不过几分钟,碗里的十个馄饨便下了肚。

她拿起空了的碗筷朝外走,却见汉子搀扶着嫣娘从厨房里走出来。

“谢谢嫂子招待,你手艺真不错。”

嫣娘朝她笑,身后紧跟着余恒风也从厨房走出,过来接她手中的碗。

“都吃了,饱了?”

诸宁安点点头,不好意思道:“这个还是我来,你回屋歇着,嫂子你也回去,辛苦了。”

洗过碗筷,再进屋,余恒风已躺在地上,他的身子底下垫了张草席,闭着眼均匀的呼吸。

为什么不在床上睡?

也许……不喜欢和别人睡。

她笑了笑,觉得自己白紧张了。

吹了灯,借着月光,轻手轻脚的朝床边摸去,上了床,手下绵软一片,低头一看,木板床被铺上了两层薄薄的被子。

嫣娘下午拿着的薄被过来,说晚上凉让他们盖着,记得刚才出去的时候,被子明明叠好放在床头。

怎么被铺开?

是他铺的?让她盖?

可她不需要两床啊。

诸宁安摇摇头,拿起枕头朝里挪了挪,准备睡下,不料出现清脆的声音。

见地上的人未动,疑惑再看,枕边倒了三四个小小的瓷瓶,瓶上还贴着纸张。

好奇下借着窗外的光,凑近了好不容易看清了上面的字,一瓶写着止血、一瓶祛瘀、一瓶消肿……

下午的时候还没有?是谁放在这儿的?

难道是余恒风,他说正巧去药铺一趟,屋子下午再没有人进来,是他,放在这儿给她的?

忽然间,脑海中闯进一个想法,那身下的两床薄被,不是让她盖,而是……考虑到她的伤?

诸宁安忽然大为动容,内心一下子就软的如身下被褥一般,胸中更是涌出一种压制不住的暖来,看着地上的躺着的人,心里不觉竟有些愧疚,昨日背她一夜,今日又不曾合眼……

“大哥,上床睡吧。”

不知怎的,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明明知道不该,可……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怎么忍心让他在冰凉的地上睡一晚。

等了许久,不见人应,宁静的夜里,诸宁安撑着身子张了张口,却又合上,微微纠结。

“睡吧。”地上的人翻了身背过去,飘出一句话。

看着他的背影,诸宁安眉头松开侧着身,很快入睡。

第二日早,胸口沉甸甸一阵憋闷,迷迷糊糊睁眼。

窗外已透亮,屋内却没有了余恒风的身影。

她匆匆下床,出了门外,却见嫣娘端着饭,放在院里的桌上,叫她过去。

桌前只有嫣娘。

“嫣娘,我,我大哥呢?”

嫣娘柔柔一笑:“别慌,你大哥和你大山哥进山了,他没给你说?”

“什么进山?”

诸宁安有些听不懂,昨晚余恒风没对她提起要进山。

“昨日大山回来,对我说,恒风兄弟要和他一起进山打猎,说再打这最后一次猎,孩子出生之前就再也不去了。”

打猎?是为了帮嫣娘一家么?那为什么不对她说声?

“妹子,你别怪我自私,山里猛兽多,我不放心你大山哥去,我看恒风兄弟是个稳重的,便答应了。”

诸宁安坐下,朝院外看看,院子空荡荡的,哪儿还有人影。

她嗯了声,道:“大嫂叫我宁安。”

“快,吃饭,吃饭,恒风兄弟走前特意嘱咐我做些清淡的,说你身上有伤。”

诸宁安勉强一笑,心里有点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饭后,嫣娘起身收拾,诸宁安扶着她回屋。

“大嫂,你歇着,我来洗。”自己跑去厨房洗,刚洗完却见嫣娘嚷叫着进来:

“你看我这脑子,你大哥走前烧了一锅热水,说给你清洗伤口用,我,我这给忘了,你快看看还热这没。”

旁边就是灶台,走过去揭开锅盖,满满的一锅水,还蒸腾腾的冒着热气,诸宁安大喜,原本就愁不能清洗的事。

可接下来又犯了愁,这么大一锅水怎么用。

嫣娘不知从哪拿来个大盆,又取来大桶,放到厨房灶台旁,对诸宁安道:

