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师堂》天才相师 第二十二章 顾家有女 相师堂同志

《相师堂》天才相师 第二十二章 顾家有女 相师堂同志

时间:2020-06-27 07:24:16来源:阅文集团

《相师堂》大相师 MB 相师堂同人女 连载

相师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牧行云状态:连载中

优质辣文《相师堂》是牧行云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创作,设定中的天选人物是贺楠,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值得追。精彩情节试读:遣走四两草,顾谙信步走进贺家楼。楼内高梁上挂着两排红灯笼,红光四射,喜气洋洋。掌柜候在一旁,恭敬道:“小姐!”说着,递过一个红绸袋。顾谙眉梢带笑,问道:“我爹在竹林居?”“是!”“昨日还满地狼藉,这么

《相师堂》 免费试读

遣走四两草,顾谙信步走进贺家楼。

楼内高梁上挂着两排红灯笼,红光四射,喜气洋洋。

掌柜候在一旁,恭敬道:“小姐!”说着,递过一个红绸袋。

顾谙眉梢带笑,问道:“我爹在竹林居?”

“是!”

“昨日还满地狼藉,这么快就复了原貌,贺叔叔就是能干。”

掌柜被夸,也是一脸喜性:“连夜收拾的,不敢误事。”

“知道我是故意把人引来的,生气不?”

掌柜又笑:“得小姐试练是好事。”

顾谙侧着头,低声问道:“我爹给你什么奖赏了?”

“份内之事,要什么奖赏,不过老爷说小姐这次去砚城,由我陪同。”

顾谙眼睛一亮:“有贺叔陪着,我自是高兴。只是这次出门,除非我有吩咐,贺叔只管藏拙。还有,贺叔多准备些,我这人吃不得苦,吹不得风,淋不得雨------”

“你还不喜欢什么啊?喜不喜欢让人久等?”楼上传来顾相声音。

“这就来了。”顾谙接道。

竹林居内,顾相临窗而坐,一身青衣秀士打扮,透着儒雅。

“拜见顾相!”顾谙打着空千儿。

顾相无奈地叹道:“闹够了就过来坐。”

“爹今天这身打扮很精神。”

“大小姐的及笄我敢马虎吗?”

顾谙在父亲对面坐下,贺掌柜上楼布完菜后下楼。雅间内只剩父女俩。

“贺贲告诉你了吧,这次砚城之行由他陪同。”

“是!”

“他了解你的喜好,今日这桌菜都是他安排的。还有这酒,荼蘼酒。”

“闻出来了。”

“家中更清静,为什么选在贺家楼?”

顾谙给父亲和自己各斟了杯酒,道:“贺家楼后临歇马河,前临京北七门,从前叫凤尾门,我娘喜欢在这儿看日落。爹,凡是我娘喜欢的我都要攥在手心,所以京北七门、歇马河我势在必得。”

听女儿提及妻子,顾相神色黯了一黯:“老而不死,是为贼。我若不为贼,你娘也不会死。”

“爹爹既不窃国也不盗钩,何来贼说?是顾家命舛,签了卖命的契约。”

“那你还热衷国事?”

“爹爹卖命的是国主,我效忠的是自己的心,这片土地养了我十五年,山水尚有情,我总得给这片土地留点能养活自己的资本。”顾谙看向父亲,没有告诉他,若她不热衷,父亲执着国事更盛,将来他怎样才能全身而退?

“你把自己活得太累了。”

“世人谁活得不累?”

