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那人那狗那炊烟》倴城往事 好梦 那人那狗那炊烟章节在线试读

《那人那狗那炊烟》倴城往事 好梦 那人那狗那炊烟章节在线试读

时间:2020-06-27 08:09:28来源:阅文集团

《那人那狗那炊烟》那人那狗那炊烟txt 同人志 那人那狗那炊烟SM 连载

那人那狗那炊烟

类型:婚恋作者:一个小小学生状态:连载中

一个小小学生火爆热文《那人那狗那炊烟》由一个小小学生撰写的婚恋风格的网文,主线人物木琴,老贺,故事柳暗花明,非常可以看一下。小说剧情回顾:杏花村的工地主要设在北山脚下。就是把那条银链子般冬夏不干的小河拦腰截断,就着地势筑起一道堤坝,建成一座小型的水塘,以备干旱无雨的季节浇灌散布在山坳里的数百亩耕田。工地已经铺展了半个多月,已渐显雏形。全

《那人那狗那炊烟》 免费试读

杏花村的工地主要设在北山脚下。就是把那条银链子般冬夏不干的小河拦腰截断,就着地势筑起一道堤坝,建成一座小型的水塘,以备干旱无雨的季节浇灌散布在山坳里的数百亩耕田。工地已经铺展了半个多月,已渐显雏形。全村能劳动的人全部上了阵,连妇女和半大崽子也不例外。

此时,工地上的人正在休息。没了刚才人仰马翻的喧闹声,工地上却也不冷清。人们反而嘻嘻哈哈,热闹非凡。这热闹处,就在堤下妇女组负责的泄水渠道段上。

刚开始的时候,工地上的劳累把人拖得没精打采的。一到工间休息时,到处横七竖八地歪躺着人。间或有男人对了女人说笑几句无聊的荤话外,整个工地上就显得死气沉沉了无生气。男人们可以四仰八叉地倒地休息,妇女却不敢。她们只能东一堆西一伙地聚在一起,乱扯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篇。或有长舌惹事的,就有意无意地穿缀出一些不愉快的事端来,引起一连串的小矛盾小疙瘩。

木琴本就厌烦这样的细琐事,劝解起来又说不清断不明的。就想,不如把工间的妇女鼓动起来,搞些个娱乐活动。既没了撕扯闲话的空闲儿,又消除了劳动带来的疲乏。她知道,女人中有几个嗓子好的,会唱一些新歌和老戏。特别是金莲和雪娥,唱出来的腔调格外缠绵动听。于是,她就鼓动她俩带头唱,以引得别人也跟着唱。

刚开始,无论她怎样怂恿,俩人就是不唱。俩人羞得脸红脖子粗地把头埋进腿裆里,扭捏得不行。木琴没办法,就自己先唱。岂不知,她说话的声音倒是响亮,唱起歌来却像牛哞般直,还老跑调儿。引得男女老少笑岔了气,直喊肚子疼。俩人见木琴被人哄笑也不在乎,就有了跃跃欲试的表现欲望。再加上木琴极力鼓动,俩人也就扭扭捏捏地跟着唱起来。这样一来,又带动了几个年龄小的唱。妇女工地上就有了些活气,引来了村人的围观哄闹。慢慢地,又有人举荐男爷们中会戏词的唱,而且哄着逼着缠着让他唱。被逼无奈的情形下,几个男人也就唱开了。于是,劳动的时候,人们总是盼着工休时间。有了盼望,时间也觉过得快,劳乏也去得快。振书还把自己的京胡拿了来,给会唱老戏的人伴奏,弄得工地上像开了戏台。

酸杏一行人还没到工地,远远地就有京胡和戏调声“依依呀呀”地传来。

杜主任就皱起眉头,说,老贺,你弄啥儿哩。

酸杏心里一个劲儿地骂这帮混账东西。早不休晚不休,非得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工休。还依旧哄闹戏耍,不是往自己眼里滴药水水嘛。他带着一额头细汗,紧张地回道,是工休时间,他们闲着没事,就搞个娱乐啥儿的。领导放心,我一定会把这股歪风邪气刹住。干活就像干活的样儿,休息就像休息的样儿,绝不会再这么乌七八糟的了。

杜主任也不回腔儿,推着自己那辆除了铃铛不响浑身都响的“国防”牌破自行车,一个劲儿地往工地上急赶。

酸杏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想,这下可完了,任自己说破了天,也不顶事了。由此,他暗恨木琴。这疯婆娘,弄啥儿不好,非要搞这儿,存心要倒我的台面嘛。这回不狠狠整治了,下回不得能上了天呀。