“你就用盆把热水舀进桶里,刚好厨房外大缸里有凉水,我给你关上门,就在厨房洗。”

农家的厨房都很大,灶台旁放一个桶绰绰有余。

诸宁安不好拒绝,身上穿着土子的衣服,这么些天脏的不成样了。

想着这样和余恒风相处这么多天,诸宁安就想皱眉,不管了,就先凑合一下。

“你洗,我给你把门关上。”嫣娘善意为她关上门。

诸宁安脱起衣服来。

外面的一层还算不难脱,可里面的内衬费了好大的劲才脱下,因为她的背部的一些地方,被巨石刺破了皮,她能感觉到随着脱衣的动作又被扯住的感觉,伤口似乎和衣服粘合在一起,若硬扯,好不容易泛干的伤口就会再次出血。

可没办法,只得慢慢挪动着手脱。

原以为内衬是最难的,可到小衣的时候,才知道小衣才是最难的。

这小衣套头穿的。

咬唇忍住,先退出一只手臂,然后再退出另一只,一番功夫,头冒出了汗,终于脱了下来,她呼了口气,一脚踏进桶,水已经有些微凉了,又加了两盆水,水温刚刚好。

这会诸宁安终于觉得舒服了,她跪坐着,用手擦拭身体,等觉得差不多,红着脸朝外大声喊:

“嫂子,能不能进来帮帮我?”

嫣娘拿着身衣服,走进来,见着诸宁安背对门口伏着身子,惊呼道:

“这丫头,你是做什么弄成这样子,好好的这么大一片青紫,这……这儿还流着血……”

“嫂子别慌,我不小心滚下山,撞到了,这才没办法清洗,所以请你帮着,我好上药。”诸宁安指着旁边放在地上的盆道:“这桶里的水已经温了,我舀了盆,你往我背上浇。”

青紫的脊背,与其他地方的雪白如凝脂的肌肤鲜明对比,嫣娘犹豫,水刚一碰肌肤,听见诸宁安倒吸一口气的声儿,连忙控制力道,让水流尽量轻缓,她趴着忍住,唇色尽褪,嫣娘只看一眼都觉得替她疼。

“你这丫头,怎么伤成这样,昨天还要给我看病,你那大山哥手劲也没个轻重,你也不怕他把你碰出个好歹来。”

诸宁安眉头舒展,勉强一笑:

“要不是嫂子,我们这会还不知道睡在哪儿呢,正好听到你们所愁之事,便没多想。”

见诸宁安顾着说话,表情也慢慢舒展,嫣娘边浇便继续聊:

“最初看见恒风兄弟,还以为是你亲大哥,可听你说,他还不知道你是个姑娘,这可把我弄糊涂了,我就没见过哪家当哥的,有他那么心细体贴,昨夜看你没吃,还亲手包馄饨给你。”

原本趴在桶边,这会听话惊异的转了头:

“你说昨晚的馄饨,是我大哥做的?”

“是呀,恒风兄弟见你没吃多少,非给我塞了几两银子,又是要面又是剁陷的,我要帮他还不让,最后那利落的,看的我都奇了。”嫣娘笑了笑又道:“若不是提前说他不知道你的身份,我都要误会你们是两口子了。”

诸宁安被话说蒙了,听到后一句,一下涨红了脸。

“嫂子,你说什么,我才十四,还……”

越解释越不清楚,及时闭了嘴,察觉背上早已清洗干净了。

诸宁安这发觉嫣娘怕她疼逗她呢,她微微抿唇回头道:

“谢谢,嫂子。”事情还没完,又道:“还要麻烦嫂子一件事,去把昨天留在你屋里剩下的艾灰拿来,倒在我背后破皮的地方。”

“成,成,你等着,对了,给你拿了旧衣服,胜在干净,你先凑活凑活穿。”

放在一旁的衣服是套女装,没来得及发愁,嫣娘就跑回来了,给抹完背,却见诸宁安支支吾吾:

“嫂子,你还有没有别的衣物,我……”

嫣娘了然笑了:“你担心什么,打猎至少也要个两天,家里只有我们俩,刚好把衣服洗洗,你再换上。”

听到打猎要两三天的话,诸宁安又是一愣,见嫣娘说的在理,也不再扭捏。

精彩点评

容平三月的《浮世短长生》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