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军少驭妻72式 第12章 一切为了钱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章节目录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军少驭妻72式 第12章 一切为了钱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章节目录

时间:2020-05-20 13:51:07来源:互联网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54页 健气受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by唐嘟嘟 连载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

类型:婚恋作者:唐嘟嘟状态:已完结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由网络作家唐嘟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纷呈的大结局,隋羽,麦琪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回味无穷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也许是头天晚上被顾连城也气到了,第二天隋羽之起来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听着楼下传来的动静,隋羽之心中疑惑,这个时间了,顾连城怎么还在家里,他不是工作狂的吗?心中疑惑的隋羽之起身洗漱,穿着睡衣下了楼,却

《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 免费试读

也许是头天晚上被顾连城也气到了,第二天隋羽之起来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

听着楼下传来的动静,隋羽之心中疑惑,这个时间了,顾连城怎么还在家里,他不是工作狂的吗?

心中疑惑的隋羽之起身洗漱,穿着睡衣下了楼,却意外的看到一个身影在厨房忙碌着。

隋羽之心中震惊无比,顾连城那样的男人居然会下厨?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短发女人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隋羽之,女人笑着打招呼:“隋小姐,你好,我是顾先生请的小时工,我叫吴玉梅。”

隋羽之点点头,“我叫你吴姐吧。”

“都可以,早餐好了,你要现在吃吗?”吴姐笑着询问。

隋羽之一听,顿时高兴起来,她正好饿了呢。

吃了吴姐准备的早餐,隋羽之背着包准备出门了。

“隋小姐中午和晚上回来吃饭吗?”吴姐从厨房出来,笑着询问。

隋羽之一听,愣了下,“顾连城请你回来是做饭的?”

吴姐点点头,“打扫卫生和为隋小姐做三餐。”

听了这话,隋羽之就皱眉了,“以前,你为顾连城做饭吗?”

吴姐笑着摇头,“以前只打扫卫生,顾先生不在家里吃饭的。”

专门为她做饭的?那个男人会那么好?

隋羽之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不用了,我中午和晚上不回来吃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隋羽之可不觉得顾连城是那么好心的人。

她和姨妈并不知道那些放高利贷的在什么地方,但是,姨妈认识任何和姨夫经常一起赌博的人。

于是,两人专门去找了询问,最后得知,她们附近有个叫海叔的人是放高利贷的,姨夫可能就是向海叔借的钱。

两人匆匆赶到海叔的麻将馆,看到前几天到家里来催债的那几个男人,顿时知道找对地方了。

“哟,妹妹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来光顾哥哥的生意?”黑背心的男人看到隋羽之,笑着说,目光猥琐的上下扫视着隋羽之。

姨妈下意识的将隋羽之往身后拉。

隋羽之虽然心里忐忑,但是,大白天的,她也不是那么害怕,仰头,镇定无比的说:“我们是来还债的。”

那个黑背心一听隋羽之这么说,倒是愣了一下,摸摸脑袋,看向站在一边的不断抖脚的光头男人,“她们来还债?”

“叫什么名字的?”光头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说着冲着隋羽之吐了一口烟。

隋羽之下意识的躲开,用手扇了扇,“唐三才。”那是她姨夫的名字。

光头男人眉头一皱,转身掀开门帘进了里屋,片刻之后,走了出来,“唐三才的债已经还了。”

隋羽之一听,顿时愣了,和姨妈对视一眼,心中疑惑,难以置信的问:“他的债全部还了?”

“妹子,你觉得哥哥们有必要骗你吗?”黑背心走到光头男人身边,勾肩搭背的笑着说:“既然债已经还了,大家就是朋友,妹子,哥哥请你喝茶吧。”说着,还冲隋羽之挤挤眼睛。

隋羽之一身恶寒,“那,能告诉我们是谁来还的债吗?”

谁知,那个黑背心却逼近了隋羽之几步,“妹子要是答应哥哥一起去喝茶,哥哥就告诉你是谁还的债,怎么样?”

隋羽之一听,二话不说,拉着姨妈转身就走,身后却传来男人嚣张猥琐的大笑声。

“是谁把钱还上的呢?”姨妈疑惑的开口。

“会不会是姨夫自己还的?”隋羽之也心中疑惑。

姨妈摇摇头,“他那个挨千刀的,要是有钱还债的话,就不会躲起来不见人了,再说,他要是有钱,肯定第一时间又去堵了。会来还债?”

听着姨***话,隋羽之心中的疑团更大了,既然是那样的话,谁会把这个高利贷给还了呢?

想了好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隋羽之也不去多想了,既然高利贷已经还了,那么她借麦琪的钱就该还给人家才是。

于是,隋羽之拿着前去了麦琪的同心缘。

麦琪正在办公室打电话,看到隋羽之来,赶紧对她招手,然后很快挂了电话,一脸揶揄的笑,“喂,你搬到顾连城那儿去住了,是不是?”

看着好友一脸八卦的模样,隋羽之就气不打一处来,“是啊,我搬过去住了,你是不是还想我什么时候爬上他的床?”

