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相师堂》绝品相师 第六十九章 各怀心事 相师堂罗御

《相师堂》绝品相师 第六十九章 各怀心事 相师堂罗御

时间:2020-06-27 07:23:17来源:阅文集团

《相师堂》大相师 MB 相师堂同人女 连载

相师堂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牧行云状态:连载中

《相师堂》作者:牧行云,古代言情类型作品,主线角色:唐不敏,藏经阁,本创作主要章节节选:藏经阁前,一排武僧执棍而立,不动如松,双眼凝神,目不斜视。弥然将手中的达摩棍横在胸口,眼神不善地看着对面悄然而入藏经阁的南宫轶与唐不愠。弥然的性子在流声刹中当属最烈,未等禀报方丈的沙弥回来,已然抬手一

《相师堂》 免费试读

藏经阁前,一排武僧执棍而立,不动如松,双眼凝神,目不斜视。

弥然将手中的达摩棍横在胸口,眼神不善地看着对面悄然而入藏经阁的南宫轶与唐不愠。弥然的性子在流声刹中当属最烈,未等禀报方丈的沙弥回来,已然抬手一棍下去。木棍夹着风呼啸着从二人面前扫过,紧接着一个竖劈,将二人分开,左右一挥,二人急忙用兵器相抗,达摩棍上似长出千根刺,二人直觉臂上一阵如针刺的麻劲,不由退后数步,手中兵器险些掉落。弥然将棍子插到地里,冷笑道:“好好的居士院不待着,跑到这里窥探来了。”

南宫轶以手相阻:“弥然师父,方丈师父该清楚我们并非有意冒犯。”

弥然又是一阵冷笑:“拿师父来压我?二位既敢闯我藏经阁,便拿出点真本事来,不要叫我小瞧。”

唐不愠心头一凛,看这情形,弥然是不肯通融了。

身后啸声响,唐不愠回头,是厉以方带人赶来。还未等他转回头,棍风又扫到。厉以方冷笑一声,纵身提剑相击。弥然“嘿嘿”两声冷笑,将达摩棍交由左手,空出右手探向厉以方,厉以方侧身一躲,达摩棍直直地抵住他的腰眼处,厉以方心中骇然弥然棍法的超绝,忙撤身速速后退,以期躲过这一棍,奈何弥然挂棍相逼,一路紧追,达摩棍像被磁力吸引,未离开厉以方腰眼分毫。厉以方此时伤重刚愈,体内真气拔得不顺,眼见着弥然左手用劲向上一顶便要被霸道之力伤到。凌空一块石子倏至,正打在弥然手上,弥然左手稍一微缩,厉以方已跳出圈外。随从立时将他扶至唐不愠身边。

唐不愠看些他嘴角边殷红的血迹,关切道:“可有不适?”

厉以方摇头,嘶哑着声音道:“公子冒失了。”

弥然收棍扫了一下四周无果,便将注意力放回到场上。说心里话,他并不喜欢这些居士院的香客,一个个打着拜佛敬香的幌子,暗地里行着不义之事,好好的一座古刹竟被这些人当做权利阴谋的战场,动辄下毒暗杀,佛门之地是净化人心之所,这些人的心却被贪婪自私填满,眼里岂会有善心善念?佛渡世人,那得是世人有向佛向善之心,这些人就该打将了。方丈慈悲,广开善门,可善门开了,恶人来投,遭殃的是众生------

南宫轶执礼道:“非是在下觊觎贵寺什么,实在是北地顾相之女同在下相继入寺,如今两日未见踪迹,是以想着来求问一番。”

弥然退后两步,上下打量着众人,开口道:“佛诞日将至,如此盛事,少不得有居心不良者入寺侵扰,身为执法僧,有义务护卫寺院安全,至于这位公子所言寻人一事,贫僧多句嘴,各位寻人依的什么名目?若说不出个头尾,非怪贫僧动手,好教各位知这儿也是讲规矩之地。”

唐不愠未料如此粗莽一人,出语竟带着刻薄劲儿,遂冷了脸道:“但有香客至此,不过被劝告一番,揖首念佛便可转身而去,怎么今日临了咱们,便喊打喊杀,全无佛家慈悲之色?”

“依你言,我现下该揖首作礼乖乖送你们回去?真是笑话,你们也讲慈悲?慈悲之人会一夜尽毁我藏经阁所有门锁?”

南宫轶与唐不愠对视相询,两人摇头均表示此事与自己无关。

“咱们二人刚至此地便与师父相遇,哪有时间入阁毁器?”南宫轶解释道。

“焉知不是杀个回马枪?”

唐不愠觉得自己一定是昏了头才会亲自跟踪南宫轶至此,才会与这僧人纠缠。思及此,遂揖了一礼道:“敢问阁内可还有什么损失?”

