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师堂》超级相师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世共永 相师堂小顶

《相师堂》超级相师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世共永 相师堂小顶

时间:2020-06-27 08:07:19来源:阅文集团

《相师堂》大相师 MB 相师堂同人女 连载

相师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牧行云状态:连载中

优质爆文《相师堂》是牧行云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小说,主线中的主人公是章儿,陈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点石成金,值得阅读。书中主线围绕:“庄子《逍遥游》中有言,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谓小年;楚之南有冥灵者,五百春、五百秋,此谓大年。我不求百载,但求一世共永。”南宫轶回头对胡尘道,“你将此话转于七空大师,谓他我要为顾谙改命。”胡

《相师堂》 免费试读

“庄子《逍遥游》中有言,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谓小年;楚之南有冥灵者,五百春、五百秋,此谓大年。我不求百载,但求一世共永。”南宫轶回头对胡尘道,“你将此话转于七空大师,谓他我要为顾谙改命。”

胡尘惊诧,惊道:“公子?改命乃是悖天之理,世间从未听说过成功者。”

“胡尘,我曾盼与顾谙能从千里,可当我们共行千里之后,我又盼能居一船,当我们居一船之后我又盼能共一世------天下皆知她三十而殇的命数,这成为她最痛的伤,我不愿她伤,不愿她以此为借口避我。”

“公子担负南杞万民,岂能陷于情感之事?”

“我父皇钟情母妃时,你可曾出言劝阻过?”

胡尘低头。

“情感是一种表达方式,我应该爱百姓、应该爱众臣、应该爱亲朋,为何到了心仪之人时,爱却变成负累?”南宫轶反问道。

胡尘依旧低头不语。

“我对顾谙之情不会避讳躲藏,除了她我也不会再接纳别人。”

“公子,她的身份------”

“若身份成为阻力,我就想办法化解阻力。”南宫轶道。

“可若我走了,公子身边没有保护的人了。”

“此次随行多是京畿卫高手,有他们在即可。”

胡尘领命而去。

南宫轶穿戴太子冠服而出,刚迈出房门,便看见顾谙一身淡黄曲裾深衣,袅袅婷婷地站在院中。

“谙谙?”

顾谙一笑,辉映四方。

“谙谙也要出门?”

“去南城,时间还来得及,想和你走一走这围苑。”

南宫轶欣然。

顾谙转身,右手自然伸出,回眸浅笑。南宫轶会意,几步上前,轻轻握住佳人柔荑,兴奋至极。

女姁咬牙恨道:“他们这算公然调情吗?”

身旁的章儿笑道:“四师是羡慕,还是嫉妒?”

女姁一瞪眼:“出门两日被人喂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学会不尊师了?”

章儿一吐舌头,不再言语。

女姁身后的陈娘端着碗剩粥,问道:“好儿媳,我想去街上逛逛。”

章儿回头问道:“陈娘,儿子好,还是儿媳好?”

陈娘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儿子好喽!自己生的嘛!”

“既是儿子好,那你为何粘着儿媳不放?”

“我是替儿子看着好儿媳啊!”

章儿转头对女姁道:“四师,别在这儿计较了,快些和你的好婆婆逛街去吧。我得早点去围苑门口等小姐了。”

女姁闻言,近前就欲掐章儿的耳朵,章儿一个箭步飞到阶下,回头嘻笑对女姁道:“四师,您说三娘子要是知道您这凶悍模样,会怎么想您?”

“臭丫头,你敢告状!”

“我不敢告状,可我会添油加醋地跟师父聊天。”

女姁一指飞弹,一道迷雾飞出,直逼章儿。章儿腾空跃起,一纵身,停在高门之上,再一纵身,没了踪影。

陈娘在后面直眼道:“好儿媳,章儿姑娘是神仙吗?”

女姁回头,没好气道:“她要是神仙,我就是神仙祖宗了。”

“可你分明打不过她啊?”陈娘陈述事实。

女姁气笑了,用手托腮,妩媚道:“可我比她漂亮啊!”

