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帝宫痕》皇上请你雨露均沾全文 第006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一) 帝宫痕鬼畜

《帝宫痕》皇上请你雨露均沾全文 第006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一) 帝宫痕鬼畜

时间:2020-05-23 07:58:42来源:阅文集团

《帝宫痕》皇上请你雨露均沾全文 同人女 帝宫痕cp 连载

帝宫痕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十月青状态:连载中

《帝宫痕》是十月青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小说,内容环环相扣,文笔文从字顺,感觉不错。“你呀。”秀莹抚着女儿的黑发,什么都不再想了,有什么是能防备的住的呢,这世上怕是没有,如此她更应该放宽了心。“日子近了,娘瞧着你那绣工勉强能过得去,这一件暂且放下,从明日起,将琴艺同书法拿出来练一练,

《帝宫痕》 免费试读

“你呀。”秀莹抚着女儿的黑发,什么都不再想了,有什么是能防备的住的呢,这世上怕是没有,如此她更应该放宽了心。

“日子近了,娘瞧着你那绣工勉强能过得去,这一件暂且放下,从明日起,将琴艺同书法拿出来练一练,长日子不动手,只会僵了指节。早些吩咐过紫兰那丫头,让她监督着你,你可不准再偷懒。”

“是。”同母亲聊了会儿家常,在房中用过午膳,方才回到了自己房中。

紫兰已在桌上摆开了架势,她是不识字的,帮着给小姐绣几幅图样还成,这练字嘛还得小姐亲自来才是。收拾妥了书桌,又招呼了门外的小丫头进来,忙活着将颜料找了出来,连着棋盘一并给摆上了,当真是样样不缺了。

她在里间听着外面的动静,愈发烦闷了起来。掀了帘子,出来瞧了一眼,便又回去了,这帮丫头们,闲不住呢!全都是些费心力的活儿,还得静心静气,要不得半点儿浮躁,她如今已乱做一团,怎能碰那些东西去。

紫兰在外间忙罢了,急着进了里屋来,嘻笑道:“小姐,东西都备好了,就等着小姐你呢。”

“那好,你们怎么预备下的,就怎么收拾了,要不换你们来练罢,反正我是不去的。”她耍起了小性子来。

紫兰听罢,如同被冷水浇了个透彻,委屈道:“都是夫人吩咐过的,小姐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些什么,只是夫人那里难以交代罢了,无非就是被责罚一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小丫头还跟她耍起心眼来了,明知她最见不得她们受罚,偏用此来要挟。

“那好,赶紧的撤了吧,你们还不曾受过罚呢,这园子里静的让人生烦,我倒想瞧瞧热闹呢。”

算起年岁来,紫兰那丫头还小她一岁,爹娘都是老实人,在萧府伺候了半辈子,只得她一个闺女,从小便在园子里长大,同她明面上是主仆,实则情分上早已同姐妹无异。

紫兰哪里听过小姐说过这么重的话来,当即被吓哭了,抽泣道:“奴婢..知错了,请小姐责罚。”

说罢越发哭的伤心了起来,又想到小姐不久后便要进去宫中,以后不知还能不能同小姐见上一面,想到此眼泪更是连成了线,一时间眼肿似杏仁,哭红了脸。

“怨我话说重了些,给你道歉嘛,快别哭了。”她见紫兰当真是伤心了,便也于心不忍,认起错来。又去拧了毛巾来,替她擦着眼泪。小姐素来待她们亲近体贴,紫兰如何不知,小姐越是替她擦着眼泪,便是哭的更急了。

哽咽着,“小姐求你带上紫兰,我听底下丫头们说,那宫中不是常人能待的地方..”

“傻紫兰,萧府有姐姐,有我,进去那地方就够了,怎么能再让你去呢。”

她接着道:“再者说,自姐姐十八岁入宫以来,已有五年了,不是照样好好的嘛,你这丫头快别多心了。从现在起,只准你说些好听的话,不准说些丧气话,更不准你随便哭哭啼啼。”

紫兰瘪着嘴,半晌才应道:“是。”

“可是小姐,那些东西还用收了吗。”她好不容易止了眼泪,红着眼眶问道。

“放着罢。”

她心里依旧是乱,哄好了紫兰,却哄不住自己,究竟该如何,似乎有一个奇怪的念头几乎要按捺不住了。待紫兰退下后,她蒙头便睡,还有十日。方才她安慰紫兰,说那宫中如何,她可曾打定了主意呢?

