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不二赘婿》赘婿 闻人不二 第二十六章 白家上厅议事 不二赘婿君臣文

《不二赘婿》赘婿 闻人不二 第二十六章 白家上厅议事 不二赘婿君臣文

时间:2020-03-26 10:34:47来源:阅文集团

《不二赘婿》赘婿三百二十⑩四 Basher 不二赘婿㚻 连载

不二赘婿

类型:历史作者:干柏状态:连载中

《不二赘婿》为干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这件事王不二是有经验的。当初带李言回家见父母,母亲王春华还担心李言一个城里孩子,受不了农村条件。王不二就告诉王春华,屋里打扫干净,收拾整洁即可。因为不干净、不整洁是家风问题,如果打扫干净、收拾整洁了,

《不二赘婿》 免费试读

这件事王不二是有经验的。

当初带李言回家见父母,母亲王春华还担心李言一个城里孩子,受不了农村条件。

王不二就告诉王春华,屋里打扫干净,收拾整洁即可。因为不干净、不整洁是家风问题,如果打扫干净、收拾整洁了,对方还是瞧不起,或者故意刁难,那就是对方素质问题,这段感情也就实在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不是一路人,没必要硬要进一家门!

“不二,你确定?”不二娘关切的问到。

王不二点了点头。

“下午不下地了,”不二爹说到,“都留在家里收拾屋子!”

在子女婚姻上,中国几千年来父母的表现都是一脉相承的,紧张、忐忑,又兴奋、幸福!

于是,这天下午,王家人都没有下地,而是留在家里打扫。比一年一度的新年打扫还要认真仔细。

王不一把房前屋后的杂草斩草除根!

秀兰把屋里屋外扫了又扫,擦了又擦。

不二娘,则是跟在秀兰身边,像一个包工头一样,随时指挥!偶尔也动动手,抹抹桌子擦擦凳子!

不二爹则像甲方老板,双手背在背后,一会儿屋里巡查,一会儿屋外巡视!

至于王不二,他要做什么大家都不让。

“你马上就要成婚了,就好好休息吧!”

王不一这样对他说,秀兰也这样对他说。

父亲母亲也这般对他说。

感动吗?

那是相当感动!

所以,王不二再次坚定了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决心!

……

且说昨晚,王不二在上厅与白家达成继续履约入赘一致意见后,就被白梦庭以明天还要回家禀报父母赶路为由,让钟伯派人领着王不二先行回房休息。

“钟伯,你给王公子重新准备一套衣服,”临行前白梦庭吩咐钟伯,“明天就不要穿这件衣服回家了。”

王不二第一想法便是白梦庭不太喜欢自己太过招摇啊!

穿着“王”字衣服,虽然没有举着“王”字旗帜那般霸道,但也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霸气背漏嘛……

只是回到房间,脱下衣服,王不二才知道白梦庭不是喜欢自己太招摇,而是受不了自己太邋遢。

因为一晚上又是埋头吃饭,又是被太守惊吓,还有白梦庭打在白少洪脸上的耳光,都让王不二身上一阵热汗,一阵冷汗。“王”字头上那一横早已经被汗水浸湿、变花。“王”字早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是墨水乱流下的一个“土”字!

“擦!变黑土啦。”王不二自言自语,“真是又黑又土啊……”

王不二离开后,白梦庭又差人去把白少洪叫到上厅。

一进上厅,白少洪没有再看见王不二,心想那个傻子到底还是被赶走了。但看到白梦庭那着急上火的脸,白少洪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肿的跟猪头一般的脸,又疼又丑。

白梦庭把白少洪唤到身边,伸手要去抚摸白少洪的脸。毕竟打在儿身,痛在己心。

看到白梦庭再次伸出手来,白少洪下意识地躲开了。

然后一桩跪在白梦庭面前,“爹,孩儿知错了,孩儿不该给那个傻子一个铜币的。想着只要能尽快把那个傻子赶出白家,花几个小钱也是值得的。没有考虑到这样一来,就显得是我们白家违约了。败坏了家风……孩儿有罪……”

白梦庭一听,吾儿……你想多了!爹爹打你也是无奈之举啊,你知道打完你,爹爹这个心痛啊!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白梦庭面子上还是绷着。

“你为家出力的心情为父深感欣慰,”白梦庭一边说,一边俯身下去扶起白少洪,“只是你没有想到错在何处。试想如果你没有趁着我和你娘外出就溜出家去,而是在家守着小洁,怎么会发生如此荒唐之事。”

白少洪一惊,父亲你这个反射弧也太长了吧,既然要惩罚我偷偷外出,那也应该在我一回家就收拾我啊,还让我到什么比试和鸿门宴现场?

哦……你一定是想让孩子自己反思出来……你给了我如此多的机会,孩儿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真是不该,真是不该!

该打!

该打!

该打!

白少洪颤颤惊惊被白梦庭扶起来,然后到一边的凳子上坐下。

张婉凝在一边捻着佛珠,对于白梦庭,她简直有些看不过去了。这个糟老头子,坏滴很!明明就是京都有变,周伯仁乘机发难,白梦庭情急之下拿出王不二作挡箭牌。怎么还成了你秋后算账的理由了。

白少洪这孩子一直被养在深宅,没经历什么世事,也是单纯了一些。

白梦庭遣散了伺候在一旁的其他下人,只留下送完王不二回来的钟伯,同时让钟伯关上了上厅的大门。然后掏出那张纸条,递给钟伯,再由钟伯依次递给白少洪和白洁。

一圈看下来,白梦庭冲着钟伯说到,“撕了!”

然后钟伯把纸条撕得粉碎。

白少洪和白洁都惊到了。京都的两位外祖父对于白家意味着什么他们自然清楚。白洁也看到一旁的母亲捻动佛珠的速度更加快了。

他们理解母亲的心情,那毕竟是母亲的大伯和父亲,虽然父亲暂时安全,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他们怎么会不懂呢。

接着,白梦庭把周伯仁上门提亲的事情也讲给了两位后生。

“周伯仁打我们白家乾坤保行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白梦庭说到,“为父也知道,他一定是得知京都的情况后才上门发难的。”

白洁震怒!

“啪——”拍了一掌桌子。

“爹爹,孩儿这就去把那周昆的头砍下来!”白洁说着便要往门外冲。

“站住!”白梦庭呵斥到。“你能把周家所有的人头都砍下来吗?”

“父亲,”白少洪也变得严肃,都没有称呼爹爹,而是直接叫父亲,“那我们下一步应该如何做。”

“周伯仁暂时不会轻举妄动。现在你们的外祖父还没有倒,周伯仁只是吐吐蛇信子,试探试探我们。一旦你们外祖父真的出事,他就该露出獠牙了。”白梦庭说到。

“小洁,”白梦庭突然很伤感,“为父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拒绝周伯仁,父亲情急之下……情急之下说已经为你选定佳婿,正是……正是王不二!”

白梦庭是极度困难地讲完这段话的。不仅仅是因为答应招婿王不二打脸自己,更关键的是那可是女儿一生的幸福啊。

“父亲!”白少洪十分激动,“怎么能让妹妹嫁给那个傻子呢?”

“那你就愿意你妹妹嫁给周昆那个混蛋吗?”说话的不是白梦庭,而是张婉凝。

精彩点评

这本《不二赘婿》,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干柏)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干柏)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