来到工地上,果然见满工地的人聚拢蹲坐在即将成型的坝体周遭,看一对男女在对唱老戏。人群中不时地爆发出阵阵哄闹喊好声。

酸杏抢先跑过去,大声呵斥道,停哩,停哩,甭喊魂儿哩。领导来检查工作,都麻利地去干活吧。

众人惊愕片刻,又纷纷起身要去上工。

杜主任忙喊道,别停,别停,再接着唱呀。挺好嘛。

众人以为公社的人在讲反话,愈加匆忙地找寻着自己的工具,落荒奔逃。工地上立时响起了锨镐磕碰石子的声响。

杜主任问酸杏,是谁引头搞的。酸杏赶忙说,是妇女组长木琴。他又一叠声地喊叫木琴,叫她快点儿过来。

木琴慌慌地奔来,说这都是自己带的头儿,与村干部无关,与社员也无关。要处理,就处理我自己吧。

杜主任就笑,说,处理啥儿吔,这法子推广都来不及嘛。又问道,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酸杏插话道,是福生家里的,从南京回的,还不大懂咱这儿的规矩。领导千万甭上怪哦。

杜主任不理酸杏的茬儿。他只是问木琴一些事,诸如多大年纪,几个娃崽儿,是啥文化,咋想起要挑头搞这活动的,有啥好处等等。

面对杜主任一连串的问题,有一半是木琴自己回答的,并紧着说这事是自己挑的头儿,没村干部一丁点儿。公社怎样处理,自己都认了。有一半是尾随而来的茂林替答的。他还加入一些对木琴工作的肯定和赞许话。

其实,茂林并不知道酸杏内心的惊吓和绝望。他还以为公社领导挺赏识这样的活动,特意叫发起者木琴介绍经验呐。他便不甘落后地挤上前去,多说点儿好话,在公社领导面前多表现表现自己。好叫他们知道,这里有我茂林的一份功劳,也捎带着加深一下公社领导对杏花村生产队长的印象。若是明白了酸杏的担惊受怕,他早就脚底抹油溜进人堆里,任鬼魂也不叫找见。

酸杏心里一阵畅快,想,你个臭小子算是精明过了头儿哩,巴巴地跑来趟这浑水水。很好呀,上头追究下来,咱俩可是一绳拴俩蚂蚱,蹦不了我,也跑不了你,一堆去死吧。

几个人正说着话,有人在脚下的水渠工地上喊木琴,说钟儿醒了,要吃奶呀。这一声喊叫,不仅酸杏额头上又起了一层细汗,连木琴也显得慌张起来。

木琴吞吞吐吐地解释道,孩子小,没人看管,就带到工地上了。不过,决没有耽误过劳动。

杜主任轻声问道,多大了。

木琴老老实实地回道,七个月大了。

杜主任一时没吭声。他沉思了一下,转身对随行的人说道,看看,看看嘛。咱们见天儿抱怨工作忙压力大,那就比比呀。就在这儿比,还能说啥儿嘛。他又对一个戴眼镜的小青年吩咐道,你负责把这个村子在工地上开展文娱宣传的事好好整理出个典型材料,直接报给我看。我看呐,在这儿开个现场会就不错。工程是看得见摸得着,新鲜东西也随手可得,值得推广呀。

一听到这儿,酸杏的心一下子差点儿蹦出来,刚才的惊吓顿时化作了无限惊喜。这瞬间的大掉个儿,使他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啥毛病,听错了。他呆愣愣地傻站着,不知怎么说才好。

一个随行的领导推他肩膀,调侃道,老贺,咋又迷糊哩。杜主任要给你村树典型开现场会呢。

酸杏清醒了,知道自己没听错。紧张中,他又不知如何开口,只是咧开大嘴憨憨地笑。两片嘴丫子差点儿挂到了两只招风耳朵上。

杜主任又自言自语道,老胡见天儿跟屁虫似的向我诉苦,说杏花村一筐木头砍不出个木砦子。现成的一个摆在这儿,还焦心个啥儿呀。

酸杏心里就一晃悠。但因了刚才的惊喜来得太突然,他没往深处寻思,也没有时间深想。他赶忙随前跑后地陪同杜主任一行细细查看了工地上的施工情况,并掏出个皱巴巴的小本子,认真记下了领导对几个小地方的调整意见。之后,酸杏把公社领导恭送出工地。一直到看不见影子了,他才抬起胳膊,擦了擦额上已不知是冷还是热的细汗。

他让振富把振书喊过来。

振书跑过来问道,领导走咧。

酸杏应道,走哩。又悄声说道,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光溜溜地蹲坐在一间屋子里,啃食会活动的**棒。你给解解,这梦好呢?还是不好。

振书回道,好呀,是好梦呀。梦相上说,男人裸体命通达,又说赤身露体大吉利,都是好梦呢。就是**棒会活动,还要啃食,你可能会有场惊吓。这也不能全信。好梦总是好梦,一星半点儿地差,也没啥儿嘛。

酸杏随道,是哩,是哩,我也不过随便问问罢了。便打发他去继续干活。他心里却琢磨道,这梦还真他娘地准。自己可不是差点儿被吓死,又差点儿喜死呀。

精彩点评

《那人那狗那炊烟》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婚恋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婚恋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那人那狗那炊烟》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九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