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辛夷传》闫辛夷 第七十五回 雪香阁惜墨记家珍 耳室旁雁轸数名琴 辛夷传H

《辛夷传》闫辛夷 第七十五回 雪香阁惜墨记家珍 耳室旁雁轸数名琴 辛夷传H

时间:2020-03-25 17:29:09来源:阅文集团

《辛夷传》青川旧史 同志 辛夷传女体化 连载

辛夷传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殷家了了状态:连载中

此次给兄弟姐妹们分析殷家了了撰写的古代言情小说《辛夷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惜墨,雁轸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穆清阁里面有鸢姒守着,这边雪香阁碧袖携惜墨进来,行至前堂也唤了个侍女叫雁轸的问话。原来杨婠自幼琴棋书画都教习的很好,可其中若说嗜瘾的只有拨弦弄音而已,是以这里别的不多,唯独各类鼓弦数之不清,得特意找人

《辛夷传》 免费试读

穆清阁里面有鸢姒守着,这边雪香阁碧袖携惜墨进来,行至前堂也唤了个侍女叫雁轸的问话。原来杨婠自幼琴棋书画都教习的很好,可其中若说嗜瘾的只有拨弦弄音而已,是以这里别的不多,唯独各类鼓弦数之不清,得特意找人看管。这雁轸二字,是琴尾有雁足,琴首有轸池,各取一字改的名。阁子里面还有几人,如岳额,韵池,纳音等,皆是杨婠依此法想来。

只是不知怎的,改了以后唯有雁轸竟变了心性,忽地钟爱听曲闻乐。每日杨婠练琴都在外面细赏咂摸,至后来一日不见着琴便要闹点别扭。杨婠瞧她合意,遂将看守琴库的活计教给她,她当这些琴是命根子,自然千万般呵护。

三人走到廷中,碧袖指着右边一连三间的偏屋,说这边全部是琴室都归雁轸管,自己就只有从左边这一溜的耳室(仓库),侍女房,灶屋往寝阁里面走的份儿。惜墨听着,左边只有一个耳室要看,大头都在右边,于是先从耳室记起。

她很识得写字,向两人要来书笔自己录入。进到屋里,见竖排摆放了三架屏风,依次画有鸟兽,山石,花草等。惜墨不懂好坏,只觉得笔工精细卓绝,颜色淡婉揉烟,鸟羽石阴草叶勾勒分明,一如名家之笔,因在面上找落款,遍寻不至,才问这是哪家的笔墨。

碧袖答:“我们娘子闲时作画,留了许多不愿装裱,因干脆制成屏风,四扇能贴上不少。”

惜墨赞问:“这画儿这么巧妙,怎么只留在耳室里面生潮?”

“这都是娘子不满意的,好的都在寝阁里摆着呢。”

惜墨又称道了一番,但因是杨婠的闺中丹青,不能流到外面,也就没有写在品录上。

再看别的位置有四排木橱,惜墨打开瞧过,在簿子上记录下来有香蜡花腊玫瑰碱,紫粉红棉银皂盒,熏衣炙手麝脐香,龙泉小碟水中丞。细细数过,都有几十但不过百。

阖门往复回看,地上尚有几只白木云纹小箱,惜墨敲响听声,一片暗哑,问这是什么。

碧袖说:“尚美人遣侍女送来的,一箱有三千朵秋茉莉,另一箱是早些两千朵朱兰,最后那个是春天送的柚花,不记得多少。”

惜墨笑说:“难道雪香阁里还缺这个?一次次送来留在这儿也不用。”

碧袖答:“外面的秋茉莉早都开过了,这是尚美人家里特意找来才摘的新鲜花瓣,候着让我们娘子熏成香片一起饮。那两箱是已经熏好的,哪天尚美人想起来就给她搬回去。”

惜墨点头记下,转念觉得这也不能带出禁中,便又划掉。再转身看一圈,见四个角落都搁上几桌,堆叠瓶杖镜钩之类不一而足。写完问:“杨美人怎么才这么点东西,月俸合该省了不少。”

碧袖指着雁轸说:“好东西在右边琴室,但你动不动的了,可不归我管。”

惜墨一愣,仔细打量了一番雁轸,才觉得她一直跟在身旁却未曾插话,眼中也半点不在意这些,似是脱了神。她也不想多言,直接出屋走到右边一排北边的房子,问:“这间应该也是耳室,怎么就不归你管?”

