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许我为你唱首歌》让我为你唱首歌dj女生 第三十章 我把你画成花1 许我为你唱首歌无广告

《许我为你唱首歌》让我为你唱首歌dj女生 第三十章 我把你画成花1 许我为你唱首歌无广告

时间:2020-05-20 17:05:45来源:阅文集团

《许我为你唱首歌》让我为你唱首歌dj女生 小说TXT 许我为你唱首歌最新章节 连载

许我为你唱首歌

类型:现代言情作者:林中小哥状态:连载中

《许我为你唱首歌》为林中小哥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讲的是:下午五点半,江阳给曲灿灿手机发了一条消息。“六点来警局门口接我。”这句话差点没把曲灿灿气的掀桌而起。她觉得,若是安少西见了江阳,两人一定能成为意气相投的好兄弟。曲灿灿看了眼桌上的文件,上面有些数据,需

《许我为你唱首歌》 免费试读

下午五点半,江阳给曲灿灿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六点来警局门口接我。”

这句话差点没把曲灿灿气的掀桌而起。

她觉得,若是安少西见了江阳,两人一定能成为意气相投的好兄弟。

曲灿灿看了眼桌上的文件,上面有些数据,需要她亲自去核算。本来是打算在办公室加班,现在,她只能抱着文件,回家加班了。

警局门口,江阳一身黑色风衣,身材挺拔,格外惹眼。

这种感觉,是野性荷尔蒙十足,但不狂野。也只有在江阳像尊雕像不说话的时候,曲灿灿才认为他像那么点胡歌。

江阳扫了曲灿灿一眼,大步走来,然后迅速打开车门,拴上安全带。

那不耐烦的表情,仿佛在说,怎么不快点来,站在门外快冻死他了!

曲灿灿双手按着方向盘,抿紧了唇,谁让他自己在外面等了!

打开导航,曲灿灿准备输入小区名字,谁知江阳忽然抬手,先她一步,在导航上输了个“若意心理诊所”。

见江阳输完后,曲灿灿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开车去这里。”江阳再三确定好这个地址没有错后,才放心地靠在椅子上。

曲灿灿扶额,她是他司机吗!

但当她转头时,就看见江阳抱胸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满脸倦容。

顿时,曲灿灿没有了脾气。

算了,让他好好休息下。

心理诊所在德善大厦的十六层。

面对着这座直入云霄的大厦,曲灿灿不禁抬眼,啧啧了两声。

这时,江阳绕到驾驶座的车窗前,手指扣了扣窗户,“下车!”

曲灿灿面上一怔,但见江阳十分笃定,便不由白了一眼。她发现江阳真的,非常过分!

要不是她打不过他,她真想掐死他。

上了十六层,曲灿灿一直沉着脸,将“我不开心”,写在了脸上,

若意诊所装修环境是极简主义,颜色只有黑白灰,想必这位诊所的医师,有精神洁癖。

“你好,我预约了六点半的治疗。”

江阳边说边大步流星地走进,

发现曲灿灿还没跟上时,又回头,朝曲灿灿勾了勾手。

。。。。

总觉得不对劲。

一进心理医师的房间,曲灿灿身体就不免僵硬起来。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一股复杂的雪松香。

就像是让人置身在一片雪林,然后忽然闻见火烧枝柴的那般味道。

等临走时,她一定要问这家诊所在哪里买的香水。

“项医生,你好!”江阳主动打着招呼。

听江阳的语气,似乎跟他很熟?

一看见项歌,曲灿灿那颗心,又开始乱跳起来。

这不怪她,毕竟坐在灰色沙发上的这个男人,气质优雅,完美绝伦。

沙发旁,一件灰白色毛呢大衣被挂在衣架上,而项歌长腿交叠,腿上放了个笔记本。

此刻,她都舍不得打扰眼前的美景。

“两位,谁坐?”项歌看着预约单,说话时甚至没有抬头。

曲灿灿回过神,望着江阳,一脸好奇,江阳得了什么心理疾病?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顿时,曲灿灿目光里带有一抹同情。

就在下一秒,江阳手一抬,指着曲灿灿,掷地有声:“她坐!”

“。。。。”

然后江阳一个人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项歌。

被雷的体无完肤的曲灿灿,看了眼江阳,又看了眼项歌,忽然深呼吸了一下。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生气是魔鬼!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不能让别人得意!

平复好心情后,曲灿灿坐在项歌对面,扶着额,一副“我已放弃,你们随便”的模样。

项歌在空白的本子上,拿出钢笔,写着一些字。

那双手清秀修长,骨节分明,

曲灿灿不由看呆。

“项医生,你既在锦城牙科医院就诊,又开了心理诊所,这么一心二用,好吗?”江阳突然地开口,让曲灿灿再次瞪大了眼。

这样子问人家项医生,好吗?

