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世安》一世安宁 张瑞 第二十二章 家法伺候 一世安强攻

《一世安》一世安宁 张瑞 第二十二章 家法伺候 一世安强攻

时间:2020-02-15 11:44:31来源:互联网

《一世安》一世安好 穿越小说 一世安小顶 连载

一世安

类型:穿越作者:祝嫣状态:连载中

光环人物是姜世安,姜母的佳作《一世安》此文是祝嫣所编写的穿越文,文笔横扫千军故事百看不厌,绝对是感觉不错的独家作品,精彩内容试看 果然不出姜世安所料,怡园又被安插了一个婆子,大家叫她王姑姑,据秋染打探的消息,这个王姑姑很强势,不仅不让刘姑姑近老夫人身,就连绿璃红樱都被她拒之门外,非要新调进来几个丫头,不用想,定然是大房安插的眼线

《一世安》 免费试读

果然不出姜世安所料,怡园又被安插了一个婆子,大家叫她王姑姑,据秋染打探的消息,这个王姑姑很强势,不仅不让刘姑姑近老夫人身,就连绿璃红樱都被她拒之门外,非要新调进来几个丫头,不用想,定然是大房安插的眼线。

碧陶正在熨烫姜世安夏日里的衣服,刚刚从浣衣坊送过来,秋染一件件把熨烫好的衣服挂起来。姜世安坐在桌子旁尝试着练字,奈何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写毛笔字当真是强人所难。

福喜跑进来,“小姐不好了!今儿一早,长公主身边的素婵来过,把夫人请走了。”

姜世安写字的手一顿,缓缓放下笔,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自己看着都头疼:静水流深。

看来大房那边是按耐不住了,如今请姜母过去,定然是一番恩威并施,威逼利诱,姜世安整理整理衣袖,“碧陶,更衣,走一趟金犹阁。”

长公主的金犹阁是整个姜府最为富丽堂皇的地方,门口处立着个丫头,见着姜世安很是恭敬的行礼,“碧痕见过安姑娘,大夫人有令,安姑娘若是来了,花厅有请。”

姜世安不动声色的跟着碧痕,落座花厅后便是漫长的等待,碧痕不知换了多少盏云雾茶,碧陶有些不耐烦,低头和姜世安嘀咕,“小姐,她们这是什么意思,夫人不会有事吧?”

姜世安端起茶抿了一口,“放心吧,母亲没事,她们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古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此耗着姜世安,不过是想攻克她的心理防线。

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长公主并姜母,姜世安起身,“安儿见过长公主,见过母亲。”

姜母面色为难,长公主面色威严,并没有要她起身的意思,长公主声音刻薄,“弟妹,本宫既然叫你一声弟妹,就把安儿当成自己的孩子,这孩子前几日赶走了跟着老夫人一辈子的梅姑姑,又把老夫人院子弄得天翻地覆,这还是女孩子家的样子吗。”

刚刚就已经受过长公主的冷嘲热讽,如今故意在姜世安面前,也是想让姜母不好开口为姜世安辩解。

姜母福身,“长公主教训的是,老身一定回去好好管教她。”

长公主兀自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姜母并跪着的姜世安,冷言道,“安儿她犯下如此大错,仅仅管教是不是有人说本宫治家无方呢。”

姜世安垂着头安静的听着,听着长公主为了收拾自己把长公主的架子都搬了出来,忽然就觉得好笑,姜世安淡淡的开口,“长公主明查,安儿让下人们挖那些花,是要入药,因为前些日子安儿不慎落水,大夫说百合对安儿的病有好处,况且祖母也是同意了的。”

“那你把梅姑姑赶出的也是老夫人同意的了!欺负老弱下人,你倒做的出来!”

姜世安不屑一笑,“长公主,安儿为什么赶梅姑姑出府,您再清楚不过了吧。”

长公主看着姜世安似笑非笑的样子十分恼火,“放肆!这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那日你私会廉亲王宣王已经是大错,如今还不知悔改!”

