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黄泉路444号》黄泉路十四号谁写的 第六十六章 向死而生 黄泉路444号耽美

《黄泉路444号》黄泉路十四号谁写的 第六十六章 向死而生 黄泉路444号耽美

时间:2020-05-20 10:52:49来源:阅文集团

《黄泉路444号》只接待鬼怪酒店小说 GAY吧 黄泉路444号T吧 连载

黄泉路444号

类型:玄幻言情作者:白兔奶糖子状态:连载中

白兔奶糖子新书《黄泉路444号》由白兔奶糖子笔下的玄幻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主要角色刘波,齐宇,故事柳暗花明,非常值得一阅。精彩内容试看:一上一下的眼皮,睫毛被血水打湿,厚重地黏在一起。喷溅出来的液体,溅在鑫子的皮质手套上,在光滑的表面间,血珠子滑动个不停。眼球被剜去后,失了灵魂的眼眶沟壑纵生,血水和黄色的脓液填满了每一道褶皱。怵目惊心

《黄泉路444号》 免费试读

一上一下的眼皮,睫毛被血水打湿,厚重地黏在一起。喷溅出来的液体,溅在鑫子的皮质手套上,在光滑的表面间,血珠子滑动个不停。

眼球被剜去后,失了灵魂的眼眶沟壑纵生,血水和黄色的脓液填满了每一道褶皱。

怵目惊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少年连续不断的惨叫。

刘波仰起头,嘴巴大张。另一只完好的眼睛,也好像因为神经的断裂,而刺痛着。他的身子,因为承受不住的疼痛,而痉挛了起来。

金属的碰撞声,泠泠作响。青筋暴起的四肢,正在吸食着全身的力量,妄图挣脱开紧缚着的皮带。

刘波身子剧烈起伏,头部逃离于白色的被单,悬浮于半空中。一道血水倾注而下,染红了白得耀眼的床单。晕染出一朵花的雏形,开出残花一朵。

因为少年使足了力气挣扎,又半仰起了身子,加上床底四个滚轮不稳,小床有翻起的趋势。

齐宇见状,上前死死按住了少年的身子,他朝着一边的黑色袋子努了努嘴,向鑫子和阿城二人说道:“快,再打一针。”

鑫子飞快地从袋子里掏出了针管和药剂,准备妥当后,他轻车熟路地找到刘波手臂上的静脉,一针刺下,针尖没入皮肤,透明的液体被推入。

齐宇也打开了拉扯着少年眼皮的金属架子,没了眼球的眼眶,眼皮闭合,干瘪瘪地塌陷下去。和左眼饱满的起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液体随着静脉,在全身的网络,快速流通。暴起的青筋,在药力的作用下,消了几道。四肢也开始疲软无力,握拳的双手,松了开来。

刘波头一晃,瘫软在了小床上,唯有口中还呜咽几句。疼痛有所减缓,但少年眼里血泪不止。

刚才用劲按住刘波身子的齐宇,也舒了一口气,他身子踉跄了几步,手臂有些发酸。

齐宇抹掉头上的汗珠后,平复急促的呼吸,“接下来……是耳朵。”

他声音显得平静,却吐出惹人惊骇的话语。

鑫子递过了一把小刀,齐宇伸手接过。小刀刀锋尖利,看起来削铁如泥。

刘波眼皮痉挛,已没了力气打开。他左眼眯起一条缝,刚好接过刀锋一闪。刀尖冷冰冰的光和莲花灯暖色调的光,一刚一柔,却交融在一起,倒是应了那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不……”少年咬紧牙关,想说话,却只喷出了气音几道。

齐宇拿着小刀,在空中一划,飒飒两声,刺破燠热的空气。他手腕微转,觉得小刀十分趁手,遂嘴角扯起弧度。

刀尖冰冷,稍一用力,刘波的耳后,便生出割痕一道。血水涌出,齐宇切割得轻而易举。

少年的耳朵,就像是用很差的针线缝合的玩偶的一部分,半是脱线,半是黏连。就这么连带着血肉耷拉着。

小刀慢慢前进,只差个最后几厘米。锋面初次吸食热血,贪婪地,不知餍足地,大口啜饮着汩汩涌出的液体。

少年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慢慢流逝,他身子麻痹,已经感觉不到痛了。皮肤在愈渐得冰凉,凉彻肺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只是模模糊糊地知道。

齐宇割下了他的耳朵后,又拿起了一把锯齿规律排列着的锯子。那黄色的塑料手柄,和一片又长又宽的刀片组装在一起。组装成了一个食人骨血的猛兽。

头上的伤痕处,不知道谁在那里,沾上一点膏药,涂抹开来。冰冰凉的膏体,一碰到滚烫燃烧着的疮面,便直接沸腾了,蒸发于虚无。

如此触目惊心的伤口,怎么可能在普通又廉价膏药的作用下,渐行愈合。

膏药涂抹后,刘波左眼眯缝着,迷迷糊糊中,看见有个人拿着一卷绷带靠近。他在刘波的头部,缠绕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没有经过处理的伤口,不断渗出血水来。

洁白的绷带,立马就被染红。

一卷绷带缠绕殆尽,做这件事的人坏心眼地在刘波的脸上留了段空白。刘波的左眼没有被掩盖,还是能看见自己逐渐分裂的身体,和那在空中绽放的血花。

锯子声咔嚓咔嚓。

齐宇拿着锯子一来一往,正在卸下少年的一腿一臂。他的头套上,皮大褂上,手套上……尽是血水。

“呼——”男人吐出一口气,直了直长久弯曲的身子,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骨头太硬了,”齐宇感叹,“锯得我好累!”

鑫子接过了锯子,他们换了个人。

整个房间已经被红色染透了,像是沐浴在血河中,放眼望去,皆是“红”。连头顶的莲花灯,也沾带着一片血水。“红色”滴答滴答,又落回少年的身体。谱写着“尘归尘,土归土”的可笑意境。

手臂断了。

然后,一条腿也被卸下了。

刘波嘴皮动了下,他只看见眼睛正前方的电脑屏幕和摄像机也被弄污了。

从他身上切割下来的一部分,被随意地丢在台子上的一角。

齐宇从袋子里掏出四个罐子,两个小的罐子,两个大的罐子。然后,他又把地上整齐摆放着的一排像是油桶一样的塑料桶打开。

一股医院的味道弥漫开来,混合着血腥味,就仿佛置身在医院。

那是福尔马林的刺鼻味道。

三个人把塑料桶里的液体灌进四个罐子,然后他们像是终于记起了刘波一样,把从他身体上摘下的一颗眼球,一个耳朵,一只断臂还有一只断腿,放进了罐子里。

阖上盖子,就是医院常见的人体标本。

齐宇和鑫子各捧着一大一小两个罐子,站在了机器的前面,就好像在展示战利品一样。他们头套下的脸,一定是得意的表情吧!

“少年如愿以偿,在屠夫的帮助下,卸下了身体的一半。从此以后,他既可迷恋死亡,又可死后归于天堂。”齐宇说着故事的落幕,“他,终于抵达了对于死亡迷恋的最终端。”

“这就是一个‘向死而生’的故事。”

齐宇说完后,站在机器后的阿城,就直接关上了设备。电脑屏幕里正在放着的直播,也戛然而止。

又是一阵沉默。

他们回头看了看少年。

刘波的左眼也已闭上,肚子还在轻微地起伏。他们把东西收拾收拾,难办地看了眼满室的血红,就这么走出了这个房间。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阿波,你还活着吗?”有人在呼唤少年。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黄泉路444号》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刘波,齐宇)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白兔奶糖子)这种迥异与其他玄幻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