陈娘点头,道:“嗯,我儿子有眼光。”

女姁又笑:“好婆婆,快去打扮打扮,我带你上街买吃的。”

陈娘开心地跳起来。

女姁看着陈娘左摇右晃的样子,感伤道:“我的女儿若不早夭,正是你这个年龄。”女姁忽又一笑,“我没变,这个世间却变了,没有从前可寻了。”

顾谙握着一束野花,笑在南宫轶宠溺的爱中。

少女比初见时更漂亮了,眼波流转时不自觉露出的媚态让人心神荡漾;尤其低眸静处时,像朵娇羞的兰花,盛开在空谷之中,悠闲安适,让人忍不住想呵在手中爱护。

他想拥她入怀,让她感受无时无地不为她而心动的怦然,又恐打破此时的美景;他想化作这漫天飞舞的花叶,缱绻在她耳鬓,又恐只得一时贪愉。

少女娇艳的唇色在日光下,折射出诱人的光泽。

南宫轶情不能禁地靠近少女,轻轻地、却又猝不及防地抚住少女光滑的下颌,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

夏日的阳光,不再轻柔,带着掠夺之势侵袭大地。大地眷恋着炙烤般的热烈,配合着万物生长的规律。

云上,有蓝天,伴着几丝轻风,俯瞰着大地。

心,在彼此的呼吸间跳动,渐变成律动的音乐,谱出一曲动人的乐章。

花叶还在飘舞着,从前,它们不知为何而绽,又为何而谢。今日,生命仿佛突然加入了更多的色彩。有一对恋人,牵着手在它们之中走过,带着香甜,让它们感觉今春、今夏,乃至以后的每一个春夏,它们都会怀念这一刻,这一刻,有光照耀大地,让万物都变得感性。

爱情,这世上的爱情,让人流连不知返。

爱情,真的很好。

爱情,愿在世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与人相伴。

长生果站在面馆门口,看着如花般的“姐姐”,心里莫名地多跳动了几下,这一刻,他曾想过:要不然就这样吧,守着面馆,期盼某一日她的到来,来与他说“长生果,我来了。”

顾谙看着少年额头上因忙碌而生的汗,怜爱道:“累不累?”

他等着,等来了她。

可是下一刻呢?注定的各奔西东,哪怕再多的不舍与贪恋,都只是短暂的美好。

少年激动地喊道:“姐姐?”

顾谙会心一笑,拿起少年肩上的手巾,替他擦试额头的汗,满眼的关切与欣慰。

章儿站在蒋老头的摊前,静静地看着“姐弟”俩的深情,摇头叹道:“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付出真的不能再真的感情。”

蒋老头慢慢地搅着锅里的汤,给食客添了碗肉汤,眼角却飞快地瞥了对面一眼。

今日街上行人很少,听说北城有杂剧表演,许都去凑热闹了。

送走食客,蒋老头坐在空荡的木椅上,支着下巴小憩起来。

章儿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最后一日摆摊,您倒表现出一点忧伤的情绪来啊!”

蒋老头果真忧伤起来:“哎,钻研了大半辈子的秘方,被西门里巧取豪夺了去,真是不甘啊!”

章儿抿着嘴,嫌弃道:“您可以报官去啊!”

蒋老头直了直半偻的身子,忽而问道:“我打听过了,去官衙要交入衙钱的,赢了官司不返,输了官司要加倍付钱,小老儿这点家里哪敢跟西门里那种大家斗啊?”

章儿活活筋骨,问道:“所以,您老就扮鬼去吓唬西门里掌柜的?”

蒋老头“嘿嘿”笑了:“小姐在这儿,不敢出手太过格,就用了点小伎俩。”

“所以啊蒋老头,你堂内人员单薄,连这等出气的活都得亲自上,显得你这堂主也太寒酸了。还是广收门徒吧,至少弄个左右手,出门也有底气。”

蒋老头一副高深的模样道:“所以我请示了堂主及小姐,准你任景堂堂主。”

“开什么玩笑?”

蒋老头重重地点了下头。

章儿惊疑道:“八堂堂主不是只传本姓族人吗?”

“也许在我这一任,事情现了转机。”

章儿更加不明白。

蒋老头起身道:“收摊了,吃碗面去。”

章儿上前一步拦住蒋老头:“蒋老头,你把话说清楚。”

“面馆里有高手,你还确定与我在这儿讲清楚?”

精彩点评

作为一名在古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相师堂》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章儿,陈娘)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牧行云)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