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大总裁,小鲜妻!》大总裁小鲜妻盛时年最新章节 第六章 晚上十点 大总裁,小鲜妻!君臣文

《大总裁,小鲜妻!》大总裁小鲜妻盛时年最新章节 第六章 晚上十点 大总裁,小鲜妻!君臣文

时间:2020-02-14 08:33:51来源:互联网

《大总裁,小鲜妻!》大总裁小鲜妻盛时年 蕾丝 大总裁,小鲜妻!清水文 连载

大总裁,小鲜妻!

类型:总裁作者:喻大小姐状态:连载中

畅销新书《大总裁,小鲜妻!》是喻大小姐原创的一本总裁风格的网文,主要人物南宸,盛先生,精彩片段试读:霸道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白汐汐心颤了颤。这是他第二遍说‘我的女人’,好似强大的保护伞,将他禁锢在他一人的世界里。但他忘了吗,他们的关系只有半年。这半年里,她也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白汐汐纵然不

《大总裁,小鲜妻!》 免费试读

霸道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白汐汐心颤了颤。

这是他第二遍说‘我的女人’,好似强大的保护伞,将他禁锢在他一人的世界里。

但他忘了吗,他们的关系只有半年。

这半年里,她也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白汐汐纵然不敢反驳,压下心里的想法,低头默认。

盛时年这才将她松开,放到一旁的座位上,给苏南发简讯。

很快,苏南走过来,恭敬的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就要开往地下停车室。

白汐汐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盛先生,你能不能找个偏僻的地方放我下车?”

她是断然不敢在公司附近下车了,万一盛子潇还没走远,或者被别的人看到,就糟了。

盛时年深邃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问:

“去哪里?”

他的语气自带着股无形的魄力,白汐汐不敢拒绝的回答:“工作室,南盛大厦。”

盛时年清冷的目光看向前拍的苏南,吩咐:

“先送她。”三个字,言简意赅。

苏南诧异了下,早会马上开始了,总裁居然先送这个女人……

关键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女人不是盛少的未婚妻么?怎么会和总裁搞到一起……

但不敢多问,他快速打转方向盘,调转车身。

白汐汐有些意外。

高高在上、无情冷血的盛时年,竟然主动送她去公司?

看来,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好相处吧?

白汐汐发现她手中的蛋糕弄了些在手上,她小心翼翼的问:

“盛先生,蛋糕你还吃吗?”

盛时年瞥见她满手的奶油,眉宇拧了拧,冷声道:

“不吃,擦干净你的手。”

说完,他没再看她,身子也往那边移了移。

好似,她是什么病菌。

白汐汐尴尬,这男人明显有洁癖!而且,还不小。

亏她刚刚还觉得他好相处……

一路上,气氛安静冷凝。

白汐汐擦干净手后,就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全程不敢看身边的男人。

莫名的,和他待在同一空间,很压抑。

当那所宏伟的建筑出现在眼前时,她第一时间叫道:

“到了,麻烦就停在这里就好。”

苏南稳稳的将车停在路边。

白汐汐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手腕却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

男主专属的体温让她心慌,忐忑的扭头:

“盛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盛时年高冷的从身上抽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

“晚上十点,我不喜欢等人。”

卡片精致高端,是一张酒店房卡。

白汐汐一秒明白他的意思,心底一紧,羞窘又害怕的点点头,快速下车跑人。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简白色吊带裙,跑起来时,裙摆随风摇摆,如绽放的茉莉。

盛时年下意识想到,她身上好闻自然的茉莉清香,唇莫名一干。

该死!他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挑起情绪了?

盛时年不喜欢被某些东西吸引,或者自己太沉迷那样东西的感觉。

留白汐汐在身边,不过是为了调查,他不允许某些情绪失控。

松了松领带:“开车。”

白汐汐一口气跑进公司,手中的名片像烫手山芋,快速被她放到包包里。

想到他昨晚强盛的气息,她下意识害怕,今晚怎么面对他……

“白汐汐,你不工作,又在发什么呆!”正走神间,尖锐的骂声响起。

白汐汐回过神,看到魔女总监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一套职业套装,全身都是精炼的气场。

她吓得连忙站起身,道歉:“对不起,我马上画设计稿,马上。”

总监乔安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斥责道:

“呵,你最好画的出来,不要以为这工作室是你青梅竹马投资的,你就能不做事,不把我放在眼里。”

声音响遍宽大的办公室,其他设计师纷纷屏息静气。

白汐汐头低的更低。

这间工作室,的确是大学时,南宸泽投资她开的,但她一直很安份的做本职工作,没有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无奈的道歉:

“没有,我很尊重你,我一定努力。”

乔安雅狠狠的看她了眼,“半个月,拿不出像样的设计图,自己离职滚蛋!”

