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羽秋》羽秋小说 第十二章 交易 羽秋健全

《羽秋》羽秋小说 第十二章 交易 羽秋健全

时间:2020-02-13 16:48:46来源:阅文集团

《羽秋》星辰之主 激H 羽秋精彩阅读 连载

羽秋

类型:仙侠奇缘作者:飞翔的大鲲状态:连载中

《羽秋》为飞翔的大鲲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王老爷逢说满意不满意,也都只能离开,如今的羽秋,已经不是他可以掌控的人了。次日一早,羽秋洗漱完毕,就立即请仆人去乐仙楼,喊皇帝陛下来商议要事。昨日他们都说了自己暂住地址,羽秋啥也没记住,就记得皇帝住在

《羽秋》 免费试读

王老爷逢说满意不满意,也都只能离开,如今的羽秋,已经不是他可以掌控的人了。

次日一早,羽秋洗漱完毕,就立即请仆人去乐仙楼,喊皇帝陛下来商议要事。

昨日他们都说了自己暂住地址,羽秋啥也没记住,就记得皇帝住在乐仙楼。

她之所以不自己过去,也是怕引起麻烦,又卷入那场‘代理人’争夺之战。

很快,皇帝一行人就走了过来,互相见礼后,大家相约在大厅详谈。王老爷也想在场,被皇帝陛下一个眼神就吓下去了。

大家先做了自我介绍,皇帝陛下叫李暮松,字迁之,大儿子叫李誉峥,就是那个黑小子。二儿子叫李誉斐,就是羽秋多次关注的粉雕玉琢的仙童。

羽秋心里感叹一声,可算知道恩人名讳了。这是她半年乞讨生涯中,最明亮的一缕阳光,而在吃到他给的甜滋滋的糖葫芦之后不久,羽秋就找到了小鱼父亲,才有机会参加仙缘大选,有了进入青秀山的机会。这一切的一切,都从收到这个小公子好心给的糖葫芦开始,羽秋私下愿意相信,这是否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人,而现在,她即将同样地拜托他们拯救小鱼。

现代的人,基本上不信天,可是又对上天保持着一种莫名的敬畏。羽秋不是迷信,只是以前的经历太惨太痛,让她回想起来都异常沉闷难受,如果现在有一个美好的人可以让她移情,幻想着他能治愈自己。羽秋即使明白自己的移情心理,着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

李暮松除了两个儿子,还带来了一大一小,也是一对父子,大的叫李飞宇,字虞山。小的叫李囚谨。这里的男子二十岁才取字,女子就不取字,只有本名。羽秋庆幸三个小的没有取字,要知道这么多名字已经记的她头晕目眩了。

“这次请你们过来,是想和你们做第一笔交易。”自我介绍过后,羽秋直接就开门见山说了。

“这,不知仙童想如何交易呢?”李暮松面色镇定,从容回复道。

而一旁的李飞宇已经是满脸通红,他精光似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李暮松,就等着他说出那句‘求取仙丹’了。

“我有一挚友,被一帮乞丐拐去,拐去‘春风楼’了,她,五岁左右,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她。”羽秋又想起刚来异界时的情形,彼时她一脸懵懂,磕磕碰碰间就碰见了世间最残酷的事情。于是她说话也说不清,舌头也捋不直,只能勉强将情形说给他们听。

“我不是王老爷的孩子,小鱼才是。小鱼是我妹妹,我永远认定的妹妹,她长的非常可爱,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和贵公子,和李誉斐一样可爱。”她看着李誉斐,看着那同样滴溜溜的纯净眼睛,好像在看着什么极致美好的东西。

“那时候我们在花桥镇,在梧桐镇的隔壁,在一帮乞丐手下讨生活。那帮乞丐,常年住在破庙里,一个很胖的乞丐是领头人,他有两个打手叫小一小二……”说到后面,羽秋越说越顺了,为了让皇帝更好找人,她把当初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也是又一次回味当初的痛苦,更是直面内心。

