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暖婚盛爱》暖婚盛爱二少轻轻宠免费 第十一章 一个吻而已 暖婚盛爱强受

《暖婚盛爱》暖婚盛爱二少轻轻宠免费 第十一章 一个吻而已 暖婚盛爱强受

时间:2020-05-21 18:49:52来源:互联网

《暖婚盛爱》暖婚深爱小说阅读网 无广告 暖婚盛爱小白文 连载

暖婚盛爱

类型:婚恋作者:爱丽丝状态:已完结

主要角色叫温芷言,萧先生的网文是《暖婚盛爱》,它是作者爱丽丝撰写的一本婚恋网络故事,精彩片段试读:感觉到自己肺部的空气一下子被全部挤压了出来,温芷言伸手使劲推着压住自己的男人。“萧璟,你给我起来,你干什么!”“带你重温一遍昨晚的热情。”萧璟一低头便吻住了温芷言又欲反抗的小嘴,见她死死闭着嘴巴,手在

《暖婚盛爱》 免费试读

感觉到自己肺部的空气一下子被全部挤压了出来,温芷言伸手使劲推着压住自己的男人。

“萧璟,你给我起来,你干什么!”

“带你重温一遍昨晚的热情。”萧璟一低头便吻住了温芷言又欲反抗的小嘴,见她死死闭着嘴巴,手在她的腰间捏了一下。

男人的吻霸道强势,想要反抗,却渐渐觉得力不从心,梦里时常出现的情景,此刻变得真实起来,那些原本一直都封锁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也被勾了出来。

曾经,他们也是这样,甚至比现在还要热情契合,倾诉分别了一天的想念,那个时候的他们,虽然生活拮据,却很开心。

酸涩的眼泪渐渐滑了下来,温芷言情不自禁地伸手勾住萧璟的脖子,轻轻地回应。

感觉身下人儿的变化,萧璟的吻更加热烈了,他似乎要把对方吞进自己的肚子里面一样。

温芷言就好像在大海中漂泊的一样,只能攀住这个男人,才可以自救。

室内的温度一再地升高,温芷言感觉到肚子一凉,所有的思绪全部回笼,立马又开始了挣扎。

萧璟抬起身子,双眼危险的眯起:“你的身体告诉我,你很想我!”

“久旱逢甘露,一个吻而已,萧总裁你也未免太认真了吧。”温芷言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他们两个人就是两条相交线,分开以后,只会越行越远,此刻的再遇,原本就是错误。

“既然你不在意,那再多一些,相信你也不会介意。”真丝睡衣应声破裂,已经被温芷言惹怒的萧璟,张嘴咬住了她小巧的锁骨。

感觉到身下的人儿不住的颤抖,萧璟抬头一看,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懊恼地坐起身,背对着温芷言。

一把扯过被子,把自己狼狈的身子盖住,温芷言抹了抹眼泪,“萧璟,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强迫别人,有意思吗?这样玩弄我,不过就是想要报复我当初离开你,你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是你们有钱人玩的游戏,我不参与了!行不行!”

温芷言情绪有些失控,她不敢想若是继续下去,最后自己会不会变成连自己都陌生的女人,心里尘封的记忆就好像是解开了封印一样,不断地往外面涌出来。

这让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

听了温芷言的控诉,萧璟的心情开始变得更加烦躁,他承认,一开始的接近是带着报复,可越是接近,越是发现自己放不下。

站起身,丢下一句话,随即迈起长腿,离开了卧室。

“待会儿过来书房进行采访。”

阿四在萧璟离开一分钟左右,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温芷言看着她瞄了自己一眼后,熟练地走到衣柜前面,打开。

转头对她说,“温小姐,这是萧先生给你准备的衣服,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吩咐我们,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吗?”

“不需要,你下去吧。”收回了目光,温芷言眼都不抬,闷闷地说道。

“温小姐,其实,萧先生很在乎你的。”阿四留下这句话,便匆匆地离开,她虽然跟温芷言相处得不多,但是可以看出来,她是一个好女孩,最重要的是,萧璟真的很喜欢她。

温芷言苦笑一声,在乎?若是真的在乎,又怎么会这样羞辱自己。

站起身,任由破碎的真丝睡裙从身上滑落,温芷言朝衣柜走了去,四扇门的衣柜全部摆满了女性的服装,各种风格,全部都是时下最新款,还真是舍得。

她可不是那些可以用物质收买的女人!

打开一个抽屉,里面全部是颜色各异的小内内,一套套摆放整齐,温芷言不觉满额黑线。

这些东西萧璟都为自己准备好了,该夸他体贴细心吗?随手拿起一件便穿了起来,再换上一套香奈儿黑白职业装。

温芷言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刚刚哭过的眼睛有些浮肿,眼白发红,黑色的瞳孔水润清亮,却带着一丝伤感。

环视这装修豪华的卧室,心想,自己是不是又会重新回到那被禁足的生活?