丢下话语,她转身离开。

空气稀散。

白汐汐无力的坐回位置上,看着桌上的画纸,一筹莫展。

她是一名内衣设计师,担任工作室的首席设计师几年了。

以前,大部分的爆款都出自她手,可自从家里倒闭后,她失去优越的生活、爱她的父亲,就连一项引以为傲的创作天赋,好似也离她远去。

整整半个月,她设计不出新颖的款式,画不出像样的画稿。

像个废人一样。

白汐汐真的快被逼疯了。

要怎样,她的灵感才会回来?才能画出之前那样优秀的作品?

一整天,白汐汐都坐在办公桌前,逼迫自己画。

哪怕画不出来,也要画。

到晚上,桌边的垃圾桶里堆满数十张废稿纸,她还在不停的画着。

当第一百张废稿丢进垃圾桶里,白汐汐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上天夺走了她一切的幸福,连这个也要夺走么?

以后,她要怎么活?

南宸泽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画面——宽大寂静的办公室里,女孩儿坐在办公桌前,头发略带凌乱,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直掉。

他心一紧,大步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汐汐,怎么回事?”

听到熟悉的温暖声音,白汐汐抬眸看到是南宸泽,心里愈发的难受,崩溃的哭道:

“宸泽,我画不出稿子,无论怎么努力,都画不出来。我是不是废了?再也不能做设计师了?”

南宸泽扫了眼地上堆积成山的废纸,抬手轻轻的宽扶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不会的,你只是突然遭遇变故,压力大,一时没缓解过来。

相信我,只要放松,你会设计出比之前更美的作品。”

白汐汐其实不需要人安慰,这半个月,她遭遇了太多的人情世故,已经足够坚强。

可这一刻,还是抑制不住,伤心的哭着。

眼泪尽数流到南宸泽的西装衬衣上,他却是没有嫌弃,一声又一声的安慰着。

此时,已是夜晚10:30。

帝城A座,总统套房。

上百平米的空间,180度全景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半个帝城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

男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袭黑丝睡袍,华贵深沉。

没有开灯,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照射出他冷硬俊美的脸部线条,敷着寒霜。

他周身,散发着冷寒彻骨的气息。

苏南拿着调查资料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不禁脊背发寒。

他有预感,这份资料递上去,会更可怕……

但纵然不敢撒谎,他恭敬的走上去,忐忑的递上文件:

“总裁,这是白小姐从出生到现在的资料,以及她今天的行程。”

“念。”男人惜字如金。

苏南打一个寒颤,摸不准总裁是让他念哪份资料,但思量过三,肯定不会是那份历史资料。

不然,念到明早都念不完。

苏南恭敬的拿出行程那一张,看了眼,汇报道:

“总裁,白小姐和你分开后,就一直在公司工作,似乎工作很忙,连午饭、晚饭都没有吃,再然后……”

苏南忐忑了下,才继续道:

“南宸泽过去找她,白小姐抱着他哭了一会儿,现在一起去吃夜宵了……”

话落,男人的脸色果然下降几十度,如冰封了般冷凛。

好的很,让他等整整半个小时,还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盛时年从来就没这么窝火过。

往常,谁敢爽他的约?违抗他的命令?

这个女人,胆子很大。

盛时年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点击拨号。

白汐汐正在跟南宸泽吃夜宵,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看到是一串特殊又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还是点击接听:

“喂?”

“给你十分钟,若是没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男人的声音冷酷残忍,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精彩点评

说实话,这本小说《大总裁,小鲜妻!》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总裁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大总裁,小鲜妻!》,作者(喻大小姐)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