她想,其实我一直惧怕着那些乞丐,其实那半年间我可以跑的,可是我不敢,我怕又一次被打断腿,被扔到破庙饿上几天,看着别人香喷喷地喝粥,我像一只蟑螂一样,蜷缩在阴暗的角落。我也惧怕着小鱼,或者我内心不是这种好人,可是我怕小鱼清脆地声音喊我:羽秋姐姐,你怎么不来救我。我怕回忆起她信赖的眼神,我更加夺走了她的身份,她的父亲,她的一切!想到这一切的一切,羽秋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会和自己和解。人本来就不是完美的动物。儿时的我或许更加不堪,学习一般,长相一般,很多坏习惯,不讨人喜欢,交不到朋友……很多很多问题,可是我努力考上了大学,我在高中和大学交到了很好的朋友,虽然少,可是她们很好,我也很好啊!我得会原谅自己。人,是必须和自己和解的。毕竟生活,只能往前走啊。只能勇往直前!

想罢,羽秋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声音清澈了许多,响亮了许多,她说道:“我希望你们帮我查探小鱼的去向,找到小鱼。我也希望你们,帮我把花桥镇那帮乞丐抓了,交给我处理。你们需要什么,现在告诉我,我去仙门尽量弄到手。”

闻言,李暮松正想说话,却见一旁镇南王李飞宇在不停地给他打眼色,想起镇南王手里的十万大军,李暮松心领神会,如愿说道:“回仙童的话,我这位好友娘子重病,只求一粒仙药可以救治她。”说罢他拂袖掩面,凄切说道:“可怜他爱妻心切,四处求医,更有五岁幼童,随着一起奔波寻药,这要是妻子撒手,小小孩儿可怎么得好。”

“哇,娘会好的,娘不会死。”李暮松一番表现,本是表现给李飞宇看的,却不想引发了孩童李囚谨的悲伤情绪,他想起家里重病母亲,顿时嚎啕大哭。

李飞宇赶紧安慰他:“没事的放心好了,仙童在这里,玖玖绝对没事的,囚谨放心。”

这箱李誉峥李誉斐也赶紧跑去安慰他,一时人仰马翻,场面混乱。

羽秋揉揉额头,孩子的哭声是有神奇的魔力的,于是她坚定的话语回响在屋子里,“放心,我一定努力去寻找仙药,一定会治好你娘亲的!”

顿时,李囚谨不哭了,他小小的声音软软地回道:“嗝,我相信你,你是仙人,没有你做不到的。”

羽秋听到这句话顿时有点压力山大,你小心问道:“不知令爱所患何病?”

李飞宇答:“体虚之症!”

……

这厢大家谈妥要求,这边李暮松等人前脚刚走,碧罗就从外面进来:“主子,门主喊你速速归山。”

“哪个门主?”羽秋没反应过来。

“主子,是您师傅,画符门门主莫临长老。”

“哦。那我们走吧。”羽秋感叹,便宜师傅终于想起自己了。那么修炼问题是否可以解决了?

来到外面,哨声响起,半晌,仙鹤从空中下来。于是两人腾空而去。

‘这仙鹤着实给力,以后我也要弄一头’,坐在仙鹤背上,看着脚下大好河山,羽秋如此想道。

“父亲,你睡了吗?”寂静的夜晚,房门打开,一个白衣少年走了进来。

李暮松转头,见来人是自己的二儿子,便放下书,“还没睡,斐儿有何事要与我说的?”

“父亲,你还记得我上次去花桥镇看花灯节吗?”

