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黑心小白莲 第24章-引毒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NP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黑心小白莲 第24章-引毒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NP

时间:2020-05-23 11:36:20来源:阅文集团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淑和帝姬 主角是萧静姝,黎琼的小说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Twink 连载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容槿状态:连载中

畅销新书《帝姬多娇,琴师折腰》是容槿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创作,设定中的主角是萧静姝,太上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极力点赞。精彩片段试读:回行宫的途中,萧静姝全程冷静的让沈鸣都频频望着她。就算是心智坚定,这也太不正常了。这种微妙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萧静姝听黎琼觞弹曲子的时候,萧静姝颤抖着身体抱住自己的头。黎琼觞本意是想安抚萧静姝。“大哥哥,

《帝姬多娇,琴师折腰》 免费试读

回行宫的途中,萧静姝全程冷静的让沈鸣都频频望着她。就算是心智坚定,这也太不正常了。

这种微妙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萧静姝听黎琼觞弹曲子的时候,萧静姝颤抖着身体抱住自己的头。

黎琼觞本意是想安抚萧静姝。

“大哥哥,我好怕。你们都没有来救我。国师为什么要那样欺负我?”萧静姝情绪崩溃,她像是回忆起自己的经历,发抖的更厉害了。

黎琼觞猛然意识到,对于不谙人事的小公主来说,国师做的一切,她都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小公主的认知,仅仅停留在欺负这一层面上。

黎琼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小公主太单纯,不应该知道这些脏污的事情。他也不愿意让嬷嬷去大肆的检查萧静姝,验证一个孩子是不是完璧之身,这是一种侮辱。

“黎家小子也不懂。”太上皇突然走了进来,他闭关的时候心绪不宁,险些走火入魔,一出来,果然是萧静姝出了事,“孤会给你们俩解释清楚的。”

太上皇的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他带着萧静姝和黎琼觞去了一趟花街,把黎琼觞扔给沈鸣:“无论你用什么办法,让这小子弄清楚了。”

“主子,现在让小公主接触这些,是否尚早?”青楼老鸨为难的看了一眼萧静姝。

这位也不是卖身的姑娘,闺阁女儿家,哪有现在这个时候了解男女之事的?

“不早。等出了事,就晚了。”太上皇把萧静姝交给老鸨,这处是他的地方,“花娘,你亲自教导她。”

花娘丰腴的身体一僵,她丝毫不怀疑,如果不是男女有别,她家主子会自己动手教导小公主这些。

萧静姝被花娘领了出去,她问:“花娘,皇爷爷要本宫学什么?”

花娘有些不自在的看着萧静姝清澈的瞳孔,也不知道主子抽哪门子风,非要小公主知道这些事。

“蒋叔。”太上皇开口,“你也觉得孤做的过了?”

“有益无害。”蒋叔实事求是的说道。小公主自己不成长,总要逼着她去成长。主子剩余的时间有限。

沈鸣对男女之事的了解,也是建立在他无数次的暗杀之上,有多少沉醉温柔乡美人怀的男人死在他剑下,他就见识过多少次。

“亲眼看看就懂了。”沈鸣的做法比太上皇还要简单,他带着黎琼觞到了屋顶,掀开瓦片。

黎琼觞看了一眼就转过头,神情尴尬。屋内云雨之声,各种淫词浪语让他浑身不自在。

“早晚你要成亲。”沈鸣好整以暇的躺在一边看星星。言下之意,你也是要经历这些事情的。

黎琼觞还是不想去看下面活色生香的场景。

“你该不是想让我把你扔进去?”沈鸣一心想要完成太上皇交代的事情,他算是见识了黎琼觞的单纯,这么一点儿刺激都能受不了。

黎琼觞知道沈鸣绝对说到做到,他就算逃过这一次,太上皇也不会让他逃过下一次。

“红粉骷髅,黎公子看开就好。”负责盯梢的暗一插了一嘴。他还打算给黎琼觞推荐小画册呢。

黎琼觞认命接着看。

回行宫的时候,萧静姝看到黎琼觞仿佛受到什么致命打击的失魂样子,好心没去打扰他。

皇爷爷刷新了黎琼觞的世界观啊!

不久,太上皇派了一个年轻的侍女来照顾萧静姝,这侍女长相清秀,萧静姝管她叫含桃。

这是太上皇的小眼线,萧静姝知道含桃与其他侍女的不同,也没介意这一点。太上皇到底还是介意她被国师带走的事情,想确认她是否无事。

含桃伺候萧静姝服药睡下,就去禀告了太上皇:“主子,小公主凤体无恙。”

要不是太上皇不同意给小公主点守宫砂,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

“日后伺候好小公主。”太上皇等含桃退出去,连夜出了行宫。一夜未归。

“谢老,皇爷爷去哪里了?”萧静姝隔天没见到太上皇,趁谢老过来诊脉时,问道。

谢老收针,他能察觉到萧静姝在关心太上皇,谢老如同长辈一样慈爱的开口:“鞭尸去了。”

不。说出来的话一点儿都不慈爱!

萧静姝庆幸自己已经喝完了药。

谢老口中去鞭尸的太上皇做了何止鞭尸一件事情,太上皇率领着御林军,就差把国师府地基毁了。

太上皇亲自放了火,一把大火烧死了国师府众多残党,唯独放过了国师府中的慕寒锦。

“放开孤,孤还能再鞭一会儿。”正在兴头上的太上皇没鞭多久的尸就被人打断了。

忠武侯亲自从乱葬岗把太上皇抗走,他老脸有几分挂不住:“太上皇,您一把年纪了,注意形象。”

太上皇振振有理的反驳:“孤还年轻!你看孤还这么有活力。”一连一个时辰他都没停下来过。

“恕臣直言。”忠武侯道,“您这叫老当益壮。”

太上皇一口气没喘匀,吐了一口黑血:“忠武侯,孤快被你气死了。”

忠武侯冷笑,将太上皇送上马车,把人送回了行宫:“您老老实实治疗,药的事情,微臣会想办法。”

“不许动小公主的药材!”太上皇警惕的看着忠武侯,心中盘算着该如何把药材藏起来。

“你为她的做的,应当为她所知。”忠武侯整了整衣袖,“微臣觉得今日是个好日子,适合坦白。”

太上皇立刻消停了。

“谢老,有劳您。”忠武侯让出位置。

谢老诊完脉,瞪着太上皇:“主子,奴才应该说过您不能再给小公主引毒了。”

太上皇少见的心虚:“不,你记错了,你没说过。”

“什么引毒?”萧静姝前脚刚踏进门,就问。

黎琼觞跟在后面,也是震惊非常。

太上皇忽然抬眸去看忠武侯,萧静姝这个时间点本应该在学习,没道理突然出现在这里。

忠武侯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堂堂忠武侯,竟也是背了一口莫名的锅。

萧静姝来这里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微臣刚才只是说说。”意思是没真的想告诉萧静姝。忠武侯的辩驳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精彩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容槿)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萧静姝,太上皇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帝姬多娇,琴师折腰》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