谁知项歌依旧保持面上温和的笑意,认真回道:“我得赚钱啊,江先生。”

闻言,江阳瘪瘪嘴,“项医生赚的难道还少吗?”

“不多。”

双方你来我往,一个潇洒不羁,一个云淡风轻。

这时,支着下巴的曲灿灿,忍不住说:“锦城允许医师多点执业,再说,像项医生这类优秀的人,多点执业,对更多人有好处。”

听到这话,江阳眸光闪了闪,不再说话。

而项歌低沉的声音响起:“曲小姐,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

曲灿灿想了想,回道:“嗯...没有最喜欢的动物,如果一定要说,就是狗狗吧,其实长的乖的动物我都喜欢。而且我讨厌蛇,讨厌所有长的软体动物。”

一旁的江阳开口道:“项医生只问了你一个问题,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不知为何,我一看见项医生,就有种亲切感,忍不住想多说些关于自己的事。”曲灿灿讲的格外真诚,连阅人无数的项歌和江阳,都分不清真假。

项歌指间的笔停了几秒后,又在白纸上写着下一个问题。

“曲小姐最近感到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最开心的事情…曲灿灿眼波荡漾,轻声道:“遇见你,算不算?”

终是忍不住,江阳嘴角掀起一个角度,很是嫌弃的表情。

项歌垂眸,放下笔。

紧接着,项歌平视曲灿灿,眼底笑意温和,“曲小姐是我见过很完美的人格了,即使有什么心理方面的难题,以曲小姐自我愈合的能力,都会克服。”

说完,项歌顿了顿,视线又落在江阳身上,眼底笑意不减:“江先生,也是很完美的人格。很难会遇到令江先生都感到棘手的心理障碍,不是吗?”

话虽这么说,但是江阳还是不满意的摇摇头,“生活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理方面的问题,轻或重,慢或快。”

闻言,项歌将手中的笔记本,也放在桌上,“既然江先生这么明白,为何还要我来开解?不如江先生说些你不懂的事情,兴许我还有帮助的地方。”

眼前这对兄妹,摆明就是有事而来。

尤其这位江先生,他真不知什么时候惹上了警局的人。

而江阳也欣赏项歌的痛快,但在问正事之前,他还想问一下:“项医生,听说做心理医师的人,40%以上都有过心理障碍。那项医生,你呢?”

曲灿灿余光瞥着项歌棱角分明的五官,解围道:“万一人家项医生是心中有医学治人的梦想呢?”

“你以为都是你啊!”江阳叹曲灿灿被美色所迷,继而道:“不知道项医生记不记得半个月前,有位叫司美琴的女人。”

见江阳总算步入正题,曲灿灿才收回视线,开始认真聆听。

项歌面不改色,平静道:“记得。”

“那你知道后来她为什么不来了吗?”

“五天前,她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法医检查时发现,她失去了一个器官。”

江阳自顾自说着,又有意无意地观察项歌的表情,却一无所获。

这时,曲灿灿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指着项歌:“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项医生吧!”

见状,江阳和项歌一头黑线。

曲灿灿这女人敢表演的再假点吗?

面对江阳的压迫感,项歌镇定自若。

紧接着,项歌抬眸,迎上江阳视线,“是我,又如何?”

闻言,江阳眼神一暗,

两人对视良久,强大气场互相碰撞。

寻常罪犯,见到自己的探视,都会有所躲闪,但项歌却十分坦然,坦然的淡定。江阳不由眯起了眼睛,这人表面温润如玉,说不定是个狠角色。

“项医生,我…”

“一个小时到了,江先生。”项歌抬起胳膊,看了眼腕表,意思再明显不过。

曲灿灿提着包,瞥了眼江阳,笑道:“哥,我说看病就好好看病,问问题就好好问问题,谁让你东问一句,西问一句,浪费了许久时间。项医生一小时,我们可得当黄金捧着。那项医生,我们下次再见。”

项歌起身,微微点头。

江阳低头,想起法医说,死者被取出器官的手法,像极了会手术刀的医生。顿时,他心里涌上了一股不甘心。

这一次的正面交锋,可能会弄巧成拙。

他低估了项歌,高估了自己。

不该像对待普通罪犯那套方式对待项歌。项歌不是普通人,至少比起侦察能力,他和自己不相上下。

来日方长,邪不压正。

临走时,江阳忽然转头,似笑非笑:“项医生觉得什么病人最难治?”

项歌立在原处,单手揣进兜里,没有回答。

倒是曲灿灿笑着说:“自然是装病的病人最难治了。”

精彩点评

林中小哥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现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林中小哥自传意味的《许我为你唱首歌》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