萧云见父亲和大哥出了府,立刻溜了过来,紫兰伏在桌上打着瞌睡,他轻咳了一声,紫兰睡的浅,闻声连揉了几把眼睛,急忙站了起来,“二公子。”

“罢了,没有外人在,不必有那些规矩,小姐呢,怎的不在?”他出来的时候,拿了大哥一把折扇,此时说话间,轻摇着扇子,别有一番架势。

紫兰瞧了一眼里屋,又小声道:“小姐打从夫人那回来,一直待在里屋,方才睡着了,这会儿应是没醒呢。”

“好啊!你快些进去将她闹醒了,就说是我来了。”紫兰进了里屋,他见南面窗户下的卧榻上支了小桌,桌上棋盘摆的整齐极了,便跳了榻上来坐。

她虽是蒙着头,却是清醒着的,二哥哥进来一开口,她便是听着了。捂了好一会子,身上燥热的紧,未等紫兰进来,已掀了被子,蹦下了床。换罢了衣裳,出了里屋。

“二哥来了,你不笑脸相迎就罢了,还端着脸,若是不欢迎我,我现在走就是。”

“去将茶叶拿来。”她扭头吩咐紫兰。

“小妹,你这儿有好茶,从前怎没见让二哥尝尝。”萧云一面乱放着棋子,一面摇着扇子,好不自在。

她走来夺了棋盘,“平日里也没见你碰过这东西。”又将小桌上重新铺整了,便也坐了上来。萧云不知哪里惹了她,无辜道,“小妹,二哥向来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你怎么还冲我发火呢。”

紫兰端了茶盘来,放了桌上,又去热水。她拿了茶叶罐子,打了开,凑近闻了闻,又将其合上。才道:“你乱动东西,还嫌我发火,二哥哥不讲道理。”

“你不碰它,闲摆着也是摆着,还不让我碰,到底是谁不讲道理了?”萧云见她情绪低沉沉的,索性同她争个高下。

“谁说我不碰了!”

“得了吧,二哥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桌上的纸笔,再者旁边的琴,据二哥猜测哪一样你也不会碰,说的没错吧。”

“你说的不对!”

“哪不对了,你倒是说说看啊。”

紫兰提了铜壶进来,急忙劝道,“公子,小姐,你们快别吵了。”

萧云见这小丫鬟是吓着了,忙道:“我同小妹开玩笑呢。”

“谁跟你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她愤愤难平。

紫兰见势不对,悄悄同他使了个眼色,萧云竟也能领会。小妹一早从外面回来,神色便是有疑,必是心里藏着事儿呢。他来这一趟也是为此,就算小妹不说出来,他能逗她开心也好,尚能化解几分苦涩。

“二哥这就认错,小妹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他合上了扇子严肃道。惹得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二哥哥的脸皮比门板还要厚实。”

“赶明我得比比去,想来那门板也得认输。”他仍是严肃,连紫兰都被逗了笑。

紫兰在屋里伺候着,三人倒是说笑了一会。过会儿外头的丫鬟进来道,说是老爷同大公子回来了,要二公子和小姐一并到书房去。

“糟糕!”

她问道:“二哥哥你慌什么?”

“你可知父亲同大哥今日去了哪里,是去了王大将军府上,此事是我惹下的乱子,想来这次难逃责罚。”

她同紫兰听罢,心下同是一惊。

两人快步来了书房,才进了门,萧瑜气道:“逆子!还不快跪下!”

大哥拉过她站在身后。略略劝慰,“父亲,莫要气坏了身子。”

“带他出去,家法伺候!”今日在王戎府中,他算是丢尽了面子,理也赔了,歉也道了,他萧瑜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窝囊过,这个逆子怎能饶过了他!

“爹爹,此事说来是因我而起,你要责罚二哥,也得算上我。”她急步走上前来,拦住了大哥。

萧瑜被气昏了头,厉声道:“你们都大了!还敢讨价还价了是不是,小妹你要执意拦着,就连你一同家法伺候!”

萧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父亲,惹了王祁全都是儿子的不是,同小妹没有关系,是我活该。”说罢,他起身对小妹摇了摇头,大步出了门外。

萧瑜亲自拿了棍来,拿起便是狠狠的打在这个逆子身上。萧云后背只觉阵阵锥心刺痛,顺着骨血蔓延开来,他终是强撑不住,往前倒了下去。

“爹爹!求您别再打了。”她跑了出来跪在一旁,哭求着。萧瑜冲着萧凌道:“还不快过来将小妹带走!”

萧凌同样跪倒在石板上,“错已是犯下了,纵然父亲今日将他打成废人,也于事无补了,我跟小妹求您了饶了他这一回!”

萧瑜拿着棍子的手,颤抖了起来,只听咣当一声,棍子甩在石板上发出声响。

“去找大夫。”

他这一声似是老了十岁。岁月苍老了声音,同样也苍老了一颗心。佝偻着背回了屋子,腿沉的厉害,那一瞬他忽的认识到,终究是他老了,到了不中用的时候了。

精彩点评

这本《帝宫痕》有看点,但主角(小姐,萧云)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十月青)的个人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