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师堂》天命相师 第七十三章 僧在缄默 相师堂69

《相师堂》天命相师 第七十三章 僧在缄默 相师堂69

时间:2020-06-27 08:10:52来源:阅文集团

《相师堂》大相师 MB 相师堂同人女 连载

相师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牧行云状态:连载中

主人翁叫紫晶,老和尚的创作是《相师堂》,它是作者牧行云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故事,精彩内容:顾谙自三更始睡至凌晨,没有再吐血。紫晶蟒巧于此际从昏迷中醒来,“嘶嘶”声不绝,似在控诉弥故的行为。弥故踱步至潭边,注视了它半天才道:“君子行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僧人行事,亦有可为不可为,所以你不必恼,

《相师堂》 免费试读

顾谙自三更始睡至凌晨,没有再吐血。紫晶蟒巧于此际从昏迷中醒来,“嘶嘶”声不绝,似在控诉弥故的行为。弥故踱步至潭边,注视了它半天才道:“君子行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僧人行事,亦有可为不可为,所以你不必恼,我不会因此多生愧心。”

紫晶蟒好似能听懂弥故的话,竟止了“嘶”声。

“你居浅水受蛊虫钳挟非我师父所为,这仇怨与我流声刹无关,至于取你血疗毒,你可当做是你的功德,而我为了报你之恩,会解了囚你的法阵------”

紫晶蟒如琉璃宝石的双目中竟溢出泪来,点了点头。

弥故双手左右画圆,引将圆线画成六角星芒,又牵着两个六角星芒重合,有光起,星芒渐渐脱离他的双手,越变越大,直至覆盖到紫晶蟒身上,化为涓流,自上而下,从头至尾,与潭水合二为一,瞬时澎湃起来,紫晶蟒就势起身仰头,蛇尾灵活地摆动起来,蛇身中处六角星芒封印图案一瞬即逝,消于清流之中。紫晶蟒翻滚着兴奋跃起,弥故这才看清它长数丈的身躯。紫晶蟒一跃至平地,舒服地盘曲成团,只露出扁长的头部,“嘶嘶”声中长吟不止。

“你很漂亮!”弥故上前抚摸它光亮鳞片,“当年封印你的人,将你养的很好!”

紫晶蟒将头置在团上,像个娇羞的孩子。

“我依你法解了法阵,希望你也能信守承诺,不要伤害那个女孩。”

紫晶蟒点了点头。

“我师父未助你出法阵,并不是存了恶意,他也是为那个孩子------”

紫晶蟒抬起头,眼中现出厌烦之色,似嫌弃弥故的絮叨。

弥故止语。

紫晶蟒环行寒潭一圈,至洞口时回头冲弥故点头示意,隐于夜色中------

弥故低诵声“阿弥陀佛!”,施礼相送。

晨时,下起了小雨,淅沥不停地从头顶那方洞口不停地洒落,顾谙仰着脸接着雨水,偶有雨滴滑落她颈窝处,凉得她一缩脖,开始咯咯地笑个不停。

弥故从洞外采了几个野果和几株山蘑,架起火烤了起来。

“老实人,我还在长身子,你就给我吃这个,还不管饱?”

弥故笑而不语。

“那条蟒蛇真的走了?”

“是!你要不信可以去潭水边看一看。”

“咦,我才不要呢?”顾谙转身继续接着雨水。

晨阳将光亮赐予大地时,雨已停了,顾谙嚼着熟酸果的时候,问弥故:“你既知咱们是来解毒的,为何不带吃食?”

弥故心情很好道:“没带吃食也没饿到你啊!”

“老和尚既打算好了为我解毒,为何不将此地布置的像样些?”

“这个地方已经很像样了。”

顾谙吐着果核,瞪着眼睛,可爱的模样让弥故心柔软得像天上的云。

“真好!能活回来真好!”

顾谙递过去串起来的山蘑,道:“你已经几天没进食了,吃一点儿------”

弥故笑着摇头:“我去收拾一下,咱们回寺院。”

“回去一定要与老和尚好好辩一辩,害我吃了这么多苦,着个人把蛊虫碾成粉和蛇血带回去不就可以了?”顾谙眼珠一转,改口问道:“不许撒谎,说,怎么回事?”