“我虽不愿你去南杞查案,却知阻拦不住你,凡事多听听女姁及贺贲建议,切不可冒进,要多思------”

顾谙盛了碗汤放在父亲面前,道:“空腹喝酒伤胃,喝碗汤。”

顾相听话地放下酒杯:“你喜欢大红的灯笼,贺贲一早就命人挂起来,点得光亮,贺你及笄。”顾相抬起头动情道,“我的女儿成人了。”

“爹爹当长寿,好为女儿掌舵。”看着女儿殷切的目光,顾相不无感叹道:“为父今日将家主印正式予你。”

顾谙抬头看向鬓已泛霜的父亲,亦动情道:“女儿定不负爹爹信任。”

顾相端起桌上的汤认真地喝起来。

楼下,贺贲露出神秘的笑来,其子贺楠不解问其故。贺贲向楼上望了一眼道:“姜还是老的辣。”

贺楠更不解:“明明是家主交了印信。”

“老爷不交印信,小姐依然调得动相师堂。再说老爷在乎的是什么?是家主印信吗?咱们这位老爷,咳------越老越把女儿宠上天了,连天女峰掌门这烫手山芋也允小姐接了。”

“爹,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

贺贲回头瞪了儿子一眼:“你会懂什么?”

贺楠并不在意自家老爷子的眼色,依旧问道:“爹,您给大小姐送什么礼物了?我瞅着大小姐捏了捏绸袋,马上喜形于色?”

贺贲并不直接回答儿子的问题,顾自说道:“依旧时之约与老爷行事风格,相师堂与北芷国主契约满后便会归隐山林,但咱们既出了世,便有不愿归者,这些人相师堂会另行安排------”

“爹你要留下来?”

贺贲摇摇头,继续道:“四司八堂这十二人,都是誓死护卫家主的。我是想着你,你资质平平,唯在经商一道上有点天赋,我便想着求了老爷小姐把你留下。”

贺楠并不在意,道:“爹,还有十五年呢?”

贺贲叹口气道:“十五年,你知道这十五年会发生什么事?”

贺楠对自家爹爹的小心丝毫未放在心上。但听着楼上大小姐又叫了一壶酒,忙高声应着。

到雅间门口,章儿伸手拦下接住酒壶。贺楠一边下楼一边回头自语道:“我爹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能?”

章儿右手执着酒壶,左手一记飞针射出。飞针贴着贺楠的腮边滑出去,钉在楼下木梁上。紧接着传来章儿冷冷的声音:“他的话太多了。”

贺楠脸色愤然,皱眉道:“爹,我不过自语一句,为什么你能进房去,我却不能,她就拿针射我。”

贺贲抬头望竹林居紧闭的门道:“知道小姐及笄为什么只选在贺家楼吗?”

“为什么?”

“因为八堂里我最可信、武功最强、嘴最严。孩子,即便是这样的我也丝毫不敢惹这位小姐,你觉得你可以吗?”

“那是大小姐,又不是罗刹。大小姐每回见我都笑呵呵的。”

“会有机会让你见识她的狠辣。方才雅间的门开着,说明他们说的话不避咱们,如今既关了门,就说明他们现在说的话、做的事,不是咱们能听的。你因不能进而贸然多言,是有怨怼之心,章儿射你,是提醒你,也是警告。”

贺楠守在楼梯口,向上望着,琢磨着父亲的话,却没想明白。

竹林居里,顾相有些不胜酒力,半倚着座椅。

“爹爹一会儿去后院醒醒酒。”

“你要去七门?”

“去会会第一笙。这两年她风头盛得很,不仅在北芷,听说在南杞生意做得也顺风顺水。”

“老太太来信,要你回门内学习规矩。”

顾谙哼了声道:“门内那么多弟子,寻哪个不可以,盯着我做什么?是不是瞧上我娘的生意了?”

“你娘的生意是老太太做主给的嫁妆,岂会再要回去?我也知你不愿意学规矩,所以婉拒了她老人家。你冬日里回庄子上,再好言解释一番。”

顾谙“嗯”了声算作答复。

“四两草被人利用,盗了第一笙的儿子。”

“方才在门口他跟我说了,是四师教他求到我这儿来了。我要救四两草,他有大用,我不能让他有事。”

“混小子,什么都敢偷。该好好惩罚他一顿。”

“是!”

“晚上早回,四位师傅准备贺你及笄。”

“这是自然,有礼物怎能不收?”

“交待你的几桩事可记下了?”

“堂中大事不敢怠慢。”

“及笄了,该物色良人了。”

“爹,您真喝多了,变话唠了。”

精彩点评

牧行云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牧行云自传意味的《相师堂》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