温芷言走出门口就遇到了在门外等候的阿四,“温小姐,萧先生吩咐,让我带你去书房,以后,你若是有什么疑问,都可以问我。”

跟在阿四的身后,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边都是一些客卧,直到站在最边缘的一个房门前。

这个房门明显跟其他的不太一样,双叶门是一个特点,但最重要的是门上多了指纹锁。

阿四伸手非常有节奏地敲了三下门。

“进来。”低沉的磁性嗓音从里面传来,阿四转头对温芷言微微一笑,“温小姐可以进去了。”

“谢谢。”温芷言说完,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之前为采访准备的所有的资料全部都不翼而飞了,现在,温芷言只能通过自己脑海里面的想法,来对萧璟进行采访。

两人面对面而坐,温芷言进入了工作状态,已然忘记了刚刚的事情,她这三年,别的本事可能没多少长进,但是尘封记忆,压抑情绪的本事,是突飞猛进。

“萧总裁,很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精锐的采访。”温芷言率先开了口,把气氛引入了公事化中。

萧璟没有说话,长腿交替,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深沉的墨瞳看着脸带微笑的温芷言。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进行采访了,请问萧总裁喜欢什么样的女性?”

温芷言说出口的时候,差点就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但又不得不问,若是问不出来,回去便无法交差,她希望可以快一点结束与萧璟的接触,让一切回到原来的位置。

“你应该很清楚。”萧璟的黑眸眯了起来,看着温芷言的眼神带着一丝危险。

“请萧先生举个例子,比如身材好,气质佳,又或者是……”

“你这样的。”萧璟直接打断温芷言的话,看她直接淡定地在纸上写着颜色鲜艳的清粥小菜时,眉心抽搐了两下。

薄唇轻抿出一道讽刺的弧线,“原来,温小姐是这样看自己的,清粥小菜。”

听着萧璟故意用重音咬住清粥小菜四个字,温芷言依旧保持得体的笑容,“萧先生应该也不至于近视到看不到那个颜色鲜艳四个字吧,清粥小菜也有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继续,下一个问题,萧先生经历过多少次感情?”

温芷言在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观察萧璟的面部表情,发现他眉心轻拧,薄唇的笑容消失,便知道他已是不悦。

沉默了许久,在温芷言以为萧璟不会回答自己,打算换下一个问题的时候,萧璟的声音好似带着隐忍的回答,“只有你!”

温芷言握着笔的手一紧,笑容一僵,而后迅速恢复正常,继续在纸上写着,“一次,离异。”

看着那娟秀的字迹渐渐地写出离异二字,萧璟紧紧地盯着温芷言的黑瞳,发现她还是带着专业的笑容,即使笑容不入眼底,却没有一丝波澜,难道过去只有自己在意了吗?

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火,大手一拍桌子,站起身,大步离开了书房,关门的时候,制造出来巨大的声响。

温芷言苦笑,这么多年,脾气倒是变暴躁了。

……

夜晚,温芷言的房门被打开,萧璟摇摇晃晃地朝床上走去,带着一身的酒气,朝床上熟睡的人儿扑过去。

身体上忽然多出来的重量,把温芷言从睡梦中吓醒,反应过来便开始挣扎。

挣扎开来以后,打开了房间的灯,看到倒在床上的萧璟,酒气充满了整个房间,他到底喝了多少才会有这么大的味道……才会醉的这样不省人事?

温芷言心中一痛,将萧璟翻过身,给他盖上了被子,就听到他嘴里不断地呢喃什么,凑过去,也只能依稀地听清楚几个字眼。

为什么,凭什么,我哪里……

萧璟渐渐睡着了,温芷言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看着霸占了自己床的男人,认命地抱着枕头,披上一件外套,坐在沙发上。

翌日,头疼欲裂的感觉让想要挣开眼睛的萧璟无能为力,他伸手锤了捶自己的额头,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这细微的声响,并没有吵醒在沙发上面蜷缩成一团的温芷言。

萧璟睁开眼,看着白色的薄纱床幔,知道这里是温芷言的房间,伸手两边摸索了一下,冰凉的温度告诉他。

昨晚这里没有人休息,他急忙起身,四处张望,便看到如同小猫一般蜷曲着身子在沙发上睡着的小女人。

回想一下昨日的情景,他只记得自己好像喝醉了,然后被司机带回了家里,之后……

头部隐隐传来疼痛的感觉,站起身,来到沙发边缘,抱起温芷言,轻飘飘的感觉,让他又一次皱起了眉头,这女人,平时都不吃饭吗?

感觉身子被人腾空抱起,睡梦中的温芷言一下子惊醒过来,看着男人熟悉的侧脸,在想要挣扎的时候,对方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床上。

“为什么要把床让给我?”萧璟的语气里面带着斥责。

温芷言冷笑,说得好像自己很喜欢睡沙发似的,“不知道是谁一进来就霸占了别人的床,害我只能认命地去睡沙发。”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暖婚盛爱》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婚恋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暖婚盛爱》,作者(爱丽丝)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