“那可不行!我们可是签过协议的,协议期间,他不能占你便宜,不然……”麦琪故作一脸严肃的表情。

“不然什么,不然让他赔钱?”隋羽之郁闷的说,“人家有的是钱,好不好?”说着,将包里的支票取出来,“喏,六万块,没有用,还给你。”

看着那支票,麦琪倒是愣住了,“怎么不用啊,不是高利贷吗?”

“我今天和姨妈去的时候,那些人说钱已经还了。”隋羽之眉头紧皱,“我们都不知道是谁还的。”接着,隋羽之将她和姨***各种猜测说了一遍。

倒是麦琪听了之后,眼睛晶亮晶亮的,“你说,会不会是顾连城啊?”

隋羽之一听,顿时翻了个白眼儿,“怎么可能?我和顾连城可是非亲非故的,而且,相处得好非常不愉快,他没有理由帮我还债。再说,他那样的大忙人,会注意到我这些事?不可能。”

麦琪听了,也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将支票递给了隋羽之,“那你先拿着,万一是别人,你知道了也好还给人家。”

“先放在你这儿,一会儿弄丢了,我可赔不起,等要用的时候,我再找你。”

“那也行。”麦琪将支票放进抽屉,“对了,你刚才说和顾连城相处的不好。我的大小姐呢,人家现在可是你的衣食父母,你可长点儿心,好好的对人家,不要弄砸了。”

“不是我要弄砸了,是他那个人难相处好不好,说话又讨厌,成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拜托拜托,看在人家出现的份儿上,钱钱钱啊。”麦琪一脸无奈的劝导。

隋羽之听,深呼吸又深呼吸,“好好好,我知道了,钱,一切都是为了钱。”

隋羽之见状,无奈摇头,谁知,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一看,不正是顾连城么?

冲着麦琪示意了一下,隋羽之很快接起了电话。

“不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二十分钟之内回家。”电话那头,顾连城的声音冷冽如冰,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语气,说完之后,都不给隋羽之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隋羽之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对面的麦琪见状,赶紧询问:“他说什么?”

隋羽之哼了一声,捏捏嗓子,学着顾连城的语气,将刚才顾连城的话给模仿了一遍,说完之后,自己就翻了一个白眼儿,“你看吧,就是这种语气,好像全世界都该围着他转似的,他当自己是国王咩?”

麦琪看着隋羽之气鼓鼓的样子,很没形象的笑了起来,“好了好了,顾连城那样身份地位的人,一向是高高在上的。身边的所有人都围着他转,他也习惯了说话都是命令的语气,并不是针对你一个人好不好。上次来公司也是这样,那气势,吓得给她端咖啡的小袁腿都软了。”

“切……”隋羽之一脸不屑,却还是站了起来,“好了,我回去了,不然又要吵架了。”

“还是欢喜冤家啊,不错不错。”麦琪一脸“我了解、我明白”的模样,弄得隋羽之简直像打人。

看着隋羽之变了脸色,麦琪赶紧笑着开口:“别生气别生气,看在钱的份儿上,看在钱的份儿上。”

隋羽之深呼吸又深呼吸,瞪了麦琪一眼,这才离开。

看着隋羽之离开的背影,麦琪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隋羽之当然不可能真的那么听话,说二十分钟就二十分钟,所以,等她回到水岸华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看着站在家门口面色不善的两个人,隋羽之顿时皱眉,“你们是谁?”

“是隋小姐吗?”一个女人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迎了上来。

隋羽之点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穿着统一的制服,看起来训练有素的模样,到不像是坏人。

“我们是顾总安排过来给隋小姐做形象设计的。”那个女人说着,很快做了自我介绍:“我叫安琪,她叫薇薇。”

听她这么一说,隋羽之这才想起昨天晚上顾连城的确是交代过,说今天有人来给她化妆和试穿晚礼服什么的……

想到刚才顾连城的电话,隋羽之这会儿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抱歉,刚才有事儿,让你们久等了。”

“没关系,那我们现在就走?”安琪的笑容一直很勉强,后面的薇薇直接没有笑容,一脸的不耐之色。

隋羽之很意外,“不是在家里弄吗?”

“隋小姐说笑了,我们是过来接你到工作室去的。”安琪耐着性子解释道。

隋羽之看两人忍着气的样子,心中觉得抱歉,笑着点了头。

下楼,上了他们的车,直奔市区,到了地方,隋羽之这才看到,这是一个叫“觉醒”的形象设计工作室,门面儿看起来不大,但是,进去之后才知道,里面是一片广阔的天地。

看着隋羽之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安琪和薇薇都露出一脸鄙夷的神色。

隋羽之跟着两人进了一个房间,然后让她稍等,两个人就出去了。

“这女人和顾少什么关系啊?土包子一样?”

“谁知道呢。”

“不会是女朋友吧?”

“你想多了吧,顾少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也是哈,一副穷酸样,你看到没,刚才进来的时候,都傻眼儿了,那样子,太可笑了。”

听着渐行渐远的议论声,隋羽之深呼吸了两下,告诉自己,不用去理会那些声音,和她没有关系……

可是,心中却再次问候起了顾连城,特么的,如果不是和他牵扯上,她会被人那么嘲笑吗?

精彩点评

唐嘟嘟的《终身妻约,老公太欺人》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婚恋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