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万法元神》元神恢复法 第九章人不辜负我,我不辜负人 万法元神XXOO

《万法元神》元神恢复法 第九章人不辜负我,我不辜负人 万法元神XXOO

时间:2020-05-23 07:32:28来源:阅文集团

《万法元神》十二元神查法 straight(直人) 万法元神罗御 连载

万法元神

类型:玄幻作者:莫天阴状态:连载中

《万法元神》是莫天阴墨下的一本玄幻网络创作,设定丝丝入扣,文笔惟妙惟肖,可以一阅。铁力木(Tieli wood),又称铁力木,是果木茂密森林中最具代表性的树木之一。它的硬度很高。当各个村庄缺少武器时,它被用来制造矛和刺。它还被用来制作各种栅栏陷阱。“是的,铁力木硬度很高,可以磨尖锋

《万法元神》 免费试读

铁力木(Tieli wood),又称铁力木,是果木茂密森林中最具代表性的树木之一。它的硬度很高。当各个村庄缺少武器时,它被用来制造矛和刺。它还被用来制作各种栅栏陷阱。

“是的,铁力木硬度很高,可以磨尖锋利的刀刃!“陆弃轻轻地举起他手中的血刺,没有必要藏起来。

司徒点点头,饶有兴趣地问,“你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陆弃把他手里的四英寸长的血刺递了过去他最擅长使用的三角形军刺。

看着血迹斑斑的锥形尖刺,三个深深凿过的凹槽的力量仍然微弱地反映出湿血的流动。西图的眼睛闪烁着惊奇的光芒:“洛龙和莫里的伤口流了这么多血,这和这些凹槽有关吗?”

“是的,这叫做血浴!”陆弃毫不掩饰地回答道:“刺入体内后,会加快出血速度,伤口难以愈合。我认为把叉枪的尖端做成这样是可能的,这对捕猎大型动物也有很好的效果。”

西图也是一个老猎人。他对常见的武器和伤害做了很多研究。他拍手喊道:“是的,这种武器可以穿透身体,伤口不是普通的裂缝,而是一个方形的血洞,可以切割许多血管...哎呀,难怪血压压不下来。你的想法很好。我会马上安排人去做,并且几乎可以预见这个冬季狩猎的结果。永东,你是怎么想的?”

面对司徒的闪亮眼睛,已经做好准备的陆弃回答道:“几年前,我不小心被一根类似的木刺刺伤,我试图成为这样一个人。我还是跑到这里,用这把大环刀,否则我不可能用石头刻出这么整齐的血槽。”

是的,因为它通常被用来砍头,动物口中的大环刀也叫砍头刀,是西北家庭惩罚力量的象征。除了大头和执行砍头的一些泽奴,其他人不准碰砍头刀。

“老帐不是说了吗?如果有一天,我用孩子们玩的东西打败了那个大人物,你会听我的吗?”陆弃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我还没有蠢到让你惩罚我?”

“好孩子,你记得清楚吗?”西图的眼睛很亮,但她的表情有点滑稽。

“老账,你没忘记吗?”陆弃反问。

“我当然没有忘记!”希图的眼睛看着远处茂密的森林,深邃而沧桑:“虽然我希图只是一个奴隶,但我从未收回我说过的话。”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故事。有些人可能知道,但大部分是未知的,不方便别人知道。像陆弃的重生和转世经历一样,司徒,一个老奴隶,肯定也有这样的事情。

陆弃什么也没说。他和西图之间的君子协定现在更像是几个笑话。陆弃平时勤奋练习五禽戏。尽管他尽量寻找偏远的角落,但他不敢离开聚集的地方太远。毕竟,人们会经常看到他。

此外,陆弃几乎没有和其他人交流。渐渐地,他也有了“傻儿子”的名字。然而,在这个西北家庭里,除非永顺和他的妻子不把他们的儿子当成傻儿子,否则还有一个人不把他当成傻瓜,那就是西图。

当然,如果洛龙像司徒一样认真看待陆弃的常规训练,他就不会如此鄙视陆弃。然而,在过去的十年左右,他毕竟不在乎一个傻瓜,但最终他死在了傻瓜陆弃的手中,这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情。

起初,西图并没有太在意陆弃的“打球”。毕竟,当陆弃只有几岁的时候,由于身体的限制,很难将五禽戏仿生拳击练习到现在的样子。似乎确实是儿童之家在爬行和滚动。

直到三年前,西图才四处游荡。当他看到陆弃再次练习五禽戏时,他看到了陆弃站的怒吼。这时候,他惊呆了。

这也是陆弃一生中第一次坚持虎啸桩一分多钟。那时,陆弃的双手撑在地上,他的身体弓起到了极限,双腿跪下,腰伸长,头昂得很高,举止像在森林里咆哮的老虎一样凶猛。

只有一种姿势看起来并不太奇怪,但当时陆弃破烂的衣服没能遮住他纤细结实的腰,他全身紧绷到极点的身体反应落到了西图的眼里。

这时候,西图突然反应过来。多年的“玩耍”给了孩子一个不同于普通人的身体。虽然它的训练方法与武力战术不同,但效果似乎是一样的。西图当时甚至想,陆弃还能创造自己的权力策略吗?