弥然怒道:“丢了十二卷《天道之纲》。”

南宫轶手中清白扇一折,拱手道:“在下若说与此窃案无关,弥然师父可能不信,不如便搜一搜?”

佛门之地,有证无证也不可能真能打出个凶案来,既为寻书,便让他寻去,南宫轶丝毫不惧会被拉扯进来。

唐不愠退后两步,亦作出个“请”的姿势。

弥然一挥手,身后便有僧朝山下居士院而去。

唐不愠冷笑道:“不过找个由头要搜一搜居士院,哪里还有高僧的做派?”随即又转头问向南宫轶,“太子殿下,这般心急地奔这藏经阁而来,却是为的哪般?”

南宫轶温和一笑:“确实为寻顾相之女。”

“太子当知已与家妹订了婚约,且已按砚城之礼送来头聘、二聘,如今却公然询问别家之女,此举是否欠妥当?”

“是欠妥当。”南宫轶摇着清白扇,“可我喜欢顾谙,想知道她的近况,有所想便有所为。”

唐不愠怒意渐起:“虽说以太子身份娶几宫妃子都不为过,但像如今这样一边送聘唐门一边示好顾家,就不怕两手都落空?”

“怎么?唐少主希望我两手都落空?”南宫轶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唐不愠因心中有所挂念,无心与他再辩,便道:“你南宫家求娶唐门长女之事已是天下皆知,此际太子如若做出有悖德行之事,辱没的可是两家之风,南宫家不计较,我唐家可担不起太子风流一说。”

南宫轶眉毛一挑:“怎么,唐少主还有退婚的打算?”

唐不愠正欲应下,身后响起唐不敏的声音:“哥哥!”

唐不愠回头,脸上怒意未消道:“这就是你相中的男人?”

唐不敏敛心静气道:“哥哥有事忙去吧,这里有我。”

唐不愠“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唐不敏对着南宫轶低身行礼,笑道:“殿下可用了早饭?”

南宫轶深知唐不敏四两拨千斤的招数,遂笑答:“不曾,想与僧众们一起用饭。”

唐不敏侧了下身子,道了句:“便随殿下一道吧!”

南宫轶回眼跃过阁顶望向远方,仿佛留恋美景,又仿佛有所思,终轻吁一口,道:“如此甚好!”

两人相差半步而行,一位婷婷袅袅,一位沉稳潇洒,看背景着实一双璧人。

唐不愠倚在隐处的一块石壁上,看着远去的两人,这才回头问厉以方:“怎么样了?”

厉以方却道:“公子方才太冒失了。”

“瞧着南宫轶急躁的样子,以为他是同咱们一样的目的,怕他得手,一时冲动便跟了出来。”

“找到密室之门了,可是来不及打开,弥然便带人冲了进去,咱们的人只好顺着地道出来了。公子放心,弥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即便什么都没发现也惊扰到他们,这几日先罢手。”

“是!”

“着人打听一下南宫轶来流声刹的目的。还有,看好不敏,这丫头做什么事都一根筋,别让她坏了咱们的打算。”

“是。”

“让耳目小心谨慎些。这次佛诞日,南地来了太子及胜聪,北地来了顾谙,东地那位不露面的想来也是位大人物,到底什么事让两位天女峰的掌门齐聚这和尚庙?查!”

“是!”

“你方才与弥然交手,是谁暗里助你?”

厉以方一笑:“宗门既允我辅公子成就大业,应不会只我一人出世。”

唐不愠笑道:“你若不依附于我,凭着半山门长子的名号也能闯出一片天的。”

“半山门讲究的是合族之益,不彰显个人立世。”

唐不愠点头向前行去。

山腰处,胜聪佝偻着身子问立在一旁的悧儿:“可辨的出忠奸?”

悧儿露出与她年龄极不相符的表情,漠然道:“忠奸与我何干?”

“才几天工夫,顾谙就将你教的这么傲世无矩了。”

“我有双眼会看会听,这一路上的凶险,皆缘于天女的传说,世人以我为谋,我该如何回报?”

胜聪注视着悧儿的凝重神情,猜测着她的决定。

“如果天女真的成为传说,您说说书人的生意会不会好些?”

哀伤蔓延开来,胜聪直觉一种失落的情绪布满全身------

精彩点评

本书《相师堂》算是今年网文届给我的一本惊喜之作,大致情节从主角(唐不敏,藏经阁)穿越回中专毕业,一步步由四川小镇跨向城市,由国企转向私企,为我们徐徐展开了九十年代初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记。作者(牧行云)笔力稳健,性格人物刻画出色,但全书节奏平淡,很多情节比较拖沓,同时又过于着墨于儿女情长,后宫撕逼,严重浪费了一个70后作者的文笔和阅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总而言之,这是一本优点和缺点并重的小说,你是否喜欢它,就看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