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百度云 第26章 今年的忌日,还是一个人来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全文免费阅读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百度云 第26章 今年的忌日,还是一个人来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15 08:01:01来源:互联网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txt下载 书包 NP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豪门类型小说 连载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

类型:豪门作者:焚香状态:连载中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为焚香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试看:车开了约一个半小时才到,西郊和风角,风景秀丽风水更好。白兮染默默站在某个位置,将手里的花束放上。9月26,是母亲的忌日。手机里是陆童发来的消息,“兮染,你真自己一个人过去了?”“你家里头还在大肆操办呢

《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 免费试读

车开了约一个半小时才到,西郊和风角,风景秀丽风水更好。

白兮染默默站在某个位置,将手里的花束放上。

9月26,是母亲的忌日。

手机里是陆童发来的消息,“兮染,你真自己一个人过去了?”

“你家里头还在大肆操办呢,伯父借此机会请了不少人,办的比上次婚礼还夸张。”

白兮染手一顿,小脸跟着沉了下去,“他不要脸。”

妈***忌日也当做自己扩展人脉的便利,他是当真一点也没把妈妈放在心上吧?

“反正啊伯父已经这么做了,不过你人不在,不知道他怎么收场。”

白兮染抽了抽鼻子,“管他呢,反正妈妈也不想见到他的。我的妈妈我自己陪就好了……”

陆童知道她心情不好,没多说便挂断了电话。

她一个人索性坐在地上,眼圈红红的难受,“妈妈你听见了吗?爸爸接着怀念你的名头,接待他的生意伙伴呢。以前他总说很爱你的,可怎么人不在之后,一切都变了呢……”

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风吹过来心都是凉飕飕的。

白兮染有些委屈,其实本来想和墨君辙一块过来的,结婚嫁人,可能还会生子,总想告诉妈妈一声。

可偏偏那个大混蛋昨晚那样欺负她!

她愤愤不平,决定再也不想理那个坏男人。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几乎下意识接通。

“白兮染,你人在哪?为什么还不出现!”电话里传来白颖儿尖锐的质问声,那头还有些吵闹,“客人都到齐了,就等着你来念祭文……”

白兮染看着面前的花束,“我妈不喜欢那些形式的东西。”

“那你也要出现啊……”白颖儿被催的没办法,一直见不到白兮染,所有人都在等!

“关键时刻不许出幺蛾子,不管你人在哪,给我立刻马上赶过来。”白勤天的有些焦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许是久等不到人,他一把夺过手机。

他们越是气急败坏,白兮染就越是平静,杏眸微微扬起。

“我在陪妈妈呢,没空跟你们吵架。”

“你……西郊?赶紧给我回来!”白勤天几乎是恼羞成怒的,西郊距离白家超过五十公里路程,去一趟至少两小时。

“回去看你装模作样吗?挂了!”

白兮染直接挂断,索性调成静音,才不管白勤天如何跳脚。

她今天心情不好,非常不好,更没空搭理这些坏人。

……

“她不在,墨君辙呢!”白勤天快疯了

天知道他提前那么久准备这次的忌日,就是为了联合墨君辙和其他商业伙伴,让大家看见他白勤天如今有墨氏集团当女婿,可偏偏墨君辙、白兮染,一个都不出现!

白颖儿弱弱的在旁边回,“我们派人去问了,那边说他们总裁在忙。”

白勤天,“!”

事实上,墨氏集团今日当真忙碌。

总裁办公室的人已经战战兢兢了整天,那位爷黑着一张脸过来,看谁都不顺眼。

熊冬回绝掉白家的邀约,看见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墨君辙,“总裁!刚刚有您的电话,白家打来的……”

墨君辙脚步忽然停顿,“白家的谁。”

“是白先生……”

他刚想解释,可面前的男人听见“白先生”三个字,转身走了。

……

白兮染在西郊呆了整天,隔了很久没来,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一直到下午,她肚子饿的咕咕叫,这才只能离开。

夜幕快要降临,她却不想回家。

家里有个欺负她的大混蛋,娘家又是只会利用人的爸爸和继母。

白兮染给刚下班的陆童打电话,直接走进“帝廷”。

“小姐,要什么酒?”

“烈的!能喝醉的!”

她拍了拍胸口,精致的小脸上都是坚决,不是不许她喝酒么?今天心情不好,就要喝给他看!

陆童赶过来,也是舍命陪君子的主,“想喝酒还不容易?我正好明儿轮休一天,咱们一醉方休。”

酒保似是见惯了年轻小姑娘失恋买醉的,毫不客气的调了两杯浓度极高的新品。

浓艳的色泽,灼烫喉咙的感觉。

白兮染一杯下肚,脑子整个是迷糊的。

“你呀,每年伯母忌日都不开心,还好有我……单身十年铁闺蜜!喝酒什么的,小事!”

白兮染跟着痴痴的笑,“帅哥!再来一杯!”

“咦,帅哥换人啦……”

旁边被赶走的酒保弱弱解释,“这是我们经理。”

白兮染眯了眼睛看对方,总归是认不出来,便再敲了敲桌面喊,“酒!小二,上酒!”

可经理哪敢动。

酒保不认识,他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人,就是那日被墨君辙护在怀里带走的女人。

“夫人,您今天喝的够多了,要不今天先到这?”

“到什么到,倒酒!”

经理苦着一张脸,可敌不过她的凶悍,只能硬着头皮递了一杯“蓝色妖姬”过去,等白兮染接过,他则立刻掏出手机。

“历爷……不好啦,那位爷的夫人在咱们这买醉呢。”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历泽安抬起头,看着坐在包厢沙发上静静抽烟的男人。

对方似有所觉,扬眸看过来。

历泽安则扬了扬手机,“第四杯了,历爷,那位爷的夫人刚刚还说要喝到天亮,我们要如何处……”

话落,男人立刻起身,周围发出夸张的声响。

经理在那边愣住。

半晌才听见历泽安带着笑意的解释,“我跟那位都在楼上,这就下去了。”

……

白兮染喝嗨了,抓着陆童呜呜咽咽的闹,“脑袋好晕啊……”

陆童拍了拍自己胸口,打包票,“兮染,放心大胆的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她满脸绯红,白兮染则刚刚将空酒杯推回去,捏着陆童圆滚滚的脸,“我才不回去,回去有大魔王。”

“什、什么大魔王?”

白兮染“嘤嘤嘤”的闹,还冲着她做鬼脸,“会打屁屁的大魔王……”

陆童皱眉仔细思考了几秒,抓着她的手,“你是不是喝醉啦?果然是一杯倒。还是靠我、我结账送、打车、送你回家……”

可她刚想扶白兮染,后者却忽然悬空,被人抱走!

精彩点评

五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独宠萌妻,墨少心尖宝》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豪门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焚香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