长公主看起来盛气凌人,但其实在姜世安眼里就是色厉内荏,“安儿已经解释过,那是为了送两位王爷出府,况且两位王爷也替安儿解释过,长公主不信安儿也不信两位王爷吗?”

姜世安声音虽然不咸不淡,却把长公主气的要死,恐怕第一次有人挑战她长公主的地位,眼里的怒火恨不得燃烧了她,姜世安暗喜,她从来不怕这种人,声音越大越是生气就越是好对付,相反那些沉着冷静的才更可怕。

姜母暗自攥紧了手,猛的起身啪的一声打在姜世安的脸上,“住口!你还敢顶嘴!”

姜世安不可置信的盯着姜母,姜母赶紧姜世安前面跪下,“长公主恕罪,安儿她还小不知轻重,顶撞了长公主,请长公主恕罪。”

姜世安不管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直直的盯着姜母,脸上尽是不可思议,轻语,“母亲……”

姜母怒喝,“闭嘴!还不快认错,长公主,老身愿意教训安儿,请长公主请家法。”

姜世安手撑着地,眼里忽然就充满了泪水,看着姜母都已经模糊了样子,“母亲……安儿没有错……”

姜母咬着牙,怒其不争的开口,“你住口!”

姜母这一番下来,长公主果然就露出了笑容,轻轻抿了一口茶,“弟妹何必如此动气,孩子知错才是最重要的。”

姜世安冷蔑的笑了笑,长公主开口,“传家法,既然弟妹也觉得安儿这孩子有错,你是孩子母亲,你来执行家法如何。”

姜母咽了口口水,盯着那根拇指粗的用银丝缠成的长鞭,这样的鞭子打下去,安儿得修养一个月,可若不动手,不让长公主出了这口气,安儿只会更危险。

姜世安无奈的盯着姜母笑,她也知道,一定是长公主和姜母说了什么,姜母才如此害怕,可是不被人相信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姜母颤抖着手缓缓从碧痕拿来的托盘上拿起那根长鞭,然后不忍心的闭眼,姜世安坐在地上,苦心经营抵不过母亲害怕的心,姜母一心为她,她也只能默默受着。

一鞭子下来,姜世安只觉得半边身子都不存在了,疼的噗通倒在地上,果然疼在自己身上才是真的疼,姜世安抬眼看着趾高气昂的长公主,暗自记下了这口气,“弟妹,你不能因为是自己女儿就手软,惯子如杀子,弟妹不会不知。”

姜母眼角已经含泪,默然应着,第二鞭却迟迟不肯打下来。

正僵持着,姜子函不知从哪里进了来,毕恭毕敬的行礼,“子函见过长公主,不知姐姐犯了什么错,需要家法伺候。”

长公主一字一顿,“私会外男,顶撞长辈,有辱家风,够了吗。”

姜子函不卑不亢,“回禀长公主,姐姐素来安分守己,私会外男敢问可有证据。”

“本宫亲眼所见还会有假?”长公主声音冷了几分。

“那就是说,全是长公主的一面之辞?”长公主冷言,“你的意思是本宫诬陷她了?”

“子函不敢,可若是如此,子函希望长公主给出证据,大昭律例明言,人证物证缺一不可。”

姜母颤抖着手缓缓举起来,“住口函儿,你给我出去!”

“母亲,为姐姐辩个是非有错吗?”

长公主不想听她们废话,“既然弟妹下不去手,素婵碧痕,家法伺候。”

两个女使应着一个按住姜世安,另一个抢过手里的鞭子,作势就要打,姜子函眼看着说理无济于事,“长公主要打就打我吧,子函替姐姐受过。”

姜世安起身拉住他,“知言,不可以,你赶紧出去,我没事。”

眼看着这一出“姐弟情深”,长公主冷笑,“好啊,素婵碧痕,两个一起打!”

精彩点评

祝嫣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穿越文,但他却是穿越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穿越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祝嫣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姜世安,姜母)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