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帝宫痕》赵氏嫡女一蓑烟雨百度云 第046章 两同心(三) 帝宫痕直人

《帝宫痕》赵氏嫡女一蓑烟雨百度云 第046章 两同心(三) 帝宫痕直人

时间:2020-05-23 07:59:14来源:阅文集团

《帝宫痕》皇上请你雨露均沾全文 同人女 帝宫痕cp 连载

帝宫痕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十月青状态:连载中

辣文《帝宫痕》是十月青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创作,主角萧瑜,萧相,精彩片段预览:明正宫,萧相在偏殿候着,见是皇上回了,行了礼便急道:“皇上不可让锦王去阳州!”萧瑜见皇上不语,他便是跪下道:“哪怕皇上说老臣固执也罢,迂腐也罢,此事老臣望皇上三思啊。”他扶着萧瑜起身,又赐了座,“萧相

《帝宫痕》 免费试读

明正宫,萧相在偏殿候着,见是皇上回了,行了礼便急道:“皇上不可让锦王去阳州!”

萧瑜见皇上不语,他便是跪下道:“哪怕皇上说老臣固执也罢,迂腐也罢,此事老臣望皇上三思啊。”

他扶着萧瑜起身,又赐了座,“萧相何故如此忧心,朕让锦王去阳州,不过是想给他些事做,为何这也不可。”

他同皇上一并坐着,身上便是别扭,起身才道:“老臣是怕皇上动了别的心思。”

“萧相如今同朕生分了,坐下罢。”

萧瑜擦了汗,勉强坐了下来,心下不解,皇上今日是怎么了,往日在朝上,也不见皇上待他这般耐心。

他缓缓开口,“萧相可知北边是何打算。”萧瑜道:“老臣不知,还请皇上明示。”

“无非是两样打算,一来是战,二来是和。他们往义州派兵,如此明显的举动,反倒不可信。朕让锦王前去,便是将计就计。”

萧瑜便又坐不住了,“皇上所言极是。”

见这老顽固,当真是坐不下去,他便也起了身,“萧相可还要阻拦。”

萧瑜直道:“一切以皇上所言便是。”

他微微点了头,萧瑜说罢,心下竟是从未有过的舒坦。

他亲自送萧瑜出了明正宫,宫门外,萧瑜欲言又止,“萧相可还有话。”

萧瑜面上略露了笑,很是难为情,“老臣能否见和妃娘娘一面?”

他笑道:“她早就念着萧相,待朕去问过她,寻个时日便可。”

萧瑜心下已是感激不尽,小妹能得皇上如此喜爱,是她的福气,更是萧家的福气。

君臣别后,他依旧往和鸾宫来,自打她搬了进来,他已然将和鸾宫当做了寝宫。见他回来了,她上前问着,“可是生气了。”

“你瞧朕是生气的样子么。”

“不是。”

进了里屋,他才道:“你过来,朕有话同你说。”

她挪着步子过来了,小声道:“皇上有话,尽管张口就是。”

他牵着她的手,“萧相方才问朕,能否让他同和妃娘娘见上一面。”见她脸上笑开了,“当真?”

“嗯,你拿个日子。还有,你要如何谢朕。”将她束缚在身前。她拗不过他,只好道:“皇上可有想要的东西。”

说到此,他便不满了起来,“你给绿绮那丫头做了衣裳。”

“对呀。皇上莫不是吃醋了..”她便笑意更甚。

“朕也要。”

“皇上何时缺过衣裳..”不等她说罢,他便黑了脸,她却不怕了。

“知道了。”

说罢,她蹭进他的怀中,他低声道:“雪儿。”那是他头一回叫着她的名字,她应着他,两人低笑着,久久不曾分开。

次日,萧瑜得了旨意,待下了朝,便往和鸾宫去。

宫外早有小太监在候,待他进了宫门,瞧见了宫内景致,萧瑜心下连连赞叹,早就听说和鸾宫实属后宫奢华之巅,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虽是当朝丞相,到底还要顾着规矩,匆匆掠过一眼,他便低头进了屋去,屋内有纱帘相隔,他行了礼,她道:“父亲快快起身。”

萧瑜起身,站了一旁,一时眼中已是泛了泪。心下万般对小妹的亏欠,今日一见,早已酸楚难耐。

是他推着小妹入了宫,是他让小妹受了苦,心中这样想着,早已落了泪。

她何曾埋怨过爹爹,见爹爹如此,便也流了泪。父女两人隔着帘子,心下百感交缠,到底是血浓于水,她道:“爹爹放心,我在宫里很好。”

“小妹,是爹爹不该..”

她掀了帘子出来,“爹爹莫要埋怨自己。”

萧瑜做梦都想看看她,这样见了面,只见女儿如今清瘦的厉害。那些在岛上的日子,她一人不知是如何扛了下来,心下又添难过。

“小妹,你受苦了。”

她拿了帕子,抹去了眼泪,“如今皇上待我很好,爹爹应该高兴才是。”

萧瑜才道:“是,皇上待你的心思,爹爹能瞧出来。”听爹爹说得直白,她稍稍红了脸。

“既然爹爹能瞧出皇上待女儿的心思,为何瞧不出皇上待您的心思。”

萧瑜略有所思,她接着道:“朝堂上的事情,女儿不懂,女儿只知道,皇上他呀待爹爹很好呢。”

萧瑜听女儿这般劝解着他,自是羞愧难当。方才是因父女相见落泪,这会儿听女儿这般说着,又因自责,心中酸楚更甚。

她朝着里屋悄悄瞄了一眼,扭过头来问道:“爹爹心中对皇上可有要说的呢?”

萧瑜擦了泪,又叹了口气,良久后才道:“是爹爹辜负了皇上的心意。”

“只要爹爹能够明白过来,还不晚。”

不晚么,他做了太多的错事,皇上岂会原谅他,他心下不是滋味。她见里屋有了声响,见他出了来,“皇上。”

萧瑜闻声,皇上竟也在此,他跪地悔恨道:“老臣有罪!”

方才的话,他都听清了。

“萧相何罪之有,若说起来,朕恐怕也有不当之处。”

萧瑜本是他的先生,这样深的情分,却让两人互相生了埋怨。念及往日,他也有些愧疚。

她在旁笑道:“你和爹爹,这算是和好了。”

萧瑜瞪了她一眼,同往日在家中一般。“小妹,又没了规矩!”

她便不吭了,躲在他身后。他替她说话,“朕许她没规矩。”

“这丫头从小便是顽皮,皇上不可事事由着她!”萧瑜气道。

“萧相尽管放心,朕会管教她。”

将她从身后,捉了出来。“萧相说的很是,往后面上的规矩要到,否则如何能统摄后宫。”

她并不懂他话中的深意,应了个“是。”萧瑜在旁却是听懂了。

待他回了府,仍未能缓过劲来。他直到今日才知,皇上待小妹到底是不同的。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帝宫痕》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萧瑜,萧相)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十月青)这种迥异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