但很快,西图自嘲地放弃了这个想法。虽然力量战术只能被视为炼体阶段的低级战术,但它不是一个孩子能创造的东西,可能会造成一种错误的感觉。毕竟,即使每天跑步并坚持几年,身体机能也会比普通人更强。

那天,司徒第一次与陆弃沟通。在那之后,他对陆弃的评价是:“这个孩子是一只新生的小牛,有着坚韧的气质、娴熟的头脑和骄傲的骨骼,尽管他对天空知之甚少!”

陆弃知之甚少的原因是因为司徒说陆弃的锻炼方法在当时毫无用处。如果你学不到力量策略,你的一生将仅限于增强你的身体。听了这话,陆弃并没有激烈地争辩,但他的性情却表现出极大的不满,仿佛他的内心信仰被践踏了。然后他说,“老帐,信不信由你,即使我不练权术,等我长大了,大老板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司徒当时把这当成了一个笑话,但当他用这种精神看着陆弃时,他并不擅长打击他。这时,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这个无知的小顽童,那我就等着。如果有一天,我的老骨头将由你支配。”

这是西图和陆弃之间最密切的交流。在过去的几年里,西图因为偶尔想起陆弃,也对田康和慧娘表现出了一些善良和亲切。当陆弃挑战洛龙时,他很惊讶但很平静。他知道这样的一天会到来,但他没想到会如此紧迫。

司徒很看好陆弃,因为他能看到陆弃过去两年的增长率,而且他认为陆弃几年后将成为西北家庭的大头,这也是好事。即使有时我想把权力战术传给他,但主人家庭的规则像刀子一样挂在他的头上,最后我停止了这个想法。

然而,当时,西图只是乐观地认为,当陆弃成年后,他将能够在新领导人的选拔中脱颖而出。不容乐观的是,他能打败骆龙的大头,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修炼武力的战术,就是几十个拼在一起,也决心不成为勇敢的七重战士的对手。

但是今天,陆弃无疑又让他刮目相看了。虽然从头到尾,陆弃并没有和骆龙硬拼,但是他的姿势、速度和那儿子的狠辣,无疑一点也不弱于骆龙,甚至更多。

因此,即使实力有很大差异,陆弃也能最终获胜。虽然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洛龙对敌人的低估和三角木刺的突兀出现,但无论如何,陆弃为普通人打下李勇七架战斗机创造了传奇般的成就。来自西图和西北家庭的1000多人见证了这个传说。

“我要感谢你没有在人民面前直接提及我们的协议,给了我这个老账户的荣誉。”司徒,回头,慈祥地看着陆弃:“去吧,你想让我接下来做什么?”

西图的话相当于承认他追随了陆弃的脚步。如果他被西北方的其他零点看到,他肯定会大吃一惊。即使是洛龙的大家族的首领也没有直接权力命令西图的旧账户。

“老帐,你别嘲笑我。从你安排我父亲负责那个人的事实中,你可以看出你已经知道真相了。”陆弃回答道:“几十年来,你一直是一个大老板。稍微大一点,你肯定比我更清楚如何管理它。做你认为合适的事。我在日常事务中听你的。”

“好孩子,你这么年轻,你的头脑这么透明,不比我差。我真不知道你父亲和他们是怎么教你的。”司徒笑了起来:“看来我以后得放轻松了。别被你骗了,你还是不知道。”

“老帐,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别担心,作为一个人,我没有太多优势,但我仍然明白人们为什么不辜负我。”

西图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如果一个人失去了你怎么办?”

“不要怜悯!”陆弃的势头猛增:“不管是忘恩负义者还是正义者,死亡都不值得珍惜。我一定会让他的血溅三英尺三英寸的血。”

西图保持沉默,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他的心令人敬畏。此刻,他不再把这个年轻人视为年轻人,而是把他置于比自己更高的地位。他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游泳池里的东西。跟随他,他也许有一天会摆脱奴隶制的名称。

精彩点评

《万法元神》这本小说的主人公(陆弃,西图)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莫天阴)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