弥故垂了眼睑不言语。

“老实人!”顾谙喊道。

弥故用木棍敲熄火堆,道:“回吧!”

顾谙固执地坐在草席垫上抬头,一脸的倔强。

弥故看着明显瘦了一圈的顾谙,疼惜道:“回寺院我给你烙薄饼。”

顾谙歪着脖,认真道:“你当真不告诉我?”

弥故伸出手,半俯身,吓道:“巨蟒该觅食回来了。”

顾谙下意识地蹦起来,抓住弥故的手,紧张道:“快走,快走!”

弥故顺从地被小女孩牵着,出了山洞。

山风徐徐吹来,带着花草香,弥漫林中。雨后的林中路很滑,偶尔踩到水坑里,就势再跺一脚,看水花四溅的美丽。时有小动物伸头探看,很快就被两人的嬉笑声吓回窝里。

顾谙因吐血太多,脸色一直苍白,弥故不敢走太快,加上她喜欢林中风景,故脚程缓了又缓,走了大半日,竟还没走出树林。

紧张的神经松缓下来,弥故才感觉左脚一阵麻疼,趁着顾谙围着一只山鼠玩耍时,他蹲地扒掉鞋上裹着的泥,解下芒鞋的绑带,入眼一片血肉模糊。没想到普通一棵树毒性竟这么强,食用解毒丸也没抑制住毒性。弥故从挎包里掏出几粒解毒丸服下,取出银针正准备放血时,银针被顾谙抢了过去。弥故将脚向后一撤,不想让顾谙看到。

顾谙在弥故对面蹲下,指着他已肿胀的没了模样的乌黑的左脚嘲笑道:“它像只坏掉的猪蹄------”话还没说完,顾谙已装不下去,泪便止不住地流出,“你是不是中毒中傻了?伤得这么重怎么能忍着呢?”

“我吃了解毒丸了。”弥故安慰着。

顾谙抹了把眼泪,从弥故的挎包里翻出装水的葫芦,摇晃了下,道了句“别乱下针,等我!”人便跑远了。

弥故知自己拦不住她,挪到近旁的一棵古树下的大石上坐下,捡着树下还沾着雨水的树叶轻轻浸湿模糊的脚背,慢慢拂去脚上的腐肉,脚趾露了出来,白骨成漆,弥故摇头,自语道:“当真是毒傻了,竟不知道疼。”

少时,顾谙疾跑归来。

“得先将伤口洗净。”

“你从哪里打的水?”

顾谙指着身后道:“那里有一道瀑布。”

顾谙从裙摆里处撕扯下内里,蘸着水就要给弥故清洗伤处。

“给我吧!”弥故从手中拿过湿布,“那里除了瀑布还有什么?”

“隐约是片石林,鬼斧神工,急着回来没注意看。瀑布水流湍急,形成一个回旋的涡流,其下应该有玄机。再有的,便是这一路过去,树木少了,花草多了,嗯,与这里不同,那里像有人住过的样子。”

弥故应了声,不再接着问,低头若有所思。

“有问题吗?”

“此处我也是第一次来,好奇问问。”

顾谙注意力都放在弥故的脚上,随口答道:“以后有时间磨一磨老和尚,咱们再来探一回。这树林真是诡异,外表看着平常无奇,有果有蘑还有动物,树竟有毒,那些动物怎么活?”

弥故清洗完腐肉,顾谙递过去一个瓷瓶,道:“你的药药性平和,用我的吧!会很疼,用不用我把你绑起来?”

弥故失笑,还未开口,顾谙已拔了瓶塞,整瓶药倒了下去,药粉裸露在空气中,顾谙轻轻一吹,药粉顺着气流均匀地洒落到弥故脚上,刺骨的痛立时淹没了弥故,就像有一双利爪入腑抓紧他的心向外拖拉,弥故疼得直了眼,感觉下一刻眼角眦裂,他咬牙强忍着,保持脑中最后的清明------

精彩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牧行云)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紫晶,老和尚)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牧行云)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相师堂》被很多人誉为古代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