“自然记得,斐儿淹没在人群中,可让我一番好找,幸而有暗卫随身跟随,才不至于丢失咯!”李暮松摸了摸自己颌下黄须,笑眯眯地说道。

“父亲,”李誉斐脸色一红,继续说道,“我观那花桥镇乞丐众多,阴暗巷道更是聚集成群,花桥镇人也乐善好施,时不时给与他们钱财。更是由于花桥镇靠近梧桐镇,靠近青秀山,每每有外来人徘徊游览。那些乞丐收入不少,每天都有八到十文钱,可是却连一个炊饼都吃不起,甚至捡地上的东西吃……

“我只道背后必有隐情,却没想到竟是这样,这样恶劣!抱团作恶,欺压小乞丐,五岁小童,就敢抓去贩卖青楼,这帮人简直无法无天了!”少年的脸涨的通红,他明亮的眼看着父亲,似乎想要个说法,似乎想求他解惑。

“这样啊,斐儿,他们确实可恶,那你想把他们怎么样呢?”李暮松目光柔和地看着李誉斐,好像一个耐心开导学生的人生导师。

“把他们都关进大牢,首恶该凌迟处死!”

“谁来抓呢,一个胖胖的乞丐竟然能当乞丐老大,健壮的乞丐都听他的话,在街上乞讨乞丐众多,却没有官兵驱赶,梧桐镇就一个乞丐都看不到,花桥镇却那么多乞丐,他们会是普通的乞丐吗?”

“难道说”李誉斐睁大了眼睛,“胖乞丐和官兵有勾结?和县长有勾结?他们怎么敢!”

“有什么不敢的,胖乞丐收入的一部分钱可能就在县长的荷包里呢,不然为什么他这么多年还住在破庙里。”

李誉斐呆了一会儿,似乎是人生中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一县父母官的县长,居然可能和拐卖五岁女童这种恶事有所牵连。

“那我们派别的兵马去抓,去太守处调兵,查找证据,把县长和乞丐都抓了,关进大牢!”

“关进大牢然后呢?养着他们吗?他们本来就是乞丐,进了大牢可能还蛮高兴的,有吃有喝,一样能欺男霸女。”

“这,把他们罚去修城墙,一直免费做工,不给工钱。”

“哈哈哈,斐儿好想法啊!可他们肯定会偷奸耍滑,不认真做事的。”

“那就拿鞭子抽。”

“可是普通去修城墙的百姓也没有工钱啊,也要被鞭子抽。”李暮松笑了笑摇摇头。

“父亲,那就应该给普通百姓发工钱,不给他们发,让他们看着别人拿钱。”

“普通百姓是没有钱上交赋税,就只能服徭役,哪有还给徭兵发钱的。”

一阵沉默,李誉斐却没有再回复。他低下了头。

半晌,他才抬起头,沮丧地说道:“父亲,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发现了好多问题,可是我无法解决他们,父亲,我好烦恼。”

“哎,傻小子。”李暮松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你烦什么,世上千万事,总不可能都解决的。那些乞丐,要你管什么处置,到时候直接交给仙童就好啊。在其位谋其政,你现在就是个孩子,多看多想,以后到你管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他走到窗边,目视窗外,又道:“事情是一件件来做的,你知道爹爹现在首要的事情是什么吗?”

“治理好国家,和仙童打好关系?”

“差不多,首要事务,就是收权。我必须把国家大权都握在自己手里,才有力量去做我想做的事啊!”他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脸色表情突然变的深沉,眉头皱起,复又松开。他微笑道:“这一点,仙童可帮了我大忙了。”

“仙童,也是很可怜的一个人。”李誉斐又想起仙童叙说的乞丐的故事,感觉心里堵堵的,有点悲伤。

“哈哈,以前可怜,以后可就不可怜啦。好了,去睡吧,傻小子。”

“好的,父亲。”

李誉斐拉开房门,却见外面站着一个人,脸的部位黑黑一片。李誉斐早就习惯大哥在黑夜里就看不见脸的事,淡定打招呼,“哥,你怎么来了,还没睡啊。”

李誉峥在黑暗里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口白牙在屋内射出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他看着李誉斐,又看向室内,说道:“睡不着,来找父亲,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没什么,峥儿斐儿,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为父也要睡觉了。”李誉斐还没说话,李暮松抢说道。

“是,父亲。”

二人都不敢违抗李暮松命令,都迅速回去睡觉了。

精彩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飞翔的大鲲)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羽秋,李暮松)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飞翔的大鲲)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羽秋》被很多人誉为仙侠奇缘同人中最好的一部。