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学霸同桌,超宠的》乖别动我在你里面呢 第35章 骚粉 学霸同桌,超宠的作者是鹿嘉荷的小说

《学霸同桌,超宠的》乖别动我在你里面呢 第35章 骚粉 学霸同桌,超宠的作者是鹿嘉荷的小说

时间:2020-05-21 07:42:12来源:阅文集团

《学霸同桌,超宠的》不怕同桌是学霸下一句是什么 完整版在线阅读 学霸同桌,超宠的忠犬攻 连载

学霸同桌,超宠的

类型:浪漫青春作者:鹿嘉荷状态:连载中

这回给读者们讲下鹿嘉荷新出的浪漫青春新篇《学霸同桌,超宠的》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林锦同,文优柒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天气逐渐转凉,进入一个多发流感和感冒的季节,风不知被使了什么魔力,总是一个劲儿地吹,吹地人头疼。数学课上,两个人依旧我行我素,不,应该说大多数学生都这样。对于林锦同这样的天才来说,这么简单的东西不听都

《学霸同桌,超宠的》 免费试读

天气逐渐转凉,进入一个多发流感和感冒的季节,风不知被使了什么魔力,总是一个劲儿地吹,吹地人头疼。

数学课上,两个人依旧我行我素,不,应该说大多数学生都这样。

对于林锦同这样的天才来说,这么简单的东西不听都会;而对于文优柒这样的数学白痴来说,就算有人愿意一对一给他们讲课,他们也不听不进去。

哼,我的梦想是西餐厅的甜点师,谁要会做画这抛物线?

但这一个月来,林锦同和她的关系又亲近了些,他们似乎能算是说得上话的朋友了吧,即使他的话题幼稚又可笑。

文优柒时不时会觉得坐在她身边的这个异常单纯干净又无比幼稚怪异的男生来自另一个星球,一个他们地球人不了解也不熟悉的星球,他就像是那个星球派来的一个试验品,引人好奇和探索。

优柒渐渐养成了一个特殊的癖好,她总是喜欢在数学课上时不时望向同桌,看他听课或做题时清澈地没有一丝瑕疵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雕刻地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心情愉悦又沉醉;看见他打瞌睡或放空时茫然的眼神时,又会觉得好笑,像个无聊到发霉的小孩……

看着他,就能让原本浮躁的心情平静。

10月26日晚,早到的万圣节party。

优柒和室友四人今天突发奇想,想来点特别的,一番商定过后就决定cos巴啦啦小魔仙闪耀登场。

优柒和糖糖相对傻白甜一点,扮演小魔仙美琪和美雪;美嘉腹黑,所以是小黑魔仙严莉莉的绝佳扮演者;而艺姐本身长得就有气场,黑魔仙小月这个角色非他莫属。

“哎呀,丑死啦。”

“优柒,你真不适合穿蓝色。”

优柒换了一身凌美琪的变身服出来,她照了照镜子,总觉得这身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像个大妈一样的。

唉,还真是难得有她驾驭不了的风格啊。

不过这俩室友也真是的,难看自己知道就好了啦,干嘛非要说那么大声。

“优柒,你还是和糖糖换一件吧。本以为你模子大,扮姐姐比较合适,现在看来….”优柒灰溜溜地回到卫生间,蹑手蹑脚地脱下这套笨重的衣服。唉,真是麻烦。

她俩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离上课只有五分钟了。她们四个穿了鞋子就跑。

“这样好多了。”

“我们糖糖穿什么都好看。”

优柒朝艺姐翻了一个白眼,夸她一句会死啊,干什么都向着糖糖,不过是因为她身材好嘛。

每年的万圣节几乎都是装扮与不装扮的学生五五对分。这不,宿舍区里全是成群结队‘游走的妖魔鬼怪’。大多数人的装扮比较普通,只是穿得比平常略有不同,真正cos打扮的不多,但绝对一个个都是花了重功夫。

她们四个人的装扮是‘那群妖魔鬼怪’中的一股清流,回头率不能说百分百,也有十分之九。但比起校草陆飞和史也的侏罗纪恐龙来说,她们这一套还是太小儿科了。

文优柒顶着一头粉红色的假发,手拿魔法棒,像放烟花时一样在天空中胡乱画了好多个圈,兴高采烈地走进微积分课的教室。

为了更符合凌美雪的形象,她故意在脸上涂抹了很厚的一层深色BB霜来提高肤色,玫红色的眼影加浅粉色的腮红和裸色带粉的唇膏,这萝莉的打扮和她平时御姐的形象反差很大。

她莫名地很想知道林锦同的反应,虽然他每天的打扮都是一身黑白灰的极简风,但男生从未透露过自己是喜欢可爱风的萝莉还是御姐风的女汉子?优柒也无法从他的言行中猜出。

果然,她刚坐下,林锦同的目光就紧随其后,他先是诧异地扫了她的衣服一眼,然后转为嫌弃的眼神扭过头,眉头逐渐皱紧,麦子色的眼瞳中的惊喜与期待,也随即散去。

“骚粉。”

精彩点评

以浪漫青春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学霸同桌,超宠的》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鹿嘉荷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鹿嘉荷的设定中,男主角(林锦同,文优柒)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林锦同,文优柒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鹿嘉荷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