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蚀骨情深 第9章 她怕了还不行吗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强受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蚀骨情深 第9章 她怕了还不行吗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强受

时间:2020-02-14 12:39:04来源:互联网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司韵然司承衍司熙苑 总裁风格小说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RPS 连载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

类型:总裁作者:小石头状态:连载中

小石头优质创作《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由小石头创作的总裁风格的网络小说,主人翁唐婉,封牧,主线令人拍案,非常书单必备。精彩情节试读:这一刻,唐婉甚至想死。可是她死了,谁来护着她那个傻弟弟啊?封牧就在隔壁病房,听到动静后,他便匆忙跑了过来。见她狼狈地坐在地上,他抿抿唇,不耐烦上前,把她拽了起来。唐婉被迫靠在他身上,他的气息,让她觉得

《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 免费试读

这一刻,唐婉甚至想死。可是她死了,谁来护着她那个傻弟弟啊?

封牧就在隔壁病房,听到动静后,他便匆忙跑了过来。见她狼狈地坐在地上,他抿抿唇,不耐烦上前,把她拽了起来。

唐婉被迫靠在他身上,他的气息,让她觉得恶心反胃。她用尽全力推开他,扶着墙面勉强站稳。

她的抵触让封牧觉得烦躁,但他更愿意相信,她是在玩欲擒故纵。

“你的身体还没好,坐在地上是想怎样?唐婉,我早就警告过你,要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出事,我绝不会放过唐磊!”封牧压下心底那股烦躁,凉声道。

又威胁她?唐婉僵硬地转头,看着他,“封牧,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

她怕了还不行吗?

封牧被她看得不舒服,可做错事的明明是她,她有什么脸委屈?

“为什么不回答?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吗?”唐婉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他身边,仰头,执拗地看着他。

封牧被她缠得心烦,冷硬道:“对,除非你死,否则你这辈子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赎罪!”

赎罪?她做错了什么?她家人又做错了什么?

唐婉嘲弄一笑,踮起脚尖凑近他,低哑道:“我等着!至于你犯下的错,也会有报应的!”

她的眼神凉薄,如毒蛇一般缠绕着封牧,让他背脊发凉,莫名不安。

他皱眉推开她,“你又发什么疯?”

唐婉扶着墙站稳,没出声,只是视线越过他,幽幽地飘向他身后的蒋晓晓。她弄死他们两个以后再自杀,就不用怕她死后,有人欺负她弟弟了。

被她冷冰冰盯着,蒋晓晓觉得毛骨悚然。

怎么小贱人没有跟着唐磊走?

“阿牧,我几分钟前看到一个男人从婉婉病房里冲了出去。是不是婉婉在外面的男朋友,对她跟你在一起觉得不满啊?”蒋晓晓转动轮椅,绕到了封牧身旁,柔柔弱弱地说道。

“她在外面没男人。”封牧开口前,先看了眼唐婉,可她根本没解释的意思,这让他眸底多了几分寒霜。

蒋晓晓咬了咬唇,“我也就是担心她孩子不是你的,影响小文的救治,没别的意思。”

“嗯。”封牧嘴上这么说,到底还是起了疑心。

等蒋晓晓离开后,他问唐婉,“刚刚那个男人是从你这儿出去的?”

“是啊。”

“是谁?!”封牧脸沉了下来,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道。

唐婉被迫仰头看着他,下巴生疼,嘴角弧度却愈发大了。她冲他吹了一口气,神色轻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婚内出轨,为其他女人搞得她家破人亡,为什么她不能有别的男人?

砰!

封牧把她扔到了地上,蹲在她身旁,神色阴郁,“我再问你一遍,那个人是谁?”

唐婉真想说是野男人的,好让他带她去堕胎,灭了那个野种存活的希望。可是,她怕这个疯子去伤她弟弟。

她,不敢赌。

“是唐磊,你不相信可以去查监控。”唐婉收起了嘴角的笑,兴致缺缺道。

封牧冷冷看她一眼,出去查监控,发现她没说谎,他才放过她。

他不在意她在外面有没有别的男人,之所以生气,也只是怕耽误了小文的治疗而已的。

唐婉在医院待了一周,每天隔壁病房都是蒋晓晓一家三口的欢声笑语,而她这边,死寂如坟。

以前唐家一家四口也其乐融融,可拜她所赐,如今唐家只剩下她跟她弟。而她弟弟,也跟她断绝关系了。

她后悔、内疚、愤怒,可于事无补。

她爸妈已经死了,无法复活,她弟弟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原谅她。

唐婉开始整宿整宿地做恶梦,半夜醒来身上都是冷汗,出院时,两颊都瘦得凹了进去。她看着镜中枯瘦如柴的女人,心神恍惚,险些认不出她自己。

“不让你堕胎,你就想办法折腾自己,以此来折腾肚子里的孩子?”封牧见到她枯瘦的模样,说不出为什么,胸口发闷。

精彩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唐婉,封牧)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小石头的这本《蚀骨情深:前妻太难追》,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总裁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