不料碧袖没开口,雁轸插嘴道:“北边这间放的是我们娘子收来的弈具棋谱,因为里面还存了指法曲律,乌弦黄木,也就归我了。”

惜墨听完说:“棋谱曲律可以不管,奕具之类的还是要看看。”

说完入室,只见这间屋子比左边的洁净许多,摆放的也工整,一边是棋盘算箸,另一边是木材册书。她往棋具那边去,见架子上有各类棋盒,挨个掀开盖子看去,除了常见的翡翠红玉水晶棋子,竟还有卵石木块等,因问:“杨美人留这种简陋东西做什么用?”

雁轸撇过头去又不说话,碧袖只得接口说:“上面的意思,我们哪里清楚。”

惜墨对雁轸有些生厌,瞪了她一眼,接着将棋子棋盒录上,再看下面有个一尺半见方的木局,上面用象牙条嵌成方框,另竖起十二栏曲道,角落刻四只飞鸟图案。她对碧袖道:“圣人也有一个,我见官家来的时候提起过叫六博棋,得是汉时留下的骨董吧?”

碧袖说是:“我们娘子就是听说了圣人也有,因收起不再用,怕圣人觉得我们争宠。”

惜墨暂且不语,在木局周围寻摸一遍,果然见木局台下还收着象骨算筹两盒二十二根,刻着十,东,南,西,北,I,II,III等字。另有一百零八颗棋子,有漆骨,青玉,水晶,髹(xiū)黑象牙,兽纹翡翠,筑鸟青铜几类。等她逐条写好,才说:“我就记得这个棋要用特制的算箸,既然你们娘子都不打算用了,我就先备注上。”

转身看另一侧,除了鹿角霜与鹿角灰,以及一尊大缸,里头有几盘琴弦,再就是堆在阴处一堆木板。因分不清各类木质,问雁轸不说,碧袖推不知,她只能暂且放过,待禀了郭颢蓁后议。

出来走到中间屋子,才一敞门,雁轸便推了她一把,责备道:“这里面的琴都矜贵着呢,进出手脚轻一些不行?”

惜墨回身欲骂,却瞧她一脸怒相,好似自己真的得罪了她般,气势也消去了不少,只说:“再多动一次,送你去宫正局受罚!”

雁轸毫不在意,眼睛看向别处不语。

惜墨走入琴室,屋中灰暗干凉,并无多少东西,惟独五座琴几,一架木桌,桌上有香炉燃烟。环视一周却见墙上挂着各色琴具,嘟囔:“这么暗,做什么不点灯。”

雁轸嘲道:“你自然不懂,存琴得松弦留阴,竖挂沿壁,燃香干风,才能防塌腰毁声。”

惜墨皱眉懒理,从门边开始问起:“这是什么琴?”

雁轸懒懒替她数过,从左至右有棉雷,燃风,孤幽,春韵,鹿袭,金玲珑,绿阴眠,阳春雪,松年椿,携山看,松石清意,九霄鸣佩,金银平纹,枯木凤吟,舜圣遗音等。更分门别类说哪些是汉时的,哪些是后唐的,哪些是现在的。

惜墨冷笑:“无怪西边耳室中显得那么节俭,这老些骨董,怕是能换不少贯钱,现在就只等着你家娘子要留哪个不留哪个了。”

雁轸一听,上去就抢惜墨手中簿子,惜墨全没料到,果真被她拿了去。只见她双手左右一拽,将品录撕做两半,惜墨赶忙去夺,急说:“你疯了,这是要呈给圣人的!”

雁轸并不回应,将品录又继续扯烂,惜墨叫喊碧袖来帮她,不知碧袖如何帮忙,且听下回分解。

精彩点评

在古代言情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惜墨,雁轸)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殷家了了)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