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的如此芳邻》我的如此芳邻爱读小说 第一百一十章 夜半未还 我的如此芳邻BG

《我的如此芳邻》我的如此芳邻爱读小说 第一百一十章 夜半未还 我的如此芳邻BG

时间:2020-03-26 09:28:37来源:阅文集团

《我的如此芳邻》你好芳邻全文免费阅读 天然受 我的如此芳邻章节列表 连载

我的如此芳邻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新月翩翩状态:连载中

天选人物是林伯,凌珏的网络小说《我的如此芳邻》此文是新月翩翩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点石成金剧情扣人心弦,绝对是值得一阅的火爆作品,主要讲的是 于恒在这起案件中所起的作用不大,甚至连个正经意义上的直接帮凶都不算。虽然他隐瞒不报的行为已经是杀人行凶的帮凶无疑了。但是念着他及时招供,又得靠着这条线去钓大鱼,于恒的命总算是保下来了。“世子!”于恒几

《我的如此芳邻》 免费试读

于恒在这起案件中所起的作用不大,甚至连个正经意义上的直接帮凶都不算。虽然他隐瞒不报的行为已经是杀人行凶的帮凶无疑了。

但是念着他及时招供,又得靠着这条线去钓大鱼,于恒的命总算是保下来了。

“世子!”于恒几度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打破眼前二人的无言沉默。

或许正如凌珏所说,他们的关系已经成为了相看两厌吧?即便他从来没有……

“陛下仁厚,不与你计较。”凌珏沉着嗓音,叫人听不出其中藏着的情绪:“要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能否保住这条命,就看你了。”

“听世子吩咐。”谁都不知道于恒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他幡然醒悟,居然肯招供不说,还要帮着他们去将那大理寺卿绳之于法。

虽说这弃暗投明本来就是理所应当,但是于恒可不像是个随便改变主意的墙头草。

只是现下,凌珏也没有心思去思虑于恒的问题了。他一抬手,几名狱卒蜂拥而上,把锁在于恒手脚处的镣铐和缠缚在身上的铁链一一解开。

“今夜你先休息,待明日便随行出发。”而后,便是留下了一个扬长而去的背影。

宫里的牢房不比大理寺,狱卒的人手虽然不足,但个个的身手可谓是不凡。

毕竟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要么是事发突然兼具情况特殊,要么就是穷凶极恶。不找几个厉害的人来怕也是镇不住。

苏云起颔首回礼:“今夜麻烦各位弟兄了。”他和凌珏都心知肚明,于恒这一招供就要成重点保护对象了。

只求徐修那边还没有这么快得知消息,要不然敢在他们之前销毁证据什么的,可就把事情拖成遥遥无期了。

“你的担心是多余。”凌珏路过他的身边时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多余的话自然是件好事,“何以见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底气还是要有的。

“他从被你我发现到关押进这里,哪里有机会接触旁人?”这才是凌珏放心的原因。

苏云起讷讷地含糊应了一声:“那就好。”

说是这样说的,他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你当初不也觉得按部就班地查案就好,谁能料想到手下出了一个叛徒。

这回您老就又有自信了?

苏云起瞧着凌珏那心情不好的样子,忍了又忍,终于是没说出口。

二人各自回了府邸,已是到了三更时分。偌大的阖府之中,因为寂寥,显得莫名有些萧索。

“公子,您可回来了。”自己屋前的那一簇小火苗朝着凌珏的方向飘近。

凌珏看清了来人之后,紧绷的面容不由地就是一松:“是易风啊!”

易风流云都是自小就跟着凌珏的,自家公子一个举手投足他们都自认没有看不出来的。

这并不是夸大,感到凌珏神情不太对,易风才试探着开口:“公子如此晚归,莫不是忘了易风吧?”

他不好直接开口询问,公子的脾性是个吃软不吃硬的。

凌珏自觉好笑,但还是在易风的陪伴下抬脚上了台阶:“易风,平日还是要多读些书才是。饭可以乱吃,可这话绝对不可以乱说啊。”

易风扁扁嘴:“还不是小的瞧您心情不好,这才出卖色相讨您个笑脸。您倒好,把小的数落个彻底。”

凌珏摸到门框的手微微一僵,但这僵硬似乎只维持了短暂的一瞬,很快推开了房门:“那下回你再出卖色相的时候,公子再好好夸奖你如何?”

易风看着自家公子照旧嘴里不饶人也就放心了,继续笑得满脸没皮:“公子早些歇息吧。”

而仅仅与平阳侯府有着一墙之隔的少将军府却并不安生。

“这府里为何到了这个点都上下通明的?”苏云起先是不解,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唯一可能的原因。

他怎么忘了?他如今自己一人便是这府邸唯一名义上的主子。主子不归,又有哪个下人敢先去休息。

可别忘了,在这一众下人仆从中,还有个和长辈一模一样存在的林伯呢。

林伯服侍祖父多年,身份早就不一般了。

“糟糕……”苏云起脚步不由地加快,暗自懊恼,亏他方才回来不知哪里来的闲情逸致居然还想赏赏夜色?

“将军!”

果不其然,这前脚刚踏进府内的大门,林伯就带人守在了里边。

一盏盏灯笼被提在下人手中,竟然将院落照得异常明亮。

苏云起耸耸肩,自然地搭上了林伯的肩头:“林伯啊,这么晚,您怎么还不去睡呢?熬夜对老人家的身体可不好啊!”

林伯哼了一声,却任由苏云起攀上了他的肩头:“将军,你是少年意气风发,这些老奴都不该过问的。老奴晓得,但是,你下回能否派人回府里传个信啊?”

苏云起没有想到这回的林伯这么好说话,哪还有讨价还价的份儿,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了:“是是,我下回呢,一定派人给您老传个信。”

林伯当然知道苏云起这是随意附和罢了。但苏云起既然都做了口头承诺了,他还能要求点儿什么其他的不成?

于是,他便清清嗓子,遣散了其余下人。

一阵脚步嘈杂过后,就只剩下了林伯和苏云起。

林伯被苏云起半推着回了自己的房内:“将军,老奴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声。”

林伯的表情可谓是相当严肃了,令苏云起不得不重视起来:“林伯你说。”

“将军,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子,哪怕是为了苏老将军。”语重心长地说出口,心中的大石倒也放下了不少。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相互的。林伯如此认真的态度,饶是平日的苏云起闲云野鹤惯了,此刻也面容沉静了些许:“我会的。”

再多的解释也抵不过这一句“我会的”。

林伯听罢才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老将军有您这样的孙子是好福气啊!”

苏云起抿唇笑笑,对于他来说,是他有一个好祖父才对。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在林伯疲软的双眼下闪过的是一瞬的黯然无光。

再漫长的黑夜都会迎来黎明,日夜更迭向来如此,一如四季轮转。

“属下见过世子。”于恒献殷勤得紧。虽然人是被凌珏手下的人带来的,可如此行礼的法子全然不像一个对面前的世子不满的人能做出来的事。

精彩点评

古代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新月翩翩)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林